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我喜歡的人是宴南城

說,被宴南城趕出去了吧。說完,她就匆匆進了電梯。反正一會兒宴南城肯定是要將那些調查的結果告訴給付明月的,現在她都不好意思說謊。可她是真覺得委屈。憑什麽這麽冤枉她。剛走出宴氏,她就直接給許釗陽去了電話,沒多久,電話就被接起。“許釗陽,你算計我!”許釗陽坐在辦公室裏,眸子裏閃過淺淺的笑意,看著很是悠閑:“你在說什麽。”“你故意算計我,想讓宴氏的人以為,是我泄露了計劃。”蘇顏十分篤定,就憑那麽計劃出現在...蘇顏一頭霧水,看著宴南城:“我做了什麽?”她還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竟然惹的宴南城這麽生氣!

宴南城捏住她的下巴:“你不知道?”

蘇顏的眼裏全是迷惑。

“你已經結婚了。”宴南城沉聲開口,原本滿腔的怒氣在看到蘇顏那雙清澈無故的眼睛的時候,所有的怒氣似乎都像是快要消散了似的。

無可奈何!

麵對蘇顏,他似乎真的束手無策!

“我知道啊。”蘇顏皺了下眉,她當然知道她已經結婚了,可是……這和宴南城莫名其妙的生氣,有什麽關係呢?

“你知道,你還容許別的男人碰你?”宴南城黑著臉,明知故犯,罪加一等!這個該死的女人……

蘇顏眨眨眼,一臉的疑惑:“誰碰我了。”

“你說呢。”宴南城將她禁錮在身下,眼神裏透著危險。眼裏似有熊熊的火光,能將她燒盡一般……

莫名其妙。

“徐宗梓。”宴南城可以說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了,順手還將一摞照片扔到蘇顏的身邊。那照片卻正好是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徐宗梓摸著她頭的照片……

蘇顏一下就明白過來……

難怪宴南城會這麽生氣呢。

他本來就是一個大醋壇子,之前她就算隻和徐宗梓多說了一句話都會生氣的男人,怎麽可能會容忍蘇顏被徐宗梓摸頭?

蘇顏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麽說了,摸頭是真的,可是……她那一下真的沒反應過來。

而且,徐宗梓隻是輕輕的摸了一下,就像是一個長輩一樣。

兩人也從小就是這樣的……

“南城……”蘇顏低聲開口:“那個,我……”

她想說點什麽,可看著宴南城的眼神,心裏卻還是有點難受的。

在他心裏,就這麽不信任她嗎?

可蘇顏心裏也清楚,她的確是該保持距離……不管怎樣,她已經結婚了。所以,就算是和宗梓哥,也要保持距離。

“你怎樣?”宴南城隻能看著眼前的人,卻什麽都做不了。

對這個女人,他更多的還是無奈。

甚至,是捨不得。

“你就這麽不信任我嗎?”蘇顏本來想好好解釋,可她還在措辭呢,宴南城卻已經用這樣的帶著質問的語氣質問她。

蘇顏也並不是沒有脾氣的人,頓時就火了。

蘇顏的眼裏也帶著質問,宴南城本就生氣,這會兒自然更生氣:“這是不信任的問題嗎?”這個女人,腦子裏都在想些什麽?

蘇顏梗著是脖子:“難道不是嗎?”

宴南城現在拿著照片來質問,難道不說明瞭一切嗎?

不說明瞭,宴南城其實一點都不信任她嗎?

“我問你,這照片是不是真的。”宴南城徹底黑了臉,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蘇顏隻覺得渾身都像是要被凍僵了似的,別說多難受了。

“是。”她回答,眼神寸步不讓的和宴南城對視著。

既然他想要一個答案,她給就是了。

“那你還有什麽好說的?”宴南城厲聲反問,看著蘇顏的眼裏帶了幾分失望。感情這種事……不就是該忠於一個人嗎?

蘇顏沉默著,宴南城的眼神卻是越來越失望。

這個女人,連一句道歉都不肯說嗎?

蘇顏也不知道要怎麽開口,宴南城咄咄逼人的模樣讓她覺得很反感,她當然知道這件事她有責任。可是,宴南城也不該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

宴南城定定的看了看蘇顏,最後翻身下來。一言不發的就朝著書房去了,隻有他自己知道,緊攥著的拳頭裏蘊藏著多少怒氣!

蘇顏看著他的背影,心裏也氣的不行。

索性也不再說話,兩人之間倒是罕見的算是陷入了冷戰。

蘇顏本來今天就沒吃東西,剛回來本想拉著宴南城一起去吃飯的,可發生了這件事情也沒心情了……隻能氣憤的坐在一邊,可等晚上的時候,卻發現氣的連胃都疼了。

宴南城出來的第一眼就看到蘇顏蜷縮在沙發上,手捂著肚子,眉頭皺著很難受的樣子。

他心裏一緊,頓時顧不得什麽冷戰不冷戰了,急忙走到沙發邊:“怎麽了?是哪裏不舒服?”此時他心裏甚至有些暗恨自己了,好好的,非要跟蘇顏置氣!

要是蘇顏真的出點兒什麽事,他怎麽可能原諒自己?

“疼……”或許是因為疼痛,所以蘇顏說這個字的時候語氣軟軟的,更像是在撒嬌。宴南城的心頓時就軟成了一灘水:“走!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說著,已經一把抱起蘇顏,就朝著外麵走去……

不過蘇顏卻是先一步的拉住了他的手:“不,不用。”

宴南城頓時皺眉:“怎麽不用?”這個死女人,就這麽不把身體當一回事兒嗎?

