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rn以為

麽辦。”“要麽,這些年你在公司中飽私囊了多少,給我雙倍吐出來,要麽……”她手指在桌麵上輕扣了下,“我把這份東西交給警方,至於怎麽處理,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康旭額上,冷汗涔涔而下。他咬牙,恨恨的盯了蘇顏一眼,“沒看出來啊,你這個小丫頭片子還挺狠。”他在蘇雲升手底下都沒吃過這麽大的虧,現在竟然栽在了他女兒手上。蘇顏勾了勾唇,“多謝誇獎。”康旭又差點被氣了個仰倒,最後,隻能灰溜溜的滾出公司。離開前,他回...她本來以為,兩人之間已經算有了感情基礎了。甚至在她心裏,宴南城已經處於一個十分特殊的位置了。

可現在看來……

一切都是她想的太多了。

宴南城對她,居然連一點信任都沒有。

蘇顏的眼裏多了失落,宴南城看著她委屈的樣子更覺得心煩意亂。一切都已經擺在明麵上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讓他生氣的是,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欺騙他。

要是真的沒什麽的話,為什麽要欺騙他。

蘇顏隻覺得鼻子酸酸的,忽然就很想哭。可她怎麽能哭?咬緊牙關,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宴南城更生氣,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去哪!”

“你不是讓我走嗎?”蘇顏倔強的反問:“那我還留在這裏做什麽?”

該死的。

居然一點想要解釋的意思都沒有嗎?

就這麽破罐子破摔無所謂的態度?

宴南城也不是沒有脾氣的人,索性一下放開了蘇顏的手臂,任由她離開。蘇顏轉過身,眸子就濕潤了。

卻是頭也不回的朝著外麵走去。

時聿就站在辦公室外,看著蘇顏走出來,眸子閃了閃似乎想說什麽。可最後還是一個字都沒說,隻是眼睜睜的看著蘇顏邁著大步朝著電梯走去。

片刻,時聿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看著宴南城那煩躁的模樣,冒著大不諱開口:“宴總,蘇助理她,不像那種人。”這也是蘇顏要求的,在公司就該有公事的樣子,隻能叫蘇助理。

宴南城本就煩躁,一聽這話心裏更煩。

他當然知道蘇顏不是那種人,就算一切都擺在明麵上。但蘇顏的態度……讓他很生氣。

看來,是他最近太寵著蘇顏了,所以她都變得無法無天了。

“什麽時候要你教我做事了?”宴南城冷聲道,看著時聿的眼裏也帶著警告,現在他煩著呢。

時聿頓時不再說話了。

轉身正準備出去。

可剛走到門口卻聽身後傳來宴南城有些挫敗又無奈的聲音:“行了,去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他還是不相信,蘇顏會做這種事。

蘇顏沉著臉,眼皮更是往下垂著,剛走到電梯邊卻見電梯門被開啟了。走出來的人卻是付明月。

以前對蘇顏很有成見的付明月早已經對蘇顏有所改觀。

這會兒扯開一抹笑:“蘇助理,你這是去哪裏?”

“沒,就……有點事要出去一下。”蘇顏笑的很勉強,她總不能說,被宴南城趕出去了吧。

說完,她就匆匆進了電梯。

反正一會兒宴南城肯定是要將那些調查的結果告訴給付明月的,現在她都不好意思說謊。

可她是真覺得委屈。

憑什麽這麽冤枉她。

剛走出宴氏,她就直接給許釗陽去了電話,沒多久,電話就被接起。

“許釗陽,你算計我!”

許釗陽坐在辦公室裏,眸子裏閃過淺淺的笑意,看著很是悠閑:“你在說什麽。”

“你故意算計我,想讓宴氏的人以為,是我泄露了計劃。”蘇顏十分篤定,就憑那麽計劃出現在了宏達。那許釗陽肯定是有參與的,不然早上的那個電話怎麽會剛好那麽巧。

“別這麽說。”許釗陽輕描淡寫的開口:“我這麽做,也是為了你好。”

為了她好?

蘇顏真是想一巴掌呼在許釗陽的臉上。

“這不是讓你知道,宴南城對你就是玩玩兒。你看,他一點都不信任你。”許釗陽輕笑著開口:“接近你,也不過是為了拿到雲升而已。”

“閉嘴!”蘇顏厲聲。

許釗陽輕笑著,不以為意。

一隻手拿著電話,另一隻手把玩著手中的筆:“當然,如果你想來找我的話,也可以隨時來找我。”

“你真惡心!”

蘇顏罵了一句,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就算已經入秋,可現在的天還是熱的不行。蘇顏在外麵剛走了沒一會兒,身上就已經全是汗了。

她一邊走,一邊喋喋不休:“該死的宴南城,居然一點都不相信我!”

越說越是覺得委屈。

為了這一次的工作,她足足加了半個月的班,甚至連媽都沒去看了。宴南城看不到嗎?她怎麽可能會將摻雜了她心血的結果轉手送給別人?而且,還是許釗陽這樣惡心的人。

“宴南城,你真是天下第一大傻比!”

蘇顏隻覺得眼眶都酸酸的,她索性直接打了車,報了個位置,車子疾馳而去。

晚上。

宴南城像是早已經習慣了似的,下班之後就把車子開到了蘇顏的小公寓樓下。

這裏也是他們這一段時間居住的地方。

可是,房裏的燈一個都沒開。

宴南城本來想轉身離去,可心裏還是有些擔心。這才進了公寓……

公寓裏空無一人,安靜的隻能聽到他的腳步聲。

宴南城的眉頭皺了起來。

都這麽晚了,那女人怎麽還沒回來?

