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道歉

.”許釗陽似乎還是無法相信一般,低聲自語道。“什麽怎麽可能。”餘俏俏翻了一個白眼,冷聲說道:“難不成你要讓我們家蘇顏,把結婚證拍你臉上給你看看?”“希望你對總裁夫人,多一點尊敬。”時聿突然開口道。見著身為助理的時聿都這麽說了,許釗陽的臉色徹底白了,這麽說起來,蘇顏真的和宴南城領證了!扔下一臉震驚的許釗陽,蘇顏轉身就走。一直到一行人走遠了,許釗陽都沒緩過來,呆傻地站在原地。最後還是遠處的助理走近,喚...蘇顏和宴南城在雲省待了足足一個星期纔回到家。

至於網上關於蘇顏的訊息,早已經全都沒有了。畢竟宴南城早就安排人處理了,所以這個風波,也算是就這樣過去了。

來接機的是時聿。

將蘇顏送到了毓秀苑,就帶著宴南城回了公司。

畢竟選擇今天回來就是今天公司裏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

至於蘇顏,最近變得特別嗜睡,所以剛回到家洗了個澡就睡著了。

“是誰幹的,查出來了嗎?”

宴南城剛上車就問了起來,這幾天和蘇顏日夜相處,為了怕她知道所以他都忍住了沒問。雖然網上的風波已經過去,但可不代表他會放過造謠生事的人!

時聿有些欲言又止,最後才低聲道:“是……是宴小姐。”

在整個濱海市,能被稱為宴小姐的,也就隻有一個人……宴歡歡。

宴南城皺了眉,抿著的薄唇裏有怒氣在氤氳。

宴歡歡的本事真的越來越大了。

“宴歡歡現在在哪?”

宴南城的語氣冰冷,似乎能將人凍僵。時聿心裏為宴歡歡默哀,惹誰不好,偏偏要針對蘇顏……

蘇顏是誰?

那可是後麵這位放在心尖尖兒上的人。

就算宴歡歡是宴家的二小姐,隻怕這一次,宴南城也不會輕易作罷。

“最近都在宴宅。”時聿低聲道,自從知道做這事兒的人是宴歡歡之後,他一直都讓人關注著宴歡歡的行蹤。為的就是怕宴南城會問起。

宴南城沉著臉:“一會兒開完會,直接去宴宅。”

本來計劃兩個小時的會,宴南城一個小時就搞定了。可見他有多想趕緊去找宴歡歡……

宴宅。

宴家的人正在吃飯,林滿大步走了進來:“老爺,南城少爺回來了。”

聽到這話,宴歡歡拿著筷子的手抖了抖。

宴政睨了她一眼,宴歡歡忙站了起來:“那個……爺爺,我吃飽了,我就先上去了。”說著,人也站了起來,大步朝著樓上走去。

可剛走了幾步,門口傳來宴南城帶著怒氣的聲音:“宴歡歡!”

隻是三個字,外帶涼涼的一眼。

宴歡歡頓時就走不動了,有些僵硬的轉過身,扯開一抹笑容:“大,大哥……”

她雖然不知道宴南城到底知不知道她做的事,但看見宴南城就心慌。所以才會下意識的就想走,不過宴南城進來的太快了……

“爺爺。”

宴南城看向宴政,打了招呼。

這纔在沙發上尋了個位置坐下,看向宴歡歡:“這是要去哪兒?”

宴歡歡勉強撐開笑容,“那個……我吃飽了,所以想……上去休息。”在宴南城的眼神注視下,宴歡歡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甚至都快被聽不見。

宴南城的眼神越發的有侵略性:“坐。”

宴歡歡哪裏敢坐?低下頭輕聲開口,“大哥我……”

可話還沒說完,宴南城已經打斷了她:“讓你坐下!”這一次,拔高了聲音,威懾力更足。

宴歡歡打了個顫,這才一步一步的挪到客廳裏距離宴南城最遠,但和宴政最近的位置坐下。還不忘記用委屈的眼神向宴政求助。

宴政接收到這樣的眼神,到底還是有幾分不忍心的。

看向宴南城:“這是怎麽了?對歡歡生這麽大的氣?”

宴南城看著宴歡歡,眼裏全是威懾:“你自己說!”

宴歡歡很是心虛,心裏猜測宴南城應該是知道了,不過現在的情況……她覺得還是保裝傻的好。所以不假思索的抬眸:“我,我說什麽呀……”

反正爺爺也不喜歡蘇顏,肯定是不會幫蘇顏說話的。

就算大哥說出來,有爺爺在,也不會拿她怎麽樣的。這樣想著,宴歡歡心裏就有了幾分底氣了。

宴南城的眸子眯了眯:“看來,你是不想說了?”

宴歡歡不敢和宴南城對視,仍舊是固執的開口:“我,我真的不知道大哥你是什麽意思。”

宴南城對著一邊的時聿道:“讓她知道一下,是什麽意思。”

“是。”時聿點頭,上前一步從公文包裏取出兩份檔案。

其中一份放在宴歡歡的麵前,另一份放在宴政的麵前。

緊接著,時聿開口道:“經過我們的調查,一個星期以前宴氏現任總裁夫人,也就是宴總的太太蘇顏女士在網上流傳的訊息……”

他將視線落在宴歡歡的身上:“出自宴小姐的手筆。”

宴歡歡心裏還不以為意。

這些話在爺爺麵前說有什麽用。

卻聽時聿接著開口:“因為宴小姐闡明瞭蘇顏女士的身份,導致宴氏的股份……下跌。”

這話一出,宴歡歡的臉色就白了下來。

爺爺雖然不喜歡蘇顏,但同樣很在意宴氏。

宴氏是爺爺一生的心血。

就算是大哥做了什麽有損公司利益的事,爺爺都會生氣,更別提……她了。而且,還是為了這樣的小事。

果不其然,宴政的臉色沉了下來。

宴歡歡有些著急了,急忙解釋:“我……我不知道會這樣……”

蘇顏對宴氏的作用有那麽大嗎?

