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七章 本小姐回來了

。”“記住,這輩子都是。”蘇顏眼神飄忽,胡亂點著頭。“來,叫聲老公聽聽。”……簡直不能忍。車窗外突然傳來敲擊聲。蘇顏身子僵住,一動也不敢動。“裏麵有人嗎?這裏不允許停車,請趕緊把車開走!”“聽到沒?”“再不回答我開罰單了啊,別以為你開了輛豪車我就不敢罰你……”十分鍾後,外麵交警還在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宴南城額頭上青筋一突一突的跳。還有完沒完了?他臉色陰沉,“嘭”的一下拍在車窗上。聲音瞬間消失。蘇顏...星巴克內,一個女人穿著豔色的吊帶連衣裙。

原本誇張的顏色穿在她身上倒不會讓人心生厭惡,反而覺得這種顏色與她就是絕配。

海藻般的黑發垂在肩頭,精緻好看的鎖骨在發絲間若隱若現。

耳朵上掛著造型浮誇的耳墜,倒是把一張巴掌般的小臉襯地愈發明豔了。

身側的人不斷側目望向她,這個女人卻置若罔聞,隻是認真地翻看著自己手裏的財經雜誌。

認真的模樣,似乎身邊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俏俏。”蘇顏一進門便看到了餘俏俏,不得不說,自己這位好閨蜜在哪兒都是吸引所有人的視線的存在。

“顏顏!”餘俏俏抬起頭,看著麵前的人,臉上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聲音軟糯甜膩。

上一秒還看著美豔不可靠近的女人,在這一瞬間露出了少女般嬌憨的笑容,所有人都暗暗心動了一下。

“走吧。”蘇顏笑著伸出手。

餘俏俏一隻手挽過蘇顏的胳膊,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行李箱,動作親昵地同她一起出去了。

“可惜了,這麽漂亮的女人。”

星巴克內,一個男人有些癡迷地望著餘俏俏的背影,低聲說道。

“嗤!”同伴笑了一聲,回道:“就算不是,人家也不能看上你呀!”

看到蘇顏和餘俏俏出來了,時聿上前接過餘俏俏手中的行李。

“蘇小姐,餘小姐,這邊請。”

看清不遠處的邁巴赫,餘俏俏眼裏閃過一絲驚訝,轉頭望向蘇顏。

雲升地產被收購,蘇父墜樓身亡,這些事情她都是略有耳聞的。

之前一度擔心自己的好友,甚至也想過她這段時間的日子一定很苦,這次回來也是想把蘇顏接到自己家中住一段時期,一邊是好照顧她,一邊也希望她可以換個環境放鬆一下心情。

隻是看著現在的架勢,蘇顏似乎過得不比之前蘇家全盛時期差,反而好像更好了?

蘇顏感受到身旁好友有些迷惑的目光,笑了笑。

轉頭對餘俏俏說道:“晚點兒和你細說,你想吃什麽?”

“去貓小年吧。”餘俏俏歪著頭,想了想說道。

貓小年是一家環境很安靜的越南餐廳,每個卡座之間的距離比較遠,很適合談事情。

“好。”蘇顏笑著答應了,她也有很多話想和餘俏俏說。

宴氏集團。

剛和蘇顏分別,宴南城就覺得心裏莫名的有些不安,卻也說不清楚是為了什麽。

想了想,撥通了時聿的手機。

“總裁?”時聿的聲音從電話的那一端傳來。

“蘇顏見著她的朋友了嗎?”宴南城開口問道。

“見著了,兩人現在在餐廳用餐。”時聿回答道。

“嗯,保護好她的安全。”宴南城說道。

轉念一想,或許是自己太多心了。

蘇顏好不容易見到了自己可以信賴的人,大概有很多話想說吧。

一邊想著,一邊改口道:“你還是別打擾她了,找個地方等著吧!”

貓小年——

餘俏俏沒有心思慢慢點菜了,隨意選了幾個單品,等著服務生上齊了。

“謝謝哦,不過我們現在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暫時可以不用管我們啦~”

支走了服務生,餘俏俏有些緊張地望著蘇顏,說道:“顏顏,剛剛那個男人,我覺得有點眼熟。”

“我記得我們雜誌有一次采訪宴南城的時候,他也在,如果沒記錯,他應該是宴南城的助理吧?”

蘇顏扶額。

“餘大小姐,你的記憶力非常棒!”

餘俏俏微楞,隨即說道:“宴南城的助理.......為什麽出現在你的身邊了?”

“我們領證了。”

蘇顏低下頭,用吸管攪著麵前玻璃杯中的水,看著淡黃色的檸檬片起起伏伏。

自己最近經曆的事情,也像這片檸檬,大起大落的。

“領證?”因為驚訝,餘俏俏的聲音驟然提高,隨即壓低了,一字一句問道:“什麽證?”

“結婚證呀!”

蘇顏鬆開了手裏的吸管,抬眸望著好友,露出了一絲笑容,可是眼底卻沒有一絲笑意。

這個訊息震地餘俏俏半晌沒回過神,愣了很久,說道:“你怎麽.......”

“簡單的來說,我酒後亂性把宴南城睡了,他要我負責。”

蘇顏故作輕鬆地說道,可是後麵的話語越說越沒有底氣了一般。

“況且他答應會幫我查出來雲升地產出事的真相,也會還給爸爸一個清白。”

作為多年的好友,餘俏俏知道蘇顏並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更不會為了權勢和誰在一起。

她強顏歡笑的模樣,讓人不由有些心疼。

“顏顏......”餘俏俏的聲音有些微顫,因為心疼,聲音裏都帶著一絲不忍。

“我真的沒事。”

蘇顏看著好友動容的模樣,心裏暖暖的。

“況且在這場婚姻中,我好像也不虧。”

還能開玩笑,蘇顏應該是真的沒事了。

餘俏俏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朋友,恭喜你,喜提宴南城一枚!”

