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你怎麽來了

來越冷。“是!”***一進門,宴南城恨恨地拽著蘇顏,緊緊地摟在懷裏,狂亂的吻鋪天蓋地地落下。“唔!”蘇顏有些猝不及防,隨即反應過來了,狠狠地伸手想要推開他。宴南城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她拚盡全力也沒能掙脫。驀地鬆開蘇顏的身子,宴南城微微喘氣。深邃的眸子裏染上了一層綺麗的色彩,呼吸有些粗重。“宴!南!城!”蘇顏一字一句惡狠狠地喊出他的名字。男人沒有回應,隻是低頭望著麵前這個隻到自己胸口的嬌小的女人。她...什麽?!

敲門?

他沒聽錯吧……

他一個眼神掃過去,裴易馬上就離開了房間。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辦公室內隻剩下兩人。

宴南城黑著臉朝著辦公桌走去。

他擔心這個丫頭,可這丫頭第一句話竟然是問他,為什麽不敲門!

遲早被這丫頭給氣死。

裴易出去的時候還沒忘記順手將門帶上,隻希望……嫂子能哄好這位大神,可別遷怒到他身上咯。

“你……”蘇顏這會兒總算覺得不對勁了,這一步步走過來……她壓力好大:“怎,怎麽來了?”

現在可是上班時間,宴南城怎麽忽然就來了?

“我不能來?”他步步緊逼,蘇顏靠在辦公桌上。此時宴南城已經逼近她身前,伸出手抵在桌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眸子裏神色未明,卻莫名讓她心頭一緊。

宴南城這是……生氣了。

“當然可以來。”她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雲升地產如今可是宴氏的企業,宴南城作為宴氏如今的掌權人,當然可以隨時來。

宴南城的唇角勾了勾,對這樣的回答很滿意。

“剛才,你們在幹什麽?”

他的眸光深邃幽暗,帶著危險的神色。

“我有個問題不懂,向裴易請教一下。”蘇顏回答的理直氣壯,而且……她說的就是實話。

“隻是這樣?”

“不然呢?”蘇顏疑惑的皺眉,懷疑的看了看眼前人,這家夥……該不會連他兄弟的醋也吃吧。

“沒事。”宴南城的心情徹底好了,唇角上揚著,連眼角都彎了彎。

蘇顏看的一怔,心跳倏的加速,臉頰染上了幾分紅色。

好像……被撩到了。

宴南城見著她的模樣,心情更好,俯身在她唇角落下一吻:“獎勵你的,乖女孩。”

蘇顏收回視線,強按捺下躁動的心。

“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嗎?”作為宴氏的總裁,宴南城說是日理萬機也不為過。而且他是一個對工作很認真的人,莫非…是發生什麽事了?

“是啊。”

“那你……”怎麽有空來?

可宴南城的眼神逼的她不得不把後麵的話嚥下去。隻用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著眼前人。

宴南城的眸子暗了暗,連呼吸都低沉了幾分。一把摟住蘇顏的腰:“你這是,在點火。”

點你個大頭鬼!

蘇顏瞪了宴南城一眼,就要推開他。

可她哪裏能推開?

宴南城另一隻手適時攬住她的大腿,雙手一攔,就將她抱了起來。

蘇顏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摟住他的脖子:“快放我下來。”

“不放。”宴南城反而摟的越緊,那手所處的位置……蘇顏連動都不敢動。

她羞紅了臉,雖然兩人有過‘親密接觸’,可那……

“你是我老婆。”宴南城認真的看著她,手也往裏滑了滑。

“不要。”蘇顏急忙阻止:“這裏是辦公室。”

宴南城由陰轉晴,“那你的意思是,隻要不是辦公室……就可以?”

蘇顏臉一紅,她哪裏是這個意思?

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可話還沒能說出口,就被堵住了。宴南城堵住她的唇,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嗚嗚……”蘇顏想反抗,可她的身子都變得軟軟的,哪裏是宴南城的對手?

沒一會兒,人就被壓在了辦公桌上。

蘇顏終於能呼吸到新鮮空氣,頓時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別,別,別在這……”

宴南城看著,到底有些不忍。

攔腰抱起蘇顏,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很快,這訊息就傳到了裴易的耳朵裏。他頓時鬆了一口氣:“看樣子這次肯定沒問題了。”

可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

他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看清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笑著走過去:“時聿,你嚇死我了!”

時聿扯開一抹笑容,迅速收斂:“裴先生,宴總讓我來告訴您,從明天起,夫人不會再來這裏上班了。”

裴易頓時明白過來,表情有些僵硬,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看來,宴南城這是真放心上了啊。

真是……悔不當初。

蘇顏一路上都提著心,時不時的側眸看一眼身邊的男人。宴南城轉身開著車,可一隻手卻是緊緊的抓著她的手。

砰!

駕駛座的門被關上,蘇顏嚇了一跳。

緊接著,副駕駛的車門被開啟。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宴南城已經俯身下來,解開安全帶。

甚至不等她有什麽動作,一把抱起她就走。

“放,放我下來。”蘇顏羞紅了臉,可掙脫無果,隻能將頭埋在宴南城的胸前。

宴南城走的很快,沒一會兒就是房門被開啟的聲音。

然後……

砰!

