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事關人生大事

我是那麽不愛惜自己身體的人嗎?”她還有很多事要做,怎麽可能任性到不管不顧呢?見她還有心思開玩笑,宴南城冷冷睨了她一眼,脫下西裝外套披在她肩上,將人攬進懷裏。蘇顏皺眉,伸手推拒,“我不用……”“敢脫下來試試?”“明天你就能聽到曾經的雲升大小姐因為經受不住打擊在暴雨裏發瘋狂奔的訊息。”蘇顏:“……”好吧,她不敢。雨越來越大。回到車上,宴南城的衣服已經濕了大半,白色襯衫緊緊的貼在身上,隱約間露出蜜色肌膚...這態度……和以前可是完全不一樣啊。

以至於時聿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愣住了。

片刻,他腦子裏閃過剛才宴南城說的話,喜歡就趕緊上!他不確定對安錦瑜到底是什麽想法,但此時聽到這樣的話心裏卻覺得很失落。

他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想到這裏,他直接對著安錦瑜開口:“的確……是有那麽一些私事想和安經理說一下。”

私事?

安錦瑜心裏湧出幾分喜悅,不過麵上卻是絲毫不露。

反而是多了幾分疑惑:“私事?”

時聿的麵色黑了黑,心跳卻是有些加速。

“恩。”他點頭,神色沉靜,人卻是湊近了安錦瑜:“還挺大的。”事關人生大事,能不大嗎?

安錦瑜頓時很有些緊張。

其實對於感情這些事,她並非不明白。

這兩天其實她也很忐忑,不知道時聿心裏是怎麽想的,但她也是敏銳的察覺到了時聿的改變,所以才對時聿冷淡了幾分。

恩,這招叫做……欲拒還迎。

“是嗎?”

安錦瑜不知道要怎麽回答,隻能扯了扯嘴角,低聲詢問,她拿不準時聿這話是不是說給她聽的。

時聿眸光灼灼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是啊,這事,還跟安經理有關係。”

安錦瑜的心更提了起來,重複了一句:“跟我有關係?”

“是啊。”時聿回答的理所當然:“最近父母催的急,想讓我帶女朋友回家。”

安錦瑜何等聰明,一下子就明白了。

眸子亮晶晶的:“所以時助理這是……”

“想問一下,安經理有沒有時間。”時聿身露出一抹笑容:“如果有時間的話,不知道是不是方便,跟我回家。”

安錦瑜心裏懸著的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臉上揚起一抹笑容:“不知道時助理想問的,是哪天。”安錦瑜的唇角上揚,眸子更是亮晶晶的,時聿甚至不需要多問就知道這個丫頭的心思了。

“那就的看安經理哪天有時間了。”

安錦瑜臉上的笑容頓時綻放開來。

“都好說,好說。”

見此,時聿的心更是軟了。

一把將人攬入懷裏:傻丫頭。

安錦瑜心裏欣喜不已,整個人都有些激動了。不過還是很快推開了時聿,假意咳嗽了一聲:“咳咳,那個,在上班呢。”

時聿抿唇,這才鬆開了她。

手從安錦瑜的背後抽出來,卻不知道什麽時候手裏已經多了一個盒子。他將盒子遞給安錦瑜。

安錦瑜有些驚訝:“給我的?”

“恩。”時聿笑著點頭。

安錦瑜這纔有些驚喜的開啟,卻見裏麵躺著一條項鏈,並且這個牌子,價格不便宜。

時聿解釋著:“早就買好了,卻一直不知道要怎麽給你。”

今天有機會,也很好。

“謝謝。”安錦瑜笑著開口,將盒子往時聿麵前遞了遞:“給我戴上。”

送走了時聿,安錦瑜很是興奮的在和蘇顏的對話方塊裏輸入:小顏,晚上請你吃飯!

說什麽來什麽。

難道,蘇顏早就知道時聿的打算?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很開心。這樣想著,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項鏈,那家夥……看不出來還挺用心的嘛。

蘇顏一聽這話就知道,有戲。

連忙問了清楚:“真在一起了?”

得到了安錦瑜肯定的答複,蘇顏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看來,宴南城果然沒騙她嘛。

宴南城剛處理完手裏的事,就聽見敲門的聲音。

卻是莊若藍。

她站在門外,此時看著辦公室裏隻有宴南城一個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南城哥哥。”

宴南城皺眉,莫名的開始想念蘇顏的:宴總。

“有什麽事嗎?”

宴南城詢問了一句,看著莊若藍已經大步走了進來:“當然是有事啦。”她語氣裏帶著嬌嗔,手裏還拎著一個袋子。

這會兒將袋子送到宴南城的麵前:“南城哥哥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吧。”

宴南城還真是一頭霧水:“今天?”

莊若藍忍不住笑了起來:“南城哥哥每年都是要忘記的,今天是南城哥哥的生日啊。”

生日……

宴南城還真有些汗顏,他是真的不記得了。

畢竟這些事,他從不放在心上。

莊若藍將袋子往宴南城麵前放了放:“這是送給南城哥哥的生日禮物,希望南城哥哥回喜歡。”

宴南城抿唇:“你有心了。”

裏麵裝的的確是當初和蘇顏一起看的那塊手錶。

莊若藍揚起甜甜的笑容:“隻要南城哥哥喜歡就好。”

宴南城沒說話。

莊若藍接著道:“那我給南城哥哥戴上吧。”

宴南城下意識的避開手:“不用了。”

莊若藍眸子裏閃過一抹暗色:“還是說,南城哥哥其實不喜歡?”隻是為了應付她,所以才說喜歡的嗎?

