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別動我的人

沒個好臉色。“若藍。”莊沐對著她招了招手。莊若藍不情願的走過來:“爸,我……”話還沒說完,就被莊沐打斷了:“過來,爸媽有事要和你說。”他的語氣裏全是不容置疑。平時的時候都可以聽女兒的,可關鍵時候,不行。莊若藍也知曉其中的利害,隻能走了過來:“爸,媽媽。”說著,人也在餘薔的身邊坐下了,勉強扯開一抹笑容。“早上跟你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麽樣了?”莊沐直接詢問,笑眯眯的看著莊若藍。莊若藍的臉色一僵,果然是為...有時聿帶著,自然一切順利。

不過這條訊息也以光速,傳遍了整個宴氏。

不知從什麽地方,莫名其妙的空降了一個宴總的助理!而且還是時總助親自帶著來辦入職手續的。

要知道,宴南城可以說是整個宴氏的女員工的夢中情人。

最重要的是。

網上的風波愈演愈烈,而那風波的女主角……也叫蘇顏。

這一點,不得不讓眾人多想。

由此,蘇顏幾乎成了整個宴氏的員工都鄙夷的人。

上午,時聿將整個宴氏的資料拿了一份給蘇顏,讓她先瞭解一下宴氏。

沒一會兒,時聿就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宴總。”他想了想,將門關上:“查出來了。”

天南步行街

一家咖啡廳內,兩名年輕的姑娘不知道在說什麽,一個笑的有些放肆張揚,一個卻是含蓄內斂,連周圍的空氣都似變得溫柔。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打斷兩人的話。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宴歡歡神色驚疑不定,對著坐在對麵的莊若藍展示了一下手機螢幕:“是大哥。”

來電顯示:宴南城。

莊若藍眸子裏閃過一抹喜色,輕聲開口:“快接啊。”

可是……

宴歡歡心裏卻有不好的預感,如果沒事,宴南城一般是不會打她電話的。不會……是她做的事被發現了吧。

不過,她更不敢不接。

“大哥……”她扯開一抹笑容,可笑容還完全綻放開,就已經僵在了臉上。

電話那端傳來宴南城毫不留情的話:“網上的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宴歡歡,這樣的事我不希望有下次,我的人,不是你可以動的。”

宴南城的聲音裏似帶著堅冰,就算窗外烈日灼灼,可宴歡歡還是打了個冷顫:“我……”

她想辯解,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而那邊,宴南城已經結束通話了電話。

砰!

宴歡歡順手就將手裏的手機扔了出去,砸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莊若藍都嚇了一跳,眼裏閃過一抹鄙夷。可還是很快調整,關切的詢問:“歡歡,你這是……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嗎?”

“憑什麽!”宴歡歡真是氣的不輕,胸口起伏著:“為了那個女人,他竟然打電話警告我!”

莊若藍大約明白了。

“宴大哥,警告你?”她輕聲詢問,聲音柔柔的:“是不是宴大哥誤會你什麽了?”

誤會?

不是誤會。

可是,她宴歡歡纔是宴南城的妹妹!

“那個蘇顏真是個狐狸精!”宴歡歡咒罵著,轉眸看向莊若藍:“若藍姐姐,我就認你這麽一個嫂子,你放心,大哥對蘇顏肯定隻是一時新鮮。”

是嗎?

原本莊若藍也這樣覺得。

可是,聽到剛剛宴歡歡的話之後,心裏反而更不安了些。

宴大哥,為了蘇顏,警告宴歡歡。

“歡歡,你別這樣說。”莊若藍蹙著眉:“宴大哥喜歡誰,都是他的自由。”說著,她扯開一抹笑容,可在宴歡歡看來,卻怎麽看怎麽苦澀。

宴歡歡頓時心生不忍,“若藍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大哥看清楚蘇顏的真麵目。讓他知道,誰纔是真正適合他的人。”

“可是……我看蘇小姐挺好的啊。”

宴歡歡聽到這話更生氣:“若藍姐姐,你就是太單純了!那個蘇顏一看就不是簡單貨色,你可別被她騙了。”

……

蘇顏可不知道宴南城還做了這樣的事,宴氏太大了,蘇顏看了一上午也還沒看完。

正在她看的認真時,麵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

她挪了挪桌上的資料。

卻不想,那道陰影也跟著挪了挪。

她皺眉,抬起頭,看清來人後忙站起來:“宴南……宴總。”

宴南城忽的扯開一抹笑容,“中午了。”

“啊?”

蘇顏一時沒反應過來。

宴南城有些無奈:“該吃午飯了。”

這丫頭,就不知道餓嗎?

“我,我自己去就好了。”蘇顏忙站起來退後兩步,和宴總保持距離。看著宴南城還要說什麽,她忙開口:“你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的。”

在公司,他們就隻是普通的老闆和員工。

沒有任何私人關係。

宴南城唇角勾了勾,一把扯過她,抵在桌前。人也俯身湊了下來:“答應過什麽?”

聲音聽著就很是曖昧。

這家夥……

蘇顏退無可退,索性直接看著他:“別這樣,我來這裏是想認真工作的。”

“我影響你工作了?”宴南城挑眉,雖然語氣平和,可蘇顏卻聽出了其中的危險:“我不是這個意思。”

男人定定的看著她,許久,抬起手在她頭上揉了揉:“我知道了。”

說完,轉身離去。

蘇顏鬆了一口氣,可看著宴南城的背影,卻莫名有些不忍。

不過,她也是真的有點餓了。

想了想,還是起身下樓去覓食。

宴氏樓下的餐廳很多,蘇顏不太熟悉,所以也就是隨便找了一個。可剛坐下,就有一道女聲傳來:“你好,我可以坐這裏嗎?”

