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決定了?

,沒有離開的意思。蘇顏膽戰心驚的,看書都看不認真了,時不時的抬眸看宴南城。男人端坐在窗戶邊,金燦燦的陽光灑進來,倒像是宴南城渾身會發光似的……蘇顏一下子都看愣了。真好看。而且……這男人還是她的。這時。宴南城轉眸看了過來,眸子裏帶著瀲灩的笑意。蘇顏臉一紅,急忙轉過頭。宴南城卻已經站了起來,身材欣長,恍若神祗:“一直看我?”哪有!蘇顏心裏反駁,卻沒膽子說出來。宴南城身上的味道十分清新,呼吸噴灑在她的臉...宴南城帶來的檔案很詳細,對於雲升的整個收購過程也很公平,無可指摘,蘇顏仔細看了之後,拿起筆。

握著筆的手卻怎麽也動不了。

她閉了閉眼,眼底情緒複雜難辨。

雲升是她爸爸一輩子的心血,可今天,她不僅沒能力保下它,反而要拱手讓人。

最後,蘇顏心底帶著深深的愧疚在檔案末尾簽下了自己名字,與此同時,心底也做下了某個決定。

“宴南城,”她聲音很輕,卻帶著莫名的堅定,“你之前說過的事,還算不算數?”

端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眼底有莫名光亮一閃而逝,不動聲色的問:“什麽事?”

“就是那天在酒吧……如果我願意負責的話……”她臉紅的滴血,卻突然抬頭,目光灼灼的與宴南城對視,“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幫我查清楚雲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還有我爸爸的死因。”

話落,房間內突然陷入了一陣沉默。

半晌,宴南城目光緊緊的鎖定她,問:“決定了?不反悔?”

“不反悔。”

“那好。”宴南城突然點燃了一根煙,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朦朧霧氣模糊了他冷硬的五官,也讓蘇顏看不清他的表情。

隻聽他聲音淡淡的說:“我答應你,明天,我們去把證領了。”

“你答應了?”蘇顏有些驚訝,沒想到他答應的這麽快,一時間心情複雜,明明……他知道她的目的並不單純。

似乎想到什麽,蘇顏突然低下了頭。

宴南城起身,走到她身旁,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兩人對視,然後發現那雙杏眼裏已經盈滿了水光。

“真醜。”他嫌棄的擰起了眉,伸手為她擦了擦淚,“哭什麽?”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看上了一個小哭包。”

聞言,蘇顏眨了眨眼,不知道為什麽,心底莫名湧上來的悲傷突然散了。

她甚至還有心情想,宴南城除了不要臉之外,嘴還有點毒。

宴南城離開後,蘇顏坐在沙發上,盯著窗外發呆,直到手機震動聲讓她回了神。

點開手機,一條訊息瞬間竄進了蘇顏視線。

——聽說雲升要被宴氏收購了?是不是真的?

