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心中的恨意

,深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與他對視,很久,她突然勾唇,扯出了一個不怎麽好看的笑容來,“我覺得,許釗陽大概把我當成了傻子。”宴南城圖謀雲升?先不說人家能不能看上眼,即便看上了,也不需要這麽複雜的程式,直接實力碾壓就可以。而且,為了收購雲升先把它給搞垮,順便讓收購成功的自己背上巨額債務什麽的……腦子有坑都不帶這麽玩兒的。蘇顏覺得,許釗陽說這些話的時候,大概也把宴南城當成了傻子。“是嗎?”宴南城不置可否的...蘇顏隻是在醫院裏躺了一會兒,就被宴南城帶回家了。

不過下午的時候宴南城卻是再一次接到了莊若藍的電話。

莊若藍的意思很明顯,還不就是請宴南城去莊家,不過和早上的沒回答不一樣,宴南城直接拒絕了:“今天有急事,不能去了,抱歉。”

莊若藍拿著電話的手僵了僵,半晌才擠出一抹笑容:“沒關係的,既然南城哥哥有事要忙,那就算了吧。”

莊若藍說完,還想說什麽,可電話裏已經傳來‘嘟嘟嘟’的聲音,顯然宴南城已經結束通話了電話。

就這麽……迫不及待嗎?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這一切,都是在蘇顏出現之後。

蘇顏看著宴南城結束通話了電話,這才狀似不在意的問:“是工作上的事嗎?”

宴南城走到她麵前蹲下,颳了刮蘇顏的鼻子:“算是吧。”

應酬不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嗎……

隻不過,現在不管什麽事都不及照顧蘇顏重要。

蘇顏‘哦’一聲。

在宴南城的要求下,她至少得坐著,最好能躺著。

蘇顏連玩會兒手機都要被宴南城製止:“網上說了,手機有輻射,對寶寶不好。”

蘇顏無奈,不過宴南城也什麽都沒做,就陪在她身邊坐著。片刻,宴南城大步走到書房,取出一本書:“可以看書。”

蘇顏沒意見,看書也不錯。

宴南城就在一邊看檔案,一邊看著蘇顏。

心情是好極了,連回複的郵件態度都溫和了許多。

這不,剛看到蘇顏要站起來,他的速度更快:“幹什麽?”

“我去倒杯水。”

話音才落,宴南城已經站了起來:“我去,你坐著。”

蘇顏愣了下,宴南城已經端著水走了過來。

真是有毒了。

沒一會兒,宴南城看著蘇顏再一次想站起來,他忙放下手裏的筆記本,又去給蘇顏到了一杯水。

蘇顏看著送到麵前的水,完全愣住了。

宴南城略皺了下眉:“怎麽?”

蘇顏弱弱的開口:“那個……我是想上廁所。”

宴南城一頓,臉上有一閃而過的尷尬:“恩……那你小心點。”

是夜。

莊家的莊園裏,就算莊家的意思隻是家宴,可別人怎麽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所以此時莊家裏還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莊若藍坐在二樓,身後傳來腳步聲。

她轉過身,卻見來人是餘薔。

“乖女兒,你怎麽在這裏坐著?”餘薔輕笑著,撫摸著莊若藍的頭發:“歡歡也來了,你怎麽不去和她一起玩兒?”

莊若藍勉強扯開一抹笑。

“我不想去。”

莊若藍低聲道。

南城哥哥沒來,她一點心情都沒有。

“我知道你的心思。”餘薔輕聲開口:“不過今天釗陽也來了,你還是去跟他說幾句話吧。”

莊若藍當然也知道她的意思。

無非就是想撮合她和許釗陽。

“媽……”莊若藍皺了下眉:“你知道,我不喜歡許先生。”

“傻孩子。”

餘薔輕聲開口:“在我們這樣的家庭,哪裏有真的愛情?”她雖笑著,可笑容卻有些發苦:“這些年你也算過的自由,但往後可不能這麽任性。”

莊若藍頓時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

反而低下了頭:“媽,難道南城哥哥不比許釗陽更好嗎?”

當然是更好。

宴南城是宴氏如今的掌權人,而許釗陽隻是一個私生子。兩人的身份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可你別忘了,前段時間宴南城和那個什麽叫蘇顏的事鬧得滿城風雨……”餘薔說著,言語裏全是對蘇顏的鄙夷。

莊若藍卻是不滿意的開口:“媽你可別忘了,以前許釗陽和蘇顏還是未婚夫妻呢。”

難道她莊若藍這輩子就隻能撿蘇顏不要的男人?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餘薔輕聲勸解:“你別想那麽多,隻要想著以後就行了。”

以後……

莊若藍自認看人很準,許釗陽那樣的人……是沒有心的。

“媽!”莊若藍打斷她:“我想嫁給喜歡的人。”

不想成為家族聯姻的籌碼。

餘薔看著女兒的樣子,心裏也很心疼。可莊家的這些事她是沒有多大的話語權的,她雖然出身不錯,可和莊家相比卻是不值一提。

而且這些年,莊沐在外麵就沒少過女人。

她這個‘莊夫人’的名諱說的好聽,但也僅僅隻是聽起來而已。

不過好在,她兒女雙全,女兒乖巧,兒子也有本事。

所以她這個莊夫人的地位還是很穩的。

“若藍。”

餘薔心疼的看著莊若藍。

莊若藍雖然是莊家的女兒,但從小就身體不好。

所以就算家裏人都知道她喜歡宴南城,卻也知道這件事絕對不可能。尤其是,宴南城從沒有過這方麵的想法。

宴家的人又怎麽可能會同意?

