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算計

。“嗚嗚……”蘇顏想反抗,可她的身子都變得軟軟的,哪裏是宴南城的對手?沒一會兒,人就被壓在了辦公桌上。蘇顏終於能呼吸到新鮮空氣,頓時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別,別,別在這……”宴南城看著,到底有些不忍。攔腰抱起蘇顏,大步朝著外麵走去……很快,這訊息就傳到了裴易的耳朵裏。他頓時鬆了一口氣:“看樣子這次肯定沒問題了。”可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他的心頓時提了起來。看清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笑著走過...“爸爸媽媽不會害你的,而且釗陽的媽又是我的閨蜜,以後肯定會對你很好的。”

餘薔對這一點很有信心。

許佳佳八麵玲瓏,算是很有手段了。

許釗陽雖然隻是一個私生子,但宴海川可就那麽一個兒子。

莊若藍勉強的笑了笑:“我知道。”

可心裏的恨意卻如同波浪滔天,幾乎將她淹沒。

時間過的很快。

莊沐這邊才和莊若藍說好,第二天就宣佈了莊若藍即將和許釗陽訂婚的訊息。

為的,就是不給莊若藍反悔的機會,再說,莊若藍反悔與否並不重要……

但是這場聯姻,卻勢在必行。

莊若藍知曉這件事沒有別的餘地,所以隻能壓下了想要反抗的心。

不過好在莊沐還有叫她離開宴氏,所以她倒是還能每天看著宴南城,這對她來說也算是一個安慰。

可第二天她就覺得,開心的太早了。

每天看著宴南城帶著蘇顏在身邊,兩個人恩愛有加的模樣就像是一把利劍,直接插在她心上!

這天,莊若藍剛準備下班,卻忽然接到了一個陌生的來電。

“若藍。”電話那端傳來許釗陽的聲音,低低的聽著很是溫柔:“現在下班了嗎?”

莊若藍的眸子裏閃過一抹暗色:“有什麽事嗎?”她的聲音雖然溫柔,可一雙拳頭卻是緊緊攥著,眼裏更閃爍著寒光。

“伯父今晚叫我過去吃飯,所以想問問你下班了沒有,一起過去。”許釗陽輕聲解釋,聲音很是溫潤如玉,叫人聽著隻覺得身心舒暢。

“這樣啊。”莊若藍恍然,眸子轉了轉,直接道:“不過我現在不在公司,你來青檸酒店的1810房接我吧。”

“青檸酒店?”許釗陽重複一句,語氣很是疑惑。

“是啊。”莊若藍點頭:“我等你哦。”

許釗陽笑著答應:“好,我很快就到。”他倒是要去看看,莊若藍到底打的是什麽主意。

最近這段時間宴南城比較忙,所以蘇顏都是一個人提前回家。

不過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樣,就在蘇顏快要到家的時候,卻受到了來自宴南城的簡訊:青檸酒店1810,速來。

蘇顏雖然覺得疑惑,可還是調轉車頭朝著青檸酒店而去。

好在也並不隔得很遠,所以蘇顏很快就到了。

1810。

蘇顏剛想敲門,卻見房門是虛掩著的。

她直接推開門,屋內似乎空無一人:“南城?”她輕聲喚著,卻沒有人回答她。蘇顏微微皺了眉,覺得有些不對勁,可想了想,還是在房間裏找了個地方坐下。

坐了約莫有十分鍾。

蘇顏才知道到底是哪裏不對勁。

這房間裏的香。

這會兒她隻覺得身上有些熱熱的,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傳來。

被下藥了!

她頓時明悟。

當即站了起來朝著外麵走去,這絕對不可能會是南城的手筆,肯定……是被人算計了。

可她剛走到門邊就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她已經有些暈乎乎的了。

可蘇顏隻是楞了片刻還是急忙推開了房間的門,這裏不能多呆。要是來一個人……那就完了。

可她才剛走出房門,就聽見電梯開門的聲音,緊接著就是熙熙攘攘的聲音傳來:“是1810,快找找,在哪裏!”

1810……

那不就是她剛才所在的房間嗎?

蘇顏側眸看去,隻見一群人拿著相機,走了過來,看那樣子……竟然是記者。

蘇顏徹底明白,的確是被人算計了。而且,那幕後的人看樣子是打算徹底毀掉她,甚至連媒體都找來了。

不能被發現。

她腦子裏隻有這麽一個念頭。

想著,她直接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找到了!1810!”

有人叫了起來,站在她剛才所在的房間門前。蘇顏抿著唇,好在走廊的燈並不很亮,所以她躲在陰暗的角落裏倒也沒被人發現。

可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卻是大步朝著蘇顏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

蘇顏心頭一緊,緩緩的向後退去,心裏祈禱這個人最好不要再跟過來了,否則……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她往後退著,一直到後背抵在牆上,退無可退。

可那人依舊沒有回頭的意思,而是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看那意思,似乎一定是要走過來檢視的了。

正在這個時候,蘇顏身邊的門忽然被開啟了,一雙手伸出手,輕輕一拉就將人拉入房中,緊接著,門被關上。

而那人此時也走到了蘇顏剛才所在的位置,四處看了看,略皺著眉頭低聲嘟囔:“奇怪,剛才明明看見這裏有一個人……”怎麽忽然就不見了?

