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小氣吧啦

不知道正好稱了幕後黑手的意。”“雲升完了,你父親死了,你母親昏迷不醒,你說——”他頓了下,刻意拉長尾音,“那人要是知道這結果,他得有多得意啊。”下一瞬,空氣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冷冰冰的話在寂靜的房間內轉了幾個圈,重新撞回蘇顏耳中。她眼底情緒迅速變換,半晌,終於冷靜了下來。“放開我。”她嗓子有些啞,抿了抿唇,抬眼看向身前的人,“謝謝。”蘇顏知道,宴南城是在幫她,怕她一味的陷入自責中,這份情她領了,...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隻見車前麵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一個人。

蘇顏的手比腦子轉的更快,直接抓著方向盤向著路邊打去……

“宴總……”時聿接到電話,直接推開了會議室的門,刻不容緩根本來不及敲門。

會議室裏的高層全都看向時聿,宴南城抬起頭:“怎麽了?”

時聿大步走到宴南城的身邊,俯身在他耳邊說了什麽,話音才落下,宴南城已經站了起來。臉色黑沉:“散會!”說完,人已經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出事了!

而且看樣子,這件事情還不小。

否則宴總怎麽會有這樣的舉動。要知道,這場會議對整個宴氏來說,都是舉足輕重的。有人站了起來:“宴總……”

可話還沒說完,宴南城已經離開了會議室。

甚至連背影都沒留下一個。

會議室裏的人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時聿轉身也想走,不過眾人留他就沒那麽多顧及了:“時助理,你剛纔到底跟宴總說了什麽?”

以至於宴總丟下大夥兒,就這麽走了。

看那速度,似乎還是什麽十萬火急的大事。

時聿跟在宴南城身邊多年,早已經練成了人精兒。這會兒也隻是笑了笑:“宴總有些私事要處理。”說完,再一次朝著外麵走去。

眾人雖然無奈,可時聿畢竟是宴南城的身邊的人。

而且都說了,是宴南城的私事,他們可沒膽子去打聽宴總的私事。

宴南城直奔車庫,開著車就朝著醫院去了。

剛才時聿說,蘇顏出車禍了!

一想到這這一點,宴南城恨不得他會瞬移,最好能直接到蘇顏的身邊,看看她現在怎麽樣了……

醫院。

宴南城直奔蘇顏所在的病房,此時病房內空無一人,蘇顏還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額頭上包紮了紗布,連唇瓣都是蒼白失色的。

宴南城的眸子裏寫滿心疼,走到床邊坐下。

伸出手拉住蘇顏的手,可卻什麽都做不了,隻能等著她醒來。

好在沒多久,蘇顏的睫毛顫了顫,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裏全是迷茫,最後聚焦在宴南城的臉上,輕聲開口:“我這是……在哪?”

“醫院。”宴南城低聲道,眸子裏全是擔心。

醫院……

蘇顏的眉頭皺了,隻覺得腦袋有點疼,想了好一會兒纔想起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麽:“那個小妹妹……沒事兒吧。”

她當時就是看到一個小妹妹忽然出現在馬路上,而刹車已經來不及,所以才急忙朝一邊打去。

“沒事。”

宴南城低聲開口:“你現在還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嗎?”

“頭疼。”蘇顏乖乖的回答。

宴南城看著纏在她額頭上的白紗布,抓住蘇顏想要去觸碰的手:“別碰。”

額頭都受傷了,不痛纔怪。

“乖。”宴南城低聲安慰,但心裏卻是打定主意,以後再也不會讓蘇顏一個人開車了!

要是蘇顏出了什麽事,他真不敢想象。

正在這個時候,醫生走了進來:“幸好隻是一些皮外傷,沒什麽大事。寶寶也很健康,不用擔心,回去修養幾天就好了。”

宴南城點頭。

醫生接著道:“今晚就在醫院吧,明天出院。”

宴南城這纔看向蘇顏:“餓不餓?想吃什麽?”

蘇顏點頭,有些委屈。她還沒吃晚飯呢,當然餓了:“我想吃草莓,還有……海鮮粥。”

“好,我現在就叫時聿送過來。”宴南城打了電話:“很快的。”

做這些事的時候,宴南城一直都緊緊握著蘇顏的手,像是怕失去她似的。蘇顏能感覺到其中的擔憂,對著宴南城笑了笑:“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

她現在感覺……挺好的。

宴南城無奈的很,不過卻想起另外一件事:“你怎麽會去春風路?”公司回家的路上,並不會經過春風路,而蘇顏卻是在春風路出了車禍。

這其中要說沒有什麽隱情,宴南城是不信的。

蘇顏抿著唇,拿出手機遞給宴南城。

上麵顯示的正是‘宴南城’發來的簡訊。

宴南城的眸子頓時眯了起來,心裏有憤怒在累積,不過現在是在蘇顏的麵前,所以沒太表現出來而已。

“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居然妄想設計蘇顏,是不可饒恕的。

等他查出來,一定要那個人,為此付出代價!

