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定要查出真相

算了,還是湊合著過吧。“來,我給你看個東西。”宴南城朝她招了招手,“許釗陽給你的視訊是處理過的,我讓你看看原件。”說著,把電腦遞到了她麵前。蘇顏仔細看了看,果然,視訊畫麵已經變得非常清晰。宴南城伸手在螢幕上指了指,“這是宴氏集團會議室的監控錄影,視訊時間是在你打電話讓我收購雲升的第二天,許釗陽把日期改到了雲升出事之前,而且聲音內容也做了改變。”“他是想讓你相信我曾經圖謀過雲升,進而讓你把懷疑目標指...蘇顏的模樣有些失神。

宴南城看在眼裏,黑眸幽深,低頭,視線鎖緊蘇顏側臉,“怎麽了?”

“鴻達集團。”

蘇顏咬唇,拳頭緊握,盡力克製自己說話的語氣,“以前接觸公司的事情不多,但是我對這家公司還是有點印象的。”

“嗯,他們也爭過西城區拆遷改造計劃的主辦權,隻不過輸給了雲升集團。”他很清楚兩家公司之間的關係,無非是有一些商業競爭罷了。

生意場上常會有競爭的關係,輸贏是非常平常的事情,鴻達集團的所作所為實在是有些卑劣無恥。

“卑鄙小人!”繞是蘇顏這般性情的人,也忍不住咬牙切齒地低聲咒罵。

“如果是爸爸在,肯定不會做這檔子的齷齪事......”

提到最疼愛自己卻永遠離開了的人,蘇顏的眼圈不由的紅了。

看到蘇顏這幅脆弱的模樣,宴南城的心口一鈍,伸出手攬過蘇顏的肩膀按在懷裏,炙熱的手掌心一下一下撫摸著她的長發,輕聲安慰:“有我在。”

蘇顏依然有些不習慣男人的懷抱,掙紮了一下,站直身子抬起頭看向宴南城。

臉上擠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一定要查出真相,一定要還給爸爸一個清白!”

還帶著淚痕的小臉,因為哭泣的緣故,鼻尖有些微微泛紅,眼睛卻因為笑容而彎成了月牙形。

蘇顏臉上滿是堅定與自信。

又哭又笑的,可是眼前的小人越挫越勇的模樣很好看。

她這模樣,讓宴南城心跳不自覺漏了一拍,瞧著她的臉出了神。

“咳咳......”

宴南城盯著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蘇顏覺得自己剛剛失態的模樣一定很可笑,不由有些臉紅

“事到如今,宴南城。”蘇顏尷尬地轉移話題說道:“我能做些什麽?”

宴南城回過神來,因為短暫的神遊一時有些沒聽清楚蘇顏剛剛說了什麽,下意識地重複了她的最後一句話:“能做些什麽?”

蘇顏重重的點點頭。

“嗯!我想做一些什麽,依靠我自己的力量——”

“雖然這麽說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但是我不想什麽都靠著你,我希望雲升集團可以在我手上重整旗鼓,想用我的能力幫爸爸洗清冤屈!”

“其實......”

其實你可以什麽都不做,我會幫你做好這一切的。

垂眸看著蘇顏認真而堅定的模樣,宴南城咽回去了這句話。

溫柔地笑了笑,“你其實很棒的,隻是因為許多事情沒有接觸過,所以不太熟練。”

“我會帶你去熟悉這些的,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聽到了宴南城的肯定,蘇顏原本還有些懸著的心一瞬間就安定了,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

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點點的柔情,原本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麵部線條因為溫柔的神情柔和了不少。

薄唇微勾,劃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簡直是直擊心靈的盛世美顏啊.......

蘇顏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隨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

為什麽宴南城看自己的眼神這麽肉麻?

“謝謝。”蘇顏抽了抽嘴角,開口說道。

宴南城收回眼神,又變成一絲不苟的模樣,“你知道這家公司的副總裁是誰嗎?”

“許釗陽!”蘇顏下意識回答道。

觸及宴南城微變的神情後,她有點膽戰心驚。

“我們要充分瞭解敵人,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聽到這句話,宴南城的心情大好。

在蘇顏的定義裏,自己和她是“我們”,而許釗陽淪落為了“敵人”。

這樣子想著,宴南城的嘴角不自覺地有些上揚。

眼前的男人被自己從險些暴怒的狀態下強拉回來了,蘇顏鬆了一口氣。

一個吃軟不吃硬的男人!

家裏遭遇這麽多變故到現在,宴南城的出現給了蘇顏很多有力的支援,她開始信任他了。

雖然不知道宴南城到底圖的什麽。

為了蘇家的錢?

如果說當初許釗陽是為了錢接近自己,蘇顏或許是相信的。

可是宴家到底有多有錢,大概也沒人能說出個準確的數字,對於一個小小的雲升集團,大抵還是有些看不上的。

為了蘇顏的美貌?

蘇顏對自己的容貌有著幾分自信,隻是以宴南城的條件,如果他願意,隨便勾勾手就會有大把的美女送上門來。

也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蘇顏用力甩了甩頭。

這種傷腦子的事情還是放在一邊吧。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挽救雲升集團。

看著麵前的小人兒可愛的小動作,宴南城有些失笑,卻仍然斂了斂神色。

“不管怎麽說,起碼現在揪出來了鴻達集團這麽一個線索,順藤摸瓜,總能知道一些什麽的。”

“嗯,而且許釗陽這個人也有很大的問題,查查他吧。”

蘇顏的眼神裏帶著一絲恨意,“爸爸一直很相信他,他藏得很深。”

“他是有問題。”宴南城點了點頭,微勾起的唇線似乎也再認同蘇顏的話語。

她眼裏的恨讓他看的心疼,可是……

腦海出現許釗陽的形象,男人眼神晦暗,沉聲道:“比起他那不成器的父親,他倒是有手段不少。”

蘇顏眼眸中閃過一絲痛色,喃喃道:“我怎麽就這麽瞎了眼,竟然引狼入室......”

