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被別人碰

就是一個玩物!幾天就玩膩兒了!”“宴歡歡!”蘇顏的臉頓時就黑了,說她可以,但說她姐妹?沒門!餘俏俏唇角一勾,將蘇顏往後攔了攔,吵架這事兒,她還真沒怕過誰!“玩兒物?在老孃眼裏,男人不都是玩兒物?”餘俏俏漫不經心的開口,可說出來的話殺傷力卻是巨大的:“再說了,就你這樣的人,連想做裴易的玩物,他都不要你吧。”“你……”宴歡歡揚起手,餘俏俏絲毫不懼。裴易剛從洗手間出來,就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本以為會睡不著,卻不想一覺到天亮。

蘇顏是被床頭的鬧鍾叫醒的,睜開眼,璀璨的陽光便落入了眼中。

又是一個好天氣。

她轉頭看了眼身旁,已經沒了人影。

果然,大公司的總裁不是那麽好當的。

蘇顏心裏感歎了下,又在床上賴了會兒,這才起床洗漱,將自己打理整齊。

路過餐廳的時候,她腳步一頓,轉了個方向。

餐桌上,一杯牛奶,幾片麵包,還有一份形狀有些淒慘的煎蛋。

牛奶杯下壓了張紙條,上麵的字跡淩厲,力透紙背:公司有事我先走了,早餐記得吃,牛奶要熱一下,吃完飯記得去公司找我。

落款是宴南城。

蘇顏盯了那張紙條看了好一會兒,心頭忽然湧上一種複雜難明的感覺。

她一直以為宴南城和她結婚是有什麽難言之隱,或者是為了應付家裏的逼婚,可現在……

似乎他是真的想和她好好過日子。

隻是一瞬,蘇顏搖了搖頭,把這種想法給拋到了腦後。

怎麽可能呢?

吃完早飯,她收拾好自己,出了門。

宴氏大樓是海濱市地標性建築,外牆全玻璃式的裝潢在陽光下簡直能閃瞎人眼,蘇顏下車後打量了下,不覺深深感歎了一聲:真壕啊。

正要進門,突然見門口走出來兩個人,一個是宴南城,另一個是位身材纖瘦的美女,兩個人說著話,神態親切自然。

最起碼宴南城那張冷臉上並沒有太多不耐之色,可見兩人是熟識。

蘇顏避無可避,在原地傻站了幾秒,正想著要不要先離開,宴南城卻突然轉過頭來。

她隻好笑了下,“我來找你。”

聞言,宴南城大步走了過來,牽起蘇顏的手,朝那邊走去。

蘇顏掙了掙,沒掙開,也不想太大動作引人注意,隻好任由他牽著。

事實上,這樣已經足夠引人注意了。

最起碼,對麵莊若藍臉上的笑就微微滯了下,不過一瞬,她便彎起唇,微笑著走了過來。

“宴大哥。”

聲音柔柔的,帶著絲絲甜意,聽在耳中是一種享受。

蘇顏聞聲看了過去。

這是位很漂亮的女孩,膚色白皙五官精緻,彎彎的柳葉眉為她增添了幾分弱柳扶風的氣質,嘴角笑意柔和溫婉,很輕易的能讓人生出幾分親近之感來。

而且,她身體似乎也不太好。

八月的天氣,內裏是一件及膝長裙,外麵還套了件外套,隻不過走了幾步,卻有些微微的氣喘。

映著她身上的白色長裙,臉色更顯蒼白,一眼望去,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蘇顏不動聲色打量她的瞬間,莊若藍也已經走到了宴南城身邊,指了指蘇顏,問:“這位是?”

宴南城掃了她一眼,“這是你嫂子。”

然後轉頭,同蘇顏說:“這是若藍,莊家大小姐,自小身體不好,今天是從醫院回家,順道來了公司一趟。”

說完,他眉頭輕皺,又看向莊若藍,“我還有事,不和你多說了,讓時聿送你回去。”話落,轉身就走。

蘇顏隻來得及朝對方笑了下,便被宴南城拉著離開。

門外,莊若藍看著他們的背影,咬了下唇,臉上笑容漸漸消失。

另一邊,蘇顏被宴南城領著進了電梯。

樓層漸漸上升。

她忍不住看了眼身旁的男人,試探著問:“剛才那位莊小姐長得可真好看。”

你是不是喜歡她呀?

喜歡的話,等把爸爸的事情查清楚,我不介意和你離婚的。

宴南城卻誤會了,低頭,冷黑的眸子盯著她,嘴角緩緩勾起一絲笑意,“吃醋了?”

蘇顏一愣,連忙搖頭。

這誤會大了去了。

宴南城隻當她是口是心非,解釋道:“放心,我和她之間沒什麽,隻是兩家是世交,平常的接觸多了點。”

莊家同樣是海濱市一大豪門,和宴家合作的方麵有很多。

蘇顏心說,你不用解釋,可這話在喉嚨裏轉了幾圈,到底沒說出來。

半晌,她把手從宴南城的手心裏掙出來,神色嚴肅的看向他:“如果你今後有了喜歡的人,記得告訴我。”

我會麻利的為你們讓位。

“如果沒有,那麽在我們這段婚姻裏,我不希望自己名義上的男人被別人碰。”

“是嗎?”宴南城眼底閃過一絲笑意,“那如果被碰了呢?”

蘇顏突然眯起眼,冷哼一聲,“那就不要了。”

她話音落,宴南城不僅不生氣,反而笑了起來,伸手,摩挲了下她發頂,“放心,不會有別人。”

“不是說過了嗎?我會是你一輩子的老公。”

蘇顏的心驀地跳了一下,又被她強行按捺下去。

她淡淡垂下眼,心說:一輩子很長呢,就讓時間做見證吧。

“叮’的一聲,電梯停下。

蘇顏在宴氏集團無數眼睛的注視下,隨著宴南城進了總裁辦公室。

門剛一關上,她便長出了一口氣。

那麽多人的目光下,她還是有些緊張的。

見她這模樣,宴南城忍不住勾了勾唇,他纔不會告訴蘇顏,他是故意帶著她在樓層裏繞了一圈的,原本,有直通總裁辦公室的電梯。

蘇顏坐下後,忍不住看向他,“昨晚你說的事……”

宴南城直接甩了份資料給她。

“這人叫劉華,你應該記得他。”他為蘇顏倒了杯水,坐下,“你父親跳樓那天,他去扯過你。”

蘇顏點了點頭。

“那天,我發現他有故意煽動周圍人情緒的嫌疑,所以讓時聿調查了他,從他嘴裏問出,他確實是受人指使。”

“指使人曾經給他轉過一筆錢,轉賬方來自一個匿名賬戶。”

“我讓人查了下,是一個名為鴻達集團的公司發出的。”

蘇顏身子顫了下。

鴻達集團,雲升的競爭對手,一同競爭過西城區拆遷改造計劃的主辦權,後來敗北。

而且,它還是許釗陽現在所在的公司。

聽說他職務很高,副總裁呢……果好了。”蘇顏轉身就朝著冰箱走去,宴南城先一步攔住她:“涼,擱一會兒再吃。”說著,已經將冰箱裏準備的各種水果每樣都取出來一些。蘇顏的眸子轉了轉,“要不……你煮麵條給我吃吧。”麵條嘛,家裏就有現成的,雞蛋也有。宴南城整個人僵了僵,可在蘇顏期盼的眼神下,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好……”他總不能在蘇顏的麵前說,他不會煮麵條吧……最多,會煮泡麵。畢竟一個人有時候加班回來,就用泡麵對付了。可蘇顏不一樣,蘇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