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真是不守婦道

。”蘇顏愣愣的看著他點了吃的,這才轉過頭傻乎乎的開口:“原來你還沒吃東西。”宴南城的臉黑了黑,悶聲開口:“剛下班。”本來還想著下班了拉上這丫頭一起吃飯的,結果出了辦公室才發現這丫頭早就走了。兩人說話的時間,餘俏俏已經接完了一個電話。滿臉的甜蜜,對著蘇顏眨了下眼睛:“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蘇顏看她那模樣就知道,肯定是她昨晚剛認識的那個男人,這會兒隻怕是忙著去約會了。“好。”她忙點頭。宴南城的餐點已經...“宴總。”看著緊跟其後的宴南城,時聿開口問道:“回公司嗎?”

“去蘇顏家。”宴南城的聲音越來越冷。

“是!”

***

一進門,宴南城恨恨地拽著蘇顏,緊緊地摟在懷裏,狂亂的吻鋪天蓋地地落下。

“唔!”

蘇顏有些猝不及防,隨即反應過來了,狠狠地伸手想要推開他。

宴南城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她拚盡全力也沒能掙脫。

驀地鬆開蘇顏的身子,宴南城微微喘氣。

深邃的眸子裏染上了一層綺麗的色彩,呼吸有些粗重。

“宴!南!城!”

蘇顏一字一句惡狠狠地喊出他的名字。

男人沒有回應,隻是低頭望著麵前這個隻到自己胸口的嬌小的女人。

她真的好小隻,小到自己稍微用點力應該就可以把她捏碎了吧。

“你又發什麽瘋?!”

蘇顏隻覺得自己快要被氣瘋了,血液直衝大腦,讓她有些頭暈目眩。

宴南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轉身拿了玻璃杯,倒了一杯水,猛地灌了下去。

冰涼的液體墜入喉中,卻沒能澆滅心底那簇火焰。

冰冷的眼神、不屑的態度,這一切都讓蘇顏越來越生氣。

生氣似乎會上頭,人上頭的時候會變得很衝動。

“宴南城,你會不會尊重人啊!”

一邊說著,蘇顏一邊衝上去,狠狠地拽著宴南城的胳膊,怒吼道。

“我會不會尊重人?”

宴南城終於開口了,聲音卻不帶一絲溫度。

“怎麽?我把你從你所謂的‘宗梓哥’麵前帶走了,我就不尊重你了?”

“你自己答應過我什麽,你忘了嗎?”

“明明知道人家對你有所企圖,還要和人家出去,你真的是不守婦道!”

“不守婦道”這四個字猶如一把刀,狠狠地紮在蘇顏的心口。

嘴唇顫抖著想反駁點什麽,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宴南城說的沒錯,自己的確是不守婦道、

和許釗陽在一起三年,他不是沒有提出過某些方麵的需求,蘇顏卻一律拒絕了。

她總覺得沒有到時候,所以不願意,對此,許釗陽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隔膜的。

可是因為許釗陽的冷暴力,她居然一個人去酒吧買醉,最後還“買”到了床上。

如果說自己“不守婦道”,大概也沒說錯,畢竟那時候她和許釗陽還是名義上的未婚夫妻。

蘇顏的表情由憤怒逐漸轉為了失落。

宴南城覺得自己似乎說了很過分的話,但是一想到蘇顏在徐宗梓麵前巧笑倩兮的模樣,又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怒氣。

緊抿著嘴唇,看著麵前的女人。

兩個人僵持在那裏,空氣中的火藥味越來越重。

怒氣、委屈、後悔......

多種複雜的負麵情緒衝擊而來,讓蘇顏的眼睛有些克製不住地發酸。

在淚水流下來之前,蘇顏轉身快步回房。

“砰!”

房門撞擊發出巨大的聲響。

似乎還傳來了一陣輕輕地啜泣。

宴南城突然感覺有些無力——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明明本意是想把蘇顏扯到自己的身邊,沒想到最終卻變成了這樣子。

***

蘇顏不知道自己是怎麽睡著的,隻記得蜷縮在沙發上,越哭越難過。

迷迷糊糊之間,似乎有人把自己抱起來,放在床上輕輕地蓋上了被子。

“爸爸......”

“我好想你......”

昨天晚上是夢到了爸爸嗎?

原本還有些愣神的蘇顏,突然清醒了過來——爸爸墜樓身亡了,自己一定是因為太思念他,所以纔出現了幻覺。

果然,人在脆弱的時候,就會想念自己從小到大很依賴的人。

***

宴南城有些哭笑不得。

他沒想過蘇顏居然會哭到睡著,更沒想到睡夢中的她會一邊委屈的抽泣,一邊抓著自己喊著“爸爸”,卻怎麽樣也不願意撒手。

這個樣子的她,真的是又可愛,又讓人心疼啊!

時聿進門的時候,正看著宴南城有些疲倦地按壓自己的眉心,眼底一片青色。

“宴總,這是您要的檔案。”

“嗯,放在這裏。”

宴南城疲倦地揮了揮手,時聿點點頭,放下手裏的檔案轉身向門口走去。

“等一下,時聿!”

“宴總?”

“你......平時如果惹女朋友生氣了,會怎麽樣?”

