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已經結婚了

了,竟然把這茬兒忘了。濱海市這麽大,要是一點點的找那得找到什麽時候啊。片刻,餘俏俏開口:“你給宴南城打電話,讓他去公墓看看,我們去醫院。”除了公寓,也就隻有這兩個地方了。裴易調轉車頭朝著醫院去,順手將電話遞給餘俏俏:“你打。”餘俏俏不太適應,畢竟手機算是很隱私的物品了。況且現在她刻意想和裴易保持距離,所以推辭了:“你自己打吧。”裴易有些無奈:“我在開車。”餘俏俏隻得答應下來。結束通話電話,車上的兩人再...見此,餘俏俏就跟打了一場勝仗似的,如同凱旋的將軍。

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蘇顏,卻是對著宴南城道:“宴南城,你可要照顧好我們家顏顏哦。”

她也沒指望宴南城能回答,可宴南城卻是點頭:“我會的。”

餘俏俏對著蘇顏眨了眨眼睛,在心裏比了一個大寫的耶,完勝!

想著,還看了一眼莊若藍和宴歡歡,更將兩人氣的不行。

宴歡歡就要發作,被莊若藍阻止了。再一想今天宴南城發脾氣的樣子,最後還是忍住了。

一頓飯蘇顏和餘俏俏都吃的很開心,可宴歡歡和莊若藍卻是恨不得沒來。

吃過飯。

莊若藍主動開口:“南城哥哥,我想,跟你說點事。”

宴南城皺了下眉,點頭:“好。”

看著兩人的背影,餘俏俏攬著蘇顏的肩膀:“小顏顏,這個女人……不簡單呐!”

她看人一向都很準。

“是嗎?”蘇顏的話帶著幾分疑惑,雖然她不是很喜歡莊若藍。可至於莊小姐怎樣不簡單,她倒也沒看出來。

“你可得把你們家宴南城看緊了。”餘俏俏幫著出主意。

“不要臉!”宴歡歡大步的走過來,敵視的看著兩人:“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蘇顏的朋友又能是什麽好東西?

勾引裴易?

想著,她嘲諷的看著餘俏俏:“別以為勾搭上了裴易就能飛上枝頭,在裴易眼裏你不過就是一個玩物!幾天就玩膩兒了!”

“宴歡歡!”

蘇顏的臉頓時就黑了,說她可以,但說她姐妹?沒門!

餘俏俏唇角一勾,將蘇顏往後攔了攔,吵架這事兒,她還真沒怕過誰!

“玩兒物?在老孃眼裏,男人不都是玩兒物?”餘俏俏漫不經心的開口,可說出來的話殺傷力卻是巨大的:“再說了,就你這樣的人,連想做裴易的玩物,他都不要你吧。”

“你……”宴歡歡揚起手,餘俏俏絲毫不懼。

裴易剛從洗手間出來,就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歡歡!”

不管怎樣,餘俏俏現在始終是他的女人,宴歡歡這話說的未免太過分了。他和宴南城關係好可不代表能容忍宴歡歡也這樣肆無忌憚。

宴歡歡瞬間換上委屈的表情:“裴易,你別忘了,我們可是有婚約的!你就任由這個女人欺負我?”

有婚約?

聽到這三個字,餘俏俏看向裴易。

裴易心頭一緊,忙要扯開一抹笑容,可笑容還沒綻放開,餘俏俏已經不屑的轉過頭:“惡心!”

她雖是換男人如衣服,可每次都會將上一段感情處理好。

她可以問心無愧的說,對每個人都是認真的。

卻沒想到,裴易早已訂婚了。

裴易臉上的表情僵住,心裏莫名有些難受。可還是皺眉對著宴歡歡道:“都說了,那隻是小時候的玩笑話,不能當真!”

“我就是當真了。”宴歡歡不依不饒。

她喜歡裴易好多年了。

當初裴易遊戲人間,她也阻止過,可不是沒用嘛。

後來也就釋然了,反正裴易都隻是玩一玩,最後還是要和她結婚的。

餘俏俏心裏本來對裴易有些鄙視,可聽到他的解釋,這才明白。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是倒貼啊。”

“倒貼都還沒人要!”

裴易頓覺頭大:“俏俏。”

蘇顏挽著餘俏俏的手臂,跟著開口:“裴易,你可別想欺負俏俏,是宴歡歡先罵我們俏俏的!”

說完,又道:“你要是真的有未婚妻,那就別來招惹我們俏俏。我家俏俏從來不跟有主的男人牽扯!”

這是餘俏俏的底線。

“真不是。”裴易忙解釋:“都是小時候的玩笑話。”

“裴易!”

宴歡歡的眼淚已經在眼眶裏打轉了:“你說過的,你要娶我!”

