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今晚,你是我的

字一句地說道,語氣裏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息。徐宗梓的臉色微變,隨即露出溫和的笑容:“你好,宴先生。”宴南城臉色很冷,眼神掃過徐宗梓,帶著一絲不屑與敵意。冷哼了一聲,扭頭看向一旁的蘇顏。“老婆。”醇厚的男聲中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息,宴南城的聲音越來越低,也越來越危險。“你不乖。”蘇顏的身子顫抖了一下,有些驚訝地望著宴南城。雙手緊緊握拳,似乎在克製著什麽,臉上寒如冰霜。“我們回家。”說罷,宴南城站直了身子,伸...下班時間,餘俏俏的車停在了宴氏的樓下。

宴南城下午的時候就已經出差了,蘇顏直奔樓下。

剛走出辦公室,就見莊若藍正好上來,看見她似乎還愣了愣:“蘇顏,下班了呀!”

蘇顏點頭:“怎麽?你還不下班嗎?”

莊若藍抿唇笑了笑:“我找南城哥哥有點事。”說著,還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人有什麽小秘密呢。

蘇顏頓了頓…

“他出差去了。”

說完,轉身就朝著電梯走去。

莊若藍一楞,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不過瞬間,就跟上了蘇顏的步子:“那他都沒告訴我呢。”

“我跟你一起下去吧。”

進了電梯。

兩人都沒說話。

蘇顏拿出手機,莊若藍在一邊站著。

片刻,她狀作疑惑的問:“蘇顏,南城哥哥怎麽沒帶你一起去呀?他放心一個人在家嗎?”

蘇顏微微笑了笑:“有什麽不放心的?而且,晚上他就回來了。”說這話的時候蘇顏的語氣裏不自覺的就帶上了幾分甜蜜。

可在莊若藍聽來……就覺得有些刺耳了。

這話……是在炫耀嗎?

“蘇顏,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麽誤會?”

莊若藍看向她:“還是說,我和許釗陽訂婚,所以你不開心了嗎?”

蘇顏聽的一頭霧水:“我為什麽要不開心?”

莊若藍欲言又止。

可蘇顏也明白了很多,旋即笑了起來:“我和許釗陽早已經結束了,我對他……”現在隻有滿腔的恨意,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他現在在我看來,不過就是一個陌生人。”

莊若藍還想說什麽,電梯的門開啟。

蘇顏看向她:“那我就先走了。”說完,大步走了出去。莊若藍看著她的背影眸子閃了閃。

眼裏閃過一抹恨意。

蘇顏……

你等著……

蘇顏剛走出宴氏的大樓就看見了餘俏俏的車,她拉開車門直接坐了上去:“走吧,不管想去哪兒,姐姐我今天都請客了。”

蘇顏說的豪情萬丈。

餘俏俏的心情好了許多,忍不住笑了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蘇顏白了一眼餘俏俏:“我像是會騙人的人嗎?”

餘俏俏抿唇笑了,眸子裏的笑意更甚。

蘇顏這才開口:“老實交代,今天是不是出什麽事了。”聽中午的時候講話那個語氣她就知道,餘大小姐今天不開心!

餘俏俏低聲道:“我能出什麽事。”她說出來,反而隻讓蘇顏也跟著為難和不開心。

這種事,她沒必要做。

蘇顏白了一眼餘俏俏:“我還不瞭解你?”

兩人這麽多年的感情了,說是心有靈犀也不為過。

餘俏俏忍不住抿唇笑了起來:“顏顏,我真的沒事。”

蘇顏這才沒繼續問了。

但心裏卻更擔心了一些。

要是真的沒什麽,俏俏怎麽會這樣閉口不談?現在看來……很明顯是出什麽事了,所以俏俏才會這樣緘默。

“去吃什麽?”蘇顏轉移了話題:“我可沒你那麽挑食,現在趕緊給我想,吃什麽!”

“那……我們去吃火鍋?”餘俏俏想著,笑了起來:“咱們吃鴛鴦鍋吧。”

“好。”蘇顏點頭。

隻要餘俏俏想吃,她當然樂意陪著。

等兩人從火鍋店出來已經是九點了,蘇顏還沒接到宴南城的電話,顯然那人還沒出差回來。餘俏俏拉著蘇顏:“走……姐姐帶你去玩兒。”

“去哪兒?”

蘇顏詫異的抬眸。

可餘俏俏卻是拉著她轉身就朝著自家公寓開車去了。

等兩人洗完頭發洗完澡,換上衣服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

蘇顏一路上都任由餘俏俏拉著她,這會兒餘俏俏直接將她推上車:“走,我們去玩兒咯!”裴易雖然在她心裏有些與眾不同,可說到底也不過隻是一個男人而已。

餘俏俏決定去釣一個更好的男人,然後,徹底擺脫裴易的糾纏。

可蘇顏卻有著猶豫,餘俏俏去也就算了,她也跟著去的話…要是被宴南城知道了…

倒不是怕宴南城,隻是沒必要。

可餘俏俏卻不願意了,拉著蘇顏,“你說了今天陪我的,而且,宴南城也不在。”

這是多好的機會呀啊!

說著直接拉了人就朝著外麵走去,蘇顏無奈隻能跟了上去。

可心裏確實很忐忑。

魅夜酒吧

餘俏俏今天倒是沒有坐在卡座上的心思了,不過蘇顏也不喜歡去蹦。所以她就被安置在了卡座裏。

而餘俏俏則是自己去玩兒了。

蘇顏有些無奈,卻也乖乖的在座位上坐著,隻點了一杯果汁。

可才沒一會兒,卻聽身邊傳來一道聲音:“小姐,一個人?”

