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請帖

。“怎麽了?”宴南城詢問:“是不是身體哪裏不舒服?”蘇顏心裏忽然閃過一句話:不是身體不舒服,是心裏不舒服……“恩。”可她還是沒否認。下一秒,她就被打橫抱起。她驚呼一聲,樓主宴南城的脖頸,“你……”宴南城大步朝著房間走去,輕柔的將人放在床上,為她蓋上被子:“躺著,我打電話叫醫生過來。”“沒……”她剛想說,男人已經拿出電話朝外麵走去。蘇顏看著宴南城的背影,眸子閃了閃,裏麵寫滿迷茫。此刻她覺得心裏有些暖...“有事?”

宴南城明顯是不信的,裴易除了工作就是女人。

可如今他和蘇顏已經沒有工作上的交集,還能有什麽事要問顏顏?

裴易看著宴南城那防備的姿態,臉色黑了黑,再這樣……這兄弟可就沒辦法做了。不過這話他當然是不敢說出來,隻能道:“是關於餘俏俏的事。”

那個女人……真是太過分了。

上一次還大半夜打他電話,他不辭辛苦的照顧了一晚上。

到頭來可好,電話不接他的,微信也拉黑了……

甚至他去公司都避而不見,直接出差。

該死的女人。

蘇顏看了看宴南城:“那邊有人在叫你呢。”

宴南城看了一眼兩人,輕聲叮囑:“等我。”說著,看了一眼裴易,是眼裏的意思很明顯:照顧好蘇顏。

裴易點頭表示知道。

眼看宴南城離開,急忙轉頭看向蘇顏。

不等他問,蘇顏已經先開口:“俏俏怎麽了?”

裴易的臉色黑了黑:“也沒別的事,就是那個女人失蹤了好幾天了,這幾天有跟你聯係嗎?”哪裏是好幾天?是好多天了。

隻不過裴易好麵子,所以沒好意思說破。

這會兒才說的這麽委婉。

不過蘇顏卻是詫異的看了看裴易,最後道:“恩……你找俏俏嗎?”

她和餘俏俏當然有聯係,昨兒還聯係呢。

裴易又不蠢,一下子就聽懂了蘇顏的意思。臉色頓時更黑了,心裏暗罵一聲:該死的女人!

竟然敢躲著他。

可裴易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麽了,這幾天竟然每天都乖乖的回家,甚至還不知什麽時候打了那個女人的電話。

可每次都是關機。

看樣子……是被拉黑了!

那個該死的女人……

“其實也沒什麽事。”裴易的語氣是雲淡風輕,可臉色卻黑的如同鍋底。

宴歡歡就站在不遠處看著,拳頭緊緊的攥起:“該死的蘇顏,勾引大哥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將主意打到了裴易的身上!”

就算不是為了蘇顏自己,也肯定是為了那個什麽餘俏俏!

這兩個女人,都是她最討厭的人。

莊若藍就在一邊聽著,眸子裏閃過一抹暗色,果然還是靠不住阿……

不過她還是沒表現出來,而是緩步走到宴歡歡的身邊:“歡歡,蘇顏怎麽和裴易在一塊啊?”她可是看的清楚,裴易剛來的時候宴歡歡就曾走過去搭話,不過被三言兩語就打發了。

最重要的是,今天裴易竟然沒帶以前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來。

要知道,裴易不管出席什麽場合,那都必定會帶著女伴。可今天竟沒帶任何一個女人……這很不對勁啊。是要說沒什麽貓膩,宴歡歡怎麽會相信?

而且現在看起來和蘇顏說的那麽開心……這當然更讓她生氣了。

該死的蘇顏。

還是說,裴易是因為那個什麽餘俏俏,所以今天才沒有帶女伴的嗎?畢竟上一次在度假山莊那對餘俏俏關切的模樣她現在都還記得呢……

“我怎麽知道!”因此,宴歡歡連對莊若藍說話的態度都不那麽好了,臉色黑沉語氣更是不耐。

莊若藍眼裏閃過一抹怒色,不過語氣還得裝作十分平和:“歡歡,你別生氣啊。”莊若藍輕聲道:“我想裴易肯定是受到了矇蔽……”

“我為什麽要生氣!”

莊若藍的話讓她是覺得很不開心,就像是她多在意這件事似的。

就算她真的在意,也不能被人以這樣的方式說出來!

丟人。

莊若藍心裏嗤笑,是可表麵上卻也不得不附和著:“是我說錯了,別和我計較好不好?”莊若藍柔聲說著,當真似一個溫柔的鄰家姐姐。是

宴歡歡哪裏還有什麽氣?

“是我不該對若藍姐你生氣。”宴歡歡說著,卻是記恨的看了一眼蘇顏的方向:“我該生氣的!是那些不知廉恥的人。”

她都聽說了,剛才爺爺專程叫了蘇顏去。

爺爺一向不喜歡那些身份普通的人,這個時候單獨叫蘇顏能說些什麽,她都能想到。原本還以為爺爺出來了,那是蘇顏也該灰溜溜的從宴家滾出去了,卻沒想到這人竟還是厚著臉皮留下來了。

莊若藍輕笑著:“是啊,我想裴易一定是喜歡你的。”

“真的嗎?”宴歡歡有些懷疑。

莊若藍接著開口:“是啊,你想想上次你過生日的時候裴易給你送的禮物,那還不能代表嗎?“

也是哦。

想到上次她生日的時候裴易送的項鏈,她就覺得很開心,那不是代表喜歡她的意思嘛……

“所以啊,你隻要像以前一樣,把那些圍繞在裴易身邊的蒼蠅趕走就行了。”莊若藍輕描淡寫的開口:“而且我已經讓人調查清楚了,餘俏俏的出身也很普通。”

“我一看她那個樣子我就知道她很窮。”宴歡歡更鄙夷。

“宴小姐是很有錢,可是那些錢和宴小姐,好像也沒什麽關係。”宴歡歡的話音才剛落,就聽得一道聲音響起。

她急忙轉眸看過去……

“餘俏俏!”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你怎麽會在這裏?”

