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隻對你一人流氓

”耳邊響起來一道熟悉的男聲。“宗梓哥?”蘇顏收回了想要拿冰西瓜汁的手,有些奇怪地望著麵前的男人:“你怎麽在這裏呀?”徐宗梓伸手拿了一罐常溫的西瓜汁,指著不遠處床邊的桌椅:“你先去那邊坐一下,我買點東西就來找你?”“嗯,好。”蘇顏點點頭,轉身往桌邊走去。撐著手望著外麵的馬路,人來人往。“給你,西瓜汁。”徐宗梓付好款,拿著一袋東西走了過來。“還有蔓越莓奶芙,你以前很喜歡吃的。”“謝謝宗梓哥。”蘇顏也沒...嗬……男人。

不過,想到這裏大概也不會有別的人,蘇顏思慮再三還是選擇換上。主要是那個溫泉看起來太舒服了!

可她出來的時候還沒忘記裹了外套在身上。

即便如此,那一雙修長筆直的腿還是讓宴南城移不開眼睛。

哪怕已經看過無數遍。

他愣了愣,才大步的走過去:“裹這麽緊幹什麽?”他就早吩咐了,這裏不會再有任何人進來,哪怕是時聿和安錦瑜。

蘇顏瞪了他一眼,眸子裏有些不滿。

“這就是你給我準備的衣服?”這哪裏是衣服?!

宴南城再一次愣了愣,蘇顏完美的身材就那樣呈現在他眼前,更因為身上穿著的比基尼而多了幾分欲說還休的感覺。

幾乎是瞬間,他的身體就熱了。

蘇顏退後一步,可這樣一來,他更是一覽無餘。

“是時聿準備的。”

蘇顏鬆了一口氣,眼神稍微溫柔了些許。卻聽男人低沉的聲音接著響起:“但,很合我意。”

前提是,隻許給他一個人看。

蘇顏的臉爆紅,“不要臉!”

宴南城長臂一伸,將她攬在懷裏:“那也隻對你一個人。”說完,俯身噙住麵前人的唇……

“你們在做什麽!”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來,蘇顏急忙推開麵前人。

宴南城更是皺了眉,凝眸看向說話的人。

宴歡歡。

還有,莊若藍。

蘇顏是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這兩個人,下意識的往宴南城身後躲了躲,當然,是因為她身上的比基尼……

宴歡歡兩人自然早就看到了。

她眼裏閃過一抹鄙夷:“大哥,沒想到你們也在這裏。”看蘇顏那副樣子,說不定,就是在床上……有些把戲,才爬到如今的位置。

“你們怎麽來了?”這個度假山莊是最近剛建好的,還沒對外開放。當然,今天看了蘇顏喜歡的模樣,他也並不想對外開放了。

“她都能來,我們就不能來?”宴歡歡就跟吃了炮仗似的,逮著蘇顏懟。

宴南城皺了眉,剛要嗬斥。

莊若藍輕輕柔柔的聲音傳來:“南城哥哥,是宴爺爺讓我們來的。”她說完又看向蘇顏,眸子裏帶著羨慕:“嫂子的身材真好,怪不得南城哥哥視若珍寶呢。”

她因為早產,從小體弱多病。

走幾步都累的慌,更別提其他了。所以,是怎樣都不會有蘇顏這樣前凸後翹的好身材的。

蘇顏看著雖然瘦,可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

而莊若藍,卻是單幹癟的瘦。

“就跟個妖精一樣,有什麽好。”宴歡歡低聲嘟囔,挽住莊若藍的手臂:“大哥,我們都在呢,你還是注意一點吧。”

要是她們不及時出現,真不知道蘇顏那個妖精會勾著大哥做出什麽事呢!

不要臉!

宴南城的臉色越來越黑,“你說我?”

他的眸子裏透著危險,什麽時候他這麽好說話了嗎?

宴歡歡還真被嚇到了,往後退了退:“我的意思是……”她現在才覺得後悔,因為太憤怒,甚至都忘了……那是宴南城。

莊若藍隻能開口:“南城哥哥,既然你和嫂子在這裏,那我和歡歡就去隔壁吧。”雖然說是露天溫泉,但彼此卻也隔著的。

並不是如同大澡堂子一樣的存在。

宴南城點頭。

他這纔看向蘇顏,低聲道:“我不知道她們也會來。”而且,還是這樣的出場方式。

蘇顏轉頭下到溫泉裏,眼角的餘光看到有人走過來,她急忙趴在岸邊。來人開口:“宴總,裴少爺來了。”

“恩。”宴南城點頭:“讓他隨便挑一個,別來我這裏就行了。”笑話,顏顏穿的那麽好看那麽性感,是絕不能讓任何別的男人看見的!

蘇顏的嘴角抽了抽,可懸著的心卻放下了。

“好舒服呀。”她眯起眼睛,慵懶的趴在岸邊,長發披散著更襯得肌膚白皙。

隨便一看,似乎都是一張大片。

宴南城不知從什麽地方變出一個相機:“來,我給你拍照。”

“若藍姐,在我心裏,隻有你纔是我嫂子。”宴歡歡很是為莊若藍打抱不平:“那個蘇顏,一看就是一個妖精!”

“你也看到她那個樣子了,大哥肯定就是被她迷惑了。”

莊若藍的眸子裏閃過一抹冷色,可臉上的表情還是溫柔:“可蘇小姐的身材,就是比我的好啊。”

“怎麽可能!”

宴歡歡急忙開口:“像蘇顏那樣的女人,大哥肯定隻是玩玩。”

玩玩兒?

