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落水

裏一向柔軟乖順到讓他乏味的蘇顏竟然敢對他動手。“我為什麽不敢打你?”蘇顏冷笑,揉了揉發疼的手腕,眸光淩厲的落在他臉上,“這一巴掌,是為我曾經眼瞎看上你討回的一點補償。”她話未說完,又上前一步,舉起手。許釗陽製住她手腕,麵色陰沉的厲害,“別太過分,蘇顏!”“罵我之前,先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麽樣子,你還不是迫不及待的找了個野男人?”他眼神鄙夷,上上下下打量了蘇顏一遍,旋即低頭,湊到她耳邊,惡意滿滿的道:“...宴歡歡也有些不忿:“是啊,那兩個人真是一個比一個會勾引人!”要不怎麽引得大哥和裴易都屁顛屁顛的跟在她們後麵呢。

大哥就不用說了,都和蘇顏結婚了!

至於裴易,也是為了餘俏俏,昨天居然那麽凶她。

“歡歡……”

莊若藍有些無助的看著宴歡歡:“那我現在該怎麽辦?你跟裴易也是青梅竹馬,難道,真的要輸給這個半路殺出來的餘俏俏嗎?”

“我不會讓她們如願的!”

宴歡歡惡狠狠的開口,想要搶走裴易?這輩子都不可能!

裴易,隻能是她的。

莊若藍眼裏閃過一抹得逞,可臉上仍舊寫滿擔憂:“可是,我們能怎麽做?我怕,南城哥哥會因此不喜歡我。”

“交給我好了。”

宴歡歡拍拍胸口:“若藍姐姐,你跟大哥青梅竹馬,誰都拆散不了的!”

莊若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的嗎?”

“那是當然!”宴歡歡十分篤定:“你別忘了,從小大家一起玩的時候,大哥就要畫著你,難道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莊若藍的臉紅了紅。

“那我們走吧!”宴歡歡當即開口。

“去哪?”莊若藍都沒反應過來,有些詫異的看著宴歡歡。

“當然是去度假山莊了!”要是放任裴易和餘俏俏那個小妖精在一起,還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麽事呢!

隻是想到這一點,宴歡歡心裏就很不舒服。

“現在?”莊若藍有些不敢相信。

“現在不去你就不怕蘇顏又勾搭著大哥做出什麽事來?”昨晚的事她們都還曆曆在目呢。

想到昨晚的事,莊若藍就覺得一陣心痛。

她昨天不就是因為見到宴南城和蘇顏那副模樣,才被氣的犯病了。

所以想到要去見宴南城和蘇顏親密的樣子,她就很抵觸,心裏十分不樂意:“可是……”

“走吧走吧。”宴歡歡拉了拉她的手臂:“有咱們盯著,他們總會收斂些吧。”

莊若藍和宴歡歡到度假山莊的時候蘇顏等人正準備去劃船釣魚,見著兩人也很詫異。宴南城看了看莊若藍:“這麽快就好了?”

“當然沒有。”宴歡歡開口:“可是醫生也說了,要帶若藍姐姐出來散散心。”

宴南城本就是出於禮貌關心一句,聽到這話也沒繼續說了。

莊若藍鬆了一口氣:“南城哥哥,謝謝你關心。”

頓了頓,意有所指的開口:“也謝謝你,昨天那麽晚還去醫院看我。”說這話的時候,眼角的餘光是落在蘇顏身上的。

果不其然,她看到蘇顏的眸子閃了閃,抿著唇臉色也沉下了幾分。

宴南城皺眉:“順路。”

說著一把攔住蘇顏的肩:“我們現在要去劃船,你們去嗎?”

“好啊好啊!”宴歡歡連忙答應,直接走到蘇顏的身邊:“嫂子,我可以跟你一個船嗎?”

這麽親近嗎?

蘇顏還有些不太適應。

不等蘇顏開口,莊若藍笑著開口:“南城哥哥,那我和你一起吧。”

宴南城剛要拒絕,蘇顏已經答應:“那好啊。”

宴南城皺眉。

可蘇顏已經率先朝著一個船走去了。

莊若藍拉住宴南城的衣角,看起來分外羸弱。本來就瘦弱,再穿著白色的小裙子,看著更覺得似乎風一吹這人就會倒了。

裴易看向餘俏俏,剛要說什麽她已經大步跟了上去:“我跟小顏顏一起。”

裴易眼角抽了抽:“一條船隻能坐兩個人。”

雖然是小船,但該有的東西卻是都有。

剛上船,宴歡歡就開始說話了:“嫂子,以前都是我不太好,我不懂事,你可不要怪我啊。”

“不會。”蘇顏扯了扯嘴角。

宴歡歡直接坐下:“不會就好呢。”

蘇顏沒再說話。

宴南城和莊若藍上了船。

莊若藍想和身邊的人說話 ,卻發現宴南城的視線一直落在蘇顏所在的小船上,眼裏閃過一抹恨意。這才輕聲呼喚:“南城哥哥……”

宴南城竟然沒反應。

她稍微提高了點聲音,“南城哥哥。”

宴南城這才轉過頭:“怎麽了?”

“和我一起,南城哥哥很不開心嗎?”莊若藍低聲詢問,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宴南城。

“還好。”

宴南城的兩個字真是要讓莊若藍吐血!

什麽叫還好?

“看來,若藍不該來的。”

莊若藍垂下頭,根本不需要表演,就已經很傷心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宴南城解釋。

莊若藍有些希冀的抬頭,卻見宴南城隻是說了那麽一句,現在已經將頭再一次看向蘇顏所在的小船。

蘇顏!

