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流言四起

看著宴南城有些疲倦地按壓自己的眉心,眼底一片青色。“宴總,這是您要的檔案。”“嗯,放在這裏。”宴南城疲倦地揮了揮手,時聿點點頭,放下手裏的檔案轉身向門口走去。“等一下,時聿!”“宴總?”“你......平時如果惹女朋友生氣了,會怎麽樣?”“......”時聿有些茫然,自己什麽時候就有了女朋友了。雖然心裏小小地吐槽了一下,但是他終究是不敢直接說出來的。“如果我惹了女孩子吃飯,我會先反思一下我自己哪裏...宴家。

宴家莊園的大門次第開啟,一輛車緩緩駛了進來。

一直到大門前才停下,車門開啟,一條長腿邁了出來。緊接著,便是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眼前。

候在門前的管家恭敬的行禮:“南城少爺,老爺等你許久了。”

宴南城點頭,寒著一張臉大步朝著裏麵走去。

書房的門被推開:“爺爺。”

宴政抬起頭,看了一眼他最得意的孫兒:“來了,坐。”

“爺爺找我,有什麽事嗎?”

因著父母的事,他和宴政並不多親近。平時也很少回來,沒有什麽大事他一般都不會回來。

“最近你和那個蘇顏的事,傳的沸沸揚揚的。”甚至連他都聽說了,為這件事,宴海川還專門回來了一趟。

“你和蘇顏,真的結婚了?”

還背著整個宴家。

“是。”宴南城點頭,提到蘇顏,他的眼裏多了溫柔,連語氣都不自覺的溫和了幾分。

宴政沒注意那麽多,隻是皺了眉:“難道你不知道她是什麽身份?”如今是一個孤女就算了,以前和許釗陽的事更是全城皆知。

宴南城皺了眉,他知道爺爺的意思。

“我隻知道,她現在是我的合法妻子。”他們已經領了證。

“糊塗!”宴政看他的樣子,黑了臉:“這樣的女人嫁進我們宴家,簡直就是給我們宴家抹黑!”

“我們宴家在海濱市甚至於整個華夏都算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當初蘇顏和許釗陽的事鬧的滿城風雨。許釗陽是什麽身份你不知道嗎?你娶她進門這算什麽?你讓別人如何看待我們宴家?”

許釗陽,不過是一個私生子!

而他宴南城,卻是宴家正宗的大少爺。

這簡直……就是打宴家的臉。

還是宴南城自己伸出臉讓別人打。

“爺爺。”

宴南城冷了臉:“顏顏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

“離婚!”

宴政一聲令下。

這樣的女人,絕不能進他們宴家的大門。

宴南城站了起來:“我不會離婚的。”

離婚,沒門。

他好不容易將她娶回家,怎麽可能輕易放手?

宴政也沉下臉,宴南城私自結婚這件事已經讓他十分生氣,現在還不願意離婚,簡直就是在挑戰他的威嚴!

“爺爺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宴南城轉身朝著門口走去:“公司還有事等我處理。”

離開宴家,宴南城全程黑著臉。

時聿看著,連呼吸都小心了幾分,生怕哪裏一個不小心就惹怒這位煞神了。

正在這個時候,宴南城的電話卻是響了。

透過後視鏡時聿看的清楚,宴總的臉可是完全沉了下來。他不由的為來電的人祈禱,最好是有大事,否則……隻怕不知道‘死’字怎麽寫。

可下一秒,宴南城的表情竟然緩和了。

時聿像是見了鬼似的,愈發的驚恐。

“顏顏。”

聽到宴南城的吐出這兩個字,時聿總算是明白了。也是,在這個時候還能讓咱宴總笑出來的,也就隻有夫人了。

“好。”

“等我。”

三句話說完,宴南城依依不捨的結束通話電話,看向時聿:“去空中花園。”

時聿不敢多問,急忙朝著便駛去。

空中花園。

宴南城和蘇顏麵對麵坐下,他看著對麵的小女人,一字肩的小連衣裙露出她圓潤的肩頭,精緻的鎖骨像是被上帝親吻過。

蘇顏有些緊張,她輕聲開口:“其實,我是想謝謝你。”雲升地產的事已經解決了,現在走入正軌,她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宴南城的幫助。

“謝謝你,幫我救了雲升地產。”

蘇顏的眼睛彎了彎,眉梢都染上了魅惑。

可宴南城卻是皺了皺眉:“太少了。”

“什麽?”

蘇顏舉著紅酒的手的僵在半空,一時沒跟上這位的腦迴路。

“下次隻能在我麵前這樣穿。”他開口,麵前的蘇顏美的讓他挪不開眼,可是……一想到別的男人也能看到她的肩……他就覺得不開心。

蘇顏翻了個白眼,放下酒杯:“宴南城,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恩。”

宴南城點頭,隻用眸子緊緊的盯著對麵的人。

蘇顏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我覺得……還好吧。”隻是露了個肩膀,也不是……很露吧。

“在家裏纔可以穿。”宴南城一本正經的開口:“在家裏,也可以不穿。”

蘇顏的俏臉紅了紅,瞪了對麵的男人一眼,可這眼神……在宴南城的眼裏,更像是嬌嗔。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蘇顏嘴裏嘟囔,埋頭吃了起來。這家餐廳的味道,還真挺不錯的。

可她吃了幾口卻是再也吃不下去了,對麵的男人一直眸光灼灼的看著她。這眼神……分明是不想讓她安心吃東西:“東西不好吃嗎?你一直看著我做什麽?”

