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隻是一個哥哥嗎

日開始,呈下降趨勢,市場情況不容樂觀。”“目前我們大批的意向客戶,在雲升集團出事之後,紛紛不願意與我們合作了。”“股市中的情況也很糟糕,許多股民開始拋售手中的股份,對我們公司資金流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蘇顏原本還是十分樂觀,覺得雲升集團應該很快就可以脫離困境,可是現在看起來,情況仍然不容小覷。咬了咬唇,一顆心漸漸墜了下去。到底是以前都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對於完全陌生的內容,蘇顏隻覺...“好啊。”徐宗梓答應的極為爽快。

“你的朋友呢?也一起叫上他吧!”蘇顏提議道。

“別叫了。”徐宗梓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蘇顏滿臉疑惑地望著徐宗梓。

“程式設計師,你懂得。”徐宗梓有些尷尬地說道:“很認生的,更何況還是公司的**oss,他可能會覺得困擾的。”

想了想網上常說程式設計師很宅、不喜歡也不擅長交際,不願意和陌生人吃飯也是很正常的。

“嗯,那好吧。”蘇顏笑了笑,不再有所疑慮:“宗梓哥,你想吃什麽?”

“淺草屋吧。”徐宗梓也笑了,眉眼彎彎的模樣,讓人看到了也不由心情大好。

淺草屋是兩人高中的時候經常去吃的一家壽司店,價格親民,味道卻非常棒,對於學生黨來說是不錯的選擇。

這也是兩個人擁有很多回憶的一個地方。

“你怎麽了,顏顏?”點完單,徐宗梓看著蘇顏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終於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公司的一些事情,沒什麽大不了的。”

蘇顏還是不太習慣將所有的脆弱直接坦露出來。

“如果涉及到一些商業機密,我也不便問太多了。”徐宗梓說道:“不過如果你想傾訴,可以找我。”

“謝謝宗梓哥。”蘇顏由衷地說道,自己落魄以後,許多以前偶爾一起玩的人都不太聯係自己了。

像徐宗梓這種分開很多年卻會主動關心自己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這讓蘇顏很感動。

“我們見麵不到兩個小時,你都對我說了兩次謝謝了,是不是把我當外人?”

徐宗梓又氣又好笑,看著蘇顏,無奈地說道。

“怎麽會,你可是宗梓哥啊!”蘇顏臉上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說道:“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呢!”

“對你來說,我隻是一個哥哥嗎?”

徐宗梓突然冒出了這麽一句話,很是認真地望著蘇顏。

“什麽?”這麽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讓她有些發懵。

“沒什麽。”徐宗梓笑了笑,夾了一塊起司蝦球在蘇顏麵前的碟子裏,笑著說道:“趁熱吃,涼了味道可沒那麽好了。”

“顏顏,上一次那個男人......是你的丈夫嗎?”

“咳咳!”

正在吃東西的蘇顏被這麽一句話嗆到了,用力地咳嗽了起來。

“小心點。”徐宗梓抽出紙巾遞給蘇顏,眼底滿是心疼與無奈。

總算平複了,蘇顏喝了一大口水。

“剛剛結婚不久,有點不習慣,抱歉。”

蘇顏淡淡的說道,她並不準備刻意隱瞞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

徐宗梓有些失魂落魄一般,點了點頭,沒再接話了。

蘇顏結婚了,很突然的就結婚了。

這個訊息有些衝擊他。

蘇顏承認自己有些刻意地說出來了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

雖然她並不相信宴南城口中所謂的“他對你不懷好意”,可是還是先把話挑明瞭,以免日後有什麽麻煩。

也希望宴南城不要又莫名其妙地誤會自己,吃一些奇奇怪怪的醋吧。

然而,蘇顏大概忘記了“墨菲定律”的存在。

如果你擔心某種情況發生,那麽它就更有可能發生。

***

宴氏集團計劃本月在老城區選定一塊地址,建立一個新的商業城。

老城區有自己的特色,隨著經濟的發展,漸漸沒落。

但是作為人口聚集極高的地方,若是能在這裏開起一個較為平民化的商場,在未來的商業發展中也是一個非常好的趨勢。

非常不巧,淺草屋的店址就在宴氏集團選中的地址範圍中。

四輛黑色的S級賓士停下,車上下來了一行人。

為首的男人穿著黑色的襯衣,袖口看似隨意的挽起,露出精壯的小臂。

一張英俊的麵孔在人群中即為顯眼,不凡的氣質更是讓他吸引了眾多人的注意力。

“他好帥!”

“天啊,他是誰?”

“宴氏集團總裁宴南城啊,這你都不知道!”

“......”

