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是最愛你的

戶的真正需求。”“刪減不必要的流程,盡可能擴大利潤。”“提高效率,讓所有的資料在三天之內呈現在後台係統中。”宴南城飛快地佈置下任務,突然眼神被不遠處吸引。臨近街邊的日式料理的店麵看起來不大,有一些年份了,但是生意似乎還不錯。靠窗的位置上,坐著一對年輕的男女。男人看起來似乎有一些眼熟,但是短暫之間,宴南城有些想不清楚那是誰了。對於無關緊要的人,他向來是不想花心思去記得的。隻是那個女人卻牽動了宴南城的...不行!

蘇顏當時就乖了。

隻能將頭埋在宴南城的胸前。

都這麽晚了,他們應該都睡了吧……

可真是怕什麽來什麽。

她剛這樣想著,就聽得一道聲音響起:“南城哥哥,你和嫂子去哪裏了?我們找了你們很久呢。”

莊若藍說著,指甲卻是掐進了肉裏。

她不傻,看著兩個人的樣子就知道發生了些什麽。

可她什麽都說不了,什麽都做不了。

甚至,還要裝作若無其事。

宴南城點了點頭,卻沒回答。而是抱著懷裏人朝著他們的房間走去,莊若藍的身體輕輕的顫了顫,宴歡歡急忙詢問:“若藍姐姐,你怎麽了?”

“我,頭暈。”

莊若藍撫了撫太陽穴,臉色愈發蒼白。

說完這句話,人也跟著軟軟的倒了下去。

“若藍姐!”

宴歡歡拔高了聲音,一下子沒防備,連帶著跟莊若藍一起摔在了地上。

她眸子一轉,對著宴南城大聲呼救:“大哥,若藍姐姐暈倒了。”

宴南城的身影頓了頓,略皺了下眉頭:“時聿,你先送莊小姐去醫院。”現在他懷裏還抱著蘇顏,總不能將人就放在這裏吧。

莊若藍聽到這話,翻了下眼徹底暈了過去。

“大哥!”

宴歡歡卻很不開心:“若藍姐姐病發了,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宴南城沒回答,抱著蘇顏回了房間。

蘇顏這才自在了,緊緊的捏著衣服:“那個,你先去吧。”

“你想讓我去?”宴南城反問,眉頭皺了下。

蘇顏不知要怎麽回答,“可是,莊小姐病了呀。”

宴南城無奈。

那與他有什麽關係?

至多不過就是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

“她身體不好,一年總要複發一兩次的。”宴南城輕聲解釋,所以他們早就習慣了。而且,莊若藍會接受最好的治療,就算擔心也沒用。

“哦。”蘇顏點了點頭。

宴南城揉了揉她的頭:“快去洗澡吧。”

許久。

蘇顏才從浴室裏出來,可見到的卻不是宴南城,而是餘俏俏。

宴南城,去看莊若藍了吧。

就算知道莊若藍是身體不舒服,可她心裏還是覺得有些難受。

但是麵對坐在屋內的人,還是勉強勾起笑容:“俏俏,你還沒睡呀。”現在都一點多了吧。

“來陪陪你啊。”

餘俏俏對著她勾了勾手指:“別多想,剛剛是宴家老爺子打電話過來把宴南城叫回去了。”

“啊?”蘇顏詫異,和心裏卻多了些許釋然:“哦。”

“而且啊,你們家宴南城臨走之前還叮囑了我來陪陪你,跟你說一聲。”餘俏俏笑著開口:“哎,這樣貼心的男人,可是不好找。”

這話倒也正常。

蘇顏心裏嬌羞也帶著幾分歡喜。

卻聽餘俏俏接著開口:“說,昨晚你們去什麽地方了?那麽激烈!”

蘇顏的臉爆紅。

她剛剛出來的時候隻裹了浴巾,所以根本遮不住脖子上和胸前的痕跡。蘇顏往上扯了扯浴巾:“你,你先出去,我換衣服!”

餘俏俏撇嘴:“得了吧,你身上哪裏我沒看過?小顏顏~你該不會是見異思遷喜新厭舊了吧。”

說著,還用十分哀怨的眼神看著蘇顏。

蘇顏隻覺得頭皮發麻。

“怎麽可能!”連忙信誓旦旦表明立場:“我這輩子都最愛你。”

餘俏俏這才點頭:“那你換衣服吧。”她倒是要好好看看,這兩人有多‘激烈’。

醫院

莊若藍昏迷了了一個多小時,才悠悠醒來。

“莊小姐,您的情緒不能太激動,否則對身體不好。”這件事他們早就叮囑過的,可今天還是因為情緒激動而暈了過去。

不過還好,沒什麽大事。

宴歡歡頓時鬆了一口氣:“若藍姐姐,你嚇死我了!”

莊若藍抬眼看了看,卻隻看到宴歡歡:“南,南城哥哥呢?”她眸子裏有希冀,她都進醫院了,南城哥哥不可能不來的。

宴歡歡咬著嘴唇不知道要怎麽說纔好。

可看她的模樣,莊若藍還有什麽不明白?眼睛頓時黯了下去……

宴歡歡忙道:“我想,大哥肯定是想來的,隻是被蘇顏那個小妖精纏住了。我現在就給大哥打個電話。”

莊若藍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阻止。

就當她,心裏還有那麽一點希冀……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冰冷的女聲同時傳入兩人的耳朵裏,莊若藍的胸口起伏著,臉色更白了幾分。

南城哥哥……

你連看都不來看我了嗎?

