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許釗陽的算計

超生吧!“蘇小姐可能隻是覺得,自己在正常交往。根據調查顯示,徐宗梓先生是她兒時的玩伴,在遭遇了這麽多變故以後,見到以前熟悉的人,會讓蘇小姐短暫地覺得放鬆和安心。”“可是宴總您的反應過激了,或許這會給蘇小姐造成困擾。”“她可能隻是渴望更多的自由和信任而已。”說完這句話,時聿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如果下一秒宴南城發飆了,反手弄死他,他都不會覺得太奇怪。如果時間能夠倒流,再讓他說出這種話,他一定是不敢了...第二天一早,蘇顏還沒找上安錦瑜,倒是先看到了時聿。

看著他心情不錯的模樣,笑著開口:“時助理,恭喜你哦。”

這話說的……

時聿一頭霧水。

“什麽意思?”他是真的不知道蘇顏這是什麽意思,臉上全是疑惑。

蘇顏笑著開口:“就是你跟錦瑜的事啊。”

錦,錦瑜?

時聿背後莫名有些涼:“我和錦,安經理……”

“正在談戀愛。”他的話被宴南城打斷。

宴南城的語氣不容置疑:“所以最近時助理比較忙。”而他作為老闆,很體恤下屬。

當然,他絕不會說是為了能與蘇顏享受更多的二人時光。

時聿頓了頓,到底沒說話。

算了算了,他是老闆,他說了算。

所以他隻能保持了沉默,算作……預設。

蘇顏頓時瞭然的點頭,看了看宴南城:“那個……我去工作了。”

她前腳剛走,時聿就看向了宴南城:“老闆……”他什麽時候和安錦瑜談戀愛了?雖然,安經理是還不錯,可是……

他們還並未發展到那一步啊。

可他的話在對上宴南城的眼神的時候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隻能默默的將所有的話都嚥了回去:“那個,我也去工作了。”

宴南城這才滿意的點頭,轉身進了辦公室。

莊若藍才剛下班回到家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家裏好像……來客人了。

她緩步的走進去,保持著得體的儀容,雖然身體孱弱可儀態卻是無可挑剔。

餘薔就坐在沙發上,看見她急忙招手:“若藍,快過來,你佳姨來了。”

能被她稱為‘佳姨’的也就隻有許佳佳一個人……莊若藍是想避開的,可餘薔都已經開口了,她自然不能再退出去。

臉上揚起一抹笑,娉娉婷婷的走過去:“媽,佳姨。”

這才發現,還有一個男人。

男人此時也已經站了起來,對著她伸出手:“莊小姐,你好。我叫許釗陽,初次見麵,請多指教。”男人端的是溫潤有禮,如翩翩君子。

莊若藍笑著伸出手:“許先生,你好。”

聲音溫柔,可眼裏卻帶著幾分疏離。

許釗陽當然看的出來,可他臉上卻絲毫不顯,反而微微笑著:“早就聽薔姨提起過莊小姐,釗陽早就想見一見了,今天能見到實在很幸運。”

莊若藍扯了扯嘴角,心裏暗道一聲虛偽,卻是適時的垂下頭:“許先生這話倒說的若藍有些不好意思了。”

許釗陽也笑了笑,眸子裏閃過一抹算計。

倒是餘薔和許佳佳兩人笑的燦爛些,許佳佳笑著開口:“阿薔,你看這兩人,多投緣啊。”

“是啊。”餘薔點頭,神色間似乎也很滿意。

她知道莊若藍的身體,而且她和許佳佳這麽多年的姐妹,嫁給許釗陽她也放心。

“若藍。”餘薔笑著開口:“釗陽第一次來咱們家,你帶他去院子裏轉轉。”

莊若藍扯開一抹笑容:“許先生,這邊請。”

許釗陽點頭,跟在身後:“薔姨,媽,我和莊小姐走走。”兩個長輩自然樂的看這樣的事,連忙擺手:“去吧去吧,我已經交代阿姨做飯了,一會兒就在這裏吃飯。”

花園

莊若藍看向許釗陽:“許先生,有事還是直說吧。”

前段時間蘇顏和南城哥哥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的,他們這些人可都知道了,蘇顏是許釗陽的未婚……哦不,前任未婚妻。

她要是跟許釗陽在一起了,那豈不是讓整個濱海市的人都知道,她撿了蘇顏不要的男人?到時候丟臉的人可是她!

所以她是當然不願意。

“若藍小姐,我說的話都是真心的。”

許釗陽生的好看,這會兒麵帶誠懇,要是不知道的人隻怕還真的會相信這是真的呢……

可莊若藍一直都是演戲的老手了,所以一眼就看出許釗陽眼裏的虛偽。心裏有些不屑,是麵上卻是勾著淺淺的笑容:“是嗎?”