周圍竊竊私語聲絡繹不絕。

宴南城似乎對這種稱讚已經習以為常了,專心地和身邊的工作人員討論著這一次的規劃。

“做好相關資料調研,理清客戶的真正需求。”

“刪減不必要的流程,盡可能擴大利潤。”

“提高效率,讓所有的資料在三天之內呈現在後台係統中。”

宴南城飛快地佈置下任務,突然眼神被不遠處吸引。

臨近街邊的日式料理的店麵看起來不大,有一些年份了,但是生意似乎還不錯。

靠窗的位置上,坐著一對年輕的男女。

男人看起來似乎有一些眼熟,但是短暫之間,宴南城有些想不清楚那是誰了。

對於無關緊要的人,他向來是不想花心思去記得的。

隻是那個女人卻牽動了宴南城的心。

穿著職業套裝,微卷的長發撩在了一側,一張精緻的小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手裏還拿著食物。

大概是麵前的男人溫柔的眼神太過於刺眼,所以不小心引起了宴南城的注意。

宴南城的眼神漸漸冷掉了。

身旁的工作人員看到宴南城突然不說話了,臉色越來越難看有些驚訝。

時聿順著宴南城的眼神看去,心裏大驚。

總裁大人要生氣了。

大步走向店鋪,宴南城徑直走向窗邊的桌子,拉開椅子坐下了。

“誒?”

蘇顏有些驚訝的看著身旁自顧自坐下的男人,隨即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你怎麽在這裏?”

“我為什麽不能在這裏?”

宴南城一字一句地說道,語氣裏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徐宗梓的臉色微變,隨即露出溫和的笑容:“你好,宴先生。”

宴南城臉色很冷,眼神掃過徐宗梓,帶著一絲不屑與敵意。

冷哼了一聲,扭頭看向一旁的蘇顏。

“老婆。”醇厚的男聲中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息,宴南城的聲音越來越低,也越來越危險。

“你不乖。”

蘇顏的身子顫抖了一下,有些驚訝地望著宴南城。

雙手緊緊握拳,似乎在克製著什麽,臉上寒如冰霜。

“我們回家。”

說罷,宴南城站直了身子,伸出手遞給蘇顏。

“宴南城?”

蘇顏有些不悅地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徐宗梓。

就這樣子丟下別人,真的很不禮貌而且尷尬啊......

徐宗梓微笑地看著蘇顏,用嘴型說出:“沒關係的。”

蘇顏點了點頭,低聲回道:“抱歉,宗梓哥。”

這兩個人,居然大喇喇地在自己麵前眉目傳情!

宴南城覺得自己向來是一個沒有耐心的男人,唯獨見到了蘇顏,才會多出幾分耐心。

隻是此時此刻的蘇顏似乎要把自己的耐心磨滅貽盡了。

“蘇顏。”宴南城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們,回家吧!”

麵前的這個男人渾身上下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如果下一秒他把這家店直接拆了,蘇顏都不會覺得太奇怪。

不想在外人麵前鬧得太僵,蘇顏緊抿嘴唇,站起身子徑直繞過了宴南城,走向了收銀台。

“你好,買單。”

女人溫柔的嗓音響起,禮貌地說著。

“蘇顏。”聽到她這麽說,徐宗梓站起身子,追過來說道:“這一次我買單就好。”

“沒事的,宗梓哥。”蘇顏微笑著,宴南城這樣子出現,讓蘇顏覺得有些不禮貌,連帶著有一絲愧疚。

收銀員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麽纔好。

麵前的三個人都長得非常好看的皮囊,若是在平時,大概會覺得賞心悅目,而忍不住多看幾眼了。

可是現在的氣氛似乎有些微妙.......

“刷我的卡。”

站在一旁的宴南城掏出一張黑卡,塞給了有些呆愣的收銀員。

轉身看到愣在一旁的男女,宴南城微微蹙眉,冷聲說道:“我宴南城的老婆,纔不要別的男人請吃飯!”

沒頭沒腦地說出這麽一句話,讓蘇顏覺得更加尷尬了,連帶著臉色也難看了幾分。

·徐宗梓微微怔愣了一下,很快臉色便恢複如初,點點頭,說道:“我還有點事,先離開了,改日有機會請你們夫妻吃飯。”

“再見,宗梓哥。”

匆忙地點點頭,胡亂揮了揮手,徐宗梓甚至都沒來得及看宴南城的臉色,轉身便朝著門外走去。

隻是腳步似乎有些踉蹌。

蘇顏深吸了一口氣,轉身朝門外走去,再也沒有看宴南城一眼。

“蘇小姐,車在這邊。”

一出門,便見到了迎麵而來的時聿。

正想抬頭拒絕,卻見著不遠處站著一群穿著西裝,手裏還拿著資料夾的男人。

望向她的眼神有探究、有驚訝、也有瞭然。

“宴總在這邊考察地段,所以正好碰到了您。”

似乎看出來了蘇顏的驚訝,時聿開口說道。

這裏有很多人,如果就這樣子鬧脾氣走掉,對誰來說都很尷尬。

蘇顏抿了抿嘴,跟著時聿向前走去。,卻是走在前麵引路。蘇顏雖然來過宴宅好幾次了,但還是第一次看的這麽詳細。宴宅是真的很大,與其說是一個別墅,還不如說是一個莊園。可是……想到這麽大的房子,宴政卻是一個人住。蘇顏看向林滿:“滿叔,宴老爺子一個人,挺孤單的吧。”林滿的身影頓了頓,解釋道:“以前南城少爺還經常會回來的,可是……。”可是自從宴南城和蘇顏在一起之後,就不怎麽回來了。所以,老爺最近的脾氣也越來越難以捉摸了。蘇顏一愣,大約也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