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宴南城,有人試圖勾搭你老婆!

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她抬頭,緊盯著許釗陽,“你是宴家的人?”宴家,發跡於百年前,傳承了數代人,底蘊深厚,是名副其實的海濱市第一豪門。與之相比,以地產行業起家的蘇家就差得遠了,說得好聽點是商界新貴,難聽一點……大概就是個暴發戶的水平。而且……蘇顏用力掙紮起來。宴南城黑眸幽深,低頭,視線緊緊的鎖定她,手上的力道反而加重了幾分。她力竭,雙手抵著他胸膛,整個人悶進了他懷裏。咚咚。耳邊傳來男人清晰有力的心跳...話一出,整個辦公區瞬間陷入一片沉默中。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踏出第一步。

雲升已經被宴氏收購,有宴氏做靠山,雖然現在處於低穀,但想要複起並不是難事。

“大小姐這話什麽意思?我們是那種落井下石的人嗎?”

“公司從來沒虧待過我們,我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棄公司,隻要努力,沒有什麽坎是過不去的!”

“對啊,我們不會走的……”

眾人雜七雜八的說著。

蘇顏滿意了。

慕康旭卻差點被氣歪了臉。

蘇顏轉頭看他,“康叔,你還有什麽話想說嗎?”

不待他開口,蘇顏徑直走到一旁的辦公桌前坐下,麵色冷然的將手裏東西往前推了推。

“在你開口之前,我想你應該先看一看這份檔案。”

康旭眼底閃過一絲怒色,他強忍著,拿起了那份檔案,片刻後臉色猛地一變。

他趔趄著後退了一步,捏著檔案的手指微微顫抖,好半晌才抬頭看向蘇顏。

“你想幹什麽?”

“不是我想幹什麽。”蘇顏笑了下,“是康叔你想怎麽辦。”

“要麽,這些年你在公司中飽私囊了多少,給我雙倍吐出來,要麽……”她手指在桌麵上輕扣了下,“我把這份東西交給警方,至於怎麽處理,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康旭額上,冷汗涔涔而下。

他咬牙,恨恨的盯了蘇顏一眼,“沒看出來啊,你這個小丫頭片子還挺狠。”

他在蘇雲升手底下都沒吃過這麽大的虧,現在竟然栽在了他女兒手上。

蘇顏勾了勾唇,“多謝誇獎。”

康旭又差點被氣了個仰倒,最後,隻能灰溜溜的滾出公司。

離開前,他回頭看了眼,眼底恨意滿滿。

**

監控室裏,可以看到整棟大樓各個角落的情況。

一帶著金絲框眼睛的男人正看著麵前的監控畫麵,手裏端了杯紅酒,慢悠悠的抿著。

半晌,轉頭看向身旁的男人,戲謔的勾起唇。

“這就是你看上的人?不錯,挺能唬人的。”

“怎麽?你嫉妒了?”坐在旁邊的,赫然是之前負氣離開的宴南城,“別打她的主意。”

斐易被嗆了一口。

“我是那樣的人嗎?”他抽了抽嘴角,無語的看著宴南城,“真不敢相信,我在你這兒的信譽竟然低到了這種程度。”

他一個活到二十九歲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的人,有一天竟然會受到這種威脅。

難以想象。

宴南城睨了他一眼,“你有信譽這種東西嗎?”

女朋友沒有,炮友一大堆的人有臉和他說信譽?

“回頭我就去拜訪一下斐姨,你這麽大年紀,也確實該成家了,讓她明天就給你安排相親。”

“別別別……”斐易連忙擺手,“我錯了還不行嗎?”

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怎麽能忍?

他摘下眼鏡,露出鏡片後麵那雙風\/流多情的桃花眼,認真嚴肅的舉手發誓道:“我一定幫你好好打理雲升,你就放過我吧。”

宴南城渾身散發著冷氣,不說話。

這下,斐易終於看出不對來了,這家夥不會是在外麵那小姑娘麵前受了氣,跑他這兒發泄來了吧?

