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多‘睡’一會兒

要負責?毫無疑問,全都是蘇顏的鍋。憶起這段經曆,蘇顏忍不住捂臉,偷偷瞧了眼麵前這人,男人五官深邃冷硬,又久居上位,盯著人時自有股攝人的氣勢,讓人無端端的生出幾分懼意來。她心裏有點害怕,舔了舔幹澀的唇,放軟了聲音,“宴……宴先生……我還沒考慮好。”“要不然,咱們換個條件?而且,那事情之後,更吃虧的好像是我吧?”她手指下意識的絞在一起,小聲試探道:“結婚領證什麽的,太突然了。”更何況,她身上還有筆爛賬...時聿的臉色黑了黑,安錦瑜下一秒卻已經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走啊!”

“啊?”

“你說送我的。”

……

“南城哥哥。”

莊若藍虛弱的睜開眸子,看著來人。

宴南城向前走了兩步:“怎麽樣了?”

“沒事。”她嘴角扯了扯:“南城哥哥能來,我就很開心了。”她還以為,宴南城不會來……

現在看來,蘇顏也沒那麽重要嘛。

宴南城點頭:“我已經打電話給莊叔叔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說完,他站起來就要朝著外麵走去。

他本是準備明天再來的,可剛剛從宴家出來剛好經過這裏,所以才順路來看看。可剛站起來,手就被拉住了。

他詫異的回眸,卻見一雙瘦可見骨的手拉著他的手。

一雙楚楚可憐的眸子望著他:“南城哥哥,別走好不好?”說著,還咳嗽了兩聲,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愈發的沒精神。

宴南城皺了眉:“怎麽?”

“我一個人,怕。”莊若藍的聲音低低的,眼神更是楚楚可憐。

要是換一個人,肯定不會忍心拒絕。

可宴南城是什麽人?

一心隻記掛著還在度假山莊的蘇顏呢。

“莊叔叔說了,一會兒就到。”他拉開莊若藍的手:“所以不用擔心。”

莊若藍的眼裏閃過失落,宴南城已經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度假山莊。

宴南城急匆匆的趕到,已經是淩晨三點了。

房間裏卻還亮著燈,他輕手輕腳的走進去,生怕動作大點會吵醒了小丫頭。可剛進屋,床上的人兒卻是動了動,嚶嚀一聲睜開眸子。

惺忪的睡眼四處看了看,在看到宴南城真的回來時,眸子眨了眨,人都清醒了許多:“唔,你回來了。”

她揉了揉眼睛,剛剛睡醒的模樣顯得十分可愛。

“恩。”他大步的走到床邊坐下:“吵醒你了?”

蘇顏搖了搖頭:“沒,是我睡的不太安穩。”不知為什麽,今晚都已經醒了許多次了。

就像是……缺少點什麽似的。

宴南城眉頭微挑:“沒有我不習慣?”

“想的真多。”蘇顏忍不住笑了。

宴南城低頭落下一吻,“接著睡吧,我去洗澡。”

蘇顏這才閉上眼睛,下半夜這一覺卻是真的睡的安穩,第二天一早醒過來的時候身邊的宴南城還在熟睡。

嘴角勾了勾,伸出手在身邊男人的臉上點了點:“睡著的時候多可愛啊。”平時總愛欺負她,真可惡。

下一秒。

男人的眸子陡然睜開。

蘇顏嚇了一跳,忙就要收回手。

手卻被宴南城緊緊抓住:“敢做不敢當?”

“哪有!”蘇顏反問,可那躲閃的眼神已經很明顯的說明瞭問題。

宴南城輕輕一扯就將她壓在身上,蘇顏驚呼一聲。

男人微微俯頭,封住她的唇。

許久,才放開她,蘇顏的唇有些腫了。眼神有些幽怨的看著他:“時間不早了!”要是再,再‘耽誤’下去,那就更來不及了。

“所以呢?”宴南城伸出手把玩著她的頭發,人也壓在她身上,雖然沒下一步動作,卻也絕對沒有要鬆開蘇顏的意思。

“所以,我們該出去了啊。”蘇顏也不知道為什麽明明是很合理的要求她還說的這樣戰戰兢兢。

尤其是被宴南城這樣的眼神看著,蘇顏更覺得心裏很慌張。

“好。”

許久,蘇顏才聽到宴南城開口。

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急忙翻身站了起來朝著外麵走去:“那個,好餓啊,我就先出去了。”

什麽叫與狼共舞,她現在算是明白了個透徹。

時聿和安錦瑜昨晚也沒來了,所以就隻有裴易和餘俏俏在外麵等著。兩人一丘之貉,這會兒都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走來的蘇顏和宴南城。

宴南城麵不改色,蘇顏確是難免臉紅了:“那個,早啊。”

心虛。

餘俏俏一眼看穿,不過卻沒揭穿,隻道:“小顏顏~你什麽時候學會賴床了?”她還挑了挑眉,蘇顏就知道,是被誤會了。

可她還是隻能硬著頭皮開口:“天氣這麽好,又不上班,當然要多睡一會兒啊。”

“哦~”蘇顏拉長了尾音,帶著幾分上揚。

蘇顏對著她使了一個眼神:“你們吃飯了嗎?我們現在去吃飯吧。”

餘俏俏這才收斂了。

裴易一路上都是微笑的看著餘俏俏,這會兒想要走過去,可還沒走到呢,那人已經走遠了。

餘俏俏穿著一身魚尾長裙,鮮豔的紅色襯得肌膚白皙如雪,而那裙擺更是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裴易看著,隻覺得心跳的更快了些。

昨天之前,他還能順理成章的攬著這個女人。

可現在……

他雖然有些失落,卻也沒太在意,就算他感興趣,但也隻是一個女人。

“今天我們去哪?”

