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愛你的男人

著,唇角卻早已經揚的大大的了。像是生怕別人看不出來她有多開心一樣……蘇顏心裏鬆了一口氣,可算是安全過關了。這男人,總喜歡聽這些花言巧語的可不行,這個習慣……她怕是也改不了。隻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推了推宴南城:“放我下來,我好睏哦。”宴南城低頭吻了吻她的頭。最近這幾天他折騰的她有些厲害了,所以今天他就算心裏有想法,也準備忍著:“乖,那你去睡吧。我還有一些公事。”他話音才落,蘇顏立刻開口:“我陪你!”...毓秀苑。

宴南城停好車,拉著蘇顏進了屋子。

才剛到家呢,門鈴就被敲響了。

蘇顏剛想站起來去開門,就被宴南城製止了:“我去就行了。”沒一會兒,就見一個服務員跟在他的身後走了進來,擺滿了是一餐桌豐盛的飯菜。

蘇顏看的食指大動,看向宴南城:“這些是……”

“快過來吃。”

宴南城對著她招了招手。

蘇顏有些忐忑的走過來:“怎麽會有這麽多吃的?”

“讓你吃就吃。”宴南城直接道。

蘇顏非但不生氣,反而還忍不住笑了起來,笑裏帶著幾分甜蜜。雖然宴南城沒說,但她也大約知道了,是擔心……她沒吃飽。

隻不過也不知道宴南城是哪裏不對勁了,也不直說。

但她明白就行了。

很合她的胃口。

宴南城本來不餓,但看著蘇顏吃飯的模樣,忽然也覺得很有食慾。索性也坐了下來,大快朵頤。

味道還算不錯,但最下飯的,還是蘇顏吃飯的模樣。

沒多久,蘇顏就放下了碗筷。

整個人都慵懶的靠在椅子上:“好飽啊。”

剛剛在宴宅她還真就沒吃飽。

畢竟麵對著那些人,哪能吃的飽?再說了,他們根本也沒給她吃飽的機會,宴歡歡就已經開始喋喋不休了。

宴南城把東西收了收,這才拉著蘇顏走到沙發上坐下。

蘇顏靠在他的身上,深呼吸一口氣:“我都懷疑現在是不是在做夢呢……”這一切,都美好的不像是真的。

宴南城側眸看向靠在他肩膀上的姑娘,低聲詢問:“怎麽會是夢?”

蘇顏笑了笑,沒再繼續說。

宴南城在濱海市還是很出名的,當然,最出名的就是他的脾氣。出了名氣的不近人情,現在她身邊的宴南城,一點兒都不像是傳言中的那個男人……

可心裏卻是在默默的說,如果這真的是夢的話,希望永遠都不要醒來……

她心裏,已經很清楚的印上了‘宴南城’這三個字,這個人。

宴南城揉了揉她的頭,下一秒就將人抱了滿懷。

一張俊臉湊在她的身邊,呼吸噴灑在蘇顏的耳邊:“讓我來告訴你,到底……是不是夢。”話音落下,宴南城已經攔腰抱起蘇顏,大步的朝著樓上走去。

蘇顏將頭埋在他的胸前,低聲道:“不要…剛吃完飯。”

“就是因為剛吃完飯,所以纔要’運動‘一下。”宴南城低聲湊在她耳邊,聲音十分曖昧。刻意加重的’運動‘兩個字使得蘇顏紅了臉。

“可是……”

宴南城直接堵住她的唇:“一切,都交給我。”

畢竟蘇顏懷孕了,所以宴南城還是要克製和小心許多。

本來前三個月寶寶就不穩,所以他隻能十分小心。好在蘇顏的身體素質也還不錯,倒也沒什麽問題。

蘇顏窩在宴南城的懷裏,頭枕著他的手臂。

不過身體卻是一動也不敢動的。

生怕動一下,宴南城就……

可就這樣躺著,鼻尖傳來的是專屬於宴南城身上的清新的味道。蘇顏的唇角忍不住勾著,閉上眼睛,沒多久還真就睡著了。

宴南城垂眸看向懷裏的姑娘,唇角不自覺的上揚。

傻丫頭。

這輩子,他都不會再放開她。

沒兩天,蘇顏就再一次接到了餘俏俏的電話。

兩人約在了青禾咖啡廳。

蘇顏剛進門,餘俏俏就站了起來:“這裏這裏!”

那模樣,看著激動的不行。

蘇顏忙走過來,她現在懷孕了,所以隻能喝果汁:“俏俏,這麽著急的打我電話,有什麽事呀?”那火急火燎的語氣,她還以為出什麽大事了呢。

“顏顏,這一次真的是大事。”餘俏俏撇嘴:“裴易,你知道吧。”

“知道啊。”以前她還跟著裴易學習過生意上的事呢。

恩,裴易雖然感情上不靠譜,但做生意這件事還是很有天賦的。而且,和宴南城一樣的是,工作起來就會很認真。

“你幫我搞定他!”餘俏俏直接開口,看那樣子真的是煩不勝煩了。

“啊?”蘇顏完全沒明白過來,搞定?什麽搞定?

“他最近天天纏著我。”餘俏俏黑著臉,聲音裏帶著壓抑的怒氣和無奈。

蘇顏眨巴眨巴眼睛:“纏著你?”

以前纏著俏俏的人也不少,可她從來沒見過餘俏俏這麽苦惱的樣子,看來……裴易的手段不錯啊。

“是啊。”餘俏俏黑著臉:“讓你家宴南城去說一句話,以後能不能別纏著我了。”

“告訴他,我有什麽好的,我改!”