蘇顏抬眸看去,來的是一個年輕的男人。手裏正端著一杯酒,臉上的笑容她一看就覺得反感。

不安好心。

蘇顏往餘俏俏先前所在的位置看了看,卻沒看到她的身影。

蘇顏略皺了眉,也不回答男人的話。

男人的眼裏閃過一抹惱怒,索性直接在蘇顏的對麵坐了下來:“小姐,我也是一個人,不如一起。”

這姑娘,長的還真好看。

看起來清清純純的,是他喜歡的款,再說也是一個人,正是好下手的物件。

“我有朋友。”蘇顏直接拒絕。

可這話在男人看來那當然不是真的:“我說小姐,大家都是出來玩兒的,有什麽事好商量嘛。”

“再說了……你要是想要點什麽,我也不是給不起。”

“畢竟……”

“滾!”

蘇顏直接拔高了聲音,這是把她當什麽了?

男人頓時覺得很沒麵子,有些惱怒的伸出手就要去抓蘇顏的手:“你別給臉不要臉。”可手剛伸到一半,就被另一隻手抓住了。

蘇顏和男人同時抬眸看去……

看見來人,蘇顏頓時噤若寒蟬,垂下頭,一雙小手根本無處安放了。

“滾!”

宴南城直接開口,一雙眼睛落在男人的身上,幾乎能將人直接殺死!

男人嚇了一跳,頓時不敢再多說一個字,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轉身就走……

宴南城這纔看向了蘇顏。

蘇顏心頭一緊,連忙低聲道:“南城……你聽我解釋。”可她的話卻也說的戰戰兢兢的,根本不敢看宴南城。

不用看她都知道,宴南城現在的臉色該有多難看!

“今天是因為……”

她想辯解,可宴南城的眼神看著她,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隻能垂下頭,咬著下唇。

下一秒,宴南城已經拉著她站了起來,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他抿著唇,臉色鐵青。

該死的女人,膽子還真大!趁著他不在家,居然來酒吧。

一直到上了車,宴南城都沒說一個字。

顯然是真的生氣了。

蘇顏心裏更忐忑,想說話但又不敢說。

“你就沒什麽想說的?”

最後還是宴南城先開口了,他幾乎都快被這個蠢女人氣死了!

蘇顏這才抬頭,怯怯的開口:“南城……其實……我可以解釋的。”

宴南城看著她:“那你解釋一下,為什麽會來這裏。”

蘇顏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了,她總不能出賣餘俏俏吧……

宴南城看著她沉默的樣子輕笑要一聲:“你倒是講義氣。”他當然知道,可想到剛才那一幕,還是覺得很生氣。

要是他沒來的這麽及時的話。

要是蘇顏出了什麽事的話……

他不敢想象。

這該死的女人,一點都沒把安危放在心上。

都這個時候還想著為餘俏俏遮掩,真以為他傻呢。

可想到這裏,宴南城卻也忍不住輕笑出聲,可偏偏,他又對她無可奈何。

這女人,就是吃定了他吧。

宴南城側過身,將人她在座椅上,眸子沉沉。

他伸出手抬起蘇顏的下巴,迫使她看著他的眼睛。這才低聲反問:“恩?怎麽不說了?”

蘇顏當然不敢說話。

宴南城直接開著車離開,蘇顏隻得偷偷的拿手機給餘俏俏發了資訊,說先回去了。至於電話什麽的……她是真的不敢打。

剛回到家,宴南城就直接抱起蘇顏,將人放到了床上。

蘇顏哪裏敢反抗?

可宴南城卻隻是抱著她,眉間似乎還帶著疲憊。

沒一會兒,就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這男人……竟然睡著了。

可見真的是累壞了。

但就算是睡著了,這會兒還是緊緊的抱著蘇顏,像是生怕她消失似的。蘇顏的心頓時就十分不忍了。垂眸看著懷裏的男人,低聲道:“是,是我不好……”

是她任性了。

宴南城雖然沒說,但從哪樣子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真的擔心和著急。

他隻是擔心她去酒吧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會遇上不好的人,不好的事,會遇到什麽危險……

正在這個時候,餘俏俏的電話打了過來。

蘇顏直接結束通話,然後給她回複了一條訊息:我現在在家,有事明天說。

餘俏俏接到這樣的簡訊,聳了聳肩。

從剛才那些人的描述裏她也猜到了,肯定是宴南城來了……

想著,轉眸看向身邊的男人:“帥哥,今晚……”

話音未落,身邊就傳來另一道聲音:“今晚,你是我的。”說著,人已經攬住了餘俏俏的肩膀,然後看向麵前的男人:“至於你……可以走了。”“是嗎?”蘇顏的話帶著幾分疑惑,雖然她不是很喜歡莊若藍。可至於莊小姐怎樣不簡單,她倒也沒看出來。“你可得把你們家宴南城看緊了。”餘俏俏幫著出主意。“不要臉!”宴歡歡大步的走過來,敵視的看著兩人:“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蘇顏的朋友又能是什麽好東西?勾引裴易?想著,她嘲諷的看著餘俏俏:“別以為勾搭上了裴易就能飛上枝頭,在裴易眼裏你不過就是一個玩物!幾天就玩膩兒了!”“宴歡歡!”蘇顏的臉頓時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