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看見你,就忍不住笑了

她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怎麽辦?“這麽早呀?”她緩了口氣,試探著彎了彎唇。“不早了。”宴南城看了眼腕錶,回了句,“現在去民政局,時間剛剛好。”又問:“戶口本帶了嗎?”“啊?哦帶了。”蘇顏莫名有點臉紅,麵上強撐著鎮定答了聲,之後沒再多說,開門上了車。車子緩緩啟動。蘇顏沒想到,會在小區門口遇見許釗陽。那人仍然是一身白襯衫加西裝褲,與宴南城冷硬淩厲的氣質不同,許釗陽嘴角慣常噙著笑,很有一種溫潤君子的感覺。當...下午。

蘇顏還在認真的看檔案了,卻聽見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進來。”她輕聲開口。

下一秒,一個頭探了進來:“我突然來……不會打擾你吧。”

宴歡歡。

最讓蘇顏震驚的是,宴歡歡竟然會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甚至臉上還有笑容。她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了。

“哦,不會……”蘇顏點頭,宴歡歡已經鑽了進來。倒也不拘謹,直接在她麵前坐下了:“其實我這一次來,是有事想請你幫忙。”

說完,又道:“畢竟你是我嫂子,你不會不幫我吧。”

嫂子?

蘇顏頓時覺得有點好笑,宴歡歡什麽時候承認過她是嫂子?現在有事找她幫忙了,就說她是嫂子……

臉皮,挺厚的。

“有什麽事?你先說吧。”蘇顏的聲音淡淡的,說不上多熱情但也沒多冷淡。

“今天早上的事,的確是我任性了。”

蘇顏怎麽都沒想到宴歡歡竟然會第一句話就先承認錯誤,甚至還用這樣的態度,簡直是……不可思議!

不過她也沒發表意見,仍舊是看著宴歡歡。

宴歡歡接著開口:“但是,我真的不想去銷售部了。你能不能幫我跟大哥說一下?”她看著蘇顏:“我想,你說話大哥肯定會聽的。”

宴歡歡說著,還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蘇顏隻得在心裏暗讚一聲,這演技……是真好。

就在她思考的時候,宴歡歡已經走了過來:“你肯定會幫我的,是吧。”看那模樣,似乎早已經篤定了蘇顏會答應。

可蘇顏卻隻是扯了扯嘴角:“人事的事我沒有資格管,宴小姐,找錯人了。”她的聲音平淡,至於宴歡歡剛才‘紆尊降貴’的那一聲‘嫂子’,她更是根本不在意。

宴歡歡一直就沒想過蘇顏會拒絕,這會兒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看著蘇顏的眼裏帶著不可置信:“你真的不幫我?”

蘇顏的語氣仍舊很平淡:“宴小姐找錯人了。”

該死的蘇顏!

宴歡歡心裏罵了一句,站起來轉身就走!她今天能來找蘇顏,已經是在許多人勸誡下的結果了。可現在蘇顏已經說了這樣的話,她是絕對做不到的!

可出了門,想到許釗陽和宴海川說的話,她頓時又不知道要怎麽辦了。總不能,現在再轉身去找蘇顏吧。

她可丟不起那個人。

想著,直接掏出手機,給莊若藍打了一個電話。

沒一會兒,莊若藍就出來了,看見宴歡歡大步的走了過來,揚起一抹笑容:“歡歡,你找我有什麽急事啊。”

宴歡歡這才將今天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莊若藍略皺了一下眉:“所以,你想讓我去幫你跟南城哥哥說嗎?”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是啊。”宴歡歡看著莊若藍:“若藍姐,現在我隻能找你了,你會幫我的……對吧。”她的眸子亮晶晶的,莊若藍看著就覺得頭大。

“你怎麽不去找蘇顏呢?她……和南城哥哥的關係畢竟不一樣。”莊若藍攏了攏耳邊的頭發:“南城哥哥肯定會聽她的話。”

畢竟所有的人都看在眼裏,這麽多年,宴南城從來沒對任何一個人這麽好過。

除了蘇顏。

莊若藍不提這個還好,一提蘇顏,她更生氣了:“就蘇顏那個人,若藍姐你覺得她會是這麽好心的人嗎?”

不僅不幫忙,而且還諷刺她。

真不知道大哥怎麽會喜歡蘇顏這樣的人……

莊若藍小心翼翼的開口:“你,去找過蘇顏了?”

宴歡歡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莊若藍的眼神閃了閃,大約明白了:“可是……我怕我說了也沒用。”

宴歡歡頓時就炸了,“若藍姐,你也不願意幫我嗎?”

莊若藍連忙擺手:“不是我不願意幫你,我當然願意了,隻是……”如果幫她說話的話,會不會惹了南城哥哥的不喜歡?要真是那樣的話,未免得不償失。

“你願意幫我就行了。”宴歡歡直接打斷她的話:“以後我們一起上班,不好嗎?”

莊若藍隻能扯開笑容:“當然是好了。”

莊若藍被逼無奈,隻能去找了宴南城。可敲了許久的門,都沒聽到回答的聲音。莊若藍皺了皺眉,隻能給宴南城打了電話。

可接電話的人卻是時聿。

“時助理,南城哥哥呢?”

時聿的聲音十分公式化:“宴總現在正在開會,莊小姐有什麽事嗎?”

