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不配

Q版的小人兒。他一眼就認出,其中的男孩兒是他。男孩兒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女兒,笑眼彎彎,紮著高馬尾,上麵寫著一句話:宴先生,宴太太叫你回家了!宴南城唇角勾起,看向蘇顏。宴太太。他格外喜歡這個稱呼。說著,人已經站了起來:“那麽,宴太太想吃什麽呢?”兩人都不會做飯,而且都喜歡清淨,所以隻有打掃衛生的鍾點工。隻能選擇在外麵吃飯。“看宴先生想請我吃什麽啦。”蘇顏回答,自然的拉住宴南城的手。蘇顏個子不矮,但在宴...“去打個電話,把大少爺也叫回來。”宴政聽說了這話,對著林滿交代。

林滿點頭:“是。”這才轉身離開。

微風吹過,宴政放在茶幾上的書本被風翻動了幾頁,他望著蔚藍的天空,眸光悠遠:“南城啊南城,你可別做讓我失望的事。”

失望的事……

宴南城和蘇顏說了一聲,才驅車趕往宴宅。

原本他還想帶蘇顏去,不過蘇顏不同意。

宴老爺子本就不喜歡她,她就不必上前去討人嫌了。還有餘俏俏有時間,所以晚上拉著蘇顏去逛街了。

宴宅。

宴南城到的時候宴海川也才剛到。

看到宴南城回來明顯愣了愣,旋即才笑了起來:“南城難得回來一次,阿滿,去叫廚房準備點南城愛吃的菜。”

“二叔有心了。”宴南城竟沒反駁,而是不鹹不淡的接了下來。

宴海川也不惱,這才笑眯眯的開口:“聽說,蘇顏懷孕了?”

老狐狸。

宴南城心裏罵了一句,可臉上卻是揚起笑容:“是。”隻要一想到蘇顏,他的心情……就很不錯。

宴海川眼底閃過一抹諷刺,表麵上卻很是燦爛的笑了起來:“那,恭喜南城了。”

“多謝二叔。”這句話,宴南城倒是多了幾分真心。

正在這時,下樓梯的聲音傳來。

兩人同時看去,宴老爺子正一步一步的從樓上走下來,年紀雖然大了,可看著很是精神,眸光犀利的落在兩人的身上。

“爸。”

“爺爺。”

兩人同時站起來。

宴政擺了擺手:“都坐。”

話雖如此,可兩人都沒有坐下,一直等到老爺子走下來坐下了,這才坐下。

他先是看向了宴海川:“今天阿滿說你有事跟我商量,是什麽事?”

“是關於釗陽的事。”宴海川輕聲道:“爸你也知道,釗陽畢竟是我的兒子,我就那麽一個兒子,所以他的婚姻大事,我不得不操心。”

“我看,莊家的丫頭就不錯,爸爸您覺得呢。”

他來這裏不過是想得到宴政的支援,並且讓老爺子看到,許釗陽背後的籌碼。

宴政微眯著眼:“莊家的丫頭,從小身體不好的那丫頭?”

二十多年了,都沒斷過藥。

“是。”宴海川點頭:“不過經過這麽多年的調養,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

宴政沉吟著,看了一眼宴南城。

可宴南城就像是沒聽見似的,麵無表情。

他心裏歎了一口氣,抬眸對著宴海川道:“莊家那邊,也同意了?”他對許釗陽那個私生子一向看不上,但畢竟是親孫子,也沒厭惡到哪裏去。

宴海川臉上揚起一抹笑:“這事我去和莊沐說就行,前幾天他生日的時候我跟他提了一句,他似乎也沒意見。”

“那你就先看著吧。”宴政答應一句。

宴海川笑的更燦爛:“是,爸。”

如今宴政雖然不管公司的事了,可他在宴家仍舊是有絕對的權威。

隻不過宴海川一向不忿宴政寵愛宴南城,更不願意宴氏被宴南城一人收入囊中。

好在他雖沒有商業天分,可許釗陽卻有。

所以他當然要助兒子一臂之力!

吃過飯。

宴政看著似乎就要走的宴南城:“南城,你跟我來。”說著,率先朝書房走去。

宴南城隻得跟了上去。

宴海川看著兩人的背影,眼裏閃過一抹冷色。

“你應該知道,你二叔的意思。”進了書房,宴政就直接說了。

許釗陽隻是一個私生子,可竟然要和莊家聯姻。其中的意思,不需要他多說,宴南城也能明白。

他雖然不管事,但還不聾。

這也是他把宴南城叫回來的原因。

就是要讓他覺得有壓迫和危機感,可這家夥居然像聽不懂似的,麵無表情。這更讓他火大。

“我知道。”

宴南城點頭,這分明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知道就好。

宴政這才認真的看著宴南城:“難道你就沒有別的想法?”

宴南城看著宴政:“許釗陽想娶誰,那是他的自由。”隻要不打顏顏的主意,他都無所謂。

“你……”

宴政氣極,看著宴南城的眼裏全是恨鐵不成鋼。

南城怎麽就不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呢?他想這麽多,也都是為了南城好,一個強大的助力對宴南城來說,是錦上添花。

而蘇顏嫁給宴南城,卻是宴家和宴南城的汙點。

“爺爺,這事兒你不必再說了,我隻喜歡蘇顏。”宴南城很認真的看著宴政,再一次說出了心裏話。

“糊塗!”

宴政拿起一本書扔在書桌上,連鬍子都氣的翹起來了:“我是絕對不會承認那個孫媳婦的!”