宴南城:......

“老闆,來一碗魚丸粗麵......”

稚嫩地童聲打破了空氣中的沉悶,蘇顏迅速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這是餘俏俏的專屬鈴聲,這個看起來妖豔嫵媚的女人,在好友麵前其實有著非常幼稚的一麵。

當初又是撒嬌又是強迫地逼著蘇顏為她設定了“麥兜”的專屬鈴聲。

“小顏顏聽到這麽可愛的鈴聲,就會想到萌萌噠的俏俏啦!”

到現在蘇顏都能回憶起餘俏俏撒嬌的模樣。

自己當時翻著白眼笑著讓她滾遠點,這個鈴聲卻用了很多年,一直沒再換過了。

突如其來的幼稚鈴聲,讓蘇顏老臉一紅,從耳根子躁到臉頰,麵上飛起一片紅霞。

她也是二十多歲的人了,還用個幼稚鬼一樣的鈴聲。

“喂?”

宴南城眼底有些笑意,望著麵前的女人。

盯著某人熱辣的眼神,蘇顏萬分尷尬地接起電話,“俏俏?”

“小顏顏~”電話那頭傳來甜膩軟糯的女聲,讓蘇顏不由得有些起雞皮疙瘩。

“餘俏俏!”蘇顏不由地加重了語氣,聲音裏卻止不住的輕鬆,說道:“你什麽時候才能改掉這種一打電話就犯嗲的毛病!”

“為什麽要改掉呢?”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故意想與蘇顏對著幹一般,軟軟地說道:“小顏顏不愛我了嘛?”

“你!”蘇顏無奈搖頭。

“說吧,有什麽事情?”

“哈哈哈哈!”

電話那頭傳來餘俏俏爽朗的笑聲。

“我回來了!在機場等你哦~”

......

宴南城看著蘇顏臉上掛著的淡淡的笑容,雖然明知道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女聲,卻依然有些吃味。

什麽時候蘇顏要是接到自己的電話,也能笑得這般開心就好了。

“宴南城,我有點事,要出去一下。”

蘇顏自然是沒注意到麵前的男人的小心思,抬頭說道。

“叫我南城。”

想到了剛剛蘇顏語氣溫柔地喊著“俏俏”,宴南城突然開口說道。

“城也可以,當然,最好還是——叫老公吧!”

宴南城的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漆黑眸底的認真卻看得蘇顏不由得頭皮發麻。

七分玩笑,三分認真,蘇顏覺得那三分認真纔是真的。

不知該怎麽回應,前頭還未降溫的臉頰又因他戲謔的話語再次升溫。

她不自在的咳嗽了一聲,語氣惡狠狠,眼神卻不敢往他那邊瞧。

呸,臭不要臉的!

“宴南城!我要出去一下!”

生氣的小貓也很可愛。

宴南城又恢複了不苟言笑的模樣,一本正經:“嗯,要去哪,我送你去?”

“不用了。”蘇顏看了一眼宴南城。

她還沒想那麽快讓宴南城曝光在她的朋友麵前。

宴南城低頭看了一眼時間,眉頭微蹙,他等下確實還有別的行程安排,蘇顏也不太願意讓他出現在她朋友麵前。

“讓時聿送你去。”

宴南城不放心她一個人。

“不......”蘇顏正想拒絕,看到宴南城冷厲的麵龐,突然下意識嚥了回去這句話。

這個男人冷漠臉的時候讓人不由有些畏懼。

“早點回來,路上注意安全。”

充滿磁性的男聲在耳邊響起,蘇顏心底有些暖。

“嗯。”淡淡的應了一聲,蘇顏轉身向外走去。

.......

到達機場。

蘇顏正要往不遠處的星巴克走去,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轉身對著跟在自己身後的時聿說道:“你先回去吧。”

時聿一驚,清雋的麵容上閃過一絲懼意。

他怎麽敢把蘇顏一個人丟在外麵。

自己獨自回去了,如果遇到了什麽事情,會死的很慘吧。

蘇顏看了一眼時聿的表情,咬了咬唇。

“我去見我的朋友,所以不太方便.......”

“我可以在遠處等您的!”

聽到他這麽說,蘇顏也不好再拒絕什麽,點了點頭,轉身朝著星巴克走去。抹算計。倒是餘薔和許佳佳兩人笑的燦爛些,許佳佳笑著開口:“阿薔,你看這兩人,多投緣啊。”“是啊。”餘薔點頭,神色間似乎也很滿意。她知道莊若藍的身體,而且她和許佳佳這麽多年的姐妹,嫁給許釗陽她也放心。“若藍。”餘薔笑著開口:“釗陽第一次來咱們家,你帶他去院子裏轉轉。”莊若藍扯開一抹笑容:“許先生,這邊請。”許釗陽點頭,跟在身後:“薔姨,媽,我和莊小姐走走。”兩個長輩自然樂的看這樣的事,連忙擺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