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假訊息

。”莊若藍努力平複下心情:“歡歡,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靜靜。”宴歡歡出了病房。看見時聿和自告奮勇前來的安錦瑜正坐在椅子上說著什麽,氣就不打一處來。若藍姐姐現在還在裏麵難受呢,他們竟然還有心思談情說愛。想著,大步的走過去:“時聿,現在就打電話給大哥。”她就不信了,宴南城不接她的電話,連時聿的電話也不接。時聿雖然是宴南城的助理,可平時就算是宴海川對他說話也是客客氣氣的。這會兒難免皺了下眉:...“宴總……”蘇顏有些顫顫巍巍的走了進來,將手裏的奶茶放在宴南城的辦公桌上。

她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哪裏就得罪了宴總了……

宴南城抬眸看了她一眼,再看看手裏的奶茶,縱然很是無奈,可心情卻是好了不少:“你是說,剛剛那杯奶茶,是安經理買的?”

“恩。”蘇顏點頭:“我隻是負責送一下而已。”

不知為何,說完這句話,她感覺宴總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

宴南城拿過奶茶,喝了一小口,蹙了下眉。

這才對著蘇顏道:“這裏有一件關於宏達的事,我想你應該瞭解一下。”說著遞過來一份材料。

宏達?

這可是她密切關注的,蘇顏急忙拿過來。

看清楚上麵的內容時臉色越發的難看,看來……許釗陽早已經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隻是……她愚蠢的引狼入室!

想起爸爸曾經對他的信任,蘇顏就越發的恨自己識人不清。

宏達公司,竟然是許釗陽一手創立!

這樣看來,當初從接近她,隻怕許釗陽就是有預謀的。

蘇顏的拳頭緊緊攥起。

‘許釗陽’三個字真是讓她恨的咬牙切齒。

除了恨意,更多的還有後悔和懊惱,如果不是她……說不定,這一切的悲劇也不會發生了。

原本看著她的恨意,宴南城還覺得很開心。可再看著,卻覺不對勁了,當即站了起來:“走吧。”

他拔高了聲音,蘇顏這才反應過來,一臉愕然:“去哪?”

宴南城壓根兒沒解釋那麽多,隻道:“跟上。”話音落下,人已經走到了門邊。可正在蘇顏要跟上去的時候,他又似乎想到了什麽,折返回來。

蘇顏錯愕的看著他,卻隻見宴總一臉高冷的從辦公桌上拿起那個印著可愛圖案的奶茶,這才大步的朝外麵走去。

宴總……這麽不要麵子的嗎?

雲升

裴易這幾天都快上火了,連撩妹都沒去了。

原本他是早就想還手的,可無奈有宴南城的交代,他隻能憋屈著。雖然他相信宴南城肯定是有別的用意,可一想到許釗陽那得意忘形的模樣……

正想著,辦公室的門忽然被開啟了。

他抬眸看去,臉上的怒氣瞬間消散,忙站了起來。一臉錯愕的看著走過來的宴南城……手裏的奶茶。

他,沒看錯吧?

想著,他將視線往蘇顏身上看了看,莫非……這是蘇顏的?

簡直……了不得啊。

有生之年係列沒錯。

宴南城握著奶茶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事情都做完了?”他的聲音有些高,裴易急忙收回視線:“什麽事?”

“你說呢?”

看著兩人的神色,蘇顏卻是一頭霧水。

不過裴易也沒敢說是宴南城不讓他有動作的,隻能無奈的將桌麵上的檔案遞給他:“宴總,請過目。”

宴南城一點沒覺得不好意思,對著蘇顏招了招手。

蘇顏忙走了過來,她可不笨。

宴南城帶她來這裏,她就大約猜到……應該是跟宏達有關係。這才知道,雲升好不容易有所好轉的情況因為這幾天宏達的打壓再一次變得堪憂。

不過裴易雖然年輕,但經驗卻是十足,雲升雖然有所下滑但還在可控的範圍內。

況且如今雲升的背後可是宴氏,自然不同以往。

可是,許釗陽刻意的針對還是讓蘇顏很憤怒:“難道我們坐視不理嗎?”

我們?

宴南城勾起唇,這個詞,他很滿意。

裴易看向宴南城。

“機會來了。”宴南城抿著薄唇:“南城那塊地,宏達一定會有想法。”

裴易皺眉,南城那塊地雲升也是有預算的。

說完,他看向裴易:“向許釗陽透露,宴氏準備在南城修建商業城。”當然,這是騙宏達的。

說道這裏,裴易和蘇顏都明白了。

可蘇顏還有些擔心,“許釗陽會相信嗎?”

“這個我自有辦法。”把訊息傳出去是裴易的任務,至於怎麽讓許釗陽相信,那就是宴南城來處理了。

聽到這話,蘇顏有些懸著的心莫名就落下了。

南城那塊地她也聽爸爸提起過,說是還不錯。不過……如果跟宴氏扯上關係,那價值必定會再升高許多……

可這隻是一個假訊息的話,宏達一定會虧本!

離開雲升。

蘇顏側眸看向身邊的宴南城,不知怎的,心就安了許多……

下一秒,男人也看了過來,蘇顏急忙挪開視線。

可心裏還是有些心虛,連耳朵尖兒都紅透了。她也沒想到,隻是看一眼……就被抓包了。

宴南城唇角勾起,心情頗好。

湊近身邊的丫頭,呼吸灑在她原本就通紅的耳朵,更引得她顫栗不止:“偷看我?”

