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宴老爺子

這衣服本來就是這樣的款式!”她沒想到,這個男人的佔有慾竟然這麽強。“以後隻準穿給我看。”宴南城不由分說,這才拉著她走出去。他可不希望,外麵全是覬覦他的顏顏的人……蘇顏:……也就是打不過他,要是打得過……她也不敢打。……雲升地產如今算是轉危為安。這段時間,蘇顏跟在裴易的身後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和宴南城的相處也很不錯,所以對於父親的離去,她倒是少了傷感的時間。這會兒剛坐下,電話就進來了。獨屬於餘俏俏的專...蘇顏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一頓飯吃的很愉快,有徐宗梓在,連阮嫻還在昏迷的悲傷都減輕了不少。這一個星期工作的疲憊也舒緩了許多。

可剛叫了服務員過來準備結賬,就見一張黑卡更迅速的遞了過來:“用我的。”

說著,人已經坐到了是蘇顏的身邊,手更是自然的摟住她的腰:“我有事,來晚了。”不過說這話的時候一隻手卻是在蘇顏的腰上掐了掐。

蘇顏心裏慼慼,尤其是想到上次和徐宗梓一同吃飯的時候宴南城的表現,心裏頓時就有些心虛,擔心宴南城要是這個時候發作。

不過還好。

宴南城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微微笑著看向徐宗梓:“徐先生,好巧。”

看著兩人相處的十分自然,徐宗梓的眸子暗了暗。

他一直都以為,顏顏知道他的心意,更以為兩個人以後一定會在一起。卻沒想到隻是這麽短的時間,顏顏就已經……結婚了。

終究是晚了一步。

而且……兩人的感情似乎還不錯。

“是啊,我就在這個醫院工作。”徐宗梓溫和的笑了笑,覺得宴南城和上次見麵似乎有些不一樣了。雖然看著他的眼裏帶著敵意……但態度分明紳士了許多。

“是嗎?”宴南城扯了扯嘴角,那以後豈不是會經常和蘇顏見麵?

想到這裏他就覺得不開心。

男人是最瞭解男人的。

隻是看徐宗梓的樣子他就知道這個男人心裏的想法。

蘇顏還真是,招蜂引蝶。

“我和顏顏還有事,就不能陪徐先生了。”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黑卡,宴南城拉著蘇顏站了起來。

徐宗梓也忙站了起來:“那我就不打擾了。”

即便是宴南城的態度變好了,可蘇顏看著心裏仍舊是有些擔心。一路上都心驚膽顫的,果然,剛出餐廳這人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蘇顏想打破這樣的局麵,忙開口:“那個……你怎麽來了?”

宴南城犀利的眸子轉過來,眼神有些危險:“我不能來?”

“當然不是!”蘇顏回答,她隻是奇怪,宴南城怎麽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她尋思著宴南城卻已經拉著她上了車:“以後再來看媽的時候叫上我。”他說的理所當然,那個‘媽’字更是喊的十分親切,就像是已經喊過無數次一樣。

蘇顏的臉色黑了黑,不過卻沒否認,畢竟兩人領證了是真的。

“好。”她愣了愣,纔回答。

宴南城的唇角勾了勾:“徐先生就算在這裏,可你們怎麽遇上的?”這也未免太巧了些,要知道……他之前可就宣示過主權!

徐宗梓,未免太不自覺了些。

“宗梓哥現在就是媽的主治醫生。”蘇顏解釋:“我也是今天來了才知道。”

宗梓哥?

宴南城聲音有些酸:“叫的可真親熱。”叫他呢,就叫宴南城,宴總!

蘇顏早已經摸清楚這個男人的秉性,這會兒雖然看著生氣,但其實隻要兩句溫言軟語。即便蘇顏沒覺得哪兒錯了,可還是道:“下次我來的時候一定叫你。”

這還差不多。

宴南城臉上的表情多了幾分滿意。

蘇顏看著,心裏有些感慨。宴南城的性子真的變了不少,要是換做以前隻怕他又要說一些什麽別的話……總之,聽著就很是難聽的話。

可現在,態度卻似乎好了許多。

她當然不知道,這一切全得益於上一次時聿說的話。為了蘇顏,宴南城是真的聽進去了。而且他一向就是一個學習能力極強的人,為了蘇顏,當然是用心記住了。

所以每次要對蘇顏生氣的時候腦子裏就會不自覺的閃過時聿說的話。

蘇顏要的是尊重,徐宗梓對她來說不過是朋友……

想了想,蘇顏側眸看向身邊的男人:“南城。”

宴南城渾身一震,頓時有些受寵若驚。

不過能讓宴南城有這種感受的,蘇顏還是第一個!

“謝謝你。”

蘇顏接著開口,謝謝他的體諒。

可說完這話蘇顏都有些呆了,他們本就隻是合作關係……為什麽,非要說謝謝呢。

宴南城原本欣喜的神色黑了黑,臉色沉了下來:“你和我還用說這樣的話?”這豈不是讓兩個人很生疏?

蘇顏一下不知道這家夥怎麽就又生氣了。

她還莫名其妙呢。

“在你看來,我和那個徐宗梓沒區別?”跟徐宗梓道謝也就算了,跟他竟然還要道謝!

該死的女人。

“當然有區別啊。”蘇顏理所當然的回答。

宴南城眸子裏閃過一抹喜色,不過很快壓抑住,憋著笑:“哦?那你說說,有什麽區別!”

