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本正經的扯謊

小東西,領了證還不安分。他沉著臉起身,大步離開房間。身後,斐易長舒了一口氣。好險。有了這麽好的一個出氣筒,宴南城這家夥應該不會莫名其妙折騰他了……吧?“宗梓哥,好久不見,對了,你怎麽會在這兒?”咖啡館裏,蘇顏見到許久未見的朋友,有些高興,不過還是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了口。徐宗梓,她曾經的鄰居,兩人讀的同一所初高中,感情頗好。後來蘇父的生意越做越大,搬離了原來的地方,他們之間便慢慢沒了聯係,隻偶爾聽說,...停車場裏有悶熱的風呼呼吹過。

蘇顏卻覺得寒意刺骨。

她一手扣在車門上,忍了又忍,才忍下了那股拔腿就跑的衝動。

“你……”

蘇顏嗓音艱澀,剛出口的話卻被宴南城突然的動作打斷,身子瞬間被他擁進懷裏。

“對不起。”

他隻是心裏有點不舒服,莫名介意別人頂著她未婚夫的名頭。

宴南城的怒意去的很快。

他抬手,撫上了蘇顏那頭柔軟的長發,輕輕摩挲著,繼而低頭,與蘇顏額頭相抵,雙眼對視,很認真的道歉。

那雙眼睛瞳仁很黑,深不見底,眼底似乎揉碎了滿天星光,直直的盯著你時,會讓人有種想要沉溺其中的感覺。

蘇顏臉頰莫名有些燙,輕咳一聲,不自在的垂下眼。

“宴先生,你能不能先放開我?”她實在不習慣和一個不熟悉的男人親密接觸。

咳,酒吧那次是意外,不算。

心裏尷尬的要死,麵上卻不能表現出來,等男人鬆了力道,她後退一步,靠在車門上,試圖轉移話題。

“宴先生,我要回家了,你……”話沒說完,趕人的意思很明顯。

“正好,我也要回家。”

蘇顏抽了抽嘴角:“那你……”還不趕緊走?

“接我的車還沒到。”宴南城一本正經的扯謊,話落,目光落在她手上。

蘇顏握著車鑰匙的手緊了緊,固執的不為所動,“那你再等等。”

似乎沒看出她的排斥,宴南城眉頭微皺,淡定的掏出手機放在耳邊。

“什麽?你女朋友生日,要請假?準了。”

說完,一雙黑沉沉的眸子又看向蘇顏,“真不巧,司機有事,蘇小姐能不能送我一程?正好順路。”

“……你可真是個體貼下屬的好老闆。”

被他這麽盯著,蘇顏半晌纔好不容易扯出了一個笑容,心底卻頗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那手機連螢幕都沒亮。

打電話?逗誰呢?

……

最終,她到底沒能拒絕宴南城的要求,讓他上了車,發動引擎,車子絕塵而去。

“宴先生要去哪兒?”路上,蘇顏抽空問。

“山海居。”

濱海市臨海,北麵有山,山水之間有一塊麵積不大的交匯處,離市區不遠,且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幾年前被開發成一片天價別墅區。

據說當時每棟別墅都是以拍賣的形式售出的,億元起價,最好的山海居被一神秘買主天價拍得。

沒想到竟然是宴南城。

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蘇顏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從這兒去山海居,需要繞大半個濱海市,估計五個小時往上。

這順路貌似順的有點遠。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說一聲,宴南城似乎也察覺出不妥,改了口:“去公司。”

蘇顏鬆了口氣。

宴氏離這兒近,二十分鍾車程。

不一會兒,蘇顏有些渴,朝杯架處看了眼,那裏有個透明玻璃杯,裏麵裝著出門前她特意榨好的果汁。

想喝。

正想著,杯子忽然到了唇邊。

蘇顏有些懵,眨了眨眼,視線順著杯身上那隻骨節分明的手蔓延到手主人身上。

“喝。”宴南城抿唇,淡淡吐出了一個字。

蘇顏掃了眼杯子裏清亮香甜的果汁,略一猶豫搖了搖頭。

正開車呢,萬一出意外怎麽辦?

“沒事,趕緊喝。”

宴南城似乎知道她的顧慮,一雙黑眸掃了眼車窗外,對她挑了挑眉,“外麵有點堵,喝杯果汁的時間不耽誤你開車。”

蘇顏也看了眼外麵。

晚上**點,又是濱海主幹道,正值車流高峰期,現在她車速跟龜爬似的差不多。

於是她不再猶豫,乖乖低頭,就著男人的手喝了一口。

果汁有些涼,清甜解暑,美美的味道讓蘇顏一雙杏眼都眯成了月牙狀。

滿足的像隻慵懶的貓。

被果汁浸潤的唇瓣更像是顆飽含汁水的小櫻桃,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品嚐下其中香甜美妙的絕好滋味。

不知不覺間,宴南城的目光落在她唇上,眸色越來越深。

“好了,夠了。”蘇顏移開唇,說。

“不喝了嗎?”宴南城收回手,看了眼剩下的小半杯果汁和杯壁上的淡色唇印,喉結動了動。

不動聲色的把唇印轉到正對自己的方向,然後湊上去,仰頭,一口氣喝完。

果然很甜,他想。

轉頭,正好對上蘇顏瞪的大大的,滿是驚悚的眼,他勾了勾唇,“不好意思,我也有點渴了,借你口水喝,不介意吧?”

“你……”

看著宴南城毫無所覺,似乎沒察覺到不對的真誠眼神,蘇顏握著方向盤的手指微微用力,糾結了。

沒看錯的話,剛才他湊上去的地方,是她的唇印吧?

可這話說出來不是讓兩個人更加尷尬嗎?

最後,她隻能紅著臉扯出了一個笑容,“不,不介意。”心下卻暗暗啐了一口。

這男人明明就是故意的,不要臉!

再之後,兩人沒再說話,可車裏莫名多了股若有若無的曖昧氣氛。

“嗡嗡!”

車子剛停到宴氏公司樓下,手機震動聲突兀響起,也打破了車內的莫名氣氛。

蘇顏暗暗鬆了口氣,掏出手機看了眼螢幕,然後按下了通話鍵。

“顏顏!你現在在哪兒呢?”

高了好幾個音調的聲音瞬間在耳邊炸響,蘇母阮嫻急促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出來。

“聽我說,不管你在哪兒,現在都先別回家……”

“媽,出什麽事了?”蘇顏心底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急忙追問。

“樓下來了很多鬧事的人,怕你受傷……嘭……嘟嘟……”

隱約間有撞擊聲從那邊傳來,然後,電話被結束通話。

蘇顏額頭突然滲出了細汗,不知為何,心裏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濃,這感覺甚至讓她來不及和剛下車的宴南城打聲招呼,急忙一腳踩下油門,車子絕塵而去。上去的時候,他又似乎想到了什麽,折返回來。蘇顏錯愕的看著他,卻隻見宴總一臉高冷的從辦公桌上拿起那個印著可愛圖案的奶茶,這才大步的朝外麵走去。宴總……這麽不要麵子的嗎?雲升裴易這幾天都快上火了,連撩妹都沒去了。原本他是早就想還手的,可無奈有宴南城的交代,他隻能憋屈著。雖然他相信宴南城肯定是有別的用意,可一想到許釗陽那得意忘形的模樣……正想著,辦公室的門忽然被開啟了。他抬眸看去,臉上的怒氣瞬間消散,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