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餘生,請多指教

為地產公司老總的臉。蘇顏的眼眶驀地紅了。走近,當看清那男人熟悉的眉眼時,她如五雷轟頂般身子劇烈一晃,跌坐在地上。眼淚瞬間飆了出來。“爸……”她俯下身,將臉貼近男人的胸膛,顫抖了聲音:“爸,你是和我開玩笑的對不對?”“可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站起來,咱們回家好不好?”她一隻手顫抖著撥打120,臉上還極力想扯出一個笑容,可盡了力,還是像哭一樣難看。總是和藹笑著的人也再不能給她一點反應。蘇顏雙手抱著自己...可偏偏,她喜歡。

但是……蘇顏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你怎麽不告訴我,讓我提前收拾一下!”為了方便,她穿了T恤和牛仔褲,看著是很清爽,可配著她那張臉,怎麽都像一個高中生。

“還收拾什麽?”宴南城挑眉:“你現在的樣子,我都想藏起來。”

不讓任何人看到。

更不能讓任何人,覬覦他的蘇顏。

蘇顏紅著臉,很是不願:“我又不是你的寵物!”

宴南城輕笑。

兩人剛準備走進去,卻聽身後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小顏!”

蘇顏轉過頭:“錦瑜。”

安錦瑜是和時聿一起來的,兩人偶爾對視,眸子裏帶著繾綣的溫柔和笑意。蘇顏看著都羨慕的緊:“時助理,你們也來了啊。”

安錦瑜挽住蘇顏的手臂:“小顏,恭喜你,要做媽媽了。”

而且,看宴南城的模樣就知道,他是有多開心。

蘇顏臉頰紅了紅,倒是宴南城自然的攬住他的肩膀,對著安錦瑜點頭:“多謝。”

安錦瑜一下子愣住了。

眨巴眨巴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和煦的人是宴南城!

要知道,宴南城可是出了名的生人勿近。

不得不說,蘇顏對他的影響,當真是太大了。

被人這樣看著,宴南城皺了下眉。安錦瑜急忙收回視線:“那個……我們就先進去啦。”說著,拉著時聿就朝著裏麵走去。

時聿看著自家boss那嫌棄的眼神,急忙跟了上去。

剛進去,安錦瑜就跟見了鬼似的:“時聿,宴總這陷入愛情之後的變化也太大了吧……”以至於她都懷疑是不是看錯了。

時聿倒是很淡定,畢竟看的多了:“習慣就好。”

想當初,他也是這副表情。

不過現在倒是很習慣了,反正在蘇顏麵前,宴總從來就沒有什麽底線。

就算有底線,是那也是可以為了蘇顏而無限次修改的底線,壓根算不得什麽底線……

安錦瑜眨眨眼,眼看著後麵的人要進來了,她忙拉著時聿的手是:“走走走,咱們先上去。”這話要是被宴總聽見……可不是人人都是蘇顏。

在宴總那,可沒那麽多特權。

宴南城和蘇顏到樓上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到了,見著兩人進來全都站了起來。兩人和眾人打了招呼就坐下了。

莊若藍正坐在這,此時笑著看過來:“蘇顏,恭喜你哦。”

她笑的眉眼彎彎,眼裏像是帶著真誠的關心。

蘇顏一怔,片刻才舉起杯子:“謝謝。”

莊若藍微微笑著,十分優雅的模樣:“不用和我這麽客氣啦,我們是朋友啊。”

蘇顏愣愣的點頭,顯然有些沒反應過來。

宴南城知道蘇顏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所以沒多久就帶著她離開了。況且……他離開之後剩下的這些人可就自在多了。

有人道:“宴總一走,那真是身心舒暢……”

另一個人打趣道:“你就不怕宴總聽見?”

說話的人忙閉嘴,不過臉上的表情倒也沒多怕的模樣。眾所周知,宴南城隻注重能力和人品,對於這些玩笑話,從不在意。

當然,就他那副冷冰冰的模樣,也沒人敢當著他的麵說這樣的話。

莊若藍也隻坐了沒一會兒,就起身離開了。

宴南城都不在,她在這裏有什麽意思是?

可才剛走出去,電話就再一次響起。

看著來電,她的眸子裏閃過一抹厭惡。

又是許釗陽。

這個人真是沒完沒了。

不過她還是接起了電話:“許先生。”

許釗陽的聲音傳來:“那天我去酒店了,你怎麽不在?”而且,還從酒店裏聽到了蘇顏的名字。這讓他覺得很疑惑,心裏有些猜測,思索了好幾天幾乎確定了,這才問了莊若藍。

莊若藍拿著電話的手僵了僵,片刻才揚起笑容:“那天啊……我去了啊。”

撒謊!

許釗陽心裏道,不過麵上卻沒表現出來:“是嗎?”

聲音淡淡的,卻聽得莊若藍心頭一緊。

就像是有什麽把柄被許釗陽抓住了似的。

“可能,許先生是不是走錯了?那天我可是等了一個小時的。”莊若藍眸子裏閃過一抹陰鷙,好在,她早有準備。

“可能吧。”

許釗陽沒深究。

畢竟往後,兩人是要結婚的。

他現在這個電話也隻不過是試探而已,可倒是讓他確定了,這件事和莊若藍脫不了幹係!

但這樣的女人,他反而更喜歡。

“現在在哪?需要我來接你嗎?”