她被扔在柔軟的大床上,人也跟著晃了晃。

還沒說話,宴南城已經壓了下來,這一路上他可差點憋壞了。

這會兒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聲音低沉喑啞,煞是好聽:“現在,可以了嗎?”

雖是疑問,卻沒真的征詢蘇顏的意見。

蘇顏還沒來得及回答,便已有鋪天蓋地的吻落下……

許久……

蘇顏隻覺得人都累癱瘓了,連手指都不想動一下。

禽獸。

簡直就是禽獸。

可她現在也隻能用眼神控訴。

“別這樣看著我,我怕我忍不住……”

這話嚇的,蘇顏急忙閉上眼睛。

宴南城唇角滿意的勾起,一把抱起躺著的姑娘。

蘇顏頓時如臨大敵,卻也深知現下不能來硬的:“宴……南城。”她可憐兮兮的看著麵前人:“咱們,改天吧。”

現在再來,那是真的不行了。

宴南城眸光閃了閃,手裏的動作停下:“改哪天?”

蘇顏一頭黑線:“就,過幾天嘛。”

宴南城接著去抱。

“後天!”蘇顏急忙開口。

男人不為所動。

“明天明天明天!”

“好。”宴南城滿意的開口,卻還是俯身抱住她。

蘇顏頓時急了:“你不是都答應我了嗎!”怎麽能言而無信!

宴南城垂眸看著她,一臉的純潔:“我隻是,想抱你去洗個澡。”要不以為剛才他在做什麽?

就是在給浴缸裏放水。

蘇顏瞪大眼,她感覺受到了欺騙!

“你……”

“乖。”

宴南城把她放到浴缸裏,還摸了摸她的頭。

滾!

蘇顏心裏暗罵,但卻不敢真的罵出來。

宴南城似乎知道她心裏的想法,沒多呆。可等蘇顏出來的時候,隻聞到一陣陣飯香。

“快來,吃飯。”

宴南城招了招手,人也站了起來。

這就想收買她?

心裏雖然這樣想,但人還是誠實的坐下。

“那天看你挺喜歡吃的,今天定了一些新款。你嚐嚐。”宴南城解釋著,眸子裏全是溫柔。

被這樣的眼神看著,蘇顏的心忽的就暖了幾分。

有一種,被寵溺著的感覺。

連神色也不自覺溫柔了些,可卻仍有些傲嬌的開口:“那,我就嚐嚐。”

宴南城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她那小饞貓樣兒,隻覺得心都軟了。

“我臉上有花嗎?”

蘇顏摸了摸臉,疑惑的抬眸。

宴南城搖了搖頭,卻仍舊看著她。

美食當前,蘇顏也不想那麽多了,再說了,今天的‘運動’也讓她累得夠嗆。

就該好好補補。

吃過飯,蘇顏滿足而慵懶的倒在沙發上,那一臉滿足的模樣看的宴南城心情大好。

“從明天起,你就不用去雲升上班了。”

蘇顏一下子跳了起來:“為什麽!” 她覺得在雲升做的好好的啊。

宴南城做這樣的決定當然是有私心的,他可不希望看見小丫頭跟別的任何男人親近,哪怕是他的兄弟,哪怕是為了工作。

“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做我的助理。”

宴南城看著蘇顏還要反駁,不疾不徐的開口:“你想學的,我都教給你,比裴易能教的更多。”

這話……很心動。

“成交!”

不過……“我明天還是要先去雲升交接一下吧。”畢竟還有一些工作上的事,這幾天在裴易的幫助下她也算上了手。

“不用。”宴南城言簡意賅,他今天已經讓時聿交代過,裴易會做好的。

頓了頓,宴南城看向蘇顏:“網上的事,你不用管。”他會處理。

今天之所以趕去,也是擔心她會不會被影響。

“我不會放在心上的。”蘇顏扯開一抹笑容,可在宴南城看來,卻帶著幾分故作堅強的意思。

他愈發心疼。

這個傻丫頭。

第二天一早,兩人幾乎同時起床。

時聿一早過來接人,眼看著就要到宴氏了,蘇顏忙開口:“那個,我自己去就好了。”

“自己去?”宴南城挑眉:“我就這麽見不得人?”

“不,不是。”

蘇顏忙擺手,她可沒有這個意思。

“那就一起。”宴南城直接開口,時聿將車開入地庫。下了車,蘇顏四處看了看,小心翼翼的退後幾步跟這個男人保持距離:“那個,我現在就去辦入職手續。”

宴南城眸子裏閃過一抹無奈的笑,卻是低聲道:“我有個會要開,讓時聿帶你去。”

“好。”

蘇顏頓時鬆了一口氣,隻要不是宴南城……那都好說。

不過她明顯的忘了,在宴氏,時聿……就等於宴南城……裝修了。等的,就是我能拉著心甘情願的你住進來……”他想,讓她明白他的心意。“一切,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是我親自設計的。看到你很喜歡,我也特別開心。”宴南城的話雖然樸素,但卻十分真摯。“我第一次為一個女人如此牽腸掛肚,當然,你也是最後一個。往後的幾十年,我想每天醒來的第一眼,看見的都是你。”他說著,俯下身,輕柔而寵溺的吻了吻蘇顏的額頭是。那模樣……近乎虔誠。蘇顏翻了個身,宴南城嚇了一跳。可再一看床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