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昨晚累壞了…

懷裏,炙熱的手掌心一下一下撫摸著她的長發,輕聲安慰:“有我在。”蘇顏依然有些不習慣男人的懷抱,掙紮了一下,站直身子抬起頭看向宴南城。臉上擠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一定要查出真相,一定要還給爸爸一個清白!”還帶著淚痕的小臉,因為哭泣的緣故,鼻尖有些微微泛紅,眼睛卻因為笑容而彎成了月牙形。蘇顏臉上滿是堅定與自信。又哭又笑的,可是眼前的小人越挫越勇的模樣很好看。她這模樣,讓宴南城心跳不自覺漏了一拍,瞧著她的...宴南城就跟得到了什麽寶貝兒似的,整個人都開心的不行。

急忙開啟了手中的盒子,卻見裏麵裝著一條領帶。

蘇顏已經走到了他身邊,心情很有幾分忐忑:“怎樣?”

宴南城已經把領帶取出,遞給蘇顏:“給我係上。”語氣裏帶著幾分急不可耐,似乎對蘇顏的禮物很期待。

蘇顏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把領帶取出來,親自為宴南城係上。

和宴南城倒也很相配。

宴南城看著更是喜歡的很,一直在鏡子前麵走來走去。說完還問了蘇顏:“怎麽樣?好看嗎?”

蘇顏當然要說好看。

得到這樣的答複,宴南城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許多。

不過,誇獎完以後還是要進入正題。

第二天一早。

重複昨天早晨的疲憊,蘇顏連睜眼皮都十分費勁。

可宴南城卻開心的很,在他穿好了衣服之後就拉著蘇顏給他係領帶。係好之後還沒忘記要自戀一會兒,這纔出發去了公司……

莊若藍一大早也到了公司,看見宴南城臉上的笑容以及宴南城的新領帶自然也是第一時間就被她看到了。

她不由的看了看蘇顏。

最後才將視線落在宴南城的身上,笑著開口:“南城哥哥,你的新領帶很配你哦。”話才落下,就見宴南城露出一抹笑容:“我也這麽覺得。”

宴南城還看了看一邊的蘇顏:“是你嫂子買的。”

你嫂子……

這三個字對莊若藍來說真是十分諷刺的了。

不過她也不能表現出來,反而要揚起笑容:“我就說嫂子的眼光好,昨天我送給南城哥哥的那塊表,也是嫂子幫我選的呢。”

宴南城的眼神看向蘇顏。

蘇顏往後退了退:“選倒是沒選,就是多看了一眼而已。”她弱弱的開口,這樣的話……也算解釋吧。

宴南城這才轉過頭。

莊若藍麵上的表情僵了僵,宴南城已經開口:“時間差不多了,去上班吧。”說完,人也已經朝著樓上走去了。

莊若藍還想開口。

蘇顏也禮貌卻疏離的笑了笑,大步跟了上去。

看著兩人的背影,莊若藍的眸子裏閃過一抹恨意。

蘇顏,你且等著……

一晃,莊若藍已經來了宴氏半個月了。

最近蘇顏忙的很,宴南城又給了她一個任務,和策劃部的付明月付總監做一份很重要的策劃。

已經連著加了好幾天的班,連人都恨不得住在公司了。

所以對於別的事都沒太關注了。

莊若藍倒是打了幾次電話,可都被她三言兩語就打發了。餘俏俏的關心也往後推了,畢竟用餘俏俏的話來說,現在蘇顏也是一個工作狂了。

蘇顏反而覺得這話是讚譽。

所以絲毫沒覺得有什麽問題,反而是調侃餘俏俏,這是在向她靠近!

夜色已深。

不知是不是坐的太久了,蘇顏的背有些疼,她伸了一個懶腰,站了起來。現在這個時間,整個宴氏的燈幾乎都已經滅了。

這樣想著,她一下子踢掉了腳上的高跟鞋。

轉而開啟了手機音樂,一首歡快的歌曲響起。她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隨著這音樂就開始跳舞了。

一身職業裝,再加上輕快少女的舞步……

可偏偏蘇顏的臉就很少女。

這樣一來倒也不覺得有什麽違和感,反而是有另外一種風情。

一曲終了,她才停了下來,還有些氣喘籲籲的。可心情好了很多,連這幾天一直加班而變得有些昏沉沉的頭腦似乎都清醒了許多。

她倒了一杯水,剛準備坐下,卻見辦公室的門口正站著一個人。

站姿宛若鬆柏,神色未明,隻一雙眼睛明亮的很。這會兒雙手插兜站在門口。

蘇顏頓時有些心虛。

“南,南城!”她連忙站起來:“那個,你來了多久了?”

不會,剛纔看到她自娛自樂了吧……

“來了有一會兒了。”宴南城的眼神很真誠。

蘇顏的臉色黑了黑。

宴南城接著開口:“該看到的,都看到了。”他的話落下,眼裏似乎有一抹火光閃現。

蘇顏頓時覺得有些危險,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

而宴南城已經走了進來,還順便關上了門。

蘇顏心中警鈴大作,忙道:“這可是辦公室!”