宴南城領著蘇顏出了酒店的門,蘇顏坐在副駕駛,側眸看向身邊的人:“那,我們現在去哪裏呀?”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沒多久,車就使進了毓秀苑。

蘇顏雖然對房子瞭解不多,但也知道毓秀苑是濱海市的臨江別墅區,站在家裏就能看到外麵的江水。

價格極高,供不應求。

一共也沒幾套,可宴南城就直接開著車到了其中一棟小別墅外。

“這裏是……”

蘇顏有些詫異,宴南城卻是牽著她的手,語氣篤定而溫柔:“我們的家。”

“可是……”

她還想問,宴南城已經拉著她走了進去。

房子外麵是一個小花園,裏麵栽種了各種蘇顏喜歡的花,姹紫嫣紅很是好看!路是用大小顏色都十分相似的鵝卵石鋪成,還有小小的假山噴泉,裏麵養著各色的金魚,甚至還有幾朵小蓮花。

“這些……”蘇顏的眸子裏全是驚喜。

“去屋裏。”

宴南城拉著她繼續往裏麵走,開啟房間門,迎麵就是大大的落地窗,從窗戶能直接看到外麵的江麵以及濱江市最美的夜景。

裝修風格是現代簡約,這也是蘇顏喜歡的風格。

樓梯是旋轉的,更叫她無奈的是,屋內還裝了一個電梯,分明就隻有兩層樓……

蘇顏哭笑不得,宴南城解釋:“本來是不準備裝的,但想著你懷孕了,還是裝一個好些。”

蘇顏的心暖暖的。

原來,一切都是在為她考慮。

廚房,客廳,餐廳都在一樓。

二樓是臥室和書房,臥室也是大大的落地窗,不管是裝修風格還是各處小細節,全都是蘇顏心中想象的樣子!

至於地下室,則有健身房,酒窖,甚至還有一個遊泳池!

蘇顏驚喜的不行。

宴南城伸出手:“不知道有沒有榮幸,邀請宴太太一起遊泳。”至於泳衣,他自然已經準備好了。

當然……蘇顏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不穿。

反正,這裏隻有他們兩個。

蘇顏的臉因為激動而泛著緋色,看著麵前的男人,她忍不住笑了起來:“好。”

宴南城一把將人拉入懷中,低頭吻了下去。

蘇顏摟住他的脖子,回以十二分的熱情。

到最後……果真是一起遊泳了。

隻不過這遊泳,著實有些耗費體力。蘇顏從泳池出來的時候全身都已經軟了,眼皮往下耷拉著,隨時都能睡著。

宴南城抱著她,如同抱著稀世珍寶似的,朝著樓上的臥室走去去。

將人放置在床上,聽著她均勻的呼吸像是已經睡著。

他這才坐在一邊,看著蘇顏的睡顏,輕聲道:“我不善表達心意,隻能趁著你睡著了跟你說說。以前沒什麽關係,可我們有孩子了,小公寓就顯得小了。”

“其實這個房子從遇見你那天,就開始裝修了。等的,就是我能拉著心甘情願的你住進來……”他想,讓她明白他的心意。

“一切,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是我親自設計的。看到你很喜歡,我也特別開心。”

宴南城的話雖然樸素,但卻十分真摯。

“我第一次為一個女人如此牽腸掛肚,當然,你也是最後一個。往後的幾十年,我想每天醒來的第一眼,看見的都是你。”

他說著,俯下身,輕柔而寵溺的吻了吻蘇顏的額頭是。

那模樣……近乎虔誠。

蘇顏翻了個身,宴南城嚇了一跳。可再一看床上的人兒沒什麽動靜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就在他看不見的地方,蘇顏的唇角勾的大大的,緊閉著的眼角似乎有晶瑩在閃爍……

宴南城如此待她……

她何德何能?

身後傳來響動,緊接著,一個人緊緊的貼在她身後,手從她腰間穿過覆在她身上。將她緊緊的箍在懷中,頭放在她的發間,沒一會兒便沉沉睡去。

許久。

蘇顏才緩緩的轉過身,看著身邊已經睡著了卻仍舊牢牢抱住她的男人,嘴角自覺的就上揚了。心裏像是吃了蜜一樣甜,嘴裏卻是輕聲嗔怪:“傻瓜,隻要是你做的,我當然都喜歡。”

更何況,宴南城對她,如此用心。

她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就對眼前的男人動了心。

難以自控。

看到莊若藍喜歡他,她心裏會不開心。

想要……永遠陪在他身邊。

就像當初在宴老爺子麵前說的一般。

他是她的枕邊人。

她沒說的是,他更是她的心上人……

她也想,以後的幾十年,每天醒來看見的……都是宴南城。

每天睡前看見的最後一個人,還是宴南城。

大概這輩子,她是逃不開了。

想著,她忍不住笑出聲音來:“宴先生,餘生……請多指教。”該是宴南城的助理吧?”蘇顏扶額。“餘大小姐,你的記憶力非常棒!”餘俏俏微楞,隨即說道:“宴南城的助理.......為什麽出現在你的身邊了?”“我們領證了。”蘇顏低下頭,用吸管攪著麵前玻璃杯中的水,看著淡黃色的檸檬片起起伏伏。自己最近經曆的事情,也像這片檸檬,大起大落的。“領證?”因為驚訝,餘俏俏的聲音驟然提高,隨即壓低了,一字一句問道:“什麽證?”“結婚證呀!”蘇顏鬆開了手裏的吸管,抬眸望著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