這可是宴家!

她爺爺的七十大壽,豈是這些阿貓阿狗都能進來?!

餘俏俏穿著一身抹胸的魚尾長裙,搖曳生輝,看著如同一尾真正的美人魚。原本餘俏俏的身材就極其傲人,這會兒穿著襯托身材的魚尾裙愈發顯得嫵媚動人。

宴歡歡眼裏閃過一抹嫉妒,恨不得將手裏的蛋糕扔到餘俏俏的臉上!

“當然是拿著宴家的請帖進來的。”餘俏俏理所當然的開口:“宴家的安保這麽嚴格,莫非我還能悄悄溜進來不成?”

她輕笑著:“不過,我和宴小姐的確是不一樣的。”

宴歡歡有些疑惑。

卻聽餘俏俏淺笑著開口:“我雖沒有宴小姐那樣好的家世,不過還好,我的錢都是自己掙的,用起來也比較安心。”

說著,她轉身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這話可真是將宴歡歡給氣壞了。

她恨恨的看了一眼餘俏俏,大步的走上前一腳踩在餘俏俏的裙擺上!

餘俏俏一時間還真沒防備,一下子就朝著前麵撲去……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忽然腰間一暖,多了一雙有力的大手。

這味道……

餘俏俏心頭忽然一滯,連呼吸都停了片刻,然後才反應過來,急忙推開麵前的人站定。

“俏俏,你沒事吧。”蘇顏急忙過來,關切的看著餘俏俏:“有沒有傷到哪裏?”

“沒,沒事。”餘俏俏忙收回視線,扯開一抹笑容:“我沒事,別擔心。”話雖如此,可看餘俏俏的模樣總像是心不在焉。

再加上今天裴易還詢問了她關於俏俏的事。

蘇顏心裏當然有了別的猜測。

不過這樣的場合也不好多問什麽,蘇顏心裏想著,等回去了之後一定要好好的質問一下。

“裴易。”

宴歡歡走了過來,心裏有些忐忑,裴易應該……沒看到吧。

可裴易隻是涼涼的看了她一眼。

莊若藍適時開口:“裴易,歡歡是來叫你的,宴爺爺叫你過去呢。”她的聲音溫和,讓人聽著就覺得很舒服。

裴易看了看蘇顏和餘俏俏,這才輕聲叮囑:“我過去一下,一會兒就回來。”說著,給了蘇顏一個眼神,其中的意思很明顯。

希望蘇顏能照顧一下餘俏俏。

蘇顏點頭:“好。”

餘俏俏是她最好的姐妹,她當然會照顧。

宴歡歡的眸子閃了閃,轉身就跟在裴易的身後:“裴易,我跟你一起去。”

莊若藍站在原地,輕輕的笑了笑:“餘小姐,希望你們不要介意。歡歡從小就和裴易親近,有些失禮了。”

是現在有些失禮嗎?

餘俏俏眼裏閃過一抹寒光,真以為剛才的事情她什麽都不知道?

別說她了,就是裴易和蘇顏都看到了。

兩人本就在餘俏俏出現的時候就看見她了,也正是因此裴易才會那麽剛好的接住餘俏俏。

“那,我就不打擾餘小姐和蘇小姐了。”莊若藍笑著,往後退去。

蘇顏這才轉過頭:“俏俏,你怎麽會來。”

“公司收到了宴家的請柬,我們老闆就帶我來咯。”餘俏俏輕聲解釋,她想過可能會遇到裴易,但沒想到宴家這麽多客人,她卻才剛來就遇見了。

“那……你們老闆呢?”蘇顏皺眉。

“喏……”餘俏俏努努嘴,卻見老闆正在和一個熟人說話……

許釗陽。

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裏。

不過許釗陽的身邊還站著一個中年人,雖然穿著西裝可看著就覺得那人像是不羈的很,眉眼間和許釗陽還有幾分相似。

餘俏俏解釋:“那就是宴家的二爺,也是許釗陽的爸。”

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宴家的二爺。

從年輕的時候就一直處處留情,一直到現在也沒改變什麽,要知道,許釗陽的年紀可是比宴歡歡還要大。

蘇顏看著,神情有些恍惚。

想當初她和許釗陽在一起兩年,甚至都訂婚了。卻連許釗陽家裏還有爸媽這樣的事都不知道……現在想想,還真是諷刺極了。

正想著,卻見許釗陽轉過了頭來。

蘇顏平淡的挪過視線,對著餘俏俏道:“好累啊,咱們找個地兒坐會兒吧。”打了招呼就坐下了。莊若藍正坐在這,此時笑著看過來:“蘇顏,恭喜你哦。”她笑的眉眼彎彎,眼裏像是帶著真誠的關心。蘇顏一怔,片刻才舉起杯子:“謝謝。”莊若藍微微笑著,十分優雅的模樣:“不用和我這麽客氣啦,我們是朋友啊。”蘇顏愣愣的點頭,顯然有些沒反應過來。宴南城知道蘇顏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所以沒多久就帶著她離開了。況且……他離開之後剩下的這些人可就自在多了。有人道:“宴總一走,那真是身心舒暢……”另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