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懷孕

等我?”蘇顏一個激靈,直接光著腳就跑到了窗邊,“嘩啦”一聲扯開窗簾。大片大片的陽光瞬間傾瀉而下,溫暖了整個房間,她眯著眼,朝樓下看了看。果然,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正停在路邊。“你稍等一會兒,我馬上下去。”“記得帶上戶口本。”男人低沉渾厚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卻炸的蘇顏差點站不穩。這是要……結束通話電話,她瞥了眼手機,七點四十五分,這麽著急的嗎?有點疑惑,但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了下,換上條裙子,想了想一會...蘇顏可不知道莊若藍在心裏已經恨不得她趕緊去了,隻軟軟的看著宴南城:“那我餓了肯定會吃東西的。”

就這麽一句話,宴南城也就罷休了。

“好。”他輕聲答應:“那你想吃什麽就告訴我。”他去給她拿來。

莊若藍想揚起一抹笑容,可嘴角抽了抽,卻是怎麽都揚不起。她終究是放棄了,垂著頭:“南城哥哥,我忽然想起還有點事,我就先走了。”

宴南城不甚在意的點頭:“好。”

自始至終,宴南城都沒多看莊若藍一眼。

他從來就是專一的人,一旦對蘇顏上了心就不會再多看一眼別的女人。可這樣的行為在莊若藍看來,全部轉化成了對蘇顏的怨恨。

莊若藍就在不遠處看著,宴南城和蘇顏坐的很近,兩人不知道在說什麽,蘇顏的臉上的帶著淺淺的笑容。

宴南城一雙眸子是落在蘇顏身上的,從她的角度看過去,能看到宴南城眼裏的認真和寵溺。

看著蘇顏,就好像看著什麽稀世珍寶一樣。

莊若藍攥起拳頭,轉頭就要離開。

可剛轉身,卻見不遠處站著一個男人,這會兒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許釗陽。

她眼裏閃過一抹厭惡。

可剛準備轉過頭,許釗陽已經邁著步子走了過來:“莊小姐,喝一杯?”說著,還舉了舉手中的酒杯。

莊若藍拒絕的話到了嘴邊,轉了一圈又咽回去了。

他們現在是一條穿上的螞蚱,眼下還是先安撫住許釗陽:“好啊,不過我身體不好,隻能喝果汁了。”

許釗陽絲毫不在意:“請。”

莊若藍和許釗陽站在窗邊,許釗陽的眼神從蘇顏和宴南城的身上掃過,然後才輕聲道:“若藍小姐,看來這次的事,沒什麽效果啊。”

莊若藍眼裏閃過一抹陰鷙:“你想多了,蘇顏現在已經不在公司了。”連著兩天沒去公司,雖然宴南城沒對外說,但她卻是知道的。

“是嗎?”許釗陽眉頭挑了一下。

“是啊!”

莊若藍點頭,不知道是在說服誰。

“南城……已經不那麽信任蘇顏了。”莊若藍說的很是篤定,可隻有她心裏清楚,其實她並不是那麽有底氣。

第二天一早。

就算昨天生氣的很,可想到蘇顏今天不會去公司,莊若藍還是很開心。一大早就起床洗簌收拾,換上剛買的連衣裙,這才下了樓。

“若藍,過來。”

她剛邁著輕快的步子從樓上走下來,就聽見莊沐的聲音。

莊若藍笑著走過來:“爸,你還沒公司啊。”

說著,她已經親昵的挽住了莊沐的手臂。

莊沐轉過頭,溫和的笑了笑。

伸出手拍了拍她的頭:“若藍啊,爸爸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莊若藍心裏有幾分不好的預感,臉上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住。可還是有些勉強的詢問:“什麽事啊。”

“你年紀也不小了。”莊沐笑著開口:“不能總在家裏呆著,所以我和你媽商量,覺得你宴叔叔家的兒子還不錯,你看有沒有時間見見麵。”

莊若藍的拳頭在身側攥起,她就知道是這件事。

“爸!”

她剛開口,餘薔已經穿著睡衣走了下來。

白皙的肌膚,姣好的神采被睡衣襯托的更好:“若藍,怎麽還沒去上班?”

莊若藍垂下頭忙站了起來:“那我先去上班了。”

莊沐皺了下眉,看了一眼莊若藍的背影,似乎是想說什麽。不過還是轉過了頭,看向餘薔:“你,就是太慣著她了。”

明明在家裏呆的好好的,非要去上班。

餘薔走到沙發邊坐下:“若藍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從小就喜歡宴南城。”

“昨天宴南城帶來的那個女人你又不是沒看見?”莊沐的神色多了幾分不耐:“都大張旗鼓的帶到宴老爺子的壽宴和這裏來了,那意思你還不明白嗎?”

餘薔當然明白。

也就是明白,才更心疼莊若藍。

“但若藍這邊,你要慢慢說。”餘薔輕聲道:“而且,釗陽雖然不錯,但若藍畢竟不喜歡……”

“哪裏能由她喜歡?”莊沐反問一句:“許釗陽雖然是私生子,但能力不錯。宴家這一輩也就隻有他和宴南城兩個人。”

“宴南城是指望不上了,但如果許釗陽有我們的幫襯……”

莊沐的話沒說完,就已經站了起來:“行了,我去上班了。”

莊若藍本來以為今天甚至以後蘇顏都不會來公司了,可沒想到才兩天,蘇顏就再一次出現在了公司。

當然是蘇顏強烈要求來的。

就算懷孕,她也不想放棄工作。

無奈,宴南城坳不過她,隻能買了防輻射的衣服給她貼身穿著,也嚴格規定了能在電腦麵前待的時間。

蘇顏知道宴南城是為了她好,自然一一應承下來。

莊若藍在原地站了片刻,大步走上前來:“蘇顏,你今天來上班了啊。”

“是啊。”蘇顏點頭:“在家裏閑的無聊嘛。”

莊若藍垂下頭,南城哥哥對蘇顏……居然這麽好嗎?甚至連蘇顏‘做’了這樣的事,南城哥哥都可以原諒!