蘇顏腦子一熱,頓時開口:“你是我的。”

宴南城的唇角勾起。

這話,他很滿意。

一把攬住身邊人腰:“你開心就好。”他是她的,隻要她開心就好。

蘇顏心裏鬆了一口氣,這喜怒無常的家夥,這樣總不會生氣了吧……

兩人剛回到家,就聽見敲門的聲音。

蘇顏開啟門,卻是快遞。

宴家。

裏麵赫然印著是關於‘宴家’的標誌。

蘇顏看了看宴南城,眸子有些疑惑。卻還是開啟了,是一封請柬。

是……宴老爺子七十大壽的請柬。

請柬上說特意邀請蘇顏小姐參加。

為何,宴南城一點都沒提?

她正想著,宴南城已經看了過來:“怎麽了?”為什麽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

蘇顏將手裏的請柬遞給宴南城,神色有些不定。

如果說宴南城的爺爺接受她了,可請柬上寫的分明是蘇顏小姐……

宴南城大約明白了爺爺的意思,眸子裏閃過一抹暗色。蘇顏看向宴南城:“那,我要去嗎?”

這還真是糾結。

“你不想去?”

宴南城反問。

“倒不是不想去。”蘇顏低聲道,話還沒說完就被宴南城打斷:“那就與我一起去。”作為他的妻子,當然該站在他身邊。

況且……這何嚐不是一個讓顏顏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整個濱海市麵前的機會?

再說,有他在一邊護著,也不會讓顏顏受委屈。

蘇顏愣了愣,點頭:“好。”

宴南城頓時笑了起來,連眸子裏似乎都熠熠生輝:“禮服我已經準備好了,就在家裏,你去看看。”這就是他今天去忙的事。

卻沒想到他去忙這些,而蘇顏竟然去和徐宗梓一起吃飯!

這也是他那麽生氣的原因。

蘇顏有些驚訝:“你……早就準備好了?”

宴南城不可置否,對著蘇顏伸了伸手。

蘇顏這才大步朝著屋內走去,待看到裏麵的禮服時,眸子裏閃過一抹驚豔。

蘇顏的氣質本就屬於小清新,也就隻有眉眼流轉間會有幾分媚色。而在這禮服的襯托下,卻是將那清新脫俗的氣質襯的淋漓盡致。

她眼角微微上挑,便顯得魅惑無比。

因為是短款的禮服,所以一雙修長白皙的腿是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宴南城看著,都有些捨不得讓蘇顏穿著這一套禮服出門了。

這麽美的顏顏,他隻想一個人看。

想著,他已經翻身將人壓在身下,不等蘇顏反應過來,唇已經覆了上去。

蘇顏剛要推拒,宴南城的手已經伸到了裙子底下……

宴老爺子的生日那自然是整個濱海市的大事,宴南城作為宴老爺子的嫡親孫兒,當然一大早就回到了宴宅。

不過這一年和往年卻不一樣,今天一同來的還有蘇顏。

兩人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都在和宴老爺子敘話了,宴南城和蘇顏一起朝著宴老爺子走去。

“爺爺,生日快樂。”宴南城笑著開口。

宴老爺子臉上揚起燦爛的笑容:“好好好!”

蘇顏也跟著開口:“爺爺,生日快樂。”她的‘爺爺’兩個字說的尤其別扭,講真的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宴老爺子。

可宴老爺子隻是睨了一眼蘇顏,就轉過頭和別人開始說話。

就像是沒看見蘇顏似的。

周圍不少人當然也發現了這一幕,看著蘇顏的眼裏頓時就多了幾分輕視。看來,就算這位蘇小姐真的嫁給了宴南城,但也得不到宴老爺子的認可啊。

雖然如今宴家已經是宴南城做主,可宴老爺子在眾人心中的地位是仍舊是無可匹敵。

蘇顏的臉頓時就紅了。

微微咬了咬下唇。

正在這個時候手心一暖,宴南城已經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宴南城看向蘇顏,僅僅隻是一眼,但蘇顏心裏卻沒那麽多窘迫了。

“大哥!”宴歡歡走過來:“莊叔叔好像有事找你呢。”

她說的莊叔叔,就是莊若藍的爸,也是濱海莊氏企業現在的總裁。

宴南城拉著蘇顏就要朝那邊走去。

宴歡歡眸子閃了閃,攔住宴南城:“大哥,莊叔叔找你肯定是有生意上的事,你自己去就行了,我陪著嫂子呀。”

宴南城看了一眼宴歡歡。

片刻卻是道:“不用了,你忘了,你嫂子還是我的助理。”宴氏工作上的事,沒有她不能參與不知道的。

宴歡歡的眼裏閃過一抹嫉恨,不過轉瞬即逝:“那你們快去吧。”

她真的不知道這個女人有什麽好的,竟能讓大哥如此記掛於心,明明知道爺爺不喜歡蘇顏,可偏偏還要把人帶來!室,則有健身房,酒窖,甚至還有一個遊泳池!蘇顏驚喜的不行。宴南城伸出手:“不知道有沒有榮幸,邀請宴太太一起遊泳。”至於泳衣,他自然已經準備好了。當然……蘇顏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不穿。反正,這裏隻有他們兩個。蘇顏的臉因為激動而泛著緋色,看著麵前的男人,她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宴南城一把將人拉入懷中,低頭吻了下去。蘇顏摟住他的脖子,回以十二分的熱情。到最後……果真是一起遊泳了。隻不過這遊泳,著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