隻是簡單的兩個字,卻叫許釗陽的心跳了跳,眸子裏有些心虛:“若藍小姐不信嗎?時間會證明一切。”

他現在要的,是莊若藍給他一個機會。

更是,莊家的支援。

如今的情況,也隻有莊家的支援可以讓他渡過眼下的難關。

莊若藍柔和的笑了笑,聲音甜甜的:“雖然我不知道許先生你找我到底有什麽目的,可我知道許先生心裏肯定不是這麽想的。”

許釗陽就想辯解。

可莊若藍的緊接著開口:“如果許先生直接說,咱們倒是有合作的可能,可如果許先生還這樣拐彎抹角的……那就沒什麽可能了。”

許釗陽一頓,第一次正視這個傳言中一直病怏怏的是少女。

果真不愧是大家族養出來的名媛。

看著弱不禁風,實則沒一個簡單。

莊若藍就站在花園裏,微微笑著看著麵前的男人:“許先生,如果沒什麽事的話,我還有事要忙,就先告辭了。”

許釗陽看著莊若藍真的轉身就走了,絲毫沒有留戀的意思,才急忙追了上去:“莊小姐,我想,我們可以談談。”

又是一個週末,蘇顏一大早就起來準備去醫院看看阮嫻。

每個週末她都會去,也專門請了護工照顧。隻是每次去,醫生都說媽一直處於昏睡,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清醒……

可就算是這樣,每個星期蘇顏來的時候還是會細心的給阮嫻擦拭身體。

蘇顏剛給阮嫻蓋著被子,掖好被角。卻聽身後傳來一道聲音:“顏顏?”

這聲音……

怎麽那麽熟悉?

她急忙轉過頭,看見站在門口身穿白大褂的人,臉上揚起笑容:“宗梓哥!”聽語氣很是歡喜:“你怎麽會在這?”

問完這話似乎又覺得有些多餘,自顧自的回答:“哦,也對,你是這裏的醫生呢!”

傻丫頭。

徐宗梓露出一抹笑容:“我現在不僅是這裏的醫生,還是伯母的主治醫生。”其實是他知道了阮嫻在這個醫院,所以才特意申請了做阮嫻的主治醫生。

這樣,他才更放心。

相信,顏顏也會更放心。

“真的嗎?”蘇顏很是興奮:“太好了!”

說完又忙詢問:“那宗梓哥我媽她……”到底什麽時候才能醒過來呢?

“別著急。”徐宗梓臉上的表情雖然從容,可眼神卻是凝重了幾分:“別擔心,有你宗梓哥在,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伯母盡早醒過來。”

“恩。”蘇顏點頭,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我當然相信宗梓哥了!”

這麽多年的感情了,交給徐宗梓她是最放心的。

徐宗梓看了看時間:“已經中午了,你吃午飯了嗎?”

“還沒呢。”蘇顏笑著開口:“不如我請宗梓哥吃飯吧。”

徐宗梓的眸子閃了閃:“好。”

他看著眼前的姑娘,年紀不大,可眉眼間的純粹染上了是些許疲憊。他知道,是因為最近這幾個月發生的事太多了。

一個原本被捧在手心的小女孩,不得不站出來。

他就算是想分擔,可能做的也不多。

兩人點了菜,徐宗梓這才開口:“你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爭取讓伯母早日醒過來。”

“恩。”蘇顏點頭:“那就麻煩宗梓哥了。”

爸爸和媽媽那天在家裏究竟發生了什麽,現在隻有媽媽知道,也隻有媽媽醒了,才能為爸媽討一個公道!

“這本來就是我身為醫生的職責,不必跟我道謝。”

徐宗梓笑著開口:“何況,我們的關係還用得著說謝謝嗎?”

蘇顏也忍不住笑了。

不遠處,莊若藍和宴歡歡看著蘇顏笑靨如花的模樣,宴歡歡忍不住開口:“若藍姐姐,我就說蘇顏是個狐狸精吧。”

“勾引了大哥還不算,現在還來勾引別的男人,真是不要臉!”

宴歡歡說著就站了起來:“我現在就去拆穿她!”看她還怎麽去勾引別的男人。

“歡歡。”

莊若藍卻是拉住了她:“你別這樣說。”

今天是宴歡歡陪著她來醫院做複查,順便吃的午飯,卻沒想到好巧不巧居然在這裏遇見了蘇顏,和一個男人!

“若藍姐姐。”宴歡歡有些不忿:“你就是太善良了。”

所以才會輸給蘇顏那個女人。

“或許是有什麽誤會呢。”莊若藍輕聲解釋:“要不,你拍個照片問問南城哥哥吧。”

宴歡歡壓根沒多想,反而是眸子亮了亮:“這個好!”可比現在上去抓的要好,這樣……才能讓大哥誤會。

莊若藍側眸看了看笑靨如花的蘇顏,心裏閃過一抹譏諷:真希望,南城哥哥知道了這件事你還能笑的出來。

“可是,南城哥哥不會誤會吧……”分明是莊若藍的提議,這會兒還故作關心的開口。

宴歡歡要的就是宴南城的誤會。

“我們隻是揭穿蘇顏的真麵目!難道若藍姐姐你希望大哥一直被蘇顏這樣的女人欺騙嗎?”宴歡歡義正言辭。

莊若藍頓時猶豫了:“我,我當然不希望南城哥哥被騙。”

“那就對了!”宴歡歡當即開口:“我也不希望大哥被騙,我們這是在幫大哥。”

說著,她已經拍了照片,直接點了傳送!

至於接收這張照片的,當然是宴南城。兩個字說的尤其別扭,講真的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宴老爺子。可宴老爺子隻是睨了一眼蘇顏,就轉過頭和別人開始說話。就像是沒看見蘇顏似的。周圍不少人當然也發現了這一幕,看著蘇顏的眼裏頓時就多了幾分輕視。看來,就算這位蘇小姐真的嫁給了宴南城,但也得不到宴老爺子的認可啊。雖然如今宴家已經是宴南城做主,可宴老爺子在眾人心中的地位是仍舊是無可匹敵。蘇顏的臉頓時就紅了。微微咬了咬下唇。正在這個時候手心一暖,宴南城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