宴歡歡忙仍了手機:“若藍姐姐,你別激動,醫生說了你不能激動的。”

莊若藍努力平複下心情:“歡歡,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靜靜。”

宴歡歡出了病房。

看見時聿和自告奮勇前來的安錦瑜正坐在椅子上說著什麽,氣就不打一處來。若藍姐姐現在還在裏麵難受呢,他們竟然還有心思談情說愛。

想著,大步的走過去:“時聿,現在就打電話給大哥。”她就不信了,宴南城不接她的電話,連時聿的電話也不接。

時聿雖然是宴南城的助理,可平時就算是宴海川對他說話也是客客氣氣的。這會兒難免皺了下眉:“宴小姐找宴總有什麽事嗎?”

“讓你打你就打哪裏來這麽多廢話?!現在若藍姐姐還躺在醫院裏,他連看都不來看,還不接我的電話,也太過分了吧!”

時聿有些無奈。

夫人和莊小姐比起來,那肯定是夫人更重要。

“宴小姐……”

時聿還準備說什麽,宴歡歡已經一巴掌打在時聿的臉上:“讓你打你就打,哪來那麽多廢話?你不過就是大哥身邊的一條狗!”

“時聿!”安錦瑜急忙上前,反手一巴掌落在宴歡歡的臉上。

“你敢打我!”

宴歡歡不知道安錦瑜,可不管是誰,竟然敢打她?!

“打你怎麽了?”安錦瑜反問,揚了揚手:“打的就是你。”

“你……”宴歡歡的胸口起伏著,揚手就想打回去。不過這一次卻被時聿抓住了:“宴小姐。”他雖然沒多說,可三個字已經能說明很多事。

“好好好。”宴歡歡真是氣極了:“我記住你們了,你們等著!我明天就讓大哥開除你們!”

她可是宴氏的大小姐!

“你想開除誰?”

她話音剛落,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

三人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宴南城。

“大哥。”宴歡歡麵露委屈,左手撫上左臉:“這個女人竟然敢打我!”

安錦瑜不怕時聿,可還是有些怕宴南城的。

“是她先打了時聿,我才還手的。”

她可以失去這份工作,但不能害時聿失去這份工作。

宴南城將視線落在宴歡歡的身上,眼裏的神色有些冷:“所以呢?”

時聿沒說話,就已經證明瞭,安錦瑜說的是真的。

“大哥。”宴歡歡心裏有些忐忑:“怎麽說我都是你的妹妹,你不會讓他們就這麽欺負我吧?”

她故作可憐的看著宴南城:“所以大哥,你把他們兩個開除了!”

“開除?”宴南城的眼睛眯了眯:“宴氏現在,還不是你做主吧。”

宴歡歡臉色一白:“大哥……”

宴南城接著開口:“道歉。”

“你說什麽?”宴歡歡不敢相信,大哥竟然要她,跟時聿道歉?

時聿倒是習以為常,似乎早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安錦瑜更會來事,輕笑一聲:“宴小姐,剛剛因為你打了時聿,我惱怒之下打了你。現在我向你道歉,對不起。”

宴歡歡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要她道歉。

想著宴南城也在這裏,她故作大方:“哼,沒關係。”

話音落下,卻見安錦瑜和宴南城都灼灼的看著她,她心裏生出不好的預感,往後退了退:“你們,這樣看我幹嘛?”

“道歉。”宴南城皺了眉,重複了一遍,他向來不喜歡說重複的話:“別讓我說第三遍。”

“我可是你妹妹!”宴歡歡很不甘心,宴南城的眉頭更皺了皺,眼裏的寒光更重。

宴歡歡這纔不情不願的開口:“對不起!”

聲音很高,是閉著眼睛喊出來的。

時聿淡定的點頭:“沒關係。”

宴歡歡轉身就走,這裏她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安錦瑜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更重新整理了對宴南城的認知:“宴總剛剛的樣子,可真帥。”

宴南城睨了她一眼,轉身朝著莊若藍的病房走去。

安錦瑜這才徹底的放下了心。

身邊傳來時聿的聲音:“安經理,謝謝。”

“嗨。”安錦瑜擺了擺手:“謝什麽?不過是舉手之勞。”

時聿笑了笑,沒再說話。可看著安錦瑜的眼裏多了幾分溫情,能這樣舉手之勞的,他目前也就隻遇到了安錦瑜一人。

安錦瑜轉過頭,時聿有些慌亂的移開落在她身上的眼神。

“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時聿開口。

安錦瑜一愣,抬起手就要去摸時聿的額頭。

時聿無奈的避開:“你幹什麽?”

“我看你是不是發燒了啊。”安錦瑜回答的理所當然,竟然會主動送她回家,可不就是……發燒了嗎?應過來,蘇顏……懷孕了?看南城哥哥那歡喜的樣子,肯定是他的孩子。可是……怎麽可以?!南城哥哥,隻能是她的。沒多久,蘇顏懷孕的事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宴氏。宴海川和宴政等人也是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宴海川當即從床上下來,直接打了一個電話給許釗陽。他沒別的兒子,許釗陽就是他唯一的兒子。“蘇顏懷孕了。”這是他的第一句話。許釗陽放下手裏的檔案,攥著的手緊了緊,聲音盡力裝作不甚在意的樣子:“是嗎?”聽著那不緊不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