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摘下星星給你

聽到宴南城說了出門,一下子就躍了起來。宴南城嚇了一跳。電話都顧不上了,急忙接住蹦起來的蘇顏:“小心著點。”蘇顏心頭一暖,對著宴南城抿唇笑了笑。宴南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纔回答了莊若藍:“好,我們現在就過來。”宴南城沒刻意避開,所以剛才兩人的對話莊若藍聽的十分清楚。剛剛回答的時候雖然聲音還是甜甜的,可剛結束通話電話,臉色就沉了下去。蘇顏。哪裏都有蘇顏。沒多久,宴南城的車就已經到了莊家的別墅。莊若藍見著車來...蘇顏好奇的不行,可宴南城什麽都不說,隻沉默著。

她心裏就跟貓抓似的,著急的不行卻不知道要怎麽問,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宴南城停車了,蘇顏纔好奇的看向身邊的男人,等著他解答。

可宴南城卻隻開啟了車門,對著她伸出手。

蘇顏挑眉,卻還是伸出手。

這棟樓看起來沒什麽人,但裝修的就是很高大上的樣子。蘇顏有些忐忑:“我們來這裏是……?”這裏這樣好,她心裏反而沒底了。

宴南城拉著她就往裏麵走,樓裏果然空無一人。

可兩人剛進去,大廳的門就被關上了,緊接著,整個大廳一下子陷入了黑暗!蘇顏下意識的抓住了宴南城的手,宴南城抓緊她的手。

下一秒。

隻見大廳裏似乎有什麽東西亮起來了……

一點一點的,或大或小,或遠或近,或明或暗,各不相同。

蘇顏一下子愣住了,視線順著著想亮光移動,隻能抬起頭,四處看著……

手裏忽然一鬆,蘇顏條件反射的抬手去抓,可宴南城已經隱入黑暗,她抓到的隻有黑夜和空氣……

但她卻一點都不緊張和慌亂,或許是知道,宴南城總在她身邊。就算離開,那也隻是暫時的。

這樣想著,蘇顏甚至還笑了起來。

沒一會兒,這些光點不會再變化,而蘇顏看著……覺得這裏,像夜空。這些光點,像星星。

這些星星將黑暗點亮了幾分,蘇顏四處看了看,卻也沒看到宴南城。就在她剛準備出聲呼喚的時候,卻見一束光從天而降。

而在那光束下,有一道修長的人影……

一身得體的西裝,一張清冷駿逸的麵容,以及……一步一步朝著她走過來的身影。每一幀,都彷佛是從電影裏走出來,好看的令人窒息!

蘇顏是一時間連呼吸也忘記了,隻能定定的看著朝著她走來的人。

一直到男人走到她麵前,對著她伸出手。

耳邊傳來他低沉醇厚的聲音:“這位小姐,不知可否……請你共舞一曲。”蘇顏情不自禁的就伸出了手,宴南城唇角微勾,臉上的寒冰似遇見了春日暖陽而逐漸融化……

那束光始終追隨著兩人,隨著兩人的身影轉動而轉動。

不知從哪兒有音樂冒出來,正附和了兩人的舞蹈。

一步一步,蘇顏恍若踩在雲端上,給她一種極其的不真實的感覺……就像,一切都是夢一般。似乎唯一能抓住的就是眼前的男人。

她抓著宴南城的手越發用力。

宴南城也不生氣,隻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一曲終了。

蘇顏緊緊的抓著宴南城,似乎生怕他忽然又離開似的。或許是因為受到環境的影響,連說話的聲音不自覺的小了一些:“這是……”

“喜歡嗎?”宴南城反問,眸光灼灼的看著她。

蘇顏咧嘴笑了:“恩。”

“那天我聽你唱……想摘下星星給你……所以,你喜歡就好。”

蘇顏頓時就愣住了,看著宴南城真摯的眼眸,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這一切,就因為她隨口哼出的一句歌詞嗎?

她一下子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似乎怎樣都不對勁了。

“你……”蘇顏張了張嘴,可最後卻直接撲入了宴南城的懷抱。一雙手緊緊的箍著他的腰,宴南城反手抱住她,可不過一秒,又連忙推開了她。

蘇顏一頭霧水。

可宴南城卻十分認真:“小心壓到孩子……”畢竟,現在蘇顏的小腹已經微微隆起了,雖然月份還不大,但他還是很擔心。

傻瓜。

蘇顏心裏暗道,卻還是鬆開了他。

“所以……你帶我來,就是為了看這些星星嗎?”蘇顏反問,真難想象宴南城這樣喜歡上班的好好青年,也會翹班做這樣的事。

真是……可愛極了。

宴南城別過頭,那模樣在蘇顏看來……很有些傲嬌:“有公事要處理。”他雖然冷著臉,但眸子裏的笑意卻藏不住。

就像是……剛纔在辦公室裏一樣,見到蘇顏就忍不住想笑。

蘇顏也不戳穿他,反而道:“不過,現在也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所以……不知道宴先生有沒有時間陪陪我?”說著,她還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宴南城看著她:“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我肯定是要有時間的。”

宴宅

“阿滿。”宴海川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家門:“爸叫我回來?”

林滿垂著頭:“二爺,裏麵請。”

宴海川撇撇嘴,也知道在林滿這裏一向是問不出什麽的,索性大步朝著裏麵走去。隻是那吊兒郎當的樣子讓人看著就覺得……挺欠揍的。

說著,宴海川已經大步走了進去:“爸……”

宴政這才從報紙裏抬起頭,看向來人:“坐。”語氣平淡,不過宴老爺子向來如此,所以宴海川也不生氣,甚至還有點玩笑的意味:“爸,你找我?”