這話都類似於質問了。

宴南城有些無奈:“我沒有不喜歡。”隻是,他想留著等蘇顏買了送他……今天既然是他的生日,那蘇顏……也該會送禮物的吧。

想到這裏,宴南城的唇角不自覺的揚了揚。

可莊若藍依舊不依不饒:“那南城哥哥既然喜歡,為什麽不戴上?”她撅著嘴,語氣裏帶著幾分質問的味道。

宴南城有些無奈,卻也不知道要怎麽回答這話。

最後隻能生硬的轉移了話題:“現在還在上班呢,你去上班吧。”

……

莊若藍勉強扯開一抹笑容:“好。”可剛轉過身,臉上的表情就變得十分陰沉。

蘇顏。

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蘇顏。

以前南城哥哥就算不喜歡她,但也不會拒絕的這麽直白。

剛走出辦公室,就見電話響起。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她眸子裏閃過一抹陰沉。

一路走到安靜的地方纔接了電話:“許先生。”

許釗陽。

不等許釗陽開口,莊若藍已經接著道:“上次你和我說的是,我考慮好了。”

“這個交易,可以做。”

宴南城本來不記得今天是他的生日倒沒什麽,可被莊若藍提醒了之後一下午都是在忐忑中度過。

他一直都在等著蘇顏會不會給他送什麽驚喜。

恩……哪怕不是什麽驚喜,隻要是個禮物,他都會很開心。

可他卻完全忘了,蘇顏根本不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

一直到下午。

宴南城纔看見蘇顏進了他的辦公室,他正襟危坐,就等著蘇顏的祝福。卻沒想到聽見蘇顏笑著開口:“南城,晚上錦瑜,安經理說要請我吃飯。”

言下之意,所以我不能陪你了哦。

宴南城的臉色頓時黑了起來,這個該死的女人。

竟然忘記他的生日,而且還在這麽重要的時刻要去跟別人吃飯?

“你要去?”宴南城黑著臉詢問,可那語氣,怎麽都像是帶著幾分質問的意思。蘇顏不知道宴南城這是怎麽了,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她心裏對這個男人已經沒那麽懼怕了。

所以笑著開口:“恩,我已經答應了。”

“那你現在來和我說是?”

蘇顏笑的嬌憨:“這不是和你報備一下嘛。”

聽到這話,宴南城忽然就沒脾氣了。

看樣子這丫頭還是將他的話放在心裏了的。不然這會兒也不會說什麽‘報備’了,可見心裏是裝了他的……

他的心情忽然就好了很多。

“是嗎?恐怕不行了。”宴南城微微笑著:“我剛才還聽時助理說,安經理今天要加班。”

加班?

蘇顏有些疑惑。

安錦瑜沒說啊。

“不然,你再去問問安經理?”

宴南城的聲音十分平淡,可說出來的話信服力卻很高。

“那好吧。”蘇顏答應一下,這才轉身離開。

她剛走,宴南城就已經給安錦瑜發了訊息,通知她今晚加班。

安錦瑜隻能歎息一聲,卻不得不答應下來。

畢竟宴總說了,把時聿留下來陪她。

這別說加班了,就是一直住在公司也成啊。

剛下班,蘇顏還在整理檔案呢。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走進來的人卻是宴南城:“走。”

他的話不多,可蘇顏立馬就乖乖的站了起來:“去哪?”

宴南城睨了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

蘇顏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

剛走出辦公室,就見莊若藍站在外麵。

看見兩人同時出現,臉上的笑容僵了僵,可還是對著宴南城道:“南城哥哥,蘇顏也跟我們一起回宴家嗎?”

按照以往的慣例,宴南城過生日都是要回宴家老宅的。

“你……要回宴家?”蘇顏看向宴南城,眸子裏全是疑惑。

宴南城沒回答她,而是看向莊若藍:“今天不回去。”

連這樣的慣例都要更改了嗎?

“可是今天……”莊若藍看了看蘇顏,到底是沒說出來。而宴南城也沒有讓她說出來的意思:“今天我還有事,你要是去的話,自己去吧。”

這話,還真是毫不留情。

莊若藍的臉色白了白,最後也沒開口說話,隻是眼睜睜的看著兩人從她麵前走過。不過蘇顏這會兒卻似乎明白了什麽,但要她很清楚的說那是什麽,她卻又說不出來。

隻是覺得哪裏很不對勁。

所以一路上都顯得心不在焉。

看著她的模樣,宴南城皺了皺眉,剛上車就轉過頭來道:“剛剛莊若藍說的是慣例,每年的今天都會回宴家吃飯。”是有事啦。”她語氣裏帶著嬌嗔,手裏還拎著一個袋子。這會兒將袋子送到宴南城的麵前:“南城哥哥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吧。”宴南城還真是一頭霧水:“今天?”莊若藍忍不住笑了起來:“南城哥哥每年都是要忘記的,今天是南城哥哥的生日啊。”生日……宴南城還真有些汗顏,他是真的不記得了。畢竟這些事,他從不放在心上。莊若藍將袋子往宴南城麵前放了放:“這是送給南城哥哥的生日禮物,希望南城哥哥回喜歡。”宴南城抿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