第一章 宴會

但是生意似乎還不錯。靠窗的位置上,坐著一對年輕的男女。男人看起來似乎有一些眼熟,但是短暫之間,宴南城有些想不清楚那是誰了。對於無關緊要的人,他向來是不想花心思去記得的。隻是那個女人卻牽動了宴南城的心。穿著職業套裝,微卷的長發撩在了一側,一張精緻的小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手裏還拿著食物。大概是麵前的男人溫柔的眼神太過於刺眼,所以不小心引起了宴南城的注意。宴南城的眼神漸漸冷掉了。身旁的工作人員看到宴南城...“說吧,到底要不要負責?”

身材高大的男人橫刀立馬的堵在門口,眉眼冷硬,襯衫領口淩亂敞開著,隱約露出胸膛上幾道曖昧抓痕,此時正麵無表情的凝視著麵前的人。

天邊黎明將曉,晨初陽光灑落到對麵男人背後,氤氳成一圈淡金色光暈,恍惚間,耀眼到讓人不敢直視。

蘇顏沒能立馬溜走,隻能無措的停下腳步,事實上,她麵色通紅,眼神飄忽,甚至不敢直視對方的眼。

她抿唇,輕嘶了一聲。

唇瓣有些腫,有輕微的刺痛傳來。

安放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又舒展開,重複幾次,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開口,聲音低低的,質感沙啞,忐忑不安。

“能——能讓我考慮考慮嗎?”

“可以。”

男人眯著眼看她,唇線微抿,等聽到他冷厲低沉的嗓音隨風入耳時,蘇顏立馬朝外衝出去。

步伐淩亂。

近乎奪路狂奔。

“等等——”

男人晦暗的視線一直在她背後逡巡,似乎能透過薄薄的夏衫落在她精緻優美的蝴蝶骨上,讓人脊背一涼。

半晌,他說:“吃事後藥對身體不好,這次是意外,下次我會做好措施……”

“嘭!”

房間門被摔的震天響。

……

“你瞧,那女人是誰?”

“她呀,雲升地產的千金,不過很快就不是了……”

“她還有心情來參加慈善晚宴?舉辦方是抽風了才會邀請她這樣的人?”

周圍竊竊私語聲不斷,有人對她指指點點。

蘇顏恍若未聞,淡淡垂下眼,隻捏著高腳杯的手指微緊,骨節泛白。

今天是海濱市一年一度慈善晚宴舉辦的日子,地點設在青檸大酒店頂層。

西歐宮廷風的大廳顯得分外富麗堂皇,頭頂璀璨的水晶吊燈,周邊精緻奢華的裝潢,無一不顯露著獨屬於七星級國際大酒店的品味格調。

整個海濱市有頭有臉的人物逐次露麵,更是將氣氛推向了高\/潮。

蘇顏不顧旁人異樣的目光,抬頭,視線在大廳內逡巡,倏地,目光一凝。

不遠處,一襲白色修身西裝的人身子筆挺,相貌俊朗,臉上帶著和煦溫雅的笑和身旁的人談笑風生。

許釗陽。

她蘇顏的未婚夫。

也是在雲升出了變故之後立馬翻臉,甚至毫不猶豫狠狠踩上一腳的人。

狠辣絕情到讓人膽寒。

似乎他們之間的感情隻是個華而不實的氣泡,一戳就破,之後更是對她避而不見,甚至連電話都不接。

隻除了在他從雲升離職並帶走大部分精英的第二天,發來了一條簡訊——

“蘇顏,我們到此為止了。”

到此為止?

想到此,蘇顏勾了勾唇,三分苦澀,七分諷刺,談戀愛兩年,訂婚一年,他們之間三年的感情到頭來竟然隻換來這無足輕重的四個字?

還有父親蘇雲升對他的看重。

因為某些原因,他甚至把這未來女婿當做雲升地產的繼承人來培養。

可許釗陽呢?

