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每年的今天

”他眼神鄙夷,上上下下打量了蘇顏一遍,旋即低頭,湊到她耳邊,惡意滿滿的道:“怎麽樣?宴南城能不能滿足你?”“啪!”又是一聲清脆響亮的耳光聲。力道之大,打的許釗陽偏了偏頭。很快,左右兩側的臉上紅腫浮現,多了兩個對稱的巴掌印。蘇顏氣的雙眼通紅,用沒被製住的左手又狠狠甩了他一巴掌,順便掙開了他的鉗製。“這一下,是為我爸爸曾經對你的信任和看重。”許釗陽狼狽的模樣讓蘇顏心裏有些解氣,又有些莫名的難受,可對上...每年的今天……

這幾個字對蘇顏來說是很刺激的。

她腦子裏靈光一閃,猛的反應過來,今天可能就是宴南城的生日。畢竟下午的時候,她還在宴南城的辦公桌上看見了那個禮物盒。

那個盒子……可不就是那天和莊若藍一起逛商場的時候買的嘛。

裏麵裝的,應該是一塊手錶。

想到這裏她條件反射看向宴南城的手腕。

不是那塊。

她腦子一抽,對著宴南城道:“莊小姐送給你的那塊手錶,你不喜歡嗎?”

宴南城頓時看了過來,眼神有些意味深長。

那眼神,看的蘇顏都不好意思說話了。

隻能抿著唇,低下頭保持沉默。心裏暗罵自己的愚蠢,她這麽說豈不是告訴宴南城,她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嘛。

可又什麽都沒準備,怪不得宴南城會那麽生氣……

蘇顏想息事寧人,可宴南城當然不會答應,眸光深邃的看著身邊的女人:“難道,你就沒有什麽表示?”

其實,她在聽莊若藍說了之後也是私底下悄悄買了禮物的,但不知道宴南城會不會喜歡。

“恩……”蘇顏沉吟著:“今晚想吃什麽?”

“走吧。”宴南城早已經定好了餐廳和蘇顏一起共進晚餐。這會兒他揉了揉蘇顏的頭,卻是認真開車起來。

蘇顏乖乖的‘哦’了一聲。

沒多久,車就已經到了定好的餐廳。

“上次你不是還挺喜歡這裏的菜嗎?今天就來這裏吃。”宴南城一邊開啟車門,一邊解釋。

蘇顏心裏一暖。

“謝謝。”

就算是在這個時候,宴南城還為她考慮呢……

想到這一點,蘇顏是真的很感動。

電話響起。

宴南城看了一眼,略皺了眉。

是宴家的座機。

他接起電話,那端傳來管家的聲音:“宴總,老爺在家裏等您回來用飯呢。老爺還交代了,一並將莊小姐也接過來。”

這管家是宴老爺子身邊的老人了,平日裏雖然尊敬宴南城,但卻隻聽老爺子一個人的話。

“滿叔,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宴南城直接拒絕:“明天我會回去親自和爺爺說。”

結束通話電話,這纔看向蘇顏:“傻站在這裏做什麽?快進去啊。”

蘇顏哦了一聲,邁著小步子走進去。

隻是一路上頭都低低的,不知道是在想什麽。

宴南城看著她那模樣,忍不住就想笑。可麵兒上卻是一本正經:“怎麽跟個鵪鶉似的。”

可不就是鵪鶉嘛。

“等會老爺子又要不喜歡我了。”蘇顏撇撇嘴,不過純屬感歎。

反正宴老爺子也不喜歡她。

可宴南城聽到這話卻很開心,畢竟這丫頭開始在意老爺子喜不喜歡她,那豈不是變相的說明,她喜歡他。

“我喜歡你就夠了。”宴南城直接回答,拉著蘇顏到了定好的包間坐下。

蘇顏臉一紅,如果說她之前有些疑惑的話,現在基本沒什麽疑惑了。宴南城的心裏肯定是有她的,這種感覺,她能很直觀的感覺到。

很清晰。

也讓她覺得很幸福。

這是除了爸爸之外,第二個給她這麽溫暖的人。

和以前許釗陽在一起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現在想想以前的日子,隻覺得累。她全心全意的對許釗陽好,結果卻換來一個白眼狼。

而她從沒想過,宴南城會對她這麽好。

席間。

宴南城很自然的為她夾菜,知曉她喜歡的菜式。一切都很妥帖,她忍不住看向麵前的男人。

明明是個看起來就很高高在上不可接觸的人,怎麽現在就像是下凡了似的。

這輩子,她從沒想過會和宴南城這樣的人有交集。

以至於現在,一切都像是一場夢似的。

“吃飽了?”

宴南城詢問,眼裏帶著關心。

“恩。”蘇顏忙點頭,片刻忙反問:“你呢?”

“那就走吧。”宴南城率先站起來,他倒是有些期待,這個丫頭給他準備了什麽東西。

畢竟看蘇顏的模樣,倒不像是什麽都沒準備。

唯一的可能,就是沒帶在身上而已。

“現在我們……回家?”他詢問,聲音裏帶著幾分曖昧。蘇顏的臉色黑了黑,回家會發生些什麽,她不用想都知道。

不過她準備的禮物也確實是在家裏放著的……

但就這麽回去,也太明目張膽了些吧。

蘇顏思索著,人已經被宴南城拉上了車。

眼看著宴南城就要啟動車子了,蘇顏連忙抓住他的手:“那個,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咱們出去散散步吧…”

散步?

