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他是我枕邊人

事。”“那就好,”徐紅梅像是大鬆了一口氣,這才拉著她進屋,三個人說了好一會兒話,終於說到了正題。“你說你爸媽現在這個樣子,你以後可怎麽辦呢?”徐紅梅拍了拍蘇顏手背,滿眼心疼的看著她,“所以說,女孩子家家的還是得有個好靠山,日子纔好過。”“剛好你舅舅也是開公司的,有點經驗,我想著讓他順便把你家這個爛攤子也接過來,幫你打理。”“畢竟是一家人……”“外婆。”蘇顏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話,語氣淡淡的,沒了溫度...“南城哥哥!”

看著宴南城和蘇顏走過來,莊若藍笑著走過來:“蘇…蘇顏。”她想了想,還是沒稱呼嫂子。

畢竟在場的人都看的出來,宴老爺子一點都不喜歡蘇顏這個孫媳婦。

甚至根本就不承認。

宴南城點頭,看向莊沐:“莊叔叔。”

莊沐笑著點頭:“南城啊,最近公司怎麽樣?”

“還好。”宴南城回答了一句,這樣的場合說來說去無非也就是那些話,以前蘇顏也跟爸爸出席過這樣的場合,所以並不陌生。

可這樣的話聽起來著實無聊。

畢竟在這樣的場合又不能真的談工作。

“南城哥哥,你和爸說的可真無聊。”莊若藍輕聲開口,帶著幾分嗔怪卻絲毫不惹人反感。

說著,轉眸看向蘇顏:“蘇顏,咱們一起去玩兒吧,誰要聽他們說這些呀。”莊若藍的語氣嬌嗔,就像是在撒嬌的小女兒。

蘇顏頓了頓:“好。”

宴南城想了想,也沒拒絕。隻是叮囑著:“我就在這裏,有什麽事叫我。”

“恩。”蘇顏點頭。

跟在莊若藍的身後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兩人走了幾步莊若藍這才解釋:“蘇顏,我這麽稱呼你,你不會生氣吧。”

何必?

“不會。”她搖頭。

要是莊若藍規規矩矩的叫她嫂子,她才會覺得奇怪呢。

莊若藍頓時笑了:“那就好。”她頓時鬆了一口氣:“我剛剛還有些擔心呢。”

是嗎?

蘇顏心裏暗道,她怎麽就沒看出來?

“不過你不會生氣就好。”莊若藍溫和笑著:“蘇顏你還是第一次來這裏吧?走,我帶你去看看。”

說著,就拉著人朝著後花園走去。

蘇顏隻得跟了上去。

莊若藍一路上都溫和笑著,但似乎不管遇見的是誰,她都能說上幾句話。當然,這一點也很清楚的證明一件事。

莊若藍和宴家的這些人,都很熟。

蘇顏並不傻,很快就明白她的小心思。

但雖然是小心思,可她心裏還是莫名的覺得有些難受……

就算知道,莊若藍會這麽熟悉是因為她可能從小就在宴家,但是…心裏還是蠻難受的。

莊若藍一路上一邊說一遍注意著蘇顏的表情,看著她神色不變,眸子卻越來越暗黯,心裏樂開了花兒。

不過才走沒一會兒,就見一個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過來:“若藍小姐好。”打完招呼這纔看向蘇顏:“蘇小姐,我家老爺有請。”

老爺……?

蘇顏思索了一會兒纔想起來,這人應該是宴老爺子身邊的貼身管家,所以現在……是宴老爺子要見她咯。

“滿叔,是爺爺要見蘇小姐嗎?”莊若藍笑著開口,她一向很得長輩的喜歡,再加上她自小身體不好,所以身邊人對她又多了幾分憐愛。

這會兒她甜甜的開口,眉目清冽,林滿的眸子裏閃過一抹慈愛:“是的,若藍小姐。”

說完,看向蘇顏:“蘇小姐,請。”

對待兩人的態度截然不同,這一點很明顯就能被看的出來。

“煩請帶路。”

蘇顏輕聲開口,絲毫沒有被這樣的親疏所影響到。

“老爺,蘇小姐到了。”

林滿將蘇顏帶進屋內,跟宴老爺子說了一聲,這才緩緩的退了出去。

宴老爺子坐在書房的椅子上,這纔看向蘇顏:“蘇小姐,請坐。”宴老爺子雖然年事已高,但身體極好,這會兒說話也是中氣十足,還帶著居高臨下的威嚴。

蘇顏一眼就看出宴老爺子對她的不屑,仍舊是站在原地:“多謝老爺子,不過我站著就好。”

剛才她跟宴南城一起稱呼宴老爺子爺爺,宴老爺子拒絕了。

現在她當然不會還要自取其辱的去稱呼宴老爺子為‘爺爺’。再說,她跟宴南城也不過是合約情侶,兩人是有所交換。

往後說不定就沒關係了。

“嗬……”宴老爺子輕笑:“你這小丫頭,倒還挺有自知之明。”

蘇顏沒說話。

爸曾教過她,人不能沒有骨氣。

“不過,既然你這麽有自知之明,我想你該知道我找你來這裏是什麽意思。”宴老爺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我奉勸蘇小姐,還是不要糾纏在南城的身邊,不過蘇小姐家突逢大變我也能理解,隻是若是蘇小姐的父親還在……”

宴南城是宴家的長孫,更是現在宴氏的掌權人。

他的妻子,必定得是門當戶對,對宴家的生意有所幫助!絕對不能是蘇顏這樣的平凡女人。

“糾纏?”

