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巨大的挑戰

點都不在意嗎?”“有什麽好在意的?”蘇顏反問。“我還沒看完資料呢,那我先上去啦。”和安錦瑜分開,剛進電梯,電梯門正要合上的時候,卻又緩緩開啟了。門口站著兩個人,邁著長腿走了進來。宴南城。蘇顏朝著角落站了站:“宴總。”雖然是在打招呼,可她的心裏還是有些忐忑的感覺。宴南城點了點頭:“下午不用看資料了,跟我去開個會。”蘇顏還沒反應過來是說她,一直到兩人的視線都落在她身上,這才後知後覺:“宴總是說,我……...蘇顏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子渾渾噩噩地過日子了,既然決心要讓雲升集團振興,一定要有所行動了。

一大早,宴南城便起床準備去宴氏集團了。

今天有一個很重要的關於投資一個商業中心的會議。

宴南城洗漱完畢出來,看見蘇顏已經換了衣服,似乎準備出門的模樣。

“怎麽不多睡一會兒?”宴南城有些奇怪地望著蘇顏:“一大早要去哪裏?”

“雲升集團。”蘇顏拿了一雙高跟鞋,對著鏡子比劃了一下,換上了。

藏藍色的職業裝,穿在她的身上,原本有些暗沉的顏色,沒有顯得她老氣橫秋,反而多了幾分知性美。

原本一米六八的身高,在穿上了黑色絲絨高跟鞋以後,更顯得高挑了不少。

長卷發散在肩頭,整個人氣場強大了不少。

蘇顏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滿意地勾了勾唇,這樣子的裝扮,倒是有幾分職業女性的感覺了。

宴南城看著鏡子中的蘇顏,勾唇笑了笑。

這個小丫頭,行動力真的很強了,前幾天說著要讓雲升集團重回鼎盛時期,今天就風風火火的去上班了。

隻是到底是沒有接觸過公司管理,宴南城有點擔心蘇顏會被現狀打擊到。

***

雲升集團。

蘇顏坐在會議室中,看著公司高層做工作匯報。

“這是本次A專案的資料折線圖,從27日開始,呈下降趨勢,市場情況不容樂觀。”

“目前我們大批的意向客戶,在雲升集團出事之後,紛紛不願意與我們合作了。”

“股市中的情況也很糟糕,許多股民開始拋售手中的股份,對我們公司資金流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

蘇顏原本還是十分樂觀,覺得雲升集團應該很快就可以脫離困境,可是現在看起來,情況仍然不容小覷。

咬了咬唇,一顆心漸漸墜了下去。

到底是以前都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對於完全陌生的內容,蘇顏隻覺得自己在聽天書。

這樣子下去,要如何管理好公司呢?

對於蘇顏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

開完會,蘇顏有些苦悶,一個人站在天台上發呆。

“喝一杯咖啡?”

身邊響起一道男聲,與此同時,麵前出現了一杯黑咖啡。

下意識伸手接過,蘇顏低聲說道:“謝謝。”

“別愁了,慢慢來,一切都會好的。”

蘇顏有些狐疑地轉過身子望著身邊的男人,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準確的說,是一個好看的陌生男人。

男人外穿著一件寬鬆的長款白色襯衣,釦子隨意地扣著,裏麵卻是一件黑色的襯衣。

原本有些不倫不類的打扮,在這個男人的身上卻有些好看。

臉上架著一副眼鏡,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斯文。

“對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

斐易笑了笑,唇角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伸手取下了架在臉上的鏡框,露出了一雙好看的桃花眼。

“我叫斐易,是南城的死黨。這段時間會協助嫂子管理雲升地產。”

真是一個好看的男人,如果之前覺得他看起來很斯文,現在取下眼鏡勾唇笑的模樣,莫名會讓人聯想到“斯文敗類”四個字。

蘇顏隻是在心裏小小的吐槽了一下,臉上掛著禮貌的微笑。

“你好,我是蘇顏。”

斐易點點頭,說道:“嫂子,你在為剛剛會議上聽到的報告擔心嗎?”

蘇顏挑了挑眉,有些驚訝地望著斐易。

說起來,剛剛會議上並沒有看到過麵前這個男人。

“這場會議的資料,我很早就查到了,所以今天沒有去參加會議了。”

斐易似乎一下就猜中了蘇顏心裏在想什麽,笑了笑:“我調查清楚了所有的情況,也在規劃應對措施,嫂子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解決這些問題的。”

被猜中了心裏想的東西,蘇顏有些尷尬,磕磕絆絆地想解釋著什麽:“不是的......我.......”

“當務之急,其實首先要解決掉之前存在的負麵新聞。”斐易看著遠方,似乎在和蘇顏說話,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股票下跌、意向客戶流失、資料呈下滑趨勢,根本原因都是之前發生的一係列事情,導致雲升集團的聲譽受損。”

“很多時候,出現這些問題,如果公關工作做得不及時,反而會不斷放大問題的。”

“出現了狀況,去解決與回應,其實沒那麽可怕。”

蘇顏有些驚訝的望著斐易,看似複雜的問題,似乎被他這麽三言兩語就解決了。

“有時候解決問題,要觀察問題的本質,進行深度思考,不要被表麵迷惑了。”

斐易說完這句話,突然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我有時候思考事情的時候,可能會不自覺地自言自語,叨擾到你了。”

蘇顏搖了搖頭:“沒事,聽你這麽一說,我反而有底了。”

“慢慢來,開頭可能會很難,嫂子,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先走了、”

斐易實在是不敢和蘇顏待在一起太久,他一直都知道宴南城有一個視若珍寶的女人,而且宴南城很會吃醋。

***

“哥!”離開蘇顏,斐易就給宴南城打電話了。

“嫂子似乎有點惆悵啊,你回家安慰安慰她,好好表現一下!”

