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看好

一陣騷動。所有人的視線應聲看過去。隻見一群人簇擁著中間兩人緩步而來,左側是慈善晚宴的主辦方負責人,右側……那人很高,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裝勾勒出他挺拔健碩的身材,大步而來的身影沉穩如山,如嶽峙淵。蘇顏瞳孔驟然一縮。似是察覺到她的目光,那人突然轉頭,朝蘇顏的方向看了過來。蘇顏麵色一白,忙低下頭去看自己腳尖。“宴總,您怎麽了?”“沒事。”宴南城收回視線,嘴角勾起一絲極淡的弧度,抬步向貴賓席走去。沒了那侵略...看好宴南城……

蘇顏知道餘俏俏話裏的意思,畢竟在她麵前,莊若藍是沒怎麽避諱她對宴南城的心思的。

蘇顏老早就看出來了。

所以一下就明白了,輕聲道:“好,我會的。”

至於別的,蘇顏也不會做。不過現在答應下來讓餘俏俏不至於那個擔心還是可以的。

餘俏俏哪裏會不知道蘇顏的性格?

跟著叮囑:“你可別不當回事兒,宴總這麽好的男人,你可不能放過!”頓了頓,又道:“雖然你們已經結婚了,但你也不能放鬆。”

蘇顏失笑:“好。”

結束通話電話,餘俏俏看著熄滅的螢幕,眸子裏閃過一抹晦暗。

或許,就這樣了吧。

其實也沒什麽大不了的。

不就是一個男人嘛。

可心裏雖然這樣想著,但蘇顏還是莫名覺得有些難受。這種感覺,實在太不符合她了。

可偏偏,她像是無法控製了似的。

真是太奇怪了。

第二天。

策劃部一早就炸了。

蘇顏和宴南城一大就去了策劃部開會,付明月的臉色陰沉的幾乎能滴出水來,坐在一邊一言不發。

在場的人並不多,除了付明月也就隻有宴南城,時聿。不過幾人的神色都很嚴肅,顯然這件事非同小可。

蘇顏不由的想到昨天晚上宴南城接到的那個電話。

不過當時她困的很,所以沒等宴南城的電話接完就已經睡著了。第二天一早更是直接忘記了,可現在看來,隻怕那個電話非比尋常。

“就在我們這一次提交競標書給‘群羽’的時候被告知,這個方案已經被這一次一同競爭這個專案的人提前提交了。”

甚至兩份競標書都相差無幾,而且對方的價格更優惠。

那個公司不是別人,正是宏達。

看樣子,宏達是準備通過這個專案翻身了。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這份競標書為什麽會被泄露!

“知道具體內容的也就隻有在座的幾位,但你們都是我最信任的人。”宴南城的視線在幾人的身上掃過,最後落在蘇顏的身上,不過卻也隻是看了一眼就挪開了:“我相信這件事情肯定不是你們做的。”

說完,他看向時聿:“這件事情一定要調查清楚。”

“是。”時聿點頭:“一定會。”

不過現在就算能找到泄露的人,但這一次競標也隻能是重做方案了。要知道,上一次的方案整整做了半個月,現在距離競標已經隻有五天了。

少了整整十天的時間,怎麽忙的過來?

付明月臉上都多了幾分凝重,時間的長短並不是問題,除此之外還有的就是……他們還需要拿出一份更優質的策劃,這樣才能完美的勝出。

蘇顏看著眾人的模樣,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了。

“宴總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付明月率先站了起來,既然要重新做,那自然是有很多事還要忙。所以她現在也沒時間在這裏耽誤。

“好。”

宴南城點頭:“那你先去忙吧。”

時聿也起身離開。

蘇顏想了想,走到宴南城的身邊:“宴……南城,你放心,時聿肯定會很快就找到那個人的。”

宴南城點頭,沒想到這丫頭還會安慰他。

他眼裏的神色緩和了幾分。

“那我就先去工作了。”蘇顏低聲道:“恩,也去想想能不能幫上忙。”

“好。”

宴南城當然是相信蘇顏的。

可蘇顏剛回到辦公室,電話就響起了。

那電話號碼還很熟悉。

許釗陽。

可不就是宏達的人,現在還打電話來?

她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可許釗陽還是不願意放棄,沒一會兒電話就再一次響起。

蘇顏煩不勝煩,這才接起了電話。

“有什麽事。”

她的第一句話就透露出其中的不耐。

許釗陽倒是不生氣,而且心情似乎還不錯:“其實我給你打電話,是想謝謝你的。”許釗陽反而還輕笑著,那語氣似乎很是真心。

蘇顏很疑惑。

“謝我?”

許釗陽還要謝謝她?

“是啊。”許釗陽仍舊是輕笑著:“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有今天。”

蘇顏一怔。

許釗陽接著開口:“為了表示感謝,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

“不必了。”蘇顏直接拒絕,可話還沒說完,就見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宴南城正站在門口,一雙眸子裏蓄滿陰沉。

蘇顏一下就愣住了。

她也有些慌了,要是讓宴南城知道,現在她是在和許釗陽打電話,南城也會生氣吧。

想著,她結束通話了電話。

人也站了起來:“宴總,有什麽事嗎?”

宴南城隻是看了她一眼。

大步走了過來:“在和誰打電話呢?”