餘俏俏冷笑一聲,看了一眼兩人。抬眸對著裴易道:“既然裴先生已經佳人有約,那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她餘俏俏一向愛恨分明,做事利落幹脆從不拖泥帶水。

“俏俏。”裴易皺眉。

他這幾天是真的對餘俏俏有些上心了,否則也不會鬼使神差的帶到宴南城等人的麵前來。

卻沒想到今天還有這麽一出戲。

餘俏俏根本沒回答他,隻對著蘇顏道:“小顏顏,我們走。”那聲音,依舊是妖嬈的緊。

走到宴歡歡身邊的時候她頓了頓,眸子一轉,低聲道:“恩,裴先生的活兒,不錯。”

說完,邁著大步走了出去。

宴歡歡的臉色由黑變紅,由紅變紫,憤怒的跺了跺腳!

看著裴易並不好的臉色,她有些弱弱的開口:“裴易……”

可裴易隻是看了她一眼,大步的走了出去。

真是糟心。

小的時候宴歡歡還挺可愛的,可越長大,這個性子真是越……讓人頭疼了。

宴歡歡跺了跺腳,臉上寫滿恨意。

該死的。

以前裴易就算喜歡在外麵玩兒女人,可就算她做些什麽也不會這樣。她當然看的出來,裴易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

這讓她有了很大的危機感。

“裴易,你是我的。”她低聲喃喃,眼裏全是堅定。

剛走出去,蘇顏就豎了個大拇指:“俏俏你可真霸氣!”且不說她本就覺得宴歡歡說話太過分,就算不過分,那她也是要站在好姐妹這邊!

“那是當然。”餘俏俏麵上有些得意:“就那樣的,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老孃打一雙!”

噗……

蘇顏忍不住笑了起來。

複又有些擔心的詢問:“那裴易?”

她還記得前幾天俏俏提到裴易的時候開心的模樣呢。

餘俏俏滿不在意:“不過就是一個男人而已。”

裴易的身影在不遠處頓了頓,看了一眼餘俏俏,最後還是沒再上前,而是轉身離開了。

“南城哥哥。”莊若藍領著宴南城走了好一段路才輕輕的開口。

宴南城和莊若藍以及裴易等人從小一起長大,可莊若藍畢竟從小身體不好,所以大家對她都比較照顧。

對她,宴南城比普通人多了幾分耐心:“有什麽事你就說吧。”

“我想,去宴氏上班。”

莊若藍眉目灼灼的看著宴南城,眼裏全是期待。

“你身體不好。”

宴南城皺眉,莊若藍的身體一直都是精心調養著,不太適合上班。

“我知道。”莊若藍垂下眸子,語氣黯淡了幾分:“可是,我這二十多年都是這麽過的,我想做些改變。接觸一些新鮮事物,你說可以嗎?”

“那當然是好的。”

宴南城點頭。

“所以啊,我想,南城哥哥可不可以幫我在宴氏找一個工作。”頓了頓,莊若藍道:“我自己去也可以的。”

雖然她身體弱,可學曆和各項技能卻是一點都沒落下。

當初,是她一心為了能成為更好的人,能成為……配的上宴南城的人。

“怎麽不去莊氏?”莊氏也是海濱市數一數二的大企業,而且也是莊若藍家裏的公司。

莊若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身體不太好,爸爸和哥哥肯定會給我找一份特別輕鬆的工作。可我已經這麽大了,不想依靠家裏,更不想鬧的全公司都知道我是莊家大小姐。”

“我不想被特殊對待,所以思來想去,還是南城哥哥你最合適了。”

宴南城皺了皺眉。

莊若藍忙又道:“南城哥哥,你就答應我吧。”

莊若藍的聲音軟又甜,要是換成別人隻怕在就心神蕩漾了。

“你想做什麽工作?”

宴南城是把莊若藍當做妹妹的,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去上個班也沒不是什麽大事,他也並不好拒絕。

“太好了!”莊若藍興奮的抓住宴南城的手。

可下一秒,宴南城就抽了出來:“下週一去公司報道吧。”

莊若藍眼裏閃過失落,臉上卻仍舊寫滿笑容,用力的點了頭:“恩,好!”

宴南城點了點頭:“那我就先回去了。”

看著宴南城的背影,莊若藍的眸子裏閃過一抹篤定,無論如何,南城哥哥一定是她的。

宴南城當然是去找蘇顏。

不過遠遠的看到蘇顏和餘俏俏正在說話,他走到一半的步子硬生生的頓住。

蘇顏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他看著覺得有些晃眼。

好姐妹嗎?

“南城!”

裴易有些發苦的聲音傳來,他轉過眸子:“你這是?”

“你可管管宴歡歡吧,別到處說是我未婚妻了。”他都快受不了了,以前那些女人也就罷了,他並不很喜歡。

可這個餘俏俏,他正感興趣呢!

這都剛開始,宴歡歡就又來鬧了。

宴南城撇嘴:“我可管不了。”這小子小的時候還覺得宴歡歡可愛呢……

裴易真是後悔至極。

“吹了?”宴南城瞟了一眼餘俏俏,這,完全看不出來啊。

“可不是。”裴易很是鬱悶:“而且,還是被甩!”被甩就算了,這還是在他對餘俏俏還有很濃厚的興趣的時候被甩!

“嗬……”宴南城忍不住笑了起來:“挺有意思的。”

裴易如臨大敵:“你可別亂來,這個餘俏俏,我還沒放手。”

宴南城翻了個白眼:“放心,我已經結婚了。”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