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宴南城,你個混蛋!

惑,心裏有些猜測,思索了好幾天幾乎確定了,這才問了莊若藍。莊若藍拿著電話的手僵了僵,片刻才揚起笑容:“那天啊……我去了啊。”撒謊!許釗陽心裏道,不過麵上卻沒表現出來:“是嗎?”聲音淡淡的,卻聽得莊若藍心頭一緊。就像是有什麽把柄被許釗陽抓住了似的。“可能,許先生是不是走錯了?那天我可是等了一個小時的。”莊若藍眸子裏閃過一抹陰鷙,好在,她早有準備。“可能吧。”許釗陽沒深究。畢竟往後,兩人是要結婚的。他...“怎麽?看傻了?”

見她許久沒有反應,宴南城壓低身子,在她額頭上落下了一個吻。

很輕很淡,很溫柔。

完全不同於以往風格的一個吻,在蘇顏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便已經離開,卻像是用小羽毛在她心上撓了下,不由的,一絲酥麻一掠而過。

蘇顏有些不知所措,撇開頭,躲過了他的目光。

宴南城不以為意,隻沉聲道:“對不起,剛纔是我太衝動了。”

他完全是被怒火衝昏了頭,才會失了克製。

見蘇顏雙眼通紅,他英挺的眉微擰,小心翼翼的放開了對她的鉗製,身子也從她雙腿間退開。

猝不及防間,蘇顏的裙子從肩上滑了下來。

小巧精緻的鎖骨和若隱若現的半個白膩渾圓瞬間暴露在空氣中。

宴南城呼吸一滯。

蘇顏“呀”了一聲,立馬捂住胸口,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先出去。”

她現在一點都不想再看到這個男人。

宴南城動了動唇,想說好,可雙腿像是在地上紮了根似的,一動也不能動。

掙紮半晌,他選擇放棄,高大身子走到了蘇顏麵前。

“你又想幹什麽?”瞬間,蘇顏瞳孔一縮,警惕的看著他。

宴南城沒說話,直接將人扛了起來,大步向床邊走去。

蘇顏愣了下,掙紮起來,“你放我下來!”

宴南城不為所動,見她掙紮的厲害,反而在她臀上拍了一下,音色低沉,“別動。”

“我抱你去床上。”

蘇顏身子陡然一僵。

他竟然打她屁股?

還從沒人敢這樣對她,又羞又惱之下,心底的委屈似乎一瞬間爆發,蘇顏哭出了聲。

“宴南城,我討厭你!”

“討厭我也沒用。”宴南城將人放在床上,語氣沉沉的道:“討厭我我也是你老公,一輩子的,改變不了。”

說著,見她流淚的模樣到底心裏一軟,伸手為她擦了擦,“別哭了,越哭越難看。”

這會兒嫌棄她難看了?

之前為什麽非要逼著她負責?

蘇顏撇開頭,身子一滾便把自己裹進了床單裏,然後抬頭,狠狠瞪他。

“結婚了還可以離。”

宴南城從書桌上拿了電腦坐到床邊,麵無表情的掃了她一眼,“想離婚也行,先付給我天價精神損失費。”

蘇顏被嗆了一下,“精神損失費?”沒聽說過離婚還需要這東西的……

“當然。”宴南城的手指在電腦上啪啪啪的動個不停,一邊還一本正經的回答著她的問題。

“那天在酒吧,我是第一次,你竟然隻想睡我,不想負責……”他轉頭看了蘇顏一眼,似笑非笑的勾起唇,“我很傷心,你難道不應該支付給我精神損失費嗎?”

蘇顏小臉一紅,好像誰不是第一次似的。

至於說傷心?

想起那天他硬堵著門的霸道樣子,鬼才相信他會傷心呢,不過……

蘇顏有些好奇的問:“多少錢?”

“不貴,十億。”

聞言,蘇顏默默嚥了下口水。

算了,還是湊合著過吧。

“來,我給你看個東西。”宴南城朝她招了招手,“許釗陽給你的視訊是處理過的,我讓你看看原件。”

說著,把電腦遞到了她麵前。

蘇顏仔細看了看,果然,視訊畫麵已經變得非常清晰。

宴南城伸手在螢幕上指了指,“這是宴氏集團會議室的監控錄影,視訊時間是在你打電話讓我收購雲升的第二天,許釗陽把日期改到了雲升出事之前,而且聲音內容也做了改變。”

“他是想讓你相信我曾經圖謀過雲升,進而讓你把懷疑目標指向我。”宴南城冷笑了下。

“還真是把我當傻子了。”

雖然有了些猜測,但是許釗陽手段之卑劣還是讓蘇顏震驚了下。

曾經那個溫潤君子般的人物果然是她的一場夢。

蘇顏小小恍惚了下,繼而看向宴南城,“他為什麽要這樣做?”

頓了下,她又問:“你和他之間是不是有什麽利益衝突?”要不然,許釗陽為什麽要費這麽大力氣來陷害他?

“聰明的女孩。”宴南城讚許的看了她一眼。

從宴南城的口中,蘇顏終於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宴家老爺子宴政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宴海川,也是許釗陽的父親,小兒子宴止軒,是宴南城的父親。

宴海川是個紈絝,所以宴止軒曾經是宴氏集團的繼承人,後來他病故,宴氏便落在了宴南城的手裏。

“許釗陽處處針對我,不過是眼紅我手裏的權利而已,他和宴海川,一直小動作不斷。”宴南城冷笑了下,“上不了台麵的東西。”

蘇顏皺了皺眉,“那他為什麽姓許?”

“他是宴海川的私生子。”

隻這一句,宴南城便不再多說。

蘇顏瞧了他一眼,也不再多問,心裏卻忍不住想,果然是豪門,這裏麵的彎彎繞繞可真多。

許釗陽即便是個私生子,不還是把宴歡歡那位正牌宴家小姐哄的團團轉,心甘情願喊他一聲“哥”?

本事不小。

看了眼時間,已經淩晨。

她翻了個身,說:“時間不早了,我要睡了。”

宴南城慢悠悠的合上電腦,“睡吧。”見蘇顏眼巴巴的盯著自己,他勾了勾唇,“正好,我也困了。”

“你去隔壁。”蘇顏警惕的把自己裹成了一個團子。

“別忘了,我們可是領了證的合法夫妻。”宴南城自顧自的上了床,伸手,把她攬進了懷裏。

蘇顏忍不住掙紮起來。

“別鬧。”宴南城的聲音低沉,“趕著回來見你,我加了好幾天的班。”

蘇顏一愣,低頭看了眼他。

男人已經閉上了眼睛,眉宇間確實有點疲態,可這不是他能賴在自己床上不走的原因……

“乖乖睡覺,明天陪我去公司,雲升的事情好像有了點眉目。”

聞言,蘇顏猶豫了瞬,徹底安靜了下來。不過和這樣的人,隻怕也沒別的好說的。“餘俏俏!”宴歡歡真是氣極了,原本是想一上來給餘俏俏一個下馬威的,卻沒想到竟變成了現在的樣子。可偏偏,她說不過餘俏俏。“你最離裴易遠一點!”宴歡歡大聲道:“裴易不是你能招惹的。”裴易是她喜歡了這麽多年的人,她可以容忍裴易在外麵玩兒,但絕不能容忍他對一個女人動了真心!絕不行!招惹?餘俏俏眼裏閃過一抹諷刺:“那我拜托你最好管好你的裴易,別再纏著我了。”本來她還有些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