蘇顏愣了下,很快回答,“可以。”

姑娘畫著淡妝,一笑便露出兩顆小虎牙:“你就是今天新來的蘇助理對不對!”

“你認識我?”

蘇顏有些羞赧。

“對啊,現在整個宴氏都不知道你呀!”姑娘聲音爽利,不過蘇顏卻沒從裏麵聽出別的意思。

蘇顏這一次是真的不好意思了,她這算……關係戶吧。

“不過,大家都隻是對你很好奇,沒有別的意思哦。”姑娘笑著點了餐,對著蘇顏伸出手:“你好,我叫安錦瑜。”

“蘇顏。”

待看到兩人送上來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時候,兩個姑娘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路過宴氏的前台,蘇顏自然收獲了不少人異樣的眼神,不過她都當做沒看到。反而是安錦瑜皺了皺眉,疾步跟上去:“蘇顏,你就一點都不在意嗎?”

“有什麽好在意的?”蘇顏反問。

“我還沒看完資料呢,那我先上去啦。”

和安錦瑜分開,剛進電梯,電梯門正要合上的時候,卻又緩緩開啟了。門口站著兩個人,邁著長腿走了進來。

宴南城。

蘇顏朝著角落站了站:“宴總。”

雖然是在打招呼,可她的心裏還是有些忐忑的感覺。

宴南城點了點頭:“下午不用看資料了,跟我去開個會。”

蘇顏還沒反應過來是說她,一直到兩人的視線都落在她身上,這才後知後覺:“宴總是說,我……”

宴南城不可置否。

蘇顏忙點頭:“是。”

這一次開會是和策劃部一起,宴氏的一個大客戶對這一次策劃部做的創意並不是很滿意,挑了許多刺。

看到宴南城竟還帶著蘇顏,策劃部不少人都皺了眉。

尤其是負責這個方案的副經理……付明月。

付明月將這件事簡單的說了一下,看著宴南城緊皺的眉,心裏很是忐忑。她之所以這麽努力,無非就是想靠他更近……

可這個從天而降的蘇顏,又算什麽?

宴南城皺了皺眉,轉眸看向蘇顏:“聽懂了嗎?”

蘇顏沒想到會忽然cue到她,一下子抬頭:“啊,恩,差不多。”

“好。”宴南城點頭:“那你有沒有什麽想法。”

“宴總!”付明月站了起來,咬著下唇。這個方案已經是他們晝夜加班做出來的,可現在……竟讓一個什麽都不懂的人指手畫腳。

她感覺受到了侮辱!

“怎麽?”宴南城抬眸看過去。

付明月到了嘴邊的話說不出來,隻是看了一眼蘇顏,眸子裏帶著敵意:“我很期待,蘇助理的方案。”

一句話,將想法提升到了方案,這可還行。

宴南城剛要開口,蘇顏已經站了起來:“方案說不上,不過想法,還是有一點的。”

大言不慚!

付明月心裏如此想著,可麵上卻是扯開一抹笑容。順勢鼓了鼓掌:“洗耳恭聽。”

蘇顏在心裏深呼吸一口氣,這才站了起來……

離開會議室,宴南城一路沉默著,麵無表情。

蘇顏有些拿不準他心裏的想法,所以也隻能一路跟在後麵……

進了辦公室,宴南城纔看向她:“這就是你這段時間跟裴易學的?”

蘇顏有些忐忑,現在的她就像是麵對老師檢查作業的小學生,很是緊張:“是,是啊。”

“想法不錯。”

索性,宴南城給予了肯定:“不過還有些不成熟,再完善一些更好。”

他說著,取出一張紙,刷刷的寫著什麽。

片刻,他將紙遞給蘇顏:“你看看,然後結合你的想法,做一個方案給我。”頓了頓:“明天給我,可以嗎?”

“可以!”蘇顏心裏鬆了一口氣,這算是……對她的信任嗎?

“很好。”宴南城點頭:“去忙吧。”

最讓蘇顏放鬆的是,宴南城沒再說什麽曖昧的話。看來,這家夥工作起來,還真是很正經的。

她急忙退了出去,關門那一瞬卻看見宴南城已經坐在辦公桌後麵認真的看檔案了。

那個模樣……

她的心跳忽然就加快了。

腦子裏閃過一個念頭,認真工作的男人……真帥。

她抿唇笑了笑,關上門,看向手裏的紙。眸子裏異彩連連,宴南城寫的字雖然不多,但卻讓她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好的。”餘薔對這一點很有信心。許佳佳八麵玲瓏,算是很有手段了。許釗陽雖然隻是一個私生子,但宴海川可就那麽一個兒子。莊若藍勉強的笑了笑:“我知道。”可心裏的恨意卻如同波浪滔天,幾乎將她淹沒。時間過的很快。莊沐這邊才和莊若藍說好,第二天就宣佈了莊若藍即將和許釗陽訂婚的訊息。為的,就是不給莊若藍反悔的機會,再說,莊若藍反悔與否並不重要……但是這場聯姻,卻勢在必行。莊若藍知曉這件事沒有別的餘地,所以隻能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