“......”時聿有些茫然,自己什麽時候就有了女朋友了。

雖然心裏小小地吐槽了一下,但是他終究是不敢直接說出來的。

“如果我惹了女孩子吃飯,我會先反思一下我自己哪裏做錯了,然後和她道歉,保證自己以後會避開讓她不舒服的點。”

“作為賠禮道歉,我會選擇請她吃飯,或者送她一個禮物。”

“反思自己哪裏錯了?”

宴南城小聲的重複著,語氣中帶著一絲疑惑。

自己有什麽錯了的呢?說了難聽的話嗎?可是在之前蘇顏就很生氣了。

“宴總。”時聿瞭然,一定是因為昨天的事情:“其實有時候,蘇小姐可能是覺得.......”

“覺得什麽?”

咬了咬牙,時聿還是說了出來:“蘇小姐可能是覺得壓力太大了。”

“壓力?”宴南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閃爍著危險的光芒:“我給了她什麽壓力嗎?”

“您.......”時聿臉色有些蒼白,總裁大人.......您現在就在給我壓力啊!

“繼續說。”宴南城冷聲說道。

幹脆破罐子破摔好了,權當自己早死早超生吧!

“蘇小姐可能隻是覺得,自己在正常交往。根據調查顯示,徐宗梓先生是她兒時的玩伴,在遭遇了這麽多變故以後,見到以前熟悉的人,會讓蘇小姐短暫地覺得放鬆和安心。”

“可是宴總您的反應過激了,或許這會給蘇小姐造成困擾。”

“她可能隻是渴望更多的自由和信任而已。”

說完這句話,時聿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如果下一秒宴南城發飆了,反手弄死他,他都不會覺得太奇怪。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再讓他說出這種話,他一定是不敢了。

剛剛大概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

眼睛閉了好一會兒,預想中的暴風雨卻沒有來。

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時聿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看著宴南城。

麵前的男人似乎在認真思考什麽事情一般。

一隻手拿著銀色的鋼筆,輕輕敲打著桌麵,另一隻手摩挲著自己的下巴,嘴裏喃喃自語。

“渴望自由......和信任?”

“宴.......宴總?”

時聿的聲音有些顫抖,輕輕地喊了一聲宴南城。

彷彿突然回過神一般,宴南城看了一眼麵前驚恐的男人,似乎有些詫異。

“你還在啊,沒事了,先出去吧!”

時聿瞪大眼睛看著宴南城,隨即忙不迭點點頭,轉身向外走去。

走出宴南城的辦公室,時聿靠在牆上,深深地撥出一口氣。

剛剛也算是逃過了一劫吧!

辦公室裏。

宴南城還在仔細地回味著時聿的那段話。

自己是不是真的給蘇顏造成太大的壓力了。

在他的眼裏,因為那段往事,已經惦念蘇顏十幾年了。

這是他視若珍寶的女人,連帶著,他希望她完完全全、永遠永遠屬於自己。

所以當她身邊出現任何異性的時候,宴南城都會覺得暴怒。

可是冷靜下來想一想,時聿剛剛說的話沒錯。

蘇顏這段時間遭受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

雲升集團瀕臨破產、許釗陽的背叛、蘇父跳樓身亡、蘇母重傷住院,至今都昏迷不醒。

“或許.......”

“我真的錯了吧.......”

***

蘇顏回到家裏的時候,宴南城已經在家等候多時了。

餐桌上擺著精緻的美食,還點著幾支蠟燭。

燭光晚餐?

蘇顏有些狐疑地掃視著宴南城,眉頭微微蹙起。

轉身往房間走去,似乎這一切與自己無關。

“顏顏。”

身後的宴南城突然開口叫住了她,聲音有些沙啞,似乎很疲憊的模樣。

蘇顏覺得自己心的最底層有一根弦被撥動了一下,卻說不出來到底是什麽感覺。

“我們坐下來好好吃飯,說說話,好不好?”

見著蘇顏停下了腳步,宴南城開口說道。

“咕咕!”

原本還有一絲想要拒絕的蘇顏,在聞到了食物的香味以後,肚子突然很不爭氣地叫喚了。

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麽心情吃飯,直到晚上回家了才後知後覺地餓了。

“顏顏,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對。”

蘇顏頓了頓身子,她沒想到宴南城居然會放軟態度道歉,可是下一句話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我不應該對你說出那種過分的話,之前的事情,我們是你情我願,我說出那種很重的話,對不起。”

蘇顏的臉一下子就燒紅了,為什麽她覺得宴南城在說“你情我願”的時候,似乎刻意加重了語氣?

瞪了一眼麵前的男人,蘇顏還是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麵前的食物看起來很精緻,散發著陣陣誘人的香味,讓蘇顏的心情瞬間好了不少。

麵前放著的是一盤炭烤三文魚,淡淡的燒烤氣息混著香草的味道,灑在三文魚上,帶著絕妙的氣息。

蘇顏深吸了一口氣,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多汁的魚肉在口中綻放開,味蕾在一瞬間被開啟了。

真好吃!顏心中想象的樣子!至於地下室,則有健身房,酒窖,甚至還有一個遊泳池!蘇顏驚喜的不行。宴南城伸出手:“不知道有沒有榮幸,邀請宴太太一起遊泳。”至於泳衣,他自然已經準備好了。當然……蘇顏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不穿。反正,這裏隻有他們兩個。蘇顏的臉因為激動而泛著緋色,看著麵前的男人,她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宴南城一把將人拉入懷中,低頭吻了下去。蘇顏摟住他的脖子,回以十二分的熱情。到最後……果真是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