宴政看著宴海川翹起的二郎腿皺了皺眉,不過還是轉移了視線,“聽說,歡歡要去公司上班?”

自己的孫女自己當然知道,所以他才會這麽驚訝。

宴海川像是沒聽出其中的意思一樣,反而笑了起來:“是啊,這孩子跟我說要上進,我也嚇了一跳呢。不過我一想,這是好事兒啊,所以就跟南城打了聲招呼,先給她安排一個閑職。”

說完,眸子轉了下,又看向宴政:“爸,您覺得……怎麽樣?”

宴政抿唇,許久才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歡歡是不小了,總不能一輩子玩。”從這些孩子小的時候他本就不想讓這些孩子過於嬌慣了,可當年他忙於生意上的事,所以疏忽了這些……

以至於宴海川成日不著調,而宴歡歡的母親又隻有這麽一個女兒,所以當然是從小嬌慣著……不過宴南城卻是從小的時候已經是他在帶了,這也算是他的一個驕傲吧。

宴海川也笑了:“是啊。”

話音才落,門口就傳來宴歡歡的聲音:“爺爺,我回來了。”說完,又看向宴海川:“爸爸,你是不是在說我什麽壞話呢!”說著,人已經蹲在了宴政的麵前。還揚唇笑了笑,很有些可愛的撒嬌味道。

宴海川忙寵溺的笑了笑:“我可不敢。”

宴政看著,眼神也柔軟了幾分。他如今年紀大了,最喜歡的就是這樣溫馨的場麵:“今天去公司了?怎麽樣?”這話自然是對著宴歡歡問的。

宴歡歡勾唇笑了起來:“當然很好啦,對您的孫女您還不放心嘛。”宴歡歡的語氣嬌憨,惹的宴政笑了起來,這個孫女他還是很寵愛的。

“不過……”宴歡歡話鋒一轉,臉上的表情也跟著委屈了起來:“就是,今天蘇顏見著我去,還跟大哥說別給我安排工作呢。”

這話說的,宴歡歡臉不紅氣不喘。

反正宴政也不可能去找宴南城對質,現在可不就是隨她怎麽說?正好,還能給蘇顏上上眼藥。

宴政果然皺了眉:“那個女人現在還管公司的事了?”分明就是他不承認的女人,現在竟然還管起了宴氏的事?還想讓宴南城和親妹妹疏遠?

這樣的女人,能有什麽好的。

宴海川假意嗬斥:“歡歡,你胡說什麽呢。”

宴歡歡撇嘴,一臉的委屈:“我可沒有胡說!是我親耳聽見的,蘇顏就是這麽和大哥說話的。要不怎麽能讓爸你親自打電話給大哥?”

宴海川頓時不說話了。

宴政的臉色卻是越發難看了,對著站在一邊的林滿開口:“去,打電話叫宴南城回來!”

真是年紀越大,越不著調了。

宴歡歡的眼裏閃過一抹得意,可還是立刻道:“爺爺!您現在把大哥叫回來,那他不就知道是怎麽回事兒了嘛!到時候為了蘇顏,我怕大哥凶我。”

這話說的……

宴政頓時皺了眉:“他敢凶你,我會護著你!”他雖然年紀大了,但除了蘇顏這件事兒,宴南城還真沒什麽事忤逆過他。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才對蘇顏越發的厭惡。

“不要嘛。”宴歡歡撇嘴:“以後我可是要在公司上班的,大哥就是總裁,您這是想讓我還沒入職就得罪總裁呢。”以後在公司,可還怎麽混?

宴歡歡都這麽說了,宴政忍不住笑了起來,語氣全是無奈:“你這個丫頭!”話雖如此,卻還是叫回了林滿:“算了,別叫了。”省的宴南城那個不肖子孫又把蘇顏帶來氣他!

林滿又走回來:“是。”

宴歡歡這才笑了:“爺爺,您吃飯了嗎?我和爸陪您一起吃飯吧。”

宴宅平素很冷清,宴南城本就不經常回來,自從有了蘇顏之後就更不願回來了。所以平時家裏也就隻有宴老爺子和宴歡歡。

宴歡歡的母親因為受不了宴海川,所以早年就已經移居了。雖然兩人沒離婚,但早已經多年不住在一起了。

宴政點頭:“好,為了慶祝我孫女,以後也是知道上進的人了。”

這一點,他還是很開心的。

宴歡歡眯了眸子:“謝謝爺爺,還是爺爺對我最好了!”

宴海川看著,也順勢開口:“那可不,這是你親爺爺,不對你好對誰好?”釣一個更好的男人,然後,徹底擺脫裴易的糾纏。可蘇顏卻有著猶豫,餘俏俏去也就算了,她也跟著去的話…要是被宴南城知道了…倒不是怕宴南城,隻是沒必要。可餘俏俏卻不願意了,拉著蘇顏,“你說了今天陪我的,而且,宴南城也不在。”這是多好的機會呀啊!說著直接拉了人就朝著外麵走去,蘇顏無奈隻能跟了上去。可心裏確實很忐忑。魅夜酒吧餘俏俏今天倒是沒有坐在卡座上的心思了,不過蘇顏也不喜歡去蹦。所以她就被安置在了卡座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