宴南城一臉認真:“你說什麽?”那模樣,似乎是蘇顏想多了似的。

蘇顏剛要鬆一口氣,卻見麵前的男人已經壓了過來:“不過,顏顏你既然有這樣的想法,那我肯定是要成全的。”

說著,一把抱住蘇顏。

這個死丫頭,可不知道剛才的她有多迷人。

本來這套職業裙就很顯身材,將蘇顏的身材很好的襯托出來,所以在剛才她跳舞的時候,他的眼神是完全離不開的……

“南城,別……”蘇顏羞紅著臉拒絕,這裏是辦公室。她可以接受在家裏,但不能接受在辦公室……

可宴南城卻是一掌托住她的臀,另一隻手勾住她的腰,往上輕輕一拎,蘇顏就被他拎起來了。

蘇顏的雙腿束著他的腰,本來就不長的裙擺直接往後被壓去。

“南城……”她輕聲道。

而宴南城已經抱著她轉身朝外麵走去了。

笑話。

就算這裏沒有,可蘇顏的辦公室是透明的,當然不能在這裏了。

要去,也得是他的辦公室。

宴南城關上門,還沒忘記反鎖。

不等蘇顏繼續開口,直接將人抵在門上。

許久。

蘇顏躺在沙發上,身上還搭著一條毛毯。

一雙大眼睛憤憤不平的看著某個已經正襟危坐開始處理檔案的男人,心裏的怨念很大,一直在心裏不停的重複五個字。

該死的男人。

該死的男人。

“別這麽看著我。”宴南城從檔案堆裏抬起頭:“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這個吃,可不是一般的吃。

蘇顏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急忙收回視線。

低著頭,把扔了一地的衣服穿上,還不忘記用毛巾把自己裹著。

這個時候宴南城也看完了檔案,大步走了過來,不等蘇顏拒絕已經一把抓住她的手:“好了,我們回家。”

從上次他生日的時候蘇顏說過這句話之後,宴南城每天下班的時候都會牽著她的手說同樣的話。

蘇顏的心頓時就軟了。

不過她也是真的累的不行了,好在宴南城像是知道似的,一把攔腰抱住她:“別動。”

蘇顏本來想拒絕,可想著公司裏現在肯定沒人了,而且她也很累,就任由宴南城去了。

隻是將頭埋在他的胸膛,像一隻鴕鳥似的。

剛上車沒多久,蘇顏就歪著頭靠車上睡著了。

宴南城放緩了車速,現在已經淩晨兩點多,路上已經沒有多少車了,隻是這座城市,依舊霓虹閃爍。

城市的燈輝映襯的天空都是亮的了,宴南城側眸看了看坐在副駕駛上的姑娘,心裏忽然生出一種安定。

蘇顏……

他的女孩。

他本來以為,這輩子除了生意,沒什麽能讓他感興趣的事。

可遇見蘇顏之後他才知道,以前的確……目光短淺。

到家。

他把車停好,才輕柔的抱著蘇顏下了車。

蘇顏在他懷裏嚶嚀一聲,撇撇嘴,接著睡了。宴南城唇角忍不住勾起,邁著大步朝著家裏走去。

這個傻丫頭。

真像個……小豬。

陽光暖暖的,喚醒了蘇顏。

她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看了一眼床頭的時間,已經十一點了!

遲到了。

她利落的下了床:“南城?”

每天早上起床看見宴南城似乎已經成了一個習慣,現在沒看見反而不習慣了。

可的確沒人回答她。

她剛想朝外麵走去,卻見門上貼著一個便利貼:我先去公司了,早餐在桌上。

竟然沒叫她。

蘇顏收拾好了之後,喝了牛奶。

這才給宴南城打了電話。

“醒了?”

宴南城溫柔的語氣讓時聿咋舌。

他還真不知道,蘇顏到底有何種魅力,竟然能讓一想待人清冷的是宴南城用這麽溫柔的語氣說話。

不過,也就隻有蘇顏有這個待遇了。

所以他不問也知道,電話那端的人肯定是蘇顏!

“恩,昨晚你累壞了,所以想讓你多睡一會兒。”

這話說的……

時聿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這種話,他不敢多聽啊。

“那我叫時聿來接你。”宴南城接著開口,時聿的腳步硬生生的頓住。

片刻。宴南城抬眸看了一眼時聿:“好,路上注意安全。”

蘇顏結束通話電話,這才拎著包準備去公司了。

那個策劃案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付明月他們都會搞定,所以蘇顏現在感覺整個人都很輕鬆。

等蘇顏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休息時間了。

剛到公司樓下,就見宴南城正邁著步子走出來。他身邊還跟著莊若藍……

莊若藍莞爾笑著,不知在說什麽。

宴南城的唇角也微微勾了起來,看著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蘇顏一下子停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了。

可宴南城已經走了過來,直接伸出手攬住她的肩,語氣更是十分寵溺:“午飯想吃什麽?”時候已經伸到她的腰間。她正不自在的時候,一道柔柔的聲音傳來:“南城哥哥。”卻是莊若藍,來人穿著藍色的連衣裙,長發披散著看起來很是溫柔:“好巧,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見你。”說完,纔看向蘇顏:“蘇小姐也在。”宴南城這才抬頭:“是挺巧的。”莊若藍溫柔的笑了笑:“介意我一起坐下嗎?”“坐。”宴南城到底沒拒絕,畢竟兩家是世交。莊若藍這才坐下,點了餐:“沒想到,南城哥哥也會來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小餐廳,實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