發信人:許釗陽。

蘇顏盯著那訊息看了半晌,突然勾了勾唇。

訊息倒是靈通。

她沒回複,點選刪除的瞬間又有一條訊息進來:蘇顏,回答我。

蘇顏視若無睹,想了想,刪掉它之後順手點開了微\/博界麵。

她有自己的微\/博賬戶,昵稱“顏渣渣”,平時沒事發一些隨手塗鴉和烘焙照片上去,竟然也慢慢積攢了幾萬個粉絲。

最新一條微\/博是她信手塗鴉的幾段漫畫,一個懵懵懂懂的小金魚精。

小金魚精上岸之後遇見了一隻叫“旺財”的狗,於是也給自己取名叫“旺財”,然後顛著小碎步學走路的搞笑故事。

下麵已經有了幾百條評論,大多是說“小金魚好可愛呀”以及催更的留言。

蘇顏瀏覽一遍,忍不住勾了勾唇。

畫畫是她最喜歡的事情。

別人都覺得作為蘇雲升獨女的她學的必定是公司管理之類的事情,偏她爸爸覺得學這些太辛苦,任由她發展愛好,隨意發揮。

在蘇雲升看來,他的女兒是要讓人千嬌百寵的,退一萬步講,即便他幹不動了,也能保證自家閨女富貴平安一輩子。

抱著把女兒寵壞的心理,他才會將許釗陽當成公司繼承人來培養,當然,他也不是毫無防備,隻是準備讓女兒多玩幾年再手把手教她。

可惜,他的一片苦心都白費了。

蘇顏眼睛慢慢濕潤,她在書桌上找了找,找出一個月之前畫下的最後一點點東西,用繪畫板傳到網上,然後默默關掉了微\/博。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她大概都不會再碰畫筆了。

冷靜片刻後,蘇顏翻開了旁邊那本關於企業管理方麵的書。

這一刻,蘇顏心中滋生了一個野望。

她希望有一天,能讓雲升地產重新出現在海濱市。

突然,門鈴響了起來,她起身走到門口,透過貓眼往外看,發現是認識的人。

她開啟門,有些疑惑,“有事嗎?”

站在門外的,赫然是宴南城的助理時聿。

“蘇小姐,”時聿笑了笑,側身露出後麵的東西,“按照總裁的吩咐,給您送來了一張床。”

“床?”蘇顏愣住了,皺皺眉,“我不需要。”

“不,你需要。”時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神色很是正經,“總裁說家裏的床太小了,特意讓我給你換一個超大號的雙人床,不然……”他頓了下,意有所指的道:“怕睡不下。”

蘇顏臉一紅,心裏瞬間有千八百輛小火車”汙汙汙”的開過。

這還沒怎麽樣呢,就打起了鳩占鵲巢的算盤呀。

蘇顏心裏冷哼一聲。

“謝了,不過用不著,回去轉告你家總裁,我這兒廟小容不下他那尊大佛,讓他別來和我搶地盤。”

時聿端著一張商業精英的微笑臉,“總裁說了,您不讓我進去也行,他會來和您進行一場親切友好的交談。”

聞言,蘇顏嘴角抽了抽。

這威脅,挺含蓄的呀。

不過她聽明白了。

最後,蘇顏隻能冷眼看著自己屋裏被換了一張床,同時多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

自從出事後,蘇顏晚上都睡得不怎麽安穩,這段時間忙著操持父親的葬禮太累,倒是難得睡了個好覺。

一覺到天亮,她是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吵醒的。

“喂。”她迷迷糊糊的接通了電話,“什麽?你在樓下等我?”

蘇顏一個激靈,直接光著腳就跑到了窗邊,“嘩啦”一聲扯開窗簾。

大片大片的陽光瞬間傾瀉而下,溫暖了整個房間,她眯著眼,朝樓下看了看。

果然,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正停在路邊。

“你稍等一會兒,我馬上下去。”

“記得帶上戶口本。”男人低沉渾厚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卻炸的蘇顏差點站不穩。

這是要……

結束通話電話,她瞥了眼手機,七點四十五分,這麽著急的嗎?

有點疑惑,但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了下,換上條裙子,想了想一會兒要幹嘛又化了個淡妝,急匆匆的下了樓。怨恨的看著餘俏俏:“賤人!”餘俏俏從辦公桌後走出來,一雙大紅色的高跟鞋耀眼奪目,再加上她精緻的妝容。怎麽看都是一個妖精……就算穿著職業裝,也擋不住她絕好的身材。宴歡歡心裏的嫉妒更甚,她當然不知道,餘俏俏為了維持這樣的身材,每天要在健身房裏呆多久。她隻覺得,餘俏俏能勾引到裴易,全是靠了身材和……那方麵的功夫。不過是一個賤女人而已。怎麽能和她相比?裴易隻是一時鬼迷心竅,等過一段時間一定會想明白的。而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