“雲升集團情況怎麽樣?”宴南城淡淡問道。

“一堆爛攤子,所以嫂子聽完報告就很喪了。”斐易不以為然地說道。

“嗯。”宴南城思忖了幾秒:“給你十天的時間,解決所有的事情,讓雲升集團恢複成之前的樣子。”

“十天?”斐易誇張的叫道:“至少給我半個月到二十天啊!”

“半個月?”宴南城有些嘲諷的說道:“這種事情不到一個星期就可以解決好吧?”

“十天之內,解決不好,想一想你要怎麽來見我吧!”

“嘟嘟嘟......”

斐易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麽,電話就被結束通話了,仰望著天空長歎一口氣。

宴南城是自己上輩子的剋星嗎!

也不是不能完成,可是這樣子真的需要花費很多精力了啊!

斐易說得話讓蘇顏心情好了許多,至少解決雲升集團的問題,不是什麽很難的事情。

可是另一件事情卻讓蘇顏很在意。

她真的很想好好打理雲升集團,想依靠自己的力量讓父親的心血再次壯大。

雖然之前也有思考過管理公司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是蘇顏實在是沒想到,竟然自己連一個會議報告都聽不懂。

這件事情很有點兒打擊到她了。

蘇顏決心散散心,朝著公司樓下的嗶哩便利店走去。

便利店很有意思,是國內最大彈幕網和連鎖品牌合作的便利店,裏麵的裝修風格十分二次元。

蘇顏很喜歡畫漫畫,一直以來接觸的也是二次元的東西。

此時此刻,這家店成為讓她可以快速放鬆片刻的好去處。

站在冰櫃前,蘇顏看著包裝可愛的西瓜汁,露出了笑容,伸手正要去拿。

“女孩子喝冰的對身體不好。”

耳邊響起來一道熟悉的男聲。

“宗梓哥?”蘇顏收回了想要拿冰西瓜汁的手,有些奇怪地望著麵前的男人:“你怎麽在這裏呀?”

徐宗梓伸手拿了一罐常溫的西瓜汁,指著不遠處床邊的桌椅:“你先去那邊坐一下,我買點東西就來找你?”

“嗯,好。”蘇顏點點頭,轉身往桌邊走去。

撐著手望著外麵的馬路,人來人往。

“給你,西瓜汁。”徐宗梓付好款,拿著一袋東西走了過來。

“還有蔓越莓奶芙,你以前很喜歡吃的。”

“謝謝宗梓哥。”

蘇顏也沒有和徐宗梓客氣太多,雖然中間有好幾年沒有見麵,但是這兩次的見麵讓她覺得依然很熟悉。

“你今天怎麽也來這邊了?”蘇顏撕開包裝紙,遞了一塊奶芙給徐宗梓,問道:“又來找你的朋友?”

徐宗梓微楞了一下,點點頭:“嗯,是啊,找朋友。”

蘇顏眼底帶著一絲笑意,問道:“女朋友啊?”

“不是,男朋友!”徐宗梓情急之下,脫口而出。

說完這句話,覺得蘇顏的表情似乎有些驚訝,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究竟說了什麽。

“我是說,男性朋友。”

“哦,哪個部門呀?我認識嗎?”蘇顏飛快略過剛剛的話題,笑著問道。

“IT技術部,你可能不認識吧,小職員罷了。”

徐宗梓胡亂敷衍道。

看著徐宗梓似乎沒有什麽細說的樣子,蘇顏倒也不甚在意。

“你有心事?”徐宗梓率先開口問道。

“心事?”蘇顏驚訝地看了一眼徐宗梓,好奇地問道:“為什麽這麽覺得?”

“從小到大,你如果真的開心,眼底都是有笑意的。”徐宗梓笑著說道:“如果遇到不開心的事情,臉上笑得多開心,眼睛也是冷漠的。”

“還記得你讀初一的時候,有一次月考沒考好,雖然和大家一起聊天的時候一直在笑,可是眼神裏沒有溫度。”

“結果沒人的時候,你就開始偷偷哭鼻子了。”

徐宗梓說這段話的時候,始終在看著蘇顏,隻是眼神越來越縹緲,似乎回憶起什麽遙遠而又美好的事情。

這種眼神讓蘇顏感覺有些奇怪,卻說不上來為什麽。

蘇顏轉移話題道:“快到飯點了呢!宗梓哥,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飯?”麵住?想著,她的眼裏閃過一抹狡黠,挽著阮嫻的手:“媽媽,就算您放心我,那您也不放心您外孫兒是不。您就跟我一起住,還能照顧您外孫呢。”外孫?!阮嫻是真的被嚇到了。這才一年多的時間,她女兒竟然連孩子都有了。想著,她忙看向蘇顏,“你,你沒騙我吧。”蘇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那您跟我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現在在這裏問這些,也沒有絲毫意義啊。阮嫻愣了愣,這才點頭:“好。”毓秀苑。剛開啟家門,就聽見安安在哭。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