蘇顏點頭:“還好今天遇見了宗梓哥,要不是她,我肯定上報紙了。”說道這裏,蘇顏有些懊惱,要是她上報紙了,那必定會扯上宴南城。

這是她不願意的。

宴南城皺了眉:“徐宗梓怎麽會去青檸酒店?”而且還恰好在那一層樓,在那個時間,救下了蘇顏。

蘇顏看向宴南城:“應該說,幸好宗梓哥在。”

否則,她是真的無路可退。

宴南城忙收迴心裏的想法:“是,看來,還得多謝徐宗梓了。”他雖然不喜歡徐宗梓,可人家畢竟幫了蘇顏,他心裏還是感激的。

第二天上午蘇顏才得以出院。

剛出院也不知道餘俏俏是從哪裏知道了她出車禍的訊息,急急忙忙就趕到了醫院門口,恰好碰上蘇顏出院。

她一臉的擔憂和關切:“小顏顏,你沒事兒吧?”

看著蘇顏還纏著紗布的額頭,心疼的眼眶都紅了。看向宴南城:“她現在可是孕婦,你怎麽能讓她一個人開車?”

若是平時有人這樣和宴南城說話,隻怕離‘死’不遠了。

可這會兒宴南城不僅沒反駁,反而還沉聲道:“往後再也不會了。”不管蘇顏是不是孕婦,他都不會讓她一個人開車了。

太危險。

餘俏俏和蘇顏全愣住了,蘇顏到了嘴邊的話也不好說出來了。微微垂下眸子,唇角往上揚了揚:“是我自己非要開車的。”

宴南城本來也說,讓時聿送她的。

可她想著,時聿留下也能幫幫宴南城的忙,讓他的活兒早點做完。

所以才拒絕了。

“你啊,以後可不許逞強了。”餘俏俏心疼的指責,那模樣,看的蘇顏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好,都聽你的。”

餘俏俏就是有氣都不能發了。

瞪了蘇顏一眼,“你哪次不是陽奉陰違?”答應的好好的,就是按照你說的做,每次都能把她氣的半死!

蘇顏心裏甜甜的,一隻手拉著餘俏俏,一隻手拉著宴南城:“我知道了,我保證,再也沒有下次了。”

這還差不多。

回到家,蘇顏剛準備下車就被宴南城製止了。

蘇顏疑惑的看著男人,卻見男人直接將她抱起,大步朝著家裏走去。

蘇顏驚呼一聲:“南城……”

宴南城看了她一眼,一言不發就朝著屋裏走去。

蘇顏不敢再說話了,隻乖乖的任由他抱著,伸出手勾住宴南城的脖頸。

一下午,宴南城就守在蘇顏的身邊,沒有離開的意思。

蘇顏膽戰心驚的,看書都看不認真了,時不時的抬眸看宴南城。

男人端坐在窗戶邊,金燦燦的陽光灑進來,倒像是宴南城渾身會發光似的……蘇顏一下子都看愣了。

真好看。

而且……這男人還是她的。

這時。

宴南城轉眸看了過來,眸子裏帶著瀲灩的笑意。

蘇顏臉一紅,急忙轉過頭。

宴南城卻已經站了起來,身材欣長,恍若神祗:“一直看我?”

哪有!

蘇顏心裏反駁,卻沒膽子說出來。

宴南城身上的味道十分清新,呼吸噴灑在她的臉頰上,蘇顏本就紅的臉更紅了幾分,聲音低的幾乎聽不見:“我隻是奇怪,你今天不去上班嗎?”

昨天那個重要的會議,也不知道怎樣了。

“不去。”

宴南城卻是聽清楚了,很是認真的吐出兩個字。

蘇顏詫異的抬眸,她對宴南城的改觀,說起來有一部分的原因還因為他工作起來就很認真。而她看著,隻覺得那個時候的宴南城,是會發光的。

認真工作的男人,真的很有魅力。

當然,她並不是現在的宴南城不認真工作了,隻是……不像以前那樣恨不得以公司為家了。

“看著你。”宴南城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麽,輕聲解釋。

不管什麽都比不上蘇顏,現在她的傷還沒好,他也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在家裏。

蘇顏‘哦’了一聲:“其實……我沒什麽事的。”

“那也不行。”宴南城直接道:“你別多想,好好養傷纔是正事,等你傷好了,我帶你出去玩。”

蘇顏的眸子頓時亮了起來:“好!”

她一笑起來,眼睛就彎成了月牙,唇邊還有淺淺的梨渦,別提多好看了。

宴南城看著心情也好了很多。

這傻丫頭,一點兒事就能這麽開心。

宴南城一待就在家裏足足待了三天,寸步不離的守著蘇顏。恨不得能將蘇顏捆綁在身上,走哪帶哪的好。

可這三天,蘇顏和宴南城的感情卻有了明顯的進步。

第四天是宴南城總算是帶著蘇顏出門了,兩人出門就直奔天華酒店。

站在酒店外,蘇顏看向身邊的男人:“來這裏做什麽?”

“今天請公司的人吃飯。”

宴南城拉著人往裏麵走,蘇顏一愣,上次不是說定在青檸酒店嗎?

現在看來……宴南城,真是小氣吧啦的。時就安定下來了。抬眸對著宴南城笑了笑:“好。”車子很快就到了宴宅。林滿親自在外麵等著,此時為宴南城開啟車門。看著相攜走下車的兩人,林滿的眸子裏閃過一抹詫異,眼底還有幾分擔憂。老爺不喜歡蘇顏小姐,南城少爺這不是……惹老爺不開心嘛。但看著宴南城那一反常態的模樣,林滿到底沒表現出來:“少爺,蘇小姐。”蘇顏對這樣的稱呼也不意外,反而對著林滿溫和的笑了笑:“滿叔好。”林滿確是垂下頭:“不敢,少爺,蘇小姐裏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