這話說的。

蘇顏剛想笑,可視線卻落在了餘俏俏的身後,眨巴了一下眼睛。給了餘俏俏一個眼神,餘俏俏有些愣住:“怎麽了?”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一直拒絕我。”

裴易的聲音傳來。

好似漫不經心,但眼裏的神色卻莫名的很認真。蘇顏看著都愣了愣,餘俏俏卻是直接道:“你怎麽在這?”要說現在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裴易了。

倒不是裴易不好,隻是她看著覺得別扭。

裴易見過她最狼狽的模樣,她無法在他麵前表現出在外界人麵前的那一麵。因為裴易知道,她的內心……其實也很脆弱。

可她偏偏,不願意讓別人看見這樣的脆弱。

就算是蘇顏,也不知道她的內心,其實那樣脆弱。

所以裴易對她來說,是一個避之不及的人。

“剛好就在這。”裴易可以保證,這真的隻是巧合,而並不是他刻意跟來的,畢竟……他也真的不知道餘俏俏和蘇顏會來這。

餘俏俏的眼裏寫著不信,可看著裴易的眼神,隻能轉過頭。

裴易有些無奈……他就真的這麽讓人討厭嗎?

原本,他已經不準備和餘俏俏再發生什麽了,可是……他竟然發現,他開始有些放不下餘俏俏。這自然不是他的風格。

餘俏俏雖然和那些女人不一樣,但對他來說,也不該這麽特別。

可偏偏,就是這麽特別。

經過一段時間的慎重思考,他才重新做出了追求餘俏俏的舉動。他一定要弄明白,餘俏俏到底是什麽地方不一樣。

蘇顏看著兩人的樣子也有些尷尬,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

一個是好姐妹,一個是宴南城的好兄弟。

她都不知道該不該說話了。

好在兩人也沒有讓她為難的意思,餘俏俏看了一眼裴易:“顏顏,我們先走吧。”

裴易倒也沒說什麽,隻是目送著兩人離開。

眼裏的神色有些複雜。

蘇顏聽誰的都不好,隻能點了點頭,任由餘俏俏拉著她出了咖啡廳。這才道:“你和裴易怎麽了?”最開始餘俏俏和她說起裴易的時候,還是很好的呢。

這纔多久,怎麽就變成這樣的態度了?

餘俏俏不想多說,也不好多說。

最後隻對著蘇顏道:“反正,我和他不合適。你也知道的,我隻談戀愛不結婚,讓我不舒服的感情絕對不要。”

所以,這就是她換男朋友如衣服的原因。

“知道知道。”蘇顏點頭:“那我們去逛街吧,正好我今天發了工資,給你買禮物!”

蘇顏說的很豪氣。

“宴南城給你開工資 ?”

餘俏俏詢問著,眼裏全是好奇。

蘇顏點頭:“當然啦,我在宴氏上班,他不給我工資誰給我工資?”說著,拿出手機,可等看到簡訊上的餘額的時候卻是嚇了一跳。

她的月薪三萬,可卻到帳了五十三萬。是

這漲工資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餘俏俏看著都嚇了一跳:“這……你幫我問問,你們家宴南城還缺不缺助理?”

蘇顏一頭黑線。

宴南城的電話卻在這個時候打了過來。

蘇顏很迅速的接起電話,放軟了幾分聲音:“南城。”

“我的工資怎麽不對?”

五十三萬的月薪……她自認為還沒有這個能力。

宴南城雲淡風輕的聲音傳來:“五十萬,是我的工資。”以後,就都交給蘇顏了。

蘇顏徹底愣住,連話都說不利索了:“那……怎麽會打到我的卡上。”

“以前隻有一個人,當然沒什麽。可現在既然已經結婚了,那工資就該上交的。”說起來,這還是他前兩天聽見公司的人閑聊說的。

說什麽……老婆管的嚴,一個月隻給一千塊的零花錢……

他才知道,原來工資,是要‘上交’給老婆的。

所以一早就跟財務打了招呼,工資直接打到了蘇顏的賬戶上。

蘇顏心裏一陣泛酸,忽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其實……”也可以不用這樣的。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宴南城已經接著開口:“至於我存款的卡,晚上回來的時候再給你。”

蘇顏更感動的不知道說何是好了。

腦子裏忽然閃過一句話。

一個男人給你花錢,不一定是愛你。

但愛你的男人,一定會捨得給你花錢。

宴南城,就是後者吧。

餘俏俏和蘇顏距離的很近,所以也清楚的聽到了這些話。頓時看著蘇顏的眼裏多了羨慕和祝福,蘇顏才剛結束通話電話,她就跟著開口了:“小顏顏,像宴南城這樣的好男人可不多了。你可千萬要抓緊了哦!”是宴歡歡道:“大哥,今天是過年,是家宴。那些不想幹的人,就不要帶回來了吧。”她笑著:“再說了,都大過年的,你還惹爺爺生氣呢。”宴政,就是她最好的擋箭牌。最重要的是,她說的這一切都是順著宴政的心……就算宴南城生氣,也不會過年過節的對她怎樣。宴南城涼涼的掃了宴歡歡一眼,宴歡歡往後縮了縮。還是有些被嚇到了,大哥的眼神……真是越來越嚇人了。宴歡歡不敢說話,大廳裏頓時就安靜了下來。蘇顏隻當做沒聽見宴歡歡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