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責任方?

可以離。”宴南城從書桌上拿了電腦坐到床邊,麵無表情的掃了她一眼,“想離婚也行,先付給我天價精神損失費。”蘇顏被嗆了一下,“精神損失費?”沒聽說過離婚還需要這東西的……“當然。”宴南城的手指在電腦上啪啪啪的動個不停,一邊還一本正經的回答著她的問題。“那天在酒吧,我是第一次,你竟然隻想睡我,不想負責……”他轉頭看了蘇顏一眼,似笑非笑的勾起唇,“我很傷心,你難道不應該支付給我精神損失費嗎?”蘇顏小臉一紅...哥?

蘇顏沒理會兩個男人的眉眼官司,此時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

她抬頭,緊盯著許釗陽,“你是宴家的人?”

宴家,發跡於百年前,傳承了數代人,底蘊深厚,是名副其實的海濱市第一豪門。

與之相比,以地產行業起家的蘇家就差得遠了,說得好聽點是商界新貴,難聽一點……大概就是個暴發戶的水平。

而且……

蘇顏用力掙紮起來。

宴南城黑眸幽深,低頭,視線緊緊的鎖定她,手上的力道反而加重了幾分。

她力竭,雙手抵著他胸膛,整個人悶進了他懷裏。

咚咚。

耳邊傳來男人清晰有力的心跳聲,鼻翼間是他身上極淡卻醇香的煙草味。

蘇顏腦海裏忽然浮現出一副畫麵——

肌理糾結賁張的男性身軀,充斥著荷爾蒙的氣息,汗水從額頭滑落,流經性感的喉結,結實的胸膛以及整齊排列的六塊腹肌,漸漸隱沒。

他弓著腰,肌肉緊繃,一舉一動間都充斥著讓人戰栗的性感與力量。

臉,不自覺的紅了。

手底下的溫度越來越燙。

蘇顏咬了咬牙,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猛地從宴南城懷裏掙了出來,看向許釗陽。

心底複雜酸澀難以言明的情緒瞬間一擁而上。

兩個人上次見麵還是在一個月之前,這麽長時間,足夠讓她冷靜下來,最起碼是表麵上。

“原來你是豪門公子哥啊。”

蘇顏突然輕笑了聲,嘴角弧度諷刺,“我親愛的未婚夫,哦不,前未婚夫,你的嘴可真嚴。”

“屈尊降貴的在蘇家呆了這麽長時間,還差點成了上門女婿,可真是難為你了。”

三年的相處,她竟然連自己未婚夫的底子都沒摸清,一直以為他家境普通。

該說許釗陽隱瞞的好呢,還是她太蠢呢?

“蘇顏……”

她臉上的冷笑讓許釗陽眼底閃過絲厲色,正要開口,突然有人過來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麽。

他看了眼宴南城,“抱歉,我有點事要先離開。”擦身而過的瞬間,低低的警告聲傳入蘇顏耳中。

“離宴南城遠點,他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老老實實的回家呆著,再糾纏下去,別怪我不留情麵。”

之前的所作所為還是留了情之後的結果嗎?

蘇顏愣住,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底的最後一點希望徹底破滅。

還用問嗎?

許釗陽——真的是一隻吃人不吐骨頭的惡狼。

不一會兒,慈善晚宴正式開始,蘇顏卻再沒心情再留下,悄然離開。

八月的海濱市,正處在一年之中最熱的時間,即便晚上也是悶熱非常。

蘇顏朝停車場走去,腦子裏閃過和許釗陽相處的一幕幕場景,不知不覺紅了眼框。

三年感情,到底抵不過利益的較量。

也或許許釗陽一點都不愛她,隻不過是把她當成圖謀雲升的踏板而已。

一敗塗地。

蘇顏仰頭,閉了閉眼,把即將溢位的眼淚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也把許釗陽的影子徹底從心裏拔除。

很疼,之後便是釋然。

事已至此,她要想的,是如何幫助爸爸度過這次難關。

雲升是海濱市地產行業的大頭,承建了西城區拆遷改造計劃,一個月前,傳出強拆傳聞。

在這之後,整個公司就像是個被鑿漏了的大船,相繼傳出偷稅漏稅,工程造假,使用劣質建材等傳聞,股票暴跌。

半個月前,工地上發生安全事故,出了人命,警方介入調查,與雲升合作的幾個大工程也相繼停工,公司資金鏈斷裂,又毀了名聲,股票跌停……

蘇顏絕不相信,自己爸爸會做出那些違背良知的事。

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查清事情的真相。

可她從沒接觸過公司事務,要怎麽做纔好呢?