絕對不會。

宴南城絲毫不生氣,對這樣的話像是沒聽到似的。

“爺爺,現在顏顏已經有了我的孩子,我希望爺爺能對顏顏改觀。”畢竟,爺爺算是極少真心對他的親人。

“不可能。”

宴政直接打斷他的話。

要他接受蘇顏?這輩子都不可能。

宴南城已經站了起來:“顏顏還在家裏等我,我就先走了。”說完,他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宴政看著宴南城的背影,隻能歎了一口氣。

這小子算是他帶大的,宴南城的脾氣,沒人比他更清楚了。這小子決定的事,一般沒人可以改變。

真不知道那個叫蘇顏的到底是有什麽魔力,居然能讓這個平時連女人都不會多看一眼的宴南城變成現在這樣。

宴南城火急火燎的回到家裏,在樓下就能看到從窗戶裏透出來的暖黃的光,他心頭一暖,唇角勾了勾。

他的妻子和孩子,正在家裏等著他。

家這個字,就讓他覺得很溫暖。

剛開啟門,坐在沙發上的人就看了過來,蘇顏的頭發紮成丸子頭,穿著家常的睡衣。眸子亮晶晶的:“南城。”

聲音軟軟糯糯的,帶著幾分撒嬌的味道。

宴南城大步走過來,俯下身吻了吻蘇顏:“晚飯吃的什麽?”

“粥。”蘇顏輕聲道,那些味道重的她聞著就覺得不舒服,所以隻能吃一些清淡點的。

宴南城皺了眉,顯然對這個答案並不是很滿意。

蘇顏解釋:“我喝了兩碗呢。”

宴南城揉了揉蘇顏的頭:“現在想吃點什麽嗎?”網上都說,孕婦餓得快,而且總喜歡吃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蘇顏搖頭。

宴南城低聲道;“要是想吃什麽就告訴我。”隻要蘇顏想吃的,他就一定能弄來。

蘇顏抿唇笑了,甜甜的回答:“好。”

莊若藍纔回到家,就見莊沐和餘薔都很一本正經的坐在家裏,她一回來就被兩道目光鎖定。

她心頭一緊,本來知道蘇顏懷孕了心情就不好,所以現在也沒個好臉色。

“若藍。”莊沐對著她招了招手。

莊若藍不情願的走過來:“爸,我……”

話還沒說完,就被莊沐打斷了:“過來,爸媽有事要和你說。”他的語氣裏全是不容置疑。

平時的時候都可以聽女兒的,可關鍵時候,不行。

莊若藍也知曉其中的利害,隻能走了過來:“爸,媽媽。”說著,人也在餘薔的身邊坐下了,勉強扯開一抹笑容。

“早上跟你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麽樣了?”

莊沐直接詢問,笑眯眯的看著莊若藍。

莊若藍的臉色一僵,果然是為這件事。她垂下頭,拳頭放在身後緊緊攥著:“爸,這件事……”

“釗陽那個孩子真的不錯。”莊沐接著開口:“雖然身份比不上宴南城,但是未來有我們莊家的幫助,也未可知。”

莊若藍當然不會不懂,詫異的抬眸看著莊沐:“爸……”

餘薔扯了扯莊若藍的手,表達出來的意思很明顯。

莊若藍咬著牙,勉強抬起頭扯開一抹笑容:“好,爸爸你做主就好了。”

莊沐滿意的笑了起來:“好,這纔是我的乖女兒。”

莊若藍勉強的笑了笑,站了起來:“那我先上去了,今天挺累的。”

說著,直接上樓了。

餘薔看了看女兒的背影,又看了看莊沐:“老公,若藍她……”從小到大,若藍都沒掩飾過她的內心,她喜歡宴南城,從小到大。

“有我們在,許釗陽還不敢虧待若藍。”而且……莊沐的眼裏閃過一抹隱晦的算計。

餘薔的表情有些擔憂:“我去看看若藍。”

莊若藍坐在床上,一雙手緊緊的揪著床單,手背上的青筋鼓起,麵色都有些扭曲了。

可她從小到大就活的規規矩矩,連發脾氣都不能有別的大動作,隻能憋在心裏。

餘薔推開門。

“若藍。”

她輕聲開口,走到莊若藍的身邊坐下:“你,也別怪你爸爸。”

莊若藍沉著臉,眼裏泛著寒光:“媽……”

她沒多說,她心裏清楚,現在再說什麽都沒用。

爸爸決定的事,媽媽一向不會反駁。

“爸爸這麽做也是為了你好,宴南城都結婚了,難道你要自降身份嗎?”

莊家的大小姐,難道還要去給人做小三不成?

莊若藍咬著唇,沒說話。

她沒說的是,隻要能陪在宴南城的身邊,就算是自降身份又怎樣?

可是……自從有了蘇顏之後,南城哥哥再沒多看過她一眼。蘇顏震驚的是,宴歡歡竟然會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甚至臉上還有笑容。她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了。“哦,不會……”蘇顏點頭,宴歡歡已經鑽了進來。倒也不拘謹,直接在她麵前坐下了:“其實我這一次來,是有事想請你幫忙。”說完,又道:“畢竟你是我嫂子,你不會不幫我吧。”嫂子?蘇顏頓時覺得有點好笑,宴歡歡什麽時候承認過她是嫂子?現在有事找她幫忙了,就說她是嫂子……臉皮,挺厚的。“有什麽事?你先說吧。”蘇顏的聲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