“沒,沒事。”莊若藍輕聲開口,眸子閃了閃,還是決定先不說。反正,她連電話都打了,也算是可以交差了。

“宴總,剛才莊小姐打電話過來。”時聿將手機遞給宴南城。

宴南城點了點頭,沒說話。就算時聿不說她也知道是因為什麽事,想了想,轉過頭:“最近,莊家有什麽動靜?”

“沒什麽動靜,和宏達那邊好像沒什麽牽扯。”

時聿很老老實的回答:“不過這段時間許釗陽倒是出入的很勤。”可不是得很勤嘛,最近宏達可謂是舉步維艱。

可又吊著一口氣,許釗陽自然要盡力去挽救。可莊家那邊的態度……卻是模棱兩可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

“莊沐是個老狐狸,在這個時候他不會貿然行動的。”虧本的生意,沒有哪個生意人願意做。

“那我們現在……”是加一把火,還是保持原狀?

時聿很好奇。

“就先這樣。”剩下的,他等蘇顏來做:“當初許釗陽和雲升的事,怎樣了?”關於那些資料,收集的怎樣了?

“已經得了不少訊息了。”時聿忙道:“很快就能拿到全部的訊息。”

“好。”宴南城點頭。

最後的收尾,他想留給蘇顏。

時聿轉身就要出去,可走到一般又折了回來:“宴總,聽說……您把宴小姐安排到了銷售部?”就宴歡歡那個脾氣……隻怕會把客戶都得罪光吧。

“她拒絕了。”

時聿一愣,頓時明白宴南城說的是什麽了。看樣子,宴總是早就算準了宴歡歡不會同意……

正想著,宴南城已經站了起來:“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事。”

時聿一下沒反應過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宴南城已經離開了辦公室。他急忙轉身,卻正好看見宴南城推開蘇顏的辦公室門。

得……

這真是大事!

你是老闆,你說了算。

時聿隻能無奈的轉身去處理工作……

宴南城進門的時候蘇顏正在認真工作,聽見動靜才抬眸,看見是宴南城,原本麵無表情的臉上揚起一抹笑。

可下一秒就收斂了。

“宴總。”她說著,人也站了起來。

宴南城冷著臉走過去,蘇顏心頭一凜,眨巴了一下眼睛。

正在她想是不是有什麽地方惹了宴南城生氣的時候,麵前的男人卻像是忍不住了似的,忽然笑了起來。漆黑如墨的眸子彎了灣,眼裏似乎有熠熠星光在閃爍。

他本來還想在蘇顏的麵前演一演呢,可剛看著她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

蘇顏頓時鬆了一口氣:“你笑什麽!”她有些狐疑的摸了摸臉,她臉上花了?

宴南城沒說話。

隻拉著她的手:“走。”

“去哪兒啊。”蘇顏疑惑的很:“現在還在上班呢。”

“下班了。”

宴南城簡短的回答,見著蘇顏真不走,索性一把將人抱了起來。大步朝著外麵走去……

這裏可是在公司。

蘇顏忙道:“別別別,放我下來!我自己走,自己走。”要是在公司裏這樣被看見……那明天真的沒臉來上班了。

宴南城也知道,這女人臉皮薄的很。

所以很直接的將人放了下來,順手給她攏了攏圍巾:“走。”

宴南城的步子很快,可蘇顏還穿著高跟鞋呢,隻能大步的追上他:“我們去哪裏?”分明還在上班,卻說走就走……

當老闆的,還真是任性。

宴南城心情似乎很不錯,所以回答的也很快:“跟我走就行,別問那麽多。”

蘇顏挑眉。

似乎每次宴南城這麽說的時候……都有驚喜。

難道這一次也是?

這樣想著,心裏還多了隱隱的期待。

兩人剛下樓,宴南城的電話就響了,不是別人,是宴海川。看了一眼備注,宴南城的眸子微眯了眯,宴海川一般都不會給他打電話。

不過思索了片刻,他還是接起了電話:“二叔。”

“哈哈哈。”宴海川笑了笑:“沒打擾你吧,南城。”

“沒有。”

宴南城一邊拉著蘇顏的手往外走,一邊回答。

“剛才,歡歡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想去公司上班。”宴海川輕聲道:“這事兒,她和你說過了嗎?”

“說了。”宴南城點頭。

“我也知道,那丫頭是個不懂事的,但她既然想去,你這個做大哥的,還是給她個機會嘛。”宴海川開口:“讓她鍛煉鍛煉也好,你說呢?”

“二叔說的是。”宴南城不緊不慢的開口,宴海川接著道:“既然是這樣,那你給她安排一個閑職就行了。”

結束通話電話,兩人已經上了車。蘇顏好奇的轉過頭:“二……是來幫宴歡歡當說客的?”她還實在不知道要怎麽稱呼宴家其他的人。

“恩。”宴南城點頭,已經啟動了車子:“意料之中。””畢竟當初兩人在一起那兩年,蘇顏和許釗陽可是連親吻的次數都屈指可數。許釗陽的臉色變了變。平心而論,蘇顏長的當然不差,清純中帶著嫵媚,兩者又很是融洽。絲毫不顯得突兀。可他在這一點上,終究是輸了。他一把拽住蘇顏的手腕,很是用力。手背上鼓起青筋,蘇顏隻覺得連骨頭都快被捏碎了。餘俏俏剛要上前就聽到一道聲音傳來:“許釗陽!”聲音雖然不高,但帶著壓抑的怒氣。許釗陽下意識的鬆開手。宴南城已經走到了蘇顏的身邊,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