宴歡歡甚至還有些懷疑。

宴南城不說話,就坐在沙發上,宴政看著宴歡歡,這種有損公司利益的事……他是很不滿意的:“你太任性了點。”就算是不喜歡蘇顏,但也絕不能扯上宴氏。

再說。

在這樣的報道裏,大肆的爆料蘇顏是宴氏現任總裁夫人,而且詳細的說兩人的感情如何好。

這哪裏是抹黑?

分明就是變相的承認蘇顏的地位!

和他的想法完全相反了。

宴歡歡還是很怕宴政的,這會兒隻能垂下頭:“是,爺爺,我……我知道錯了。”這句話她說的很不甘心,但麵前的人是宴政,她隻能這麽說,也必須這麽說。

宴政定定的看了一會兒宴歡歡,這才轉過頭。

看著悠然坐在一邊的宴南城:“我早就說過,蘇顏她……”

“爺爺。”宴南城抬眸,眼裏的神色有些凝重。

宴政不再說話,轉身站了起來:“我先上樓了。”看這意思,是不會再管這件事了。

宴歡歡忙道:“爺爺……”可不能就這樣丟下她啊。

宴南城對蘇顏那麽上心,這回不知道又要怎麽訓她了。偏偏,她看著宴南城就發怵。可這會兒也隻能轉過頭:“大哥,我知道錯了……”

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的話,她一定會做的更滴水不漏!

“用你的賬號澄清,這件事的真相。”

宴南城開口:“然後,再跟你嫂子道個歉。”

至於會不會原諒,那就要看蘇顏了。

“大哥……”讓她跟宴南城道歉也就算了,去跟蘇顏道歉?她可做不出來!

可她才剛說了兩個字,宴南城的眼神已經掃了過來:“怎麽?”

眼神冷的幾乎要將她凍僵。

宴歡歡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隻能愣在原地。

宴南城迷了眼:“既然你不願意,那你就去把虧損掉的錢掙回來吧。”他的聲音輕輕的:“從今天開始,家裏不會再給你一分零花錢。”

“你的銀行卡,信用卡,也會凍結。”

“更不能在家裏住了。”

宴南城說一句,宴歡歡的臉色就更白一分。

她還在上大學呢,平日裏已經習慣了大手大腳的花錢。讓她沒錢?那是不可能的。

可她又不願意就這麽屈服了,所以梗著脖子看向宴南城:“多少錢,我要賠多少錢。”她就不信了,掙錢有那麽難?

“不多。”宴南城輕聲道:“三百萬。”

“什麽?!”

宴歡歡不敢相信。

那件事處理的那麽快,而且隻是一個蘇顏,就讓宴氏虧損了三百萬?

就算是現在讓她拿三百萬她也拿不出來啊。

更別提讓她掙三百萬了。

宴氏當然不可能真的虧損了三百萬,這個數額,不過是宴南城操縱的而已。為的,就是今天這個場麵。

“既然你選擇了掙錢,那我就告訴你一下。我一個月的薪水是五十萬,時聿一個月的薪水是二十萬。”宴南城說著,看向宴歡歡:“我也可以寬限你,給你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宴歡歡猛的站了起來:“我……”

“而且,不會有任何人借錢給你。”宴南城看著她:“相信我。”

那眼神認真的,宴歡歡不得不相信。

她的臉色徹底白了下來,按照這樣下去……她怎麽可能一個月掙到三百萬?

就連大哥都才五十萬。

“我……”宴歡歡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

“如果一個月的時間你沒有湊足三百萬,那麽……為了維護宴氏的名譽,我會讓人提交訴訟。”

說完,宴南城已經站了起來:“我們走。”

時聿點頭,收起了桌上的檔案,大步的跟了上去。

宴歡歡聽著腳步聲,心裏更著急了些。

眼看著人已經要走出客廳了,她急忙站了起來:“我道歉!”

可宴南城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宴歡歡忙朝著門口跑了出去:“我道歉!我道歉我道歉!”

不就是一句道歉嗎?

總比被宴南城折磨的好。

她相信,如果一個月她不能拿出三百萬的話。宴南城真的……會一紙訴狀,將她告上法院。:“別動。”說著,他別在了蘇顏的耳邊。恩。人比花嬌。天色很快暗下來。因為度假山莊是在市區外,所以沒有那麽多霧霾,夜幕降臨,漫天的繁星點綴在夜空,微風一吹,如在仙境。宴南城和蘇顏坐在花叢中,不知是不是夜色太美,蘇顏往身邊的男人身上靠了靠。宴南城伸出手攔住她的肩,側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吻。“他們說,去世的人會變成天上的星星。那,你說爸爸是不是在天上看著我呢。”蘇顏望著漫天的繁星,低聲喃喃。“那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