他也隻能將其算在可能看錯了上,這才轉身離開,朝著1810房間走去。

蘇顏猛的被拉進屋裏,剛想大聲尖叫,嘴就被捂上了。緊接著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別叫,顏顏,是我。”

宗梓哥。

蘇顏側眸看過去,果然是徐宗梓。

她的眼神放鬆下來,徐宗梓這才鬆開了她:“顏顏,發生什麽事了?你怎麽會在這裏?”

蘇顏這才將事情說了一遍,徐宗梓的眸子也變得凝重起來:“幸好你機靈。”否則會出什麽事,還說不清楚呢。

蘇顏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更沮喪了些。

“還說我聰明呢,要不是我笨,怎麽會中了這樣的圈套?”她當時接到簡訊,竟然沒想著打電話給宴南城詢問一下,直接就傻傻的過來了。

果真是一孕傻三年嗎?

這才剛開始。

徐宗梓看著她自責的模樣,心裏有些心疼。

為蘇顏到了一杯水,拉著她坐在沙發上:“別這樣想,你隻是……太信任宴總了。”否則,怎麽可能一個簡訊就過來了?

再說,誰會想到,有人能拿到宴南城的手機呢?

蘇顏抿唇,不知道要怎麽回答。

她的確相信宴南城,那是從骨子裏,從心裏透出來的信任。

是宴南城,在她最無助最惶恐的時候,給了她希望。

是宴南城,給了她溫暖和愛,讓她從爸爸去世的傷痛中走出來。如果不是宴南城,雲升,隻怕早就被那些虎狼瓜分的一幹二淨了!

雲升,可是爸爸這一輩子的心血。

徐宗梓看著蘇顏的沉默,就知道,他說的沒錯。

蘇顏最信任的人,是宴南城。

徐宗梓心裏莫名有些難受,可在蘇顏的麵前卻不能表現出來。

蘇顏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宗梓哥,謝謝你。”

徐宗梓笑了笑:“和我還需要說這麽多嗎?”他們之間,什麽時候需要這麽生分了?

蘇顏沒再強求,隻是有些不安的坐在沙發上。

不知剛纔是不是因為吸入的味道太多了,所以現在頭都還有些昏昏沉沉的,不過那種感覺倒是下去了。

她微微皺了眉,手撐著頭靠在沙發上。

徐宗梓忙關心的詢問:“怎麽了?有什麽不舒服的嗎?”

1810房間異常的香味她並沒有告訴徐宗梓,所以他不知道。

蘇顏也不太想說這個問題,所以轉移了話題:“對了,宗梓哥,你怎麽會在這裏?”這裏……可是酒店啊。

宗梓哥在濱海市有房子,怎麽會來是酒店裏住?

徐宗梓溫和笑著解釋:“今天我有一個朋友剛從國外回來,所以我給她訂了酒店,想著先來看看。”

哦……

蘇顏點頭。

“那還真是巧,如果不是宗梓哥的話……”今天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是啊,很巧。”徐宗梓點頭,要不是他剛才聽到外麵有人在說蘇顏,所以想著準備出去看看。卻沒想到剛開口就看見蘇顏站在門口,一臉的惶恐無助。

兩人坐了一會兒,徐宗梓才站了起來,“我先去看看外麵的人走了沒有。”他們也坐了好一會兒了,外麵那些人……也該走了吧。

“好。”蘇顏點頭,現在的情況的確是宗梓哥去比較合適。

沒多久,徐宗梓就回來了,臉上的表情多了些放鬆:“人已經走了。”他也就放心了:“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蘇顏回絕:“我是開車來的,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宴南城說,等他忙完這一陣子,就好好的陪陪她。所以最近蘇顏才會一個人開車回家,畢竟太晚睡,對寶寶不好。

況且她懷孕了,就比較嗜睡。

“你一個人,可以嗎?”徐宗梓有些擔心的看著蘇顏:“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啦!”蘇顏笑著道:“我一個人可以的,而且,宗梓哥不是還要去接朋友嗎?”

徐宗梓見蘇顏心意已決,這才沒接著開口了。

將人送到了車庫,還沒忘記低聲叮囑:“真的不要我送你嗎?”

“不用了啦。”蘇顏笑眯眯的,開啟車門。

徐宗梓隻能低聲叮囑:“那你千萬要小心,開慢一點。到家了給我電話。”

“好。”

蘇顏笑著答應:“宗梓哥你快去接你朋友吧,別讓她久等了。”

說完,她看著徐宗梓轉身了,這才啟動了車子朝著外麵走去。雖然不知道是誰算計她,可不管是誰,她都一定不會放過!

車子開出車庫,已經是夜幕降臨。

不過濱海市卻是燈火輝煌,蘇顏開著開著,隻覺得頭還是有些昏沉沉的,忍不住閉上眼睛晃了晃腦袋……我太太。”要是說不清楚,那……許釗陽心裏更是緊了緊。可不過片刻他還是放鬆了下來。“我不過是有點事想問問蘇顏。”許釗陽輕描淡寫的解釋,眼神往宴政的身上瞄了瞄。他篤定這件事情宴南城不敢鬧大,要是鬧大破壞了宴老爺子的心情,那隻會讓宴政更厭惡蘇顏。作為同樣被宴政所不喜歡的人,他很清楚。宴南城的眼裏閃過一抹寒光,接著道:“以後許先生要是有什麽疑問,直接問我就好。”聲音裏全是怒氣。該死的許釗陽。居然將顏顏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