宴南城眸子暗了暗,愈發深邃:“不想吃東西,隻想……吃你。”聲音低沉喑啞,在屋內燭光的襯托下愈發顯得曖昧。

蘇顏心頭一緊,這樣的話若是別人來說,她必定送上四個字:油膩大叔。

可偏偏說這話的人是宴南城。

深邃的眸子襯托著低沉的聲音,好聽的耳朵都要懷孕了。

她清楚的聽到心跳加速的聲音,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我,我隻是單純的感謝你,你可別亂想。”

宴南城笑了笑,不再說話。一直看著蘇顏將東西吃光,這才道:“吃好了?”

“恩。”

蘇顏點頭,一張小臉上全是滿足。

下一秒,某人的手已經攬住她:“走,回家。”

回家……

這兩個字讓她心裏莫名一暖,甚至忘了宴南城放在她腰間的手。可就在此時,宴南城另一隻手抬起頭,落在她肩膀上。

垂下眸子,很認真的將她手臂上的領口拉到肩膀上……

蘇顏哭笑不得:“這衣服本來就是這樣的款式!”她沒想到,這個男人的佔有慾竟然這麽強。

“以後隻準穿給我看。”宴南城不由分說,這才拉著她走出去。他可不希望,外麵全是覬覦他的顏顏的人……

蘇顏:……

也就是打不過他,要是打得過……她也不敢打。

……

雲升地產如今算是轉危為安。

這段時間,蘇顏跟在裴易的身後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和宴南城的相處也很不錯,所以對於父親的離去,她倒是少了傷感的時間。

這會兒剛坐下,電話就進來了。

獨屬於餘俏俏的專屬鈴聲。

“顏顏,你快上網看看!”餘俏俏的性子風風火火的,隔著螢幕蘇顏都能感受到她的著急。

“怎麽了?”

餘俏俏似乎是氣極了:“你看看,V博和V信都炸了!”

炸了?

結束通話電話,蘇顏開啟手機,一眼就看到了高高懸掛在上麵的熱點。

蘇顏,拜金女

五個字看的蘇顏一頭霧水,可還是點了進去。

海濱市破落戶的的女兒為了權勢,不擇手段嫁給了宴家太子爺……

為首便是這樣一句話。

她知道的,宴南城因著其帥氣的相貌,以及宴家的錢權所以被人廣為人知。其受歡迎程度幾乎媲美明星……

所以,這件事情才能引起這樣的軒然大\/波。

如今網上流言四起,幾乎全是噴蘇顏的。甚至已經有人將蘇顏的資訊發了出來,暴露在網上。

蘇顏皺了皺眉,心裏有些疑惑。

正在這個時候。

裴易走了進來,神色嚴肅:“嫂子。”

蘇顏忙放下手機站了起來:“怎麽了?”

裴易的表情有些擔憂:“現在公司外麵來了很多記者,你……先別出去。”他有點擔心的是,蘇顏知道了這件事情會不會受不了。

蘇顏一愣,很快點頭:“我知道了。”那淡定的模樣倒是叫裴易有些看不明白了。

緊接著她的話更叫裴易詫異:“對了,我剛要去找你呢,有個地方我不是很明白。”

見此,裴易反而愣了愣,不過片刻又反應過來。

不愧是他嫂子!

他現在完全可以確定,蘇顏已經看到那些流言了。可卻完全不放在心上。

不過這樣的念頭也隻是在他腦子裏轉了一圈,他便俯下身看蘇顏所說的問題。

宴氏。

時聿自然也聽說了這件事,第一時間便進了總裁辦公室,這件事告訴給宴南城。

宴南城皺了眉,眼裏全是不悅:“現在就去查,這件事到底怎麽回事。”

怎麽就會莫名其妙的起了這樣大的風波?

甚至,全網嘲蘇顏。

而且,在那些評論裏能很明顯的看到帶節奏的水軍。

“是。”時聿應下,急忙轉身出去了。

宴南城此時也放下了手裏的東西,大步朝著外麵走去。出了這樣的事,也不知道那丫頭看到沒有……

會不會難過……

遠遠的,就看到雲升地產樓下圍著許多記者,隻是全都被保安攔在了外麵。

有裴易在這,他當然不擔心蘇顏的安全問題。

可是……他擔心那個丫頭心裏難過。

“你們……在做什麽!”

宴南城推開門,看見的一幕讓他皺緊了眉頭,聲音都忍不住提高了好幾分。

他可沒想到,十萬火急的趕來,看見的卻是這個小女人和裴易正頭挨著頭說著什麽!

裴易嚇了一跳,看清來人急忙退後幾步恨不得躲進牆縫兒裏。

蘇顏則是皺了眉:“你進來怎麽不敲門。”裏找了個地方坐下。坐了約莫有十分鍾。蘇顏才知道到底是哪裏不對勁。這房間裏的香。這會兒她隻覺得身上有些熱熱的,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傳來。被下藥了!她頓時明悟。當即站了起來朝著外麵走去,這絕對不可能會是南城的手筆,肯定……是被人算計了。可她剛走到門邊就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她已經有些暈乎乎的了。可蘇顏隻是楞了片刻還是急忙推開了房間的門,這裏不能多呆。要是來一個人……那就完了。可她才剛走出房門,就聽見電梯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