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偷看我老公

,他說:“吃事後藥對身體不好,這次是意外,下次我會做好措施……”“嘭!”房間門被摔的震天響。……“你瞧,那女人是誰?”“她呀,雲升地產的千金,不過很快就不是了……”“她還有心情來參加慈善晚宴?舉辦方是抽風了才會邀請她這樣的人?”周圍竊竊私語聲不斷,有人對她指指點點。蘇顏恍若未聞,淡淡垂下眼,隻捏著高腳杯的手指微緊,骨節泛白。今天是海濱市一年一度慈善晚宴舉辦的日子,地點設在青檸大酒店頂層。西歐宮廷風...莊若藍剛回到家,就見許釗陽從莊家裏麵走出來,臉上的表情似乎還有些難看。

甚至一直到她走近了才發現:“若藍。”許釗陽扯開一抹笑容,可那笑在莊若藍看來,卻虛假的很……

莊若藍也漾開一抹笑:“許先生,這麽晚還在這?”

許釗陽輕聲笑著:“我是刻意來找若藍你的,今晚有一場音樂劇,我買了票想請你去看。”他的眼神真誠,臉上帶著謙遜的笑容,一身得體的西裝,看起來倒還真像那麽回事兒。

莊若藍臉上的笑容不變,可卻是輕聲開口:“現在太晚了,我也有些累了,改天可以嗎?”

許釗陽自然不好強求,隻能點頭:“那……我送若藍回家。”

“不必了。”莊若藍再一次回絕:“這不就在家門口嗎?時間不早了,我就不送許先生了。”她溫和笑著,眼神和表情卻是疏離。

許釗陽的眼神閃了閃,朝著她走近了一步。

莊若藍仍舊微笑著,可眼底深處卻帶了幾分抗拒。

許釗陽低沉著聲音:“若藍,我們已經是未婚夫妻了……”就在半個月前,他們已經訂婚了。在整個濱海市的見證下,成為了一對未婚夫妻。

莊若藍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退,眼底有厭惡和防備。

許釗陽再一次往前走了走:“所以,你對我也不用這樣生疏……是吧。”一直許先生許先生的,他聽著……很不喜歡。

莊若藍心頭一凜,揚唇對著許釗陽甜甜的笑了笑:“你說的對,是我疏忽了。”

“那我該怎麽稱呼你?”

她輕聲開口,語氣裏似帶著少女的嬌憨和疑惑:“釗陽?還是……陽?”

許釗陽臉上的表情鬆懈了下來,唇角勾起滿意的笑容:“你喜歡就好。”

“那我就叫你釗陽吧。”莊若藍輕聲道。

又和許釗陽說了好一會兒,才成功的將人送走了。

剛一走,她就鬆了一口氣。

大步的朝著家裏走去……

莊沐還在客廳,聽見門口的響動頓時就看過來,對著她招了招手:“若藍,過來。”

“爸爸。”莊若藍走過去,眼裏的表情有些複雜。

莊沐低聲開口:“剛纔有沒有看見許釗陽?”

“看見了。”莊若藍點頭:“他這麽晚來我們家,有什麽重要的事嗎?”

“他想盡早跟你完婚。”莊沐道,看著女兒臉上的震驚,他這才緩緩開口:“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拒絕他了。”

這話才說的莊若藍更疑惑了。

這樁婚事,不就是爸爸答應的嗎?為什麽現在還要拖著許釗陽不同意?

“爸……”她心裏有些忐忑。

“最近宴南城對宏達的打壓很厲害,看樣子是鐵了心要搞垮許釗陽。我們莊家和宴家畢竟是世交,這點麵子還是要給的。爸爸已經想好了,要是這一次許釗陽能撐下來,那你們就盡快結婚。莊家會不遺餘力的幫助許釗陽!”

後麵的話莊沐沒說完,但莊若藍也知道。

要是許釗陽沒成功,那她和許釗陽的婚約也會就此作罷。想到這裏,她不禁開心起來,心裏更期待,許釗陽千萬不要成功!

吃過飯。

宴南城和蘇顏回到毓秀苑的家。

暖黃的燈從窗戶透出來,蘇顏看的心頭一暖,多久……沒有家的感覺了?

一轉眼,爸爸都要過世半年了。

時間過的可真快。

“在想什麽?”宴南城的聲音傳來,蘇顏搖搖頭,挽住他的手臂將頭枕在他身上輕聲感歎:“時間過的可真快。”

以前她從沒想過,會和宴南城有什麽牽扯,更何況還是現在這樣的牽扯。

這一切,都好像是一場夢一樣。

似乎是聽出她的語氣有些不對勁,宴南城沉吟許久:“你現在懷孕了,應該開心。”那樣的話,生出來的寶寶也好看。

蘇顏轉眸瞪向宴南城:“在你的心裏,就隻有你的寶寶嗎?”

果然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換做以前的蘇顏當然不會問這樣的話,可自從懷孕之後,她的性情……恩,大變。

她心裏有隱隱的期待,卻聽宴南城不緊不慢一本正經的開口:“是啊,我的心裏眼裏,都隻有我的寶寶。”

蘇顏隻覺得心裏有些難受。

這個該死的男人!