這聲音……蘇炸了!

蘇顏隻覺得耳朵震了震,整個人都反應不過來了……

下一秒,肩膀一沉。

宴南城勾唇她的肩,輕輕一拉,人便被他攬入懷中。

“才,才沒有。”蘇顏這才反應過來,伸手推了推男人。可她的力氣哪裏推的開?

宴南城但笑不語,看著小丫頭口是心非的模樣,眸子裏全是笑意。

繁華的都市似從來沒有夜晚,雲升的事暫告一段落,裴易下了班就直奔夜色。

夜色。

是海濱市一家酒吧,當然,也是裴易常去的地方。

“裴爺。”他剛邁進去就有經理笑著迎了上來:“您可是好幾天都沒來了。”

裴易心情還不錯,擺了擺手,剛要說什麽……眸子卻是落在了一個方向。角落的卡座裏,隻有一個女子坐著。

一身紅裙,即便隻是背影也能看出那姣好的身材。粟色的長卷發泛著光澤,披散在腦後,更襯得嫵媚。

裴易的腦子裏瞬間閃過兩個字。

對著經理不耐的擺了擺手,腳下的步子已經朝著那個地方邁去。

餘俏俏結束通話電話,撅了撅嘴:“哼,真是有了男人忘了閨蜜。”不過,以前小顏顏也不喜這種地方,她隻是擔心蘇顏會難過,纔打個電話……

現在看來,她明顯多慮了。

剛放下手機,卻見對麵坐了一個人。

餘俏俏的眸子閃了閃,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裴易看著對麵的女人,原本還擔心長的會不會……這會兒一看,卻隻覺得一點都沒辜負他的期望。

……

第二天。

蘇顏醒來的時候隻覺渾身痠痛無比。

該死的男人!

體力未免也太好了些。

她揉著腰站起來,房門便被開啟。看見來人,她忍不住退後一步,眼裏全是防備。

宴南城失笑:“吃早餐了。”

說完,卻是轉身出去了。

蘇顏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一上午都避著宴南城,對此,他當然看的清楚,隻是沒說破。

蘇顏剛處理完手裏的事,電話鈴聲響起。

看著來電。

她的眉頭皺了皺。

這個號碼,她是如何都不會忘記的。

想著,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她不想再聽到許釗陽的聲音,會讓她覺得惡心!

可剛結束通話,電話又再一次響起。

一連三次。

蘇顏才終於接了電話。

“顏顏。”

許釗陽的聲音傳來,蘇顏心中覺得惡心:“有事嗎?”

“我想請你……”

“不說我掛了。”

蘇顏聽著他的聲音,心裏毫無波瀾,甚至有點反胃。

許釗陽握著電話的手緊了緊,眼裏閃過一抹冷色,這個女人……竟然用這樣的態度對他!

果然,是水性楊花的女人。

這麽快就移情別戀了。

“聽說你現在在宴氏上班?”

許釗陽眸子裏閃過一抹銳色,他是沒想到宴南城竟然會那麽相信蘇顏,將她安排到了宴氏。

不過,正合他意。

“沒事我掛了。”

蘇顏的話真是惹怒了許釗陽,可他也隻能壓抑了怒氣:“聽說,最近宴氏要發展南城那邊,是真的嗎?”

蘇顏一愣。

她沒想到,許釗陽找她竟然是因為這件事。

真是諷刺。

“我為什麽要告訴你?”

“顏顏……”許釗陽神色十分不耐,可語氣卻仍舊狀作溫柔,他還要接著說,蘇顏卻是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她不知道要怎麽說。

更不知道她說的許釗陽會不會信。

還是說……這就是宴南城說的,自有辦法?

“嘟嘟嘟……”打斷他的聲音,許釗陽猛的將手機砸出去,一向溫潤如玉的臉上全是陰沉:“賤人!”

不過,真以為他就沒辦法了?

原也沒想從蘇顏這裏得到答案。

蘇顏結束通話電話之後心情卻是久久不能平靜。

良久,她還是決定去問宴南城。如果,真的是讓她說點什麽使得許釗陽相信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雲升是父親一生的心血,她不會讓雲升就這麽被毀掉!

宴南城不知在和什麽人打電話,看見她進來,沒一會兒就結束通話了電話:“怎麽了?”

這丫頭那緊鎖的眉頭,他一眼就看出有事。

蘇顏雖然下定決心,可現在卻還是不知道要怎麽開口。

宴南城已經站了起來,走到她麵前,低著頭:“遇到什麽不開心的事了?”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她的心不自覺的動了動。

其中真摯的關心,她一下就感受到了。

心裏一暖,連帶著鼻子都有些泛酸:“沒,就是剛剛……許釗陽給我打電話了。”

.確是沉了下來,語氣都是冷的:“都不是。”蘇顏心頭一緊。正尋思著莫非什麽話又說錯了?卻聽宴南城接著開口:“我要的,是老婆。”老,老婆……蘇顏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片刻才反應過來,愣愣的眨了眨眼睛:“老,婆?”所以,是在說她嗎?宴南城像是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低聲對著她開口:“就是你。”蘇顏剛纔是沒反應過來,現在是徹底愣住了。在宴南城的心裏,她是老婆嗎?她愣愣的轉過頭,卻見宴南城的眼裏寫滿了認真。那真誠,她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