今天來這兒,無它,蘇顏隻想當麵問他一句: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想了想,蘇顏平複下心緒,朝許釗陽走去。

“喲,這不是蘇大小姐嗎?”陰陽怪調的聲音突然響起,穿著精緻拽地長裙的人直直擋在了蘇顏麵前。

她抬頭,看清對麵的人後擰眉,“讓開。”

宴歡歡挑眉,冷笑了聲,“這麽不客氣呀?”

“蘇顏,你以為自己還是那個受人追捧的蘇家小公主嗎?也不低頭看看自己現在的狼狽樣兒!”

“怎麽?想去找我哥幫忙?”

“行啊——”她上下打量著蘇顏,把手裏的紅酒慢悠悠的倒在地上。

“跪下,把這兒給我擦幹淨了,我就讓你過去,怎麽樣?”

欺人太甚。

蘇顏氣的渾身發抖,眉眼一厲,正要說什麽,大廳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所有人的視線應聲看過去。

隻見一群人簇擁著中間兩人緩步而來,左側是慈善晚宴的主辦方負責人,右側……

那人很高,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裝勾勒出他挺拔健碩的身材,大步而來的身影沉穩如山,如嶽峙淵。

蘇顏瞳孔驟然一縮。

似是察覺到她的目光,那人突然轉頭,朝蘇顏的方向看了過來。

蘇顏麵色一白,忙低下頭去看自己腳尖。

“宴總,您怎麽了?”

“沒事。”宴南城收回視線,嘴角勾起一絲極淡的弧度,抬步向貴賓席走去。

沒了那侵略感極強的視線,蘇顏才長出了一口氣,眼底神色複雜難明。

宴歡歡以為她怕了,下巴微揚,冷笑著說了句,“怎麽?還不趕緊動手?”

蘇顏心裏亂糟糟的,也沒了應付宴歡歡的心情,隻冷冰冰的瞥了她一眼。

“你的那兩個大鼻孔真難看。”

說完,轉身就走。

“你!”宴歡歡臉色扭曲了下,瞧著兩人擦身而過的瞬間刻意伸出腿,準備給她一個難堪。

猝不及防下,蘇顏驚呼一聲,身子趔趄著朝地麵栽倒。

“小心。”

低沉磁性的聲音突兀在耳邊響起。

蘇顏隻覺得身子一輕,腰間突然多了雙沉穩有力的大掌,那人一個用力,便把她拉進了一個冷硬寬厚的懷抱裏。

掌心炙熱的溫度透過薄薄的衣料傳到她身上,燙的她整個人一個激靈。

“謝謝。”

蘇顏道了謝,有些尷尬的想要離開,那人手臂用力沒讓她成功。

什麽意思?

她皺了皺眉,抬頭看過去,瞬間瞪大了眼。

眼前男人有一張十分好看的臉。

鋒利的眉,深邃的眼,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

男人臉部線條冷硬,輪廓較深,帶著點類似中西混血的獨特味道,五官恰到好處的組合在一起,勾勒出一張英挺俊美的臉。

最主要的是,他身上那股冷厲霸道的噬人氣息,侵略感極強,讓她瞬間想起了某些不好的記憶。

“你——”

“哥,你也來了?”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也吸引了蘇顏的視線。

不知何時,許釗陽走了過來。

嘴角噙著笑,視線卻落在了放在蘇顏腰間的大手上,眉眼間有莫名之色一閃而過。

氣氛瞬間凝滯。南城就跟沒聽到似的,依舊轉身大步離去。沒一會兒。辦公室的門再一次被敲響,不過這一次進來的人卻時聿。時聿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蘇助理,宴總叫你過去。”蘇顏覺得有些不對勁,尤其是剛才宴南城的表情。不過想到今天發生的事也釋然了幾分,可能隻是因為泄露了這一次的方案所以心情不好呢。可走到門前,時聿並沒有要進去的意思。蘇顏推開辦公室的門,看見宴南城正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她隻能看到他的背影,可就算隻是背影也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