一路心不在焉的想著,蘇顏走進停車場,低頭在手包裏翻找車鑰匙,冷不防撞上了一堵肉牆。

“對不起……”

她下意識的道歉,身子卻突然落入一個堅硬的懷抱中。

“我等你很久了。”

一個低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溫熱的呼吸掠過她敏感的耳廓,讓她不自覺戰栗了下。

這聲音,好聽到能讓耳朵懷孕。

後知後覺的,蘇顏掙紮起來。

然而,抱著她的手臂像是鐵鉗般紋絲不動。

“別動,不然我不保證自己會做些什麽。”他嗓音暗啞,帶著幾分刻意壓製的低沉。

這可是人來人往的停車場……

蘇顏瞬間不敢動了。

那人低頭,將腦袋放在她的頸窩處,深深吸了口氣,似乎很滿意蘇顏的乖順,好一會兒才稍稍放鬆了些手臂的力道,打量了她片刻,問:“那件事情,你還沒給我答複。”

是宴南城。

蘇顏捏著鑰匙的手緊了緊,手心冒了汗,“不是說讓我考慮考慮嗎?”

“上次見麵,是十天之前。”

宴南城擰眉,有些不悅,這麽長時間還沒考慮好?

停車場的燈光有些暗,影影綽綽間在男人臉上投下幾重陰影,蘇顏抬頭看他,心底瞬間有一種“果然如此”的解脫感。

在宴會上見到他的第一眼,蘇顏就覺得,自己怕是沒辦法再拖下去了。

十天之前,幾次聯係許釗陽無果的她傷心又難過,衝動之下跑去網咖發泄了一通。

幾倍烈酒下肚,醉的稀裏糊塗的人反而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隨便拉個人就敢吐苦水,扯家常,最後……

扯家常扯到了床上,還是她主動。

第二天醒來,發現被自己吃幹抹淨的是海濱市第一豪門的繼承人,經常在各類財經雜誌上充當封麵人物的宴南城時,她差點慫成一隻鴕鳥。

偏不得不麵對現實,與對方進行了一場充滿了愛與和平的會談。

主題:此次一夜\/情的責任方是誰,以及,要不要負責?

毫無疑問,全都是蘇顏的鍋。

憶起這段經曆,蘇顏忍不住捂臉,偷偷瞧了眼麵前這人,男人五官深邃冷硬,又久居上位,盯著人時自有股攝人的氣勢,讓人無端端的生出幾分懼意來。

她心裏有點害怕,舔了舔幹澀的唇,放軟了聲音,“宴……宴先生……我還沒考慮好。”

“要不然,咱們換個條件?而且,那事情之後,更吃虧的好像是我吧?”她手指下意識的絞在一起,小聲試探道:“結婚領證什麽的,太突然了。”

更何況,她身上還有筆爛賬。

“而且,我和許釗陽的婚約還沒解除……”話沒說完,宴南城眼神突然轉冷,眼底怒意攀升,抬腳,狠狠踹在車門上。

蘇顏被嚇的一懵。怎麽回答宴海川的話。雖然說……他是宴南城的二叔,但也是許釗陽的父親。出於和許釗陽之前的舊怨,她不知道要怎麽麵對宴海川。宴南城大步走到一邊坐下,看著蘇顏還站著,招了招手:“顏顏,過來坐。”蘇顏這才走了過去。可從進屋之後她的心情就很複雜……這裏不僅有宴老爺子和宴海川,還有許釗陽,宴歡歡,莊若藍……總之沒一個是她喜歡的。當然,大家也都不喜歡她就是了。她剛坐下,宴歡歡就忍不住開口了:“大哥,今天是我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