莊若藍知曉她的意思,垂著頭許久才抬起頭:“媽,我去給南城哥哥打個電話,看他忙完了沒有。”

能見見宴南城,也很好。

餘薔還想說什麽,莊若藍已經站了起來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看來是去打電話去了……

餘薔隻能無奈的搖搖頭,遇上這麽個死心眼兒的傻女兒,她還能怎麽辦?

宴南城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和蘇顏對峙,蘇顏想出門,可宴南城卻不太願意。

可蘇顏躺了一天了,隻覺得身子都疲了。哪裏還能睡得著?所以想出去走走……

看到來電,宴南城眸子凝了凝:“我先接個電話。”

蘇顏一下坐在沙發上,等著他接電話。

莊若藍自然是希望宴南城可以去莊家,說莊沐現在還在等他呢。可宴南城聽完這話,看了看一邊坐著的蘇顏:“你等我一下。”

說完,才對著蘇顏詢問:“莊家,你想去嗎?”

“去!”蘇顏根本沒聽具體的,隻聽到宴南城說了出門,一下子就躍了起來。

宴南城嚇了一跳。

電話都顧不上了,急忙接住蹦起來的蘇顏:“小心著點。”

蘇顏心頭一暖,對著宴南城抿唇笑了笑。

宴南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纔回答了莊若藍:“好,我們現在就過來。”

宴南城沒刻意避開,所以剛才兩人的對話莊若藍聽的十分清楚。剛剛回答的時候雖然聲音還是甜甜的,可剛結束通話電話,臉色就沉了下去。

蘇顏。

哪裏都有蘇顏。

沒多久,宴南城的車就已經到了莊家的別墅。

莊若藍見著車來了,急忙走下樓。

本來身體就弱,走這幾步都有些氣喘籲籲的。但臉上的笑容卻掩飾不住:“南城哥哥,你來了。”

宴南城下了車,隻是對著莊若藍點了點頭,卻是邁著大步走到了副駕駛開啟車門,扶著人走了下來。

莊若藍在一邊站著似乎顯得有些尷尬。

“蘇顏也來了啊。”她還是走上前去,然後纔看向宴南城:“南城哥哥,爸爸可一直都在唸叨你呢。”

宴南城的到來當然沒人不在意。

莊沐笑盈盈的站著,看見宴南城的身邊還跟著蘇顏,眸子閃了閃。

而宴南城也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莊沐身邊許釗陽。

眼裏閃過一抹寒光,轉瞬即逝。一隻手牽著蘇顏,大步走到莊沐的麵前:“來遲了,還請莊叔叔不要怪罪。”

莊沐朗聲笑著:“南城你能來我就很開心了。”

和莊沐打完招呼,宴南城就回絕了所有人,拉著蘇顏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莊若藍一直都跟在兩人的身後,這會兒也跟著兩人找了地方坐下。

宴南城就像這會兒纔看見她似的:“若藍,你不用照顧我們,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

莊若藍的臉僵了僵,這才笑著道:“我哪裏有什麽事啊?南城哥哥是嫌我煩了嗎?”

“怎會。”宴南城輕聲開口。

莊若藍不等他接著說,也就已經坐下了:“那我可就厚著臉皮在這裏陪南城哥哥和蘇顏了。”

宴南城輕笑。

轉頭看向蘇顏:“剛纔不是說餓了嗎?看看想吃什麽?”

聲音溫柔,眼神更是寵溺而柔和。

莊若藍看著隻覺得眼前的人怎麽看怎麽陌生,和以前的那個高高在上的南城哥哥完全不一樣。

現在……仍舊是在神壇之上,但卻似乎多了煙火氣。

更叫她覺得諷刺的是,那煙火氣並非為她而有。

而是因為蘇顏。

蘇顏莞爾笑著:“還好啦,現在並不是怎麽餓。”而且看著這些東西,她忽然就沒什麽胃口了。

當然,莊家準備的東西每樣都是精緻的。

但她現在忽然就一點都不想吃。

宴南城本來就寶貝蘇顏,現在蘇顏懷孕了。他反而像是找到了一個由頭似的,可以直接的表達他對蘇顏的好。

所以這會兒十分有耐心的看著麵前人:“多少吃點。”雖然沒有多餘的話,可語氣和眼神已經透露出他的關心。

蘇顏微微撅嘴,帶了幾分撒嬌的味道:“可是我真的不餓呢。”

宴南城隻能無奈的搖頭,心裏卻尋思著一會兒看蘇顏想吃點什麽就去買點什麽。

千萬不能餓著了。

莊若藍垂下頭,真恨不得此刻她不在這裏。

但真要她走,卻連腳步都邁不開,渾身就像是僵住了似的,隻能清楚的感覺到她心中的恨意。她也不敢說什麽話……隻能恨恨的看著蘇顏的背影,跺了跺腳:“賤女人!”遲早有一天,她會讓蘇顏知道,得罪她的下場!莊若藍勉強的扯了扯嘴角,輕聲勸道:“歡歡,我們先回家吧。”蘇顏走在前麵,宴南城就在身後跟著,兩人都沒說話,可倒也不顯得尷尬。一直到兩人走進了包廂,蘇顏才轉身看向身後的男人。咬著下唇的模樣有些緊張:“剛才的事……”她實在氣不過,所以才會那樣直接懟了回去。但忘記了,宴南城還在一邊。而宴南城和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