她真是恨極了這個人,恨極了這個名字。

“嫂子真漂亮。”

可現在,她不得不提起蘇顏。

宴南城唇角上揚,轉過頭:“恩,長的還行。”嘴上雖然這樣說,可心裏隻怕是樂開花兒了。

“嫂子性子也好。”莊若藍接著道:“我都想跟嫂子做朋友呢,就是身體不好,也不知道嫂子會不會……嫌棄我。”

“你別多想,顏顏不是那種人。”

莊若藍咧開嘴角:“真的嗎?”

或許是因為提到了蘇顏,所以宴南城和莊若藍倒是有些相談甚歡的模樣。

另一艘小船上。

宴歡歡看了看兩人,對著蘇顏道:“嫂子你看,也不知道大哥和若藍姐姐在說什麽辦呢,說的那麽開心。”

蘇顏看著,眼神黯淡了許多。

心裏突然就有些難受,鼻子也酸酸的:“跟我有什麽關係。”

說著,隻見莊若藍低下頭,唇角卻是勾著的,眉眼裏全是嬌羞。

蘇顏隻覺得刺眼的很,連忙挪開了視線。

宴歡歡看著,唇角勾了勾,喝了一口桌上的飲料:“嫂子,你也別介意。我們和若藍姐姐從小一起長大的,從小,大哥就最心疼最保護若藍姐姐了。”

最心疼……

最保護……

是嗎?

蘇顏勉強扯了扯嘴角,那她呢?

那麽,和她之間,又算什麽?

真的像宴歡歡說的,隻是玩物嗎?

蘇顏啊蘇顏,你別不自量力了……

“若藍姐姐從小身體就不好,所以雖然我們家裏人都很喜歡她,但爺爺是不會同意她嫁給大哥的。”說道這裏,宴歡歡歎了一口氣。

原來……是這樣嗎?

蘇顏就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麽似的。

原來,她隻是……用來擋搶的嗎?

“不過大嫂,你也別難過,我相信大哥肯定是喜歡你的。”

這話聽來,愈發諷刺。

達到了想要的目的,宴歡歡不再搭理蘇顏,轉而將視線落在了裴易所在的小船。

裴易不知在說什麽,餘俏俏卻仍舊是冷著臉一言不發。

她心裏嫉妒的不行,可想到蘇顏的模樣,還是值得的。

一切都值得。

裴易和大哥不一樣。

裴易隻是玩玩兒,她有的是手段把人拉回來。

可若藍姐姐的幸福,她必須要幫忙!

撲通!

正想著,落水的聲音響起。

船身也跟著晃了晃,水花甚至濺到了她的臉上。

“小顏顏不會遊泳!”

餘俏俏的聲音傳來,緊接著是兩道跳水的聲音。

宴歡歡這才反應過來,落水的……是蘇顏?

蘇顏隻覺得身體越來越沉,嗆了好大幾口水,人也跟著沉了下去。就在這個時候,腰間一沉,多了一隻有力的手。

緊接著,人也開始上浮。

撲通。

兩人的頭從水裏冒出來。

宴南城一路抱著蘇顏上了船,船身往下沉了沉。宴歡歡忙上前:“大哥,蘇,嫂子沒事兒吧。”

宴南城沒說話,隻是抬眸睨了她一眼,再一次低下頭對著船伕道:“去岸邊!”

宴歡歡心頭一跳,剛剛那一眼的警告意味……太濃了。

可偏偏,她很無辜,她什麽都沒做。

正想著,又是一道跳水的聲音。裴易也跟著跳下了水,不為別的,剛剛跳下去救人的除了宴南城,還有餘俏俏。

可那個丫頭現在都還沒上來,真讓人擔心。

有裴易在,宴南城當然不擔心。

可蘇顏很擔心。

她推開宴南城的手坐起來:“俏俏呢?俏俏還沒上來嗎?”

“別擔心,裴易去救她了。”

果不其然,話剛落下,裴易就抱著餘俏俏露了頭。

岸邊。

裴易皺眉看著餘俏俏:“不會遊泳還要去救人?”

餘俏俏當然會遊泳。

隻是剛剛腳抽筋了。

可這樣狼狽的事她當然不會說。

“你管?”

她睨了一眼裴易,轉過眸子看向蘇顏:“小顏顏~你嚇死我了,怎麽忽然掉下去了?”說著,眼睛卻是掃了掃宴歡歡。

宴歡歡心裏無辜的很,更覺得蘇顏心機頗深,這麽做不就是想要讓裴易對她心存芥蒂嗎?

“我站在船邊,不小心就掉下去了。”

她輕聲道:“可能是沒站穩吧。”

其實是剛才她是看到了莊若藍的手伸到了宴南城的臉頰處,這才一個重心不穩,吊水了。

是嗎?

餘俏俏當然有懷疑。

不過蘇顏都這麽說了,她也不會再說什麽。

而此時,裴易卻是將外套脫下來為她穿上,這丫頭身體那麽火辣,現在衣服又打濕了更別提多引人了。

莊若藍也輕聲道:“大嫂沒事就好。”

宴南城點頭,一把抱起蘇顏就朝著屋內走去:“我先帶她去換衣服。”下來,她按時作息,白天去公司轉轉,偶爾看一些相關方麵的書,過得充實而自然。這天晚上,正挑燈夜讀的她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點開螢幕,她唇角微勾,按下了通話鍵,“俏俏。”“小顏顏……”那邊立馬有一個蕩漾的聲音傳了過來,尾音上揚打了個卷,嗲嗲的,軟糯的,讓人心裏一酥。據說男人聽了立馬會咬牙切齒的罵聲“小妖精”的那種聲音。當然,聽多了的蘇顏隻是身子一抖,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她翻了個白眼,“你能不能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