他根本就沒準備聽蘇顏的話,卻聽蘇顏接著開口:“其實我……就是胃疼。”宴南城的腳步頓時停住,轉眸看向她,眼裏閃爍著危險:“今天沒吃東西?”

他早就叮囑過她,一日三餐都要按時吃。

這女人,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嗎?

蘇顏自知理虧,往宴南城的懷裏縮了縮:“本來想和一起吃晚飯的。”

宴南城頓時沒氣了。

有些無奈的看著懷裏的人:“想吃什麽?我現在叫人送過來。”既然身體不舒服,那就不要出門了,讓人送過來就行了。

“都行。”蘇顏咧了咧嘴,宴南城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沒多久,飯菜就送過來了,宴南城為了照顧蘇顏的胃,還專門定了粥。蘇顏轉身就想坐起來,不過纔有動作就被宴南城製止了:“坐著別動。”

蘇顏一愣,宴南城已經把她抱了起來,走到餐桌邊坐下。

雖然全程宴南城都是冷著臉,但蘇顏看著,唇角卻不自覺的勾起了。

宴南城現在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宴南城雖然冷著臉,但動作卻很輕柔,將人放在餐桌邊坐下。這才取了粥端到蘇顏的麵前:“先吃點這個。”對胃好。

蘇顏乖乖的哦了一聲,低頭開始喝粥。

簡單的皮蛋瘦肉粥,可她卻覺得滋味香甜無比。宴南城就坐在她對麵,一邊吃東西一邊時不時的抬眸看她一眼,像是對她很不放心似的。

蘇顏吃了不少,顯然是真的有些餓了。

宴南城看著她那樣子,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他心裏忽然生出一個念頭,這女人,沒他還真不行!

飯後。

蘇顏想和宴南城說話,可男人似乎沒有這個意思。隻在一邊看著手機,不知道是在看什麽……

蘇顏在一邊坐著則顯得有些尷尬。

宴南城此時雖然是在看手機,但心裏卻一直想著,蘇顏怎麽還不來和他說話!但讓他主動和蘇顏說話……那當然是……他這輩子,可還沒和誰先服軟過。

蘇顏也想說話,但看著宴南城那生人勿近的表情,她到了嘴邊的話就說不出來了。

她也隻能假意的看書,時不時的抬眸看一眼宴南城。眼裏全是欲言又止,宴南城自然是看的清楚,其實看著蘇顏的樣子他就已經沒有什麽氣了,但卻還是拉不下臉來說話。

畢竟,他可是宴南城。

氣氛一時沉默了下來,但倒也不顯得尷尬。

好在宴南城的來電很快打破了這樣的沉默,蘇顏急忙看過去。

宴南城接起電話:“滿叔。”

“好,我知道。”

隻是簡單的兩句,宴南城就結束通話了電話。

蘇顏急忙收回視線,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宴南城看了她一眼,抿著薄唇開口道:“爺爺讓我們週末回家吃飯。”蘇顏頓時抬眸,眼裏全是詫異:“我們?”

她怎麽,就有點不信呢?

“恩。”宴南城點頭,重複了一遍:“我們。”

這兩個字,他說著,怎麽心裏就莫名的有點小甜蜜呢。

蘇顏眨眨眼,她還有點不敢相信。畢竟,宴老爺子對她的厭惡可是從來都沒有掩飾過的……現在竟然會叫她也去吃飯?怎麽看怎麽都顯得不太可能。

不過宴南城既然都已經這麽篤定了,她也不好再說什麽了,隻哦了一聲:“好,我知道了。”

宴南城皺了眉,忍不住再一次問道:“就沒別的話了?”

蘇顏一愣,反而問宴南城:“我……還要說什麽嗎?”

該死的女人!

宴南城真的是咬牙切齒了,蘇顏看著卻是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走到宴南城的身邊,“我知道,這一次是我沒注意,但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

宴南城的臉色這纔好看了幾分,不過還是故作傲慢:“就這樣?”

蘇顏很想反駁一句,可想到今天宴南城晚飯的時候對她體貼的模樣,還是笑看著麵前的男人:“好啦,我也不是故意的。”

“而且,我喜歡的是你……”

宴南城眼裏劃過一抹笑意,幾乎是立刻的轉頭看著她:“你剛才說什麽?我沒聽清!”

這還是,蘇顏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說喜歡他吧。

想到這裏,宴南城心裏隻覺得說不出來的滿足。

蘇顏當然曉得他的小心思,可還是決定成全。伸出手將他拉到身邊坐下,一雙眸子十分認真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的開口:“我說,我喜歡的人,是你。”

“是……宴南城。”。”餘俏俏的身體一僵。轉眸恨恨的看向裴易:“你到底想做什麽!”真可謂是咬牙切齒了。裴易依舊笑著,但卻一點兒都不惹人生厭:“就想,送你上班。”表情很欠揍,可這語氣竟然還有幾分情深意切。餘俏俏冷哼一聲。裴易拉住她的手:“走吧。”餘俏俏這纔不情不願的跟上,裴易這一招……實在是……莊若藍也很不開心,她怎麽都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宴南城竟然是全身心的信任蘇顏,還帶著她出去玩兒了!那這一次發生的事,豈不是還增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