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刁難

“媳婦兒,打個電話,叫安經理一起。”安錦瑜?時聿的臉皮顫了顫:“宴總……”宴南城睨了他一眼,時聿隻能閉嘴。沒一會兒,車上已經坐了四個人。安錦瑜……順理成章的坐在了副駕駛,剛上車就歡喜的看向後座的兩人:“謝謝宴總,謝謝顏顏。”春日度假山莊。蘇顏怎麽都沒想到會是來這樣的地方,轉眸看向宴南城。宴南城不可置否,拉著她朝裏麵走去。安錦瑜更沒想到這樣的事還有她的份兒,尤其,是和時聿一起。這一點更叫她開心了,眸...“從你離開雲升那天開始,就已經不是了。”

宴南城淡淡的說了聲,轉頭,拉起蘇顏的手看了看,擰起了眉,“下次打人別自己動手,疼不疼?”

蘇顏微愣,反應過來後暗歎一聲。

原來這男人也會做戲呀,看起來演技不錯。

她任由宴南城拉著自己的手,彎了彎唇,“沒事。”說完,兩個人徑自轉身往車邊走。

獨留下許釗陽麵色青白交錯的站在原地。

“蘇顏。”他眼神陰冷,忍不住低低喊了一聲,不敢相信原來那麽愛他的人竟然會在這麽短的時間內變了心。

蘇顏恍若未聞,倒是宴南城回頭看了他一眼,眸光淩厲非常,冷寒攝骨。

許釗陽身子一僵,垂在身側的手握緊,不敢再有動作。

上了車,車內一片沉默。

“怎麽?捨不得?”

最後,到底是宴南城沒忍住,打破了沉默。

他俊顏冷厲,掃了眼魂不守舍的蘇顏,心底莫名的煩躁,連聲音都冷硬了好幾度。

蘇顏抬頭,透過中央後視鏡看了眼他,嘴唇動了動,好半晌也沒開口。

見她這模樣,宴南城隻覺得心底一股無名火起,瞬間席捲全身。

他神色冷沉,再沒有說話。

駕駛座上,時聿瞧了眼後邊的場景,無聲搖了搖頭。

從民政局出來已經是十點後。

他們走後,工作人員看著這兩位大佛的背影都忍不住鬆了口氣,旁人好奇的問,他隻搖了搖頭。

好家夥。

這兩位不像是來領結婚證的,倒像是來砸場子的。

“接下來你要去哪兒?”上了車,宴南城神色冷峻,沉聲問。

蘇顏還在盯著手裏的小紅本本發呆,恍惚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從今天開始,她的生命裏就多出了一個人,一個不管她願不願意,都能合法侵占她私生活的人。

不可置信。

“蘇顏!”宴南城以為她是有些不情願,聲音冷颼颼的又喊了聲。

蘇顏終於回了神。

她怔了怔,道:“去醫院,不……去公司吧。”在雲升地產被完全收購之前,她想去看看。

“我讓時聿送你去。”

“不用,你不是還要上班嗎?我可以自己打車去。”

“時聿,送她去公司。”宴南城明顯不是在和她商量,而是霸道的命令和安排。

說完,連個眼神都沒給蘇顏,直接下了車。

看著他大步離開的背影,似乎頭頂都開始冒煙似的,蘇顏眨了眨眼,後知後覺的發現,似乎……她把人給惹毛了……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雲升地產樓下。

蘇顏下車,發現時聿還跟在她身後,有些疑惑,“你不回去交差嗎?”

時聿嚴肅道:“總裁讓我跟著你。”

笑話!別看剛才boss走的那麽幹脆,這位姑奶奶要是萬一受點委屈,他絕對是第一個衝過來的,沒準還會拿自己開刀。

為了安全起見,時聿覺得自己還是跟著這人比較好。

蘇顏沒再多說,轉身徑直往裏走。

剛進門,便遇到了一個熟人,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份遞到眼前的辭職信。

康旭,公司股東,財務部經理。

“蘇丫頭,我要辭職。”康旭五十歲左右,禿頂,腆著啤酒肚,此時正滿臉怒氣的站在蘇顏麵前。

他一個公司元老,本來想趁此機會徹底掌握雲升話語權,可宴氏派來的人卻告訴他,蘇顏纔是能做主的人,甚至將他給架空了。

他實在氣不過,這會兒恰好找到了一個發泄機會。

“康叔。”

蘇顏禮貌的喊了聲,隨即瞧了眼他手中的辭職信,疑惑問:“這事兒,似乎不是我能管的吧?”

一直跟在她身後的時聿上前一步,湊到她耳邊。

“總裁說了,他隻是暫時派人幫你管理雲升,你依然是雲升最大的股權持有人,也掌握著最大的話語權。”

聞言,蘇顏徹底呆住。

這樣,他收購雲升還有什麽意義?

時聿瞧著她呆住,笑了笑,又補充道:“原本,他是想領證後親自陪你過來,順便給你個驚喜的……”沒想到半路上被氣走了。

蘇顏一愣,心裏說不出是什麽感覺,但不可否認的是,有那麽一絲暖流閃過。

“蘇丫頭,你愣著幹什麽,就說到底能不能批準吧?”康旭的語氣很不好,看著蘇顏的目光中透著點點鄙夷。

明顯的,他完全沒把蘇顏看在眼中,甚至是在刻意刁難。

要知道,康旭作為公司股東,離職可不是一件小事情,甚至會牽扯到股份變動。

蘇雲升在世的時候幾次想動他都沒有成功。

康旭篤定,蘇顏也不敢拿他怎麽樣。

時聿看著他囂張的模樣,突然眯了眯眼,從隨身的公文包裏掏出一份檔案遞給了蘇顏。

蘇顏翻看了下,再抬頭時目光驟冷。

這樣的人,簡直是公司裏麵的蛀蟲,在任期間不知道中飽私囊了多少。

她沉默的盯著康旭,直看的對方不自在的移開目光時,才伸手接過他手中的辭職信。

須臾,唇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

“康叔想辭職,也可以。”

“當然,離開之前,你最好把遺留問題解決一下。”

說完,她拎起檔案晃了晃。

康旭臉色一變,“什麽?”他沒想到蘇顏連一句挽留都沒有,竟然就這麽同意了他的辭職請求。

“你知道我離開意味著什麽嗎?”他臉色陰沉的厲害,雙眼緊盯著蘇顏。

自從許釗陽帶著大部分精英後,雲升留下的人本就不多,這次他一走,又會牽起一陣離職風波。

甚至,雲升會因此徹底垮掉。

“我當然知道。”蘇顏毫不在意他的威脅,她現在有恃無恐。

黑白分明的星眸在周圍不動聲色注視著這裏的人群中掃過,她勾了勾唇。

“諸位。”

“如果你們之中還有誰想辭職的,可以現在就把辭職信交給我,該有的工資雲升會一分不少的發給你們,並歡送你們離開。”聲呼喚:“南城哥哥……”宴南城竟然沒反應。她稍微提高了點聲音,“南城哥哥。”宴南城這才轉過頭:“怎麽了?”“和我一起,南城哥哥很不開心嗎?”莊若藍低聲詢問,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宴南城。“還好。”宴南城的兩個字真是要讓莊若藍吐血!什麽叫還好?“看來,若藍不該來的。”莊若藍垂下頭,根本不需要表演,就已經很傷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宴南城解釋。莊若藍有些希冀的抬頭,卻見宴南城隻是說了那麽一句,現在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