可下一秒,宴南城已經抱住了她:“天氣涼了,我的寶寶,我們可以進屋了嗎?”他眼裏帶著溫柔,望著她的眼睛。

蘇顏一下愣住了。

“你,你跟你的寶寶說,你讓他進去!”蘇顏反駁,挺了挺已經微微有幾分隆起的小腹:“有本事你就讓他進去啊。”

可宴南城卻皺了眉:“我為什麽要跟他說?他……又不是我的寶寶。”

蘇顏徹底愣住,連舌頭都打結了:“那,你說的寶寶……”

“當然是你。”宴南城拉著她的手,看著她瞠目結舌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伸出手颳了刮她的鼻子:“傻瓜,你在想什麽呢。”

開心!

就像是被幸福包圍了一樣,蘇顏隻覺得整個人都說不出來的開心。

恨不得,一把抱住眼前的人,狠狠的親上去!

事實上,蘇顏也這麽做了。

宴南城一把抱起她,她雙腿放在宴南城的腰間兩側。兩人正麵對視著,男人大步朝屋內走去,關上門,他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看向蘇顏:“難道你的寶寶不是我?”

他的視線往下挪了挪,落在蘇顏的肚子上。

他媳婦兒的寶寶,是這個小家夥?

還沒出生就開始爭寵了可還行。

蘇顏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宴南城的形象……誰會把他當寶寶?找死也不帶這麽找的!

“恩……你們都是我的寶寶啊。”這句話她說的十分沒底氣:“你是大寶寶,他是小寶寶。”不過話已經說道這個份兒上,她還是裝出很真誠的眼神,看著宴南城。

“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這話,還算勉強能入耳。

宴先生心裏這樣評價著,唇角卻早已經揚的大大的了。像是生怕別人看不出來她有多開心一樣……

蘇顏心裏鬆了一口氣,可算是安全過關了。

這男人,總喜歡聽這些花言巧語的可不行,這個習慣……她怕是也改不了。隻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推了推宴南城:“放我下來,我好睏哦。”

宴南城低頭吻了吻她的頭。

最近這幾天他折騰的她有些厲害了,所以今天他就算心裏有想法,也準備忍著:“乖,那你去睡吧。我還有一些公事。”

他話音才落,蘇顏立刻開口:“我陪你!”

宴南城有點擔心,可坳不過她。隻能任由她坐在了書房的沙發上,還專門給她拿了一本書解悶兒。

蘇顏時不時的看看書,偶爾又抬頭看看宴南城。

認真工作的男人,可真帥!

想想當初,她開始欣賞宴南城……就是從看著他認真工作的模樣開始的吧。她輕笑著,就跟一隻小老鼠似的,偷偷的笑。

宴南城工作起來是十分認真的,等他處理完手頭的事抬起頭的時候,隻見蘇顏已經倒在書桌對麵的沙發上睡著了。

手裏的書也已經落在了地毯上。

修長白皙的腿就那樣裸露在外,白嫩白嫩的小腳丫擱在地毯上,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女人的睡相……還真不算好看。

他站了起來,彎腰抱起蘇顏,因為已經是深秋,所以就算是開了空調但蘇顏的手腳仍舊有些涼。他皺了皺眉,這女人,一點都不愛惜自己!

可想到這女人也是為了陪他,心裏就隻剩下了憐惜和無奈。

傻姑娘。

他抱著人走到主臥,將她輕柔的放在床上蓋好被子。倒也沒急著離開,而是用溫暖的手抓住蘇顏的小腳,一直到她的腳暖和了,這才抽出了手……

第二天。

蘇顏迷迷糊糊的伸了個懶腰,可手剛伸出去卻像是抵到了什麽東西。

她忙收回手,睜開了眼睛。

宴南城!

她頓時不敢再有大動作,這男人還睡著呢……

稀奇的很,她一向起來的晚,每次醒的時候宴南城基本上都已經醒了。可今天居然是個例外……

蘇顏忙從櫃子上拿來手機,給宴南城照了一張照片。

甚至都想發個朋友圈,記錄一下宴總的晚起了。可一開啟照片,看著宴南城精緻的睡顏,蘇顏忽然就捨不得了。

這麽好看的人,幹嘛要發出去和別人共享?

想著,她放下了手機,一隻手擱在頭下麵枕著,一雙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睡在身邊的男人。薄唇微微抿著,劍眉星目,睫毛像是小扇子。

她心裏忍不住感歎,這個世界上怎麽能有這麽好看的男人?

正這樣想著,卻見麵前的眼睛忽然睜開……

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直直的撞了進去。下一秒,她急忙閉上眼睛,收斂了唇角的笑意,心裏默唸:錯覺,錯覺,錯覺……

她為什麽每次偷看宴南城都能被發現!

片刻。

蘇顏才緩緩的再一次睜開眼睛。

卻見宴南城不僅直勾勾的看著她,臉上還多了幾分得意,微挑著眉:“偷看我?”

蘇顏的臉黑了黑,別過頭輕哼一聲,看起來也傲嬌的很:“誰偷看你了!我是……我是,偷看我老公!”有留戀的意思,才急忙追了上去:“莊小姐,我想,我們可以談談。”又是一個週末,蘇顏一大早就起來準備去醫院看看阮嫻。每個週末她都會去,也專門請了護工照顧。隻是每次去,醫生都說媽一直處於昏睡,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清醒……可就算是這樣,每個星期蘇顏來的時候還是會細心的給阮嫻擦拭身體。蘇顏剛給阮嫻蓋著被子,掖好被角。卻聽身後傳來一道聲音:“顏顏?”這聲音……怎麽那麽熟悉?她急忙轉過頭,看見站在門口身穿白大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