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我喜歡她,與你無關

視鏡看了眼他,嘴唇動了動,好半晌也沒開口。見她這模樣,宴南城隻覺得心底一股無名火起,瞬間席捲全身。他神色冷沉,再沒有說話。駕駛座上,時聿瞧了眼後邊的場景,無聲搖了搖頭。從民政局出來已經是十點後。他們走後,工作人員看著這兩位大佛的背影都忍不住鬆了口氣,旁人好奇的問,他隻搖了搖頭。好家夥。這兩位不像是來領結婚證的,倒像是來砸場子的。“接下來你要去哪兒?”上了車,宴南城神色冷峻,沉聲問。蘇顏還在盯著手裏...回家簡單收拾了一下,蘇顏和宴南城就出門了。

當然,收拾的人是宴南城。

蘇顏都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還有這樣的本領,收拾的行禮整整齊齊。

她自愧不如。

像是知道蘇顏有些敬佩的眼神,宴南城心裏莫名有些得意的解釋,“以前經常出差。”所以也就會了……

蘇顏點頭,眸子一轉輕聲道:“我都不會收拾呢。”說著,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宴南城平素也是一個精明的人,可這會兒就像是真不懂蘇顏的意思一樣,當即拍著胸脯開口:“以後這樣的事交給我就行了!”

蘇顏唇角揚起:“那就辛苦你啦!”

宴南城轉過身,笑了。

傻女人。

真以為他不懂呢。

他不過是順著她的話開口。

因為,她是他的心上人,所以就想寵著她……

“走吧。”宴南城拉好箱子,看向已經收拾的美美噠蘇顏。

一身簡單的長裙,看著就很舒服養眼,雖然沒有化妝,但氣色仍舊很好。宴南城一把抓住她的手,心裏默默道,真想把這個小女人鎖在家裏。

他一個人看到就好了……

蘇顏順勢在宴南城的臉頰上落下一吻,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南城,謝謝你。”

不管是信任,還是這一段時間的點點滴滴,都逐漸開啟了她的心扉。

而且,自從有孩子之後,宴南城對她更是無微不至。

她倒不覺得宴南城是為了這個孩子,畢竟這個世界上願意為宴南城生孩子的人多了去了,隻要宴南城願意。

宴南城眉頭一挑,看向蘇顏。

蘇顏的臉頰泛著紅,唇角上揚著,頭卻是微微低著的。

宴南城唇角一勾,直接湊了過來:“不夠……”說完,不等蘇顏反應過來,直接吻住她的唇。

兩人到雲省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不過因為早已經定好了酒店所以一點兒也不慌。

第二天一早蘇顏就被電話吵醒的,不是別人,是餘俏俏。

宴南城也已經醒了,這會兒正坐在電腦前麵,可能是在處理工作上的事。蘇顏就放低了聲音去了客廳:“俏俏。”

“快過來,把裴易帶走。”餘俏俏的聲音很是惱怒。

那個該死的男人,昨晚居然又死皮賴臉的上她家了,說要她負責!

負他妹的責啊。

“可是……”蘇顏猶豫著:“我現在在雲省了。”她低聲開口,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暴風雨……

餘俏俏就跟炸了似的,的確拔高了聲音:“什麽?!你你你……蘇顏,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好在,蘇顏提前就把手機拿的遠遠的,所以倒也沒太震到她。

這會兒才將手機拿回來:“那不是……宴南城帶我來的嘛。”

好吧……

餘俏俏也知道昨晚的事,所以也沒再接著說這個問題了。隻是很喪的開口:“那你說,我現在要怎麽辦。”

裴易這個男人,什麽時候變得這麽死皮賴臉了?

她走哪他就跟到哪。

有意思嘛。

蘇顏想了想:“要不,你也來雲省?”

話音才落,就聽見有腳步聲傳來。

蘇顏忙道:“那個……我就先不和你說了啊。”反正餘俏俏就沒有什麽搞不定的事,說不準,宴南城的氣還沒消呢。

可不能連累了餘俏俏。

說完,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餘俏俏聽著電話裏傳來‘嘟嘟嘟……’的聲音,直接罵道:“靠!有異性沒人性!”

自從蘇顏和宴南城的感情進展迅速之後,她就像是一個多餘的存在。

這種感覺就像是,蘇顏……移情別戀了。

而她,就是被拋棄的那一個。

這樣想著,卻見裴易緊接著走了進來,臉上還帶著笑容:“走,送你上班。”

餘俏俏翻了個白眼:“裴先生,這裏不歡迎你。”再說了,還嫌上一次宴歡歡的事鬧得不夠大?還嫌她在公司的名頭還不夠響亮?

得了吧。

可裴易倒是一點兒都不生氣。

臉上仍舊帶著溫和的笑容:“走吧,不然一會兒你就要遲到了。”

這個連發高燒都要上班的女人,怎麽可能會願意遲到呢?

果不其然,他話音才落,餘俏俏就忙站了起來,大步朝著外麵走去。可剛走到門邊卻聽身後傳來裴易的聲音:“你的車被我送去修了。”

餘俏俏的身體一僵。

轉眸恨恨的看向裴易:“你到底想做什麽!”真可謂是咬牙切齒了。

裴易依舊笑著,但卻一點兒都不惹人生厭:“就想,送你上班。”表情很欠揍,可這語氣竟然還有幾分情深意切。

餘俏俏冷哼一聲。

裴易拉住她的手:“走吧。”

餘俏俏這纔不情不願的跟上,裴易這一招……實在是……

莊若藍也很不開心,她怎麽都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宴南城竟然是全身心的信任蘇顏,還帶著她出去玩兒了!