宴南城有些無奈,環視了一圈。外麵車來車往,川流不息:“在這?”

蘇顏忙回答:“當然不是在這裏了,我們就去家附近那個公園吧。”時間不錯,場景也不錯。

“好。”宴南城答應下來,蘇顏這才鬆了一口氣。

已臨近日暮,昏黃的夕陽在天邊懸掛著,搖搖欲墜。金色的餘暉灑在每個人身上,都像是為人渡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宴南城就在身邊走著,更是讓她覺得,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畢竟……那可是宴南城啊。

僅僅隻是那三個字,就足以讓整個濱海市為之震動了。

蘇顏正走著,卻覺得手心一暖。

宴南城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抓住了她的手,她側眸看過去,宴南城雖然沒正視她,可眼角的餘光卻是一直落在她身上。

她心裏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可心頭卻有絲絲縷縷的甜蜜湧上來。

這種被人在意的感覺……纔是最好的吧。

想到這裏,她反手扣住宴南城的手。感受到這樣的回應,宴南城的唇角上揚了三分,連眸子裏的寒意都回暖了幾分。

走了好一會兒,宴南城還真是奉陪到底。

一直到蘇顏說走不動了,兩人才尋了個位置坐下。

時間已經不早了。

公園裏的路燈都亮了起來,蘇顏和宴南城就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很是喧囂。

大人小孩的玩鬧聲不絕於耳。

宴南城忽然湊近了蘇顏:“以後我們也生兩個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好不好?”

蘇顏的臉頓時就紅了。

這也想的太多了吧。

最重要的是:“誰要和你生孩子啊。”

這話宴南城可就不愛聽了。

當即轉過頭,目光灼灼的看著蘇顏,眼裏似乎還帶著隱隱的威脅:“不想和我生孩子?那你想和誰生孩子?”

蘇顏有些無奈:“一定要生孩子嗎?”

“那倒不是。”宴南城回答的也很爽快:“但除了我,你不能和任何男人生孩子。不管是徐宗梓,還是許釗陽都不行!”

“你想到哪裏去了。”

蘇顏的臉紅紅的,又是害羞又是生氣。

這件事跟許釗陽和宗梓哥又有什麽關係?宴南城這話說的,真是要氣死她了。可想著畢竟今天宴南城生日,她總要大氣一些,不跟他計較好了。

“什麽想到哪裏去了。”宴南城卻說的很認真:“兩個孩子,男孩像我,女孩像你。”

蘇顏麵上嗔怪,可心裏卻覺得很開心。

忘了是在什麽地方看到過,如果一個男人真的愛你,那就會很自然把你計劃到未來裏。

現在宴南城,也是這樣吧。

而這樣的認知,讓她很開心。

可至於更深的,蘇顏卻沒再往深處想了。一直到夜已經深了,蘇顏才站了起來:“那……我們回家吧。”

我們。

回家。

這兩個詞讓宴南城聽著就覺得很開心。

這說明蘇顏在心裏是把他當做家裏人的,否則絕不會有這樣自然的語言。連帶著剛才的不虞都徹底消散,看著蘇顏的眼裏全是寵溺:“好。”

隻要蘇顏說的,自然都是好。

家門口。

蘇顏忽然有些緊張,不知道宴南城一會兒見到裏麵的情景心裏會作何感想。她當然是給餘俏俏發了一個簡訊,叫她來安排的。

其實也沒準備什麽新奇的玩意,就是在家裏放了些許氣球和鮮花。

開啟門。

就有清新的香味兒傳來,宴南城轉眸看了一眼蘇顏,眸子裏閃過一抹笑意。不用多想他也能知道,肯定是蘇顏這個小丫頭安排的。

啪!

燈被開啟。

房間裏灑滿了花瓣,房間裏還放置了不少氣球,房屋中間用玫瑰花擺成了一個大大的愛心。

裏麵還寫了四個字:生日快樂。

蘇顏一路都小心翼翼的關注著宴南城的反應,這會兒看著他唇角上揚著,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而此時宴南城已經轉眼看向蘇顏:“這些都是你安排的?”

“恩……”

蘇顏開口:“是我讓……”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宴南城打斷了:“我都知道了。”

至於其他的,不用蘇顏多說他都知道。

見此,蘇顏也就不多說了。

而宴南城已經攬住了眼前人,眸子裏的情意分明,蘇顏往後退了退。眼看著男人已經要撲過來,蘇顏忙開口:“還沒看禮物呢!”

宴南城這才收回了動作,揶揄的看著蘇顏。

等著她下一步的動作。

蘇顏鬆了一口氣,急忙走到屋子裏,沒多久就拿著一個盒子出來了。臉上的表情還很有些不好意思,袋子看著很精緻,宴南城沒想到還真的有禮物,眼裏閃過驚喜。

他忙接過蘇顏手裏的袋子,像捧著什麽寶貝兒似的。

蘇顏看著,唇角揚了起來:“喏,開啟看看。”扯開一抹笑容:“蘇小姐說她還有公事要處理,讓我陪南城哥哥一起吃飯呢。”宴南城的臉色更難看。“她這麽說的?”“是啊。”莊若藍點頭,眸光清澈,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宴南城沒再說話,往前走了走,莊若藍急忙跟上,眼裏閃過一抹得逞。看來,她的辦法還是有效的。可她臉上的笑容還沒揚起,宴南城已經轉過身:“我還有事沒處理完,你自己去吃飯吧。”說完,轉身就朝著辦公室去了。莊若藍愣在原地一時反應不過來,旋即卻是恨恨的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