吃過飯,蘇顏詢問。

宴南城說了,今天仍舊還要在度假山莊玩兒,今晚回去,明天就該上班了。

“山莊後麵有一個湖,可以去釣魚劃船。”宴南城說的有些別扭,解釋完之後看向蘇顏:“你想去嗎?”

這樣的事,跟他的距離還是有些遠的。

“想!”蘇顏點頭。

宴南城心裏鬆了一口氣,隻要蘇顏想去,那他的安排就是值得的。

醫院

莊沐一早就已經離開這裏去上班了,現在隻有餘薔還在這裏。

“媽,怎麽不去休息一會兒?”

莊若藍睡醒,看著坐在床邊的人,眼裏閃過一抹暖意。

“想陪陪你。”

餘薔微微笑著,她除了莊若藍還有一個兒子,可因為女兒從小體弱,所以要格外疼愛些。

“媽,別擔心,我沒什麽事。”她輕聲開口:“對了,早上,南城哥哥有打電話過來嗎?”

莊若藍眼裏全是期待,昨天那麽晚南城哥哥都能來看她,說明在他心裏,她是有一定位置的。

餘薔皺了眉:“聽說,宴南城已經結婚了。”

其實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多,不過前段時間鬧得滿城風雨,再加上莊家和宴家關係不一般,所以餘薔才會知道這事。

莊若藍眼裏閃過不忿,“媽,南城哥哥對蘇顏隻是玩玩而已。”

她相信!

蘇家現在一無所有,是配不上南城哥哥的。

餘薔當然知道這一點。

可是對莊若藍,她又何嚐不擔心?

莊若藍的身體從小就不好,宴家的人怎麽可能會答應宴南城娶她做當家主母?這也是,她一直沒對宴南城動心思的原因。

想到這裏,她的眸子轉了轉,低聲道:“若藍,媽跟你說件事兒。”

“媽您說。”

莊若藍笑著開口,隻要想到昨晚宴南城來看她了,她就覺得病都好了一大半。

“前兩天,你佳姨跟我說了件事兒。”

莊若藍笑著的眼裏多了鄙夷,她當然媽說的佳姨是誰。在她看來,那就是一個上不了台麵的小三,可偏偏她媽非覺得許佳佳是個好的。

“媽,都說了讓您保持點距離。”和那樣的人交往的深了,會被這個圈子裏其他的人看不起的。

餘薔知道女兒不喜歡許佳佳,也沒多說。

隻是道:“你也知道,你佳姨有個兒子吧。”

“不就是那個私生子嘛。”莊若藍有些不屑。

“別說的那麽難聽。”餘薔嗔怪的看了一眼女兒:“人家出生雖然不光彩,但很有能力,現在已經自己開了一家公司。”

莊若藍聽的心不在焉,對這些根本就不關心。

“而且那小夥子長的也不錯,性格也好,你看你們要不要……”見一見?

“媽!”

莊若藍算是聽明白了餘薔的話,臉色很是難看的打斷她的話:“我不想見,也不會見的!”

她就隻喜歡南城哥哥一個人。

這輩子,也隻會嫁給南城哥哥。

“若藍。”

餘薔有些擔憂的看著女兒:“媽媽也是為了你好。”

“媽!”莊若藍不想再聽下去:“我不想見,我也不想瞭解。”

“好好好。”餘薔連忙開口妥協,醫生說了不能刺激若藍,她現在也不敢再說下去了:“不見不見。”

莊若藍這才冷靜下來。

“媽,你知道我的心思。”她低聲道:“我隻喜歡南城哥哥一個人。”這輩子,都隻喜歡宴南城。

“若藍……”

餘薔有點擔心,可也不知道接下來的話要怎麽說。

她也不捨得打擊女兒。

“媽,我累了,想休息一會兒。”

“好,那我現在就出去,你休息一會兒。”餘薔連忙站起來,溫柔的拍了拍女兒的手背。

餘薔剛走出病房,就見一個人邁著大步走了過來。

“歡歡。”她扯開一抹笑容看著來人。

宴歡歡也勾起笑容:“嬸子,你來看若藍姐啊。”

“恩。”餘薔點頭:“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麻煩歡歡你陪著若藍了。”

“不麻煩不麻煩。”宴歡歡連忙擺手:“嬸嬸你去忙吧,我陪著若藍姐姐就行了。”

剛進病房,宴歡歡就不忿的開口:“若藍姐,你不知道,我剛剛打電話問了,裴易和那個姓餘的現在還在度假山莊呢!”

還在?

“隻有他們兩個嗎?”莊若藍詢問。

“大哥和蘇顏也在。”

這話落下,莊若藍就一下子坐直了:“南城哥哥也在?”麽會呢!”蘇顏笑了笑:“我心情可好!”“我終於拿手提包砸了他的腦袋,我剛剛見到他就想這麽做了。”在前麵開車的時聿,聽到這句話,嘴角抽了抽。這位總裁夫人,真的有點意思。蘇顏的心情果然沒有受影響,拉著餘俏俏繼續逛街了。海濱市的商場那麽多,這家既然是鴻達集團投資的,那她們就換一家好了。幹脆去宴氏集團投資的商場好了,無論是檔次還是地段,都要更高很多。在兩個女人高興地逛街的時候,時聿給自家總裁匯報了一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