那這一次發生的事,豈不是還增進了兩人的感情?

這樣想著,就接到了宴歡歡的電話。

“若藍姐。”

宴歡歡壓低了聲音,有些神神秘秘的。

莊若藍心情並不是很好,所以也沒多熱枕,“歡歡,怎麽了?”

“關於蘇顏的事,你看到了沒有?”宴歡歡的聲音裏帶著幾分愉悅:“怎麽樣?今天大哥是不是發脾氣了?有沒有把蘇顏那個賤女人趕出去?”

趕出去?

想的倒是挺好的。

莊若藍沉著臉,可語氣卻是溫和的:“沒有,剛才……南城哥哥帶著蘇顏去旅行了。”

她聲音裏的失落清晰的通過電話傳入宴歡歡的耳裏。

宴歡歡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開口:“看來,我真是小瞧了蘇顏的手段了。”昨晚她是跟在裴易身後悄悄去的魅夜,卻沒想到把裴易跟丟了,卻看到了蘇顏那一幕。

所以她很迅速的就拍了下來,然後找人放了出去。

她和蘇顏本來是沒什麽仇,但她就是不喜歡蘇顏!再說了,她和莊若藍的關係那麽好,她當然要為好姐姐打抱不平。

就算,莊若藍現在是她哥的未婚妻。

就算,她心裏也為哥哥覺得不值。

可她就是想毀掉蘇顏!

莊若藍笑了笑:“好了,別說這麽多了。”畢竟,許釗陽也是宴歡歡的哥……

宴歡歡有些不忍:“若藍姐。”

她當然知道莊若藍有多喜歡宴南城,可這些事也不是她能做主的。所以……她隻能將一切都怪在了蘇顏的頭上,要不是蘇顏的話,或許大哥早就和若藍姐在一起了。

“好了,我還在上班呢。”莊若藍打斷她,頓了頓,問道:“對了,你和裴易怎麽樣了?”

“裴易……”宴歡歡有些沉默了下來:“也就那樣吧。”

昨晚他本來是想跟著裴易的,卻沒想到把人跟丟了。

“你可要抓緊點。”莊若藍催促著,說完,又有些失落的開口:“可別像我一樣……”

結束通話電話。

宴歡歡想了想,還是給裴易去了一個電話。

無人接聽。

宴歡歡氣的不行。

但隻能結束通話電話,然後給裴易發了許多訊息。

想了想,她直接開著車朝著雲升去了!既然裴易不接她的電話,那她就去找他!

雲升。

宴歡歡直接就朝著總經理辦公室去了。

可推開辦公室的門,卻空無一人。她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眼神犀利的看向一邊坐著的助理:“裴易呢?”

她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再加上她囂張跋扈的性子,雲升已經沒人不認識她了。

助理連忙開口:“裴總,今天還沒來呢。”

這都快中午了……

宴歡歡皺了眉:“怎麽現在還沒來?”

助理低下頭:“抱歉,宴小姐,裴總的事我不清楚。”

宴歡歡本來就生氣,聽到這話更生氣了:“你不知道?那你知道什麽?你是裴易的助理,你怎麽什麽都不知道!”

助理低著頭不敢說話。

宴歡歡還要再說,身後傳來裴易的聲音:“宴歡歡,你在做什麽!”

他皺著眉,臉色很難看。剛才宴歡歡那些話,他全都聽到了,本來很好的心情一下子就不那麽開心了。剛才宴歡歡的樣子簡直像一個……

潑婦。

可宴歡歡絲毫沒有這樣的覺悟,看到裴易來了連忙揚起笑容:“裴易,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麽不接?”絲毫沒有提起助理的事。

要不是親眼看到,裴易都不敢相信。

宴歡歡,真的是被寵壞了。

他往後退了退,避開宴歡歡伸過來的手:“剛纔在開車,你找我有什麽事嗎?”

語氣很生疏。

宴歡歡咬咬下唇:“沒事我就不能找你嗎?”

她看著裴易,麵露委屈。

裴易皺了皺眉:“我還要上班呢。”

而且,他已經和宴歡歡說的夠清楚了。

想到這裏,他停下往辦公室裏走去的腳步。看著站在麵前的宴歡歡,一字一句很是慎重的開口:“宴歡歡,我已經說過了,我喜歡餘俏俏是我的事。”

“跟你沒有關係,所以……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去找她的麻煩。”

裴易說的很認真,宴歡歡卻像是被使了定身術似的,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不可置信的抬眸看著裴易,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個字。

裴易接著道:“如果還發生這樣的事,我想……我會親自去和宴二叔談。”抿著唇,低聲道。不知為何,心裏莫名的有些許小失落。或許,是因為心中那小小的疑惑和懷疑。宴南城雖是想過,許釗陽說不準會問蘇顏,可是……這並不是他的方法。“以後不想接就別接他的電話。”宴南城思索再三,說了這樣一句話。其實,他是想說:以後不準接許釗陽的電話!可想到上一次時聿跟他說的話,他才換了一個語氣。蘇顏詫異的抬眸。“我什麽都沒跟他說,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她尚未明白宴南城的意思,所以語氣還有些忐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