“撲哧!”蘇顏看著餘俏俏逗趣的模樣,一下子沒忍住笑噴了出來,說道:“你這個臭丫頭!”

“說真的,宴南城對你好嗎?”餘俏俏還是有些不放心,追問道。

蘇顏歪著頭思忖了半晌。

“算好吧。”

“隻是和一個不熟的男人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什麽樣纔是真的好,什麽是不好。”

“唉......”

餘俏俏在蘇顏麵前向來耿直至極,開口說道:“顏顏,我其實想不通,客觀來說,在這個節骨眼上,為什麽宴南城突然要和你領證?”

是啊,蘇家出事,雲升集團瀕臨破產,和蘇顏戀愛兩年、訂婚一年的未婚夫許釗陽都說走就走了。

這個時候宴氏集團的總裁宴南城卻突然出和蘇顏領證,怎麽說起來都有些奇怪。

“我也不知道。”蘇顏似乎有些茫然,看著麵前的好友,低聲說道。

“我知道了!”

餘俏俏突然腦洞大開,說道:“他一定是有隱疾!所以想找你幫他擋著,這個節骨眼他幫了你,你也不會說出去,對不對?”

隱疾?!

蘇顏突然想到了醉酒的那個夜晚,雖然自己喝多了,但是並沒有到斷片的地步。

男人精壯的身體和似乎怎麽樣也用不完的體力,到現在還讓她記憶猶新。

想到這裏,蘇顏的臉色突然有些泛紅。

“他......”

蘇顏猛地塞了一塊蝦卷在餘俏俏的嘴裏,恨恨地嚷嚷道:“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真的是想不到啊!”

餘俏俏有些傷感,說道:“我以前還短暫地羨慕過你,羨慕你有一個對你很好的男朋友,羨慕你有一段穩定的戀情。”

說到許釗陽,餘俏俏的聲音越來越低。

這種被深愛的男人背叛、拋棄的痛苦,她自己無法體會的到。

這個時候提起來,也隻是在好友傷口上撒鹽。

蘇顏早已將那個男人從自己的記憶中剔除,這會兒倒也沒什麽特別的感情了。

“短暫?”蘇顏挑了挑眉,看著麵前的女人精緻的麵容,重複道。

“哦!”

餘俏俏端起手邊的杯子,喝了一口椰汁,滿足地眯起眼睛。

“外麵的花花世界那麽精彩,那麽多小帥哥在對我揮手,我纔不會吊死在一個人的身上呢!”

蘇顏汗顏,自己的閨蜜什麽都好,就是花心。

搖了搖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除了換男朋友速度快了一點以外,餘俏俏從來也沒做過什麽不好的事情。

之前有的男人原本有女朋友,見到餘俏俏以後甩了自己的女朋友,開始大張旗鼓的追餘俏俏,被她知道真相以後,火速拉黑了所有的聯係方式。

麵對找上門的渣男,餘俏俏隻是一臉鄙視,視而不見。

“像你這種人,活該這輩子找不到女朋友,也真的是謝謝你放過了人家小姑娘!”

轉身對著身邊哭著梨花帶雨的小姑娘,拿出紙巾溫柔地為她擦幹淨眼淚,語氣輕柔安慰人家。

“寶貝兒,別哭了,你看看這個男人的嘴臉,及時止損,你會遇到更好地男人!”

這一幕當時被拍下發在了學校論壇,更是將餘俏俏的人氣再一次推高了。

她從“海大校花”一躍成為“海大女神”。

收獲了大批迷妹,甚至天天嚷嚷著“老公”。

蘇顏一直都覺得自己的閨蜜很有個性,敢愛敢恨。

平時看著嬌俏嫵媚,其實性格很是火辣爽快,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女人。

這麽有趣的女人,不知道以後會找到什麽樣的男朋友。

蘇顏的思緒有些飄散。

“不過這個男人真的是很賤哦!”

餘俏俏沒注意到蘇顏的心不在焉,一個人在那絮絮叨叨地罵著渣男。

“如果要是見到他,我真的要一萬句話罵死他,”

“這種人真的是,死不足惜!真的是氣死我了!”

蘇顏有些好笑,卻不由得有點感動。

麵前的女人這般生氣,也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

“嗯,會有機會的。”

蘇顏的話語帶著一絲安慰,遞了一塊甜品給餘俏俏。

“可能等一下就碰到許釗陽了。”

“你有機會罵死他的。”

雖然隻是漫不經心的一句話,但是在不久之後,這句話真的應驗了。

那時候的蘇顏隻想抽死自己。

烏鴉嘴,亂說話。

說的就是自己吧。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顏顏。”餘俏俏突然放下筷子,認真說道:“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及時告訴我。”

蘇顏笑了,點了點頭。

所有的陰鬱都已經漸漸消失了。

不久的將來,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怎樣?”“不知廉恥!”宴歡歡幾乎是咬著後槽牙說的,如果不是擔心宴南城會出現,她真恨不得一巴掌打在蘇顏的臉上!當初在度假山莊的時候她急著辯解不是她推的蘇顏,可現在她真恨不得當初就是她推的!而且,最好能淹死了!蘇顏對此不以為意,甚至當做沒有聽到,轉身依舊認真的包餃子。小時候爸爸就說過,過年的時候不能沒有餃子。宴歡歡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裏慪氣的不行,但又沒地方發泄。反而憋了一肚子的氣……宴歡歡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