付明月這會兒也走了過來:“蘇助理!這三天我們都忙瘋了。”不過還好,畢竟有經驗,所以速度還是很快的,今天已經可以稍微輕鬆一些了。

蘇顏有些歉疚的笑了笑:“付總,抱歉啦。”

付明月擺了擺手:“你的身體更重要。”畢竟她真的認可了蘇顏,所以心裏將蘇顏是當做了朋友的。

宴南城攬住蘇顏的肩:“付總,隻怕以後蘇助理也不能再和你們部門接洽了。以後蘇助理,就是我的貼身助理,幫我處理一些檔案。”

當然,並不代表時聿的工作被搶走。

隻是他想再教蘇顏一些。

而且,時聿的工作量還是很大的,他也捨不得讓蘇顏那麽累。

所以,蘇顏的工作……就是隨時跟在他身邊。

蘇顏都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轉眸看向宴南城,眼裏帶著質問:“你沒跟我說啊!”

宴南城垂下眸:“為了你的身體,不能太累。”

加班什麽的,以後就不再被允許了。

蘇顏頓時不說話了。

付明月忙詢問:“蘇助理的身體怎麽了嗎?”

蘇顏的臉紅了。

宴南城倒是麵不改色:“也沒什麽,就是懷孕了所以累不得。”

說的是輕描淡寫,可語氣裏的歡喜是半點沒掩飾。付明月和莊若藍都聽了出來,時聿都瞪大眼睛,半點風聲沒聽到啊。

宴南城接著開口:“等明天新的策劃案提交之後,請公司的人去青檸酒店吃飯,時聿,你來安排。”

說完,他點了點頭拉著蘇顏揚長而去。

眾人也都忙著工作,所以沒一會兒就沒人了。

唯一還站在原地的,就是莊若藍了。

她甚至到現在都沒反應過來,蘇顏……懷孕了?看南城哥哥那歡喜的樣子,肯定是他的孩子。

可是……怎麽可以?!

南城哥哥,隻能是她的。

沒多久,蘇顏懷孕的事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宴氏。

宴海川和宴政等人也是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宴海川當即從床上下來,直接打了一個電話給許釗陽。

他沒別的兒子,許釗陽就是他唯一的兒子。

“蘇顏懷孕了。”這是他的第一句話。

許釗陽放下手裏的檔案,攥著的手緊了緊,聲音盡力裝作不甚在意的樣子:“是嗎?”

聽著那不緊不慢的語氣,宴海川皺了眉:“宴南城本來就得老頭子的喜歡,要是他還先生了孩子,那……”

不用多說。

許釗陽嘴角扯了扯:“可老頭子不喜歡蘇顏。”這是不爭的事實。

蘇顏的出身和過去對老頭子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宴海川的唇角揚起:“是啊,所以你要抓緊了。昨天我已經和莊沐說了,他也很意動。”

那是當然。

許釗陽的唇角揚著。

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就算之前莊若藍和他‘合作’過,可是,連一份協議都沒有的臨時聯盟怎麽可能比得上聯姻?

結婚,可是把兩個人甚至於兩個家族捆綁起來。

而對他們這樣的家庭來說。

是一輩子的。

“謝謝爸。”許釗陽的聲音柔和了幾分,宴海川的眼睛眯了眯,對這句話顯然是很享受的。

他就這麽一個兒子,雖然是私生子,但也是他唯一的兒子。

“好了,晚上我再找莊沐喝酒說一說,這件事情你放心交給爸吧。”

宴家

宴政收到蘇顏懷孕的訊息時正坐在花園裏看書。

一聽林滿說完,頓時連書也看不下去了。

一下子將書扔在書桌上:“南城真是越來越糊塗了。”連這樣的事都做的出來,蘇顏那個女人懷孕了,竟然還昭告天下!

這是想做什麽?

真想讓蘇顏那個女人進他們宴家的門?

不過這樣的念頭他也隻是一閃而過,根本不想再聽到有關於‘蘇顏’這個人的任何事。

“好了,以後這樣的事就不要告訴我了。”

宴政交代一句,臉上全是不耐。

林滿恭敬的點頭:“是,老爺。”這才轉身出去,可走到門邊頓了頓轉過頭來:“剛才二爺打電話回來,說有事想跟您商量。”當前,蘇顏也不想那麽多了,再說了,今天的‘運動’也讓她累得夠嗆。就該好好補補。吃過飯,蘇顏滿足而慵懶的倒在沙發上,那一臉滿足的模樣看的宴南城心情大好。“從明天起,你就不用去雲升上班了。”蘇顏一下子跳了起來:“為什麽!” 她覺得在雲升做的好好的啊。宴南城做這樣的決定當然是有私心的,他可不希望看見小丫頭跟別的任何男人親近,哪怕是他的兄弟,哪怕是為了工作。“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做我的助理。”宴南城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