想著,他拿出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宴南城揉了揉眉心,眉間是掩飾不住的疲憊,可他現在還頭疼的很。

蘇顏的爸爸出事之後,她就隻有這麽一個小公寓了。現在不回家,還能去哪兒?他想給餘俏俏打個電話問一下,才發現沒有她的電話。

索性把電話打給了裴易。

裴易本來是想拒絕的,可聽到蘇顏這麽晚了不知所蹤,這才答應下來。心裏還隱隱多了幾分期待,這也算,一個光明正大聯係的方式吧。

餘俏俏很快就到了公寓樓下。

裴易極少見到她變臉,現在餘俏俏的臉上寫滿了焦急:“顏顏能去什麽地方?”說著,她看了一眼宴南城:“宴總,顏顏不是在上班嗎?怎麽會突然離開?”

前幾天蘇顏還跟她說,公司最近很忙,隻怕要天天加班了。

今天怎麽可能有時間那麽早離開公司?

宴南城的眼裏閃過一抹尷尬。

裴易忙道:“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找到嫂子,你們也別太著急,嫂子畢竟已經那麽大了,應該不會有什麽事的。”

可話音剛落,就被兩個人瞪了。

餘俏俏懟了過去:“不會有什麽事?最近的新聞你看了嘛。出事的人那麽多,尤其是顏顏一個漂亮女孩子,多危險!”

說著,還不忘記責怪的看了一眼宴南城。

要是平時,宴南城當然受不了這樣的‘冒犯’。可現在情況不一樣,尤其是聽到餘俏俏的話之後,他急忙就上了車。

裴易見此,也急忙上了自己的車:“俏俏,我們也去找吧。”

餘俏俏沒開車過來。

隻能上了裴易的車……

車子開了一會兒,裴易纔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俏俏,你是嫂子最好的朋友,你想一下,除了這個公寓,嫂子還有可能去什麽地方?”

餘俏俏皺眉。

她剛才太著急了,竟然把這茬兒忘了。

濱海市這麽大,要是一點點的找那得找到什麽時候啊。

片刻,餘俏俏開口:“你給宴南城打電話,讓他去公墓看看,我們去醫院。”

除了公寓,也就隻有這兩個地方了。

裴易調轉車頭朝著醫院去,順手將電話遞給餘俏俏:“你打。”

餘俏俏不太適應,畢竟手機算是很隱私的物品了。況且現在她刻意想和裴易保持距離,所以推辭了:“你自己打吧。”

裴易有些無奈:“我在開車。”

餘俏俏隻得答應下來。

結束通話電話,車上的兩人再一次沉默下來,似乎都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了。餘俏俏看著車窗外,裴易看著路,偶爾會看一眼餘俏俏。

從他的角度隻能看到餘俏俏的側臉。

陰暗的車內,輪廓有些不分明。

可也讓他看著覺得餘俏俏臉上的淩厲被看不清楚,反而更多了幾分柔和。裴易的嘴角不自覺的揚了揚,這樣的俏俏,看起來可要舒服多了。

餘俏俏被看的很不自在,身體扭了扭:“你別一直看著我。”

裴易輕笑:“你不看我,怎麽知道我在看你?”

餘俏俏翻了個白眼。

裴易都看的那樣明目張膽了她還不知道?

以為她傻呢?

宴南城一路上朝著公墓走去,那公墓在城外了,所以一路上都沒什麽車,不過還好是有路燈的。

就在宴南城快到墓地時,隻見路邊上一道小小的人影正緩步走著。

那可不就是蘇顏。

他忙停下車。

原本低著頭的蘇顏有些詫異的抬眸,眼裏還閃爍著害怕。可在看清楚那車牌號和從車上下來的人時,蘇顏懸著的心一下就放下了。

宴南城陰沉著臉看著站在路上的人。

一雙白皙的小腳踩在地上,手裏還拎著一雙高跟鞋。

原本精緻的淡妝也有些花了,再配上她的眼神,就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小寵物。

看著宴南城的眼神,蘇顏有些不自在的往後退了一步:“那個我……咕咕!”可話還沒說完,就被清脆的‘咕咕’聲打斷了。

看來是餓的不行了。

宴南城渾身閃爍著冷意,可還是邁著大步走了過去。

不等蘇顏反應過來,已經一把抱起麵前的女人:“別動。”聲音低沉,卻是將人放在車上,這才上了車,抿著唇一言不發,調轉車頭朝著城內駛去。

可才剛走沒一會兒,車子就停了下來。

蘇顏詫異的轉過眸,怯生生的詢問:“那個……怎麽了?”睛。“恩?”宴南城挑眉。他像是被好吃的收買的人?不過……他認真的想了想,還是對著蘇顏道:“隻要……把你帶回來就好了。”蘇顏的臉頓時就紅了,推開壓在她身上宴南城。不言不合就開車……不過這樣的話,她也隻敢在心裏說說,完全不敢說出來。“可好?”宴南城再一次詢問,除了蘇顏……他不接受別的好處。蘇顏紅著臉,卻也隻能硬著頭皮點頭:“好,好啊……”沒辦法,這樣的情況下,她敢說不好?隻怕宴南城會廢了她!宴南城很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