以前莊若藍也這樣覺得。

可現在……不像。

南城哥哥對蘇顏那緊張的模樣,不像是玩玩。

而且,宴南城一向都是出了名的潔身自好,以前從來沒找過別的女人玩玩兒,怎麽偏偏就找了蘇顏?

“可是,我覺得,南城哥哥像是真心喜歡蘇小姐的。”她說著,語氣越發的低落,聽的宴歡歡心疼不已。

“若藍姐!”

莊若藍垂著頭:“其實,隻要南城哥哥幸福就好了。”

“可是,蘇小姐出現在南城哥哥身邊的時候,正是蘇家出事之後。我擔心……蘇小姐對南城哥哥……”她憂心忡忡的說著:“希望,是我想多了。”

“你說的沒錯若藍姐!”宴歡歡的眼睛卻是亮了:“就是這樣!蘇顏肯定是利用大哥,她居心叵測,我一定會讓大哥看清楚她的真麵目!”

莊若藍的眼裏閃過一抹得逞,可臉上的擔憂更重:“真的嗎?”

“肯定是!”宴歡歡一臉篤定:“這件事就交給我。”

說完,她眼睛轉了轉,拉著身邊人道:“若藍姐姐,醫生不是說了嗎?泡溫泉對你的身體有好處,咱們也去吧。”

被宴歡歡和莊若藍打斷,不知道宴南城是不是心有餘悸,這一下午倒是沒再特別出格了。

至於一些小動作,她都快習慣了。

習慣真可怕。

“餓了嗎?”

看蘇顏玩兒的差不多了,宴南城纔出聲詢問。

“恩。”

蘇顏點頭,還真有些餓了。

“快去換衣服。”他開口,頓了頓才道:“這次真的是我準備的衣服。”恩,不是時聿那個不靠譜的。

看著更衣室的裏衣服好歹是正常的,她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換上連衣裙,這才走了出來:“我們去吃什麽?”

“大家都會過來一起吃飯。”

蘇顏沒想那麽多,等他們到的時候,莊若藍宴歡歡以及時聿安錦瑜都已經到了。

“裴易呢?”

蘇顏詢問,四處看了看。

“一會兒就到,不用等他。”宴南城拉著她坐下,在他身邊還有心思關心別的男人?

“小顏顏!”

蘇顏聽到這聲音,忙轉過頭,看見來人眸子亮了:“俏俏!”她怎麽都沒想到,餘俏俏會出現在這裏。

而且,還是站在裴易的身邊。

關於裴易的花邊新聞……她也是瞭解一二的……

現在看來,餘俏俏說的那個極品男人,隻怕就是裴易了。蘇顏眼角抽了抽,倒還真覺得兩人有些般配。

“你們……認識?”

裴易隻覺得頭大。

“當然!”餘俏俏和蘇顏異口同聲。

完了!

裴易腦子裏就隻有這兩個字。

宴南城看了一眼裴易,轉過頭:“看看想吃點什麽。”

“點一份鱈魚吧,南城哥哥喜歡。”莊若藍率先開口,眉眼彎彎的看著宴南城。

蘇顏還沒說話,餘俏俏已經開口了:“小顏顏,你也點一份!”這女人,什麽人啊。

南城哥哥,還叫的這麽親?

就算蘇顏能忍,她這個暴脾氣也不能忍!

“啊?”

蘇顏沒反應過來。

餘俏俏恨鐵不成鋼:“這位小姐都幫你先生點菜了,你不點一份?”她說著,睨了一眼莊若藍。

眸子裏帶著幾分不屑。

莊若藍心裏暗恨,可麵上卻是帶著笑意:“這位小姐別誤會,隻是我和南城哥哥從小一起長大,所以才比較瞭解。”

唔……

蘇顏自己可以不在意,但不能不在意餘俏俏。

“芹菜炒牛肉!”

她當即開口。

餘俏俏和宴南城同時看向她,這菜,是她喜歡的吧……

“噗……”宴歡歡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莊若藍更輕聲解釋:“南城哥哥不吃芹菜。”

“蘇小姐,看來你根本就不用心啊,一點兒都不瞭解我大哥。”宴歡歡嗤笑。

蘇顏咬著下唇,卻聽宴南城不疾不徐的開口:“所以我吃牛肉,顏顏吃芹菜。”

莊若藍的臉色變了變,有些勉強的扯開一抹笑容:“看來,嫂子對南城哥哥的影響很大。以前南城哥哥總說,芹菜的味道重,不喜歡的。”

餘俏俏就見不得她這模樣,看著就是妥妥的白蓮花:“人嘛,總是會變的。”

宴南城點頭。

莊若藍勉強的笑了笑,沒再多說。

宴歡歡卻是將兩個人都恨上了。

要不是因為蘇顏和這個什麽俏俏,大哥怎麽會這麽不給若藍姐姐麵子?

裴易的眸子轉了轉,笑著接過選單:“那我可就點菜了。”

沒一會兒,飯菜上齊。

宴南城第一時間給蘇顏夾了一塊牛肉:“嚐嚐。”

莊若藍伸出去的筷子僵在半空,頓了頓,將菜夾到了她碗裏……顏身上看了看,莫非……這是蘇顏的?簡直……了不得啊。有生之年係列沒錯。宴南城握著奶茶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事情都做完了?”他的聲音有些高,裴易急忙收回視線:“什麽事?”“你說呢?”看著兩人的神色,蘇顏卻是一頭霧水。不過裴易也沒敢說是宴南城不讓他有動作的,隻能無奈的將桌麵上的檔案遞給他:“宴總,請過目。”宴南城一點沒覺得不好意思,對著蘇顏招了招手。蘇顏忙走了過來,她可不笨。宴南城帶她來這裏,她就大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