蘇顏反問一句,眼裏閃過一抹憤怒。若是說她也就算了,可偏偏連爸爸也牽扯上了!

宴老爺子點頭,不可置否。

若不是蘇顏糾纏,莫非還能是他的孫兒糾纏她不成?

“宴老爺子,我想你應該調查清楚。”蘇顏正視著麵前的人:“不是我糾纏宴南城,是他整日裏纏著我不放。”

“不過,我跟宴南城也是真心相愛,我們感情很好。”

“你……”宴老爺子的年紀大了,這輩子也算是見識過大風大浪了。原本以為蘇顏這樣的人是很好打發的,卻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還這麽難打發。

“像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宴老爺子睨著蘇顏,眼裏帶著鄙夷:“你真以為南城對你是真心的?說到底,也不過是拿你玩玩兒。”

“南城是我的枕邊人,我當然知道他的心思。”蘇顏說的很是篤定,可心裏卻是有些沒底。

可這會兒在宴老爺子的麵前,蘇顏當然要表現的很有底氣。

“你……不知羞恥!”宴老爺子真是連鬍子都氣的翹起來了,他是真沒想到看起來像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女的蘇顏,竟然這麽難對付。

“宴老爺子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告辭了。”

沒得到滿意的答複,宴老爺子心裏很生氣,尤其是看著這會兒蘇顏那看似‘得意’的小模樣。心裏更生氣,打定主意了是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女人。

“就算你非要呆在南城的身邊,我宴家也是絕對不會認可你。”宴家,絕不能做出這樣丟人的事。

今天專程將蘇顏請過來,為的就是能讓這個女人認清楚自己的身份,別妄想攀上宴家這根高枝:“你不就是想要讓你家的雲升地產起死回生嗎?隻要你離開南城,這一點我會幫你。”

“宴老爺子恐怕是誤會了。”蘇顏最討厭的就是他這樣看不起人的模樣:“我和南城兩情相悅,我們早已經約定了要相守一生。”

“蘇顏多謝老爺子的關心,不過感情的事,就不勞老爺子費心了。”

該死的丫頭!

宴老爺子心裏氣的不行,卻見緊閉著的門竟是緩緩的開啟了。緊接著,一道身影走了進來,卻是宴南城。

宴南城唇角微微勾著,大步走到蘇顏的身邊。

“到這裏來了怎麽也不跟我說一聲?”宴南城低聲道,語氣裏帶著寵溺。

這樣的語氣在宴老爺子聽來更像是在挑釁,尤其是剛才他才說了宴南城對蘇顏不過是玩玩而已。這會兒宴南城就做出這樣打他臉的事,他的臉色自然不會好看:“南城!”

聲音裏帶著隱晦的嗬斥與警告。

宴南城臉上仍舊勾著淺淺的笑:“爺爺,你找顏顏過來怎麽也不跟我說一聲?”他說著,又道:“不過也無妨,隻要也要喜歡,顏顏來多陪爺爺說說話也是應該的。”

宴政當然明白宴南城的意思。

眸子灼灼的看著宴南城。

“是啊!”他的聲音低低的,卻帶著壓抑的憤怒。

“不過爺爺,現在我不得不打斷你們了,莊爺爺正在外麵等您呢。”宴南城輕聲開口。

宴政臉上的表情這纔好看了許多,看也不看蘇顏起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蘇顏不置可否,壓根兒不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宴南城當然更不會放在心上。

他轉眸看向蘇顏,俯身湊在她耳邊,呼吸都透著曖昧的味道:“乖女孩。”說著,還親了親她的臉頰,眼裏全是柔和,想來對蘇顏剛才說的話……很滿意。

蘇顏的眸子閃了閃,沒說話。

宴南城攬住她的肩膀,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可蘇顏卻是打斷了他:“這裏的事已經差不多了,我就先回去了吧。”她在這裏大家都不開心。

“剛剛不還鬥意昂然嗎?現在就認輸了?”宴南城低聲詢問。

蘇顏頓時如同炸毛的小貓兒:“誰認輸了?”

宴老爺子可以瞧不起她,但絕不能侮辱她的爸爸!

爸爸一生光明磊落,更是她心中的驕傲和英雄。最重要的是,爸爸如今已經不在了,她決不允許任何人侮辱爸爸。

“那就乖乖的跟在我身邊,讓那些人知道。”宴南城輕笑著開口:“我的女孩,怎能輕易被打敗?”

蘇顏當即站定,臉上亦是露出淺淺的微笑。

宴南城抬了抬手,她自然的挽住。

兩人邁步朝外麵走去。

才剛出門,蘇顏就見裴易走了過來,一雙狹長的桃花眼微微上揚,似乎隨時在放電:“嫂子。”不過這話才剛落,就被宴南城瞪了一眼。

裴易的表情瞬間變得一本正經:“我是有事要問嫂子。”足的靠在沙發上,隻覺得幸福感滿滿。可下一秒便覺得身邊多了一個人,宴南城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靠了過來,自然的攬住她的肩:“可是,我覺得還不夠。”不夠?什麽不夠?蘇顏一臉的疑惑,唇上已經多了溫熱。眼前是一張放大的俊臉,她瞪大眼睛,原來……是這個意思。可是……她還不方便阿喂!宴南城根本沒給她說話的機會,吻纏綿而霸道,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許久,男人才放開她。宴南城的呼吸淩亂,他當然想更進一步,可也清楚的記得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