蘇顏怕說出‘許釗陽’這三個字,宴南城會生氣。所以這會兒隻低聲道:“沒,沒誰。”

可這樣的回答卻隻讓宴南城的眸子更陰沉了幾分。

沒誰?

還想騙他?

宴南城嚥了咽口水,心裏有些緊張。但還隻是定定的看著眼前的人:“你就,沒什麽想要跟我說的?”

蘇顏一頭霧水。

“什麽想要說的?”

宴南城的眼神徹底黯了下去。

看來,是真的沒什麽要跟他說的了。

蘇顏,竟是打算徹底瞞著他不成?

下一秒。

宴南城已經轉身離開了。

“宴總?”

蘇顏喊了一聲,可宴南城就跟沒聽到似的,依舊轉身大步離去。

沒一會兒。

辦公室的門再一次被敲響,不過這一次進來的人卻時聿。

時聿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蘇助理,宴總叫你過去。”

蘇顏覺得有些不對勁,尤其是剛才宴南城的表情。不過想到今天發生的事也釋然了幾分,可能隻是因為泄露了這一次的方案所以心情不好呢。

可走到門前,時聿並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蘇顏推開辦公室的門,看見宴南城正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

她隻能看到他的背影,可就算隻是背影也能看出他的心情可能並不是很好。蘇顏關上門,想了想,低聲道:“南城,你找我啊。”

語氣熟稔自然。

可這話聽在宴南城的耳朵裏卻隻讓他覺得諷刺。

怎麽?一句稱呼,就想討好他嗎?

他一言不發,隻定定的看著蘇顏,眼裏像是帶著幾分探究。蘇顏被這眼神看的有些不適,不自在的看了看她自己。

“怎麽,這麽看著我?”

“你不知道嗎?”宴南城的心裏像是有一團火在燒,分明,一切都已經有眉目了。可偏偏這個女人還做出這麽一副純良的樣子,真當他蠢嗎?

“知道什麽?”

蘇顏問了一句,人已經走到了宴南城的身邊:“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我們還有五天的時間呢,一定能做好的。”

“是嗎?”

宴南城的聲音壓得很低,很有些陰沉的味道。

蘇顏抬眸,這段時間為了忙這件事,她連醫院都沒空去。本來想等著明天週六去的,現在看來……又去不成了。

“你自己看看吧。”

宴南城不等她接著問,已經指了指茶幾。

蘇顏拿起茶幾上的紙,隻見上麵寫著,這幾天列印了方案的除了策劃部,就隻有她的辦公室。

而且,她的通話記錄上,許釗陽的電話赫然在列,來往的甚至還是簡訊。簡訊上的內容,已經很清楚的說明瞭一切。

也就是說,現在一切的矛頭都指向了她,甚至,其中已經有了最清楚的證據。

“不是我。”蘇顏低聲道開口,看向宴南城:“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樣的簡訊……”

宴南城已經走了過來,眼裏帶著幾分陰沉的味道:“剛才我還聽到你和許釗陽的電話!”

蘇顏一愣,到了嘴邊的話忽然就不知道要怎麽說下去了。

而這樣的沉默在宴南城看來,就像是預設了。

他一把攥住蘇顏的肩膀:“為什麽!為什麽要這麽做?”不是說,她討厭許釗陽嗎?不是說,恨許釗陽入骨嗎?

可現在居然還會出賣宴氏的資料給許釗陽。

這個女人,到底有幾句真話?!

蘇顏現在還完全沒反應過來,怪不得,剛才許釗陽要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原來就是在算計她。

可她分明就什麽都不知道。

“真的不是我。”蘇顏看著宴南城,眸光清澈,眼神明亮。裏麵倒映著宴南城因為憤怒而顯得有些扭曲的臉。

可這樣的眼神在宴南城看來,都是蘇顏的偽裝。

這個女人,不聲不響的就把他賣了。

要是別人,宴南城都不會這麽生氣。可偏偏,這個人是蘇顏!

是他宴南城的妻子,最信任的人。

未免太諷刺了。

“你相信我。”蘇顏接著道:“剛纔是許釗陽打電話沒錯,可我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麽。”

可那個時間,卻偏偏太巧了。

宴南城當然不那麽相信。可再加上聽到蘇顏和許釗陽打電話,蘇顏卻還試圖瞞著他,他當然會生氣。

“是嗎?”宴南城的眸子眯了眯,眼裏全是冷意。

“南城……”蘇顏還想解釋,可這樣才說了兩個字,宴南城就已經打斷了她:“行了,這幾天,你就先別來公司了。”

蘇顏一下子定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著宴南城。

“你就,這麽不相信我?”不來的。宴歡歡咬著嘴唇不知道要怎麽說纔好。可看她的模樣,莊若藍還有什麽不明白?眼睛頓時黯了下去……宴歡歡忙道:“我想,大哥肯定是想來的,隻是被蘇顏那個小妖精纏住了。我現在就給大哥打個電話。”莊若藍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阻止。就當她,心裏還有那麽一點希冀……“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冰冷的女聲同時傳入兩人的耳朵裏,莊若藍的胸口起伏著,臉色更白了幾分。南城哥哥……你連看都不來看我了嗎?宴歡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