他眼神一轉,突然一手指向監控,“你看,有人試圖勾搭你老婆!”

聞言,宴南城倏地轉頭。

監控畫麵裏,蘇顏和一個男人離開的背影映入眼中。

俊臉瞬間黑如鍋底。

小東西,領了證還不安分。

他沉著臉起身,大步離開房間。

身後,斐易長舒了一口氣。

好險。

有了這麽好的一個出氣筒,宴南城這家夥應該不會莫名其妙折騰他了……吧?

“宗梓哥,好久不見,對了,你怎麽會在這兒?”

咖啡館裏,蘇顏見到許久未見的朋友,有些高興,不過還是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了口。

徐宗梓,她曾經的鄰居,兩人讀的同一所初高中,感情頗好。

後來蘇父的生意越做越大,搬離了原來的地方,他們之間便慢慢沒了聯係,隻偶爾聽說,徐宗梓出了國。

沒想到這次能在公司遇見他。

“顏顏,好久不見。”

徐宗梓有一張很英俊的臉,是那種陽光帥氣的款,笑起來的樣子很迷人。

“我剛回國,有朋友在雲升工作所以來找他,沒想到能遇到你。”

他說著,轉了轉手裏的咖啡杯,“你父親的事情我聽說了,很抱歉,沒能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你身邊。”

這話……

蘇顏莫名覺得有些尷尬,“沒事,一切都過去了。”

徐宗梓眼底有心疼之色一閃而過,“以後有事的話,記得找我。”他推過去一張名片。

“隻要我能辦到。”

蘇顏被他一本正經的語氣給驚了下。

“開個玩笑。”徐宗梓眨了眨眼,神色戲謔,“我們是朋友,互相幫助不是應該的嗎?”

“那就謝謝了。”蘇顏愣了會兒,突然也笑了,伸手接過名片,“海濱市第一醫院腦神經科主任醫師,看來你在國外沒白呆呀。”

這麽年輕就是主任醫師,簡直前途無量。

“還可以吧。”徐宗梓謙虛的回了句,突然問:“你和許釗陽……現在怎麽樣?”

“還能怎麽樣。”蘇顏語氣淡淡,“都過去了。”

聞言,一絲亮光從他眼底閃過,正想說什麽,身後突然有低沉的嗓音傳來。

“老婆,你怎麽還在這兒?”

是宴南城。

隻見他大步走到蘇顏麵前,伸手攬住她的肩,霸道的宣誓所有權的同時,一雙冷眸還不忘冷冷的看向徐宗梓。

“這位是?”

蘇顏沒回答,因為她被那聲“老婆”震驚的有點回不過神來。

男人氣場強大,此時渾身的冷氣都在朝對麵發射。

徐宗梓卻像是毫無所覺,笑道:“我是徐宗梓,是顏顏的好朋友。”

“是嗎?”宴南城不置可否的應了聲,麵無表情道:“快中午了,我們要回家,就不和許先生多聊了。”

說完,徑直攬著蘇顏出了門。

很快,兩人回到車上。

“宴南城,你幹什麽?”

宴南城置若罔聞,隻動作迅速的將周圍車窗都升了上去,然後,一把將人拉進懷裏,炙熱的吻伴著濃烈的男性氣息,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廂內,氣氛曖昧而火熱。女孩纖細的身子被男人健碩高大的身形完全包圍,隻偶爾有低低的嗚咽聲傳來。半晌,唇分。宴南城看著懷裏雙頰通紅急促喘息著的人,眸底似是有火光閃現,開口,聲音沙啞的厲害。“不知道呼吸嗎?”他倏地勾唇,“沒關係,多練幾遍就會了。”話落,重新封住了她的唇。這一次,比剛才更加狂野,凶狠。粗糙的舌霸道的撬開她的牙關,裹挾著她的小舌共舞,以不可阻擋之勢,席捲了她口中的一切香甜美好。蘇顏怔怔的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