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宴南城的手藝

蘇顏不由地加重了語氣,聲音裏卻止不住的輕鬆,說道:“你什麽時候才能改掉這種一打電話就犯嗲的毛病!”“為什麽要改掉呢?”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故意想與蘇顏對著幹一般,軟軟地說道:“小顏顏不愛我了嘛?”“你!”蘇顏無奈搖頭。“說吧,有什麽事情?”“哈哈哈哈!”電話那頭傳來餘俏俏爽朗的笑聲。“我回來了!在機場等你哦~”......宴南城看著蘇顏臉上掛著的淡淡的笑容,雖然明知道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女聲,卻依然有些吃...蘇顏心頭一跳,扯開一抹笑容:“沒,沒有!”

可那躲閃的眼神,可吞吞吐吐的語氣,實在不要再明顯一點!

宴南城湊了過來,眉頭網上挑著,輕聲反問:“沒有?”說話的時候,呼吸都已經落在了蘇顏臉上……

蘇顏躲避不及,幾乎在宴南城好聞的氣息裏醉了。

“那個,我們,回家吧。”蘇顏輕聲開口,什麽叫秀色可餐,她見到宴南城之後就明白了一個徹底。

一個大男人,怎麽能好看的這麽徹底?

那眉眼,那輪廓……

大概,是被上帝親吻過的吧。

以至於現在她的心跳加速,跟小鹿亂撞似的,耳邊隻有心跳的聲音……

回家。

“好。”

宴南城答應下來,沒再繼續糾結蘇顏的不對勁,而是直接驅使著車回了家。

可攬著蘇顏下車的時候,卻一下子就碰到了蘇顏冰冷的手。

宴南城的眉頓時皺了起來:“怎麽這麽冷?”

分明是在車上,可蘇顏的手卻冷的像是冰塊一樣,他剛抓住還凍手呢……

蘇顏的眼神閃了閃:“我,從小就這樣。”

每到冬天,手腳就都是冷的。

宴南城皺眉:“多穿點。”

“我已經穿的很暖和了。”蘇顏的唇角揚了揚:“沒關係的,我都已經習慣了。”

可話音才落,宴南城就皺了眉,一臉理所當然的說:“我怕凍著我。”

畢竟,牽著她手的人是他。

宴南城一邊說著,一邊卻是緊緊的將蘇顏的手都攥在手裏。蘇顏即便是想抽出來,都掙不脫。

而且,還被宴南城嗬斥了一句:“別動!”

蘇顏隻能乖乖的停下了動作,對著宴南城眨了眨眼睛,眸子裏帶著幾分迷惑:“那個,怪冷的。”不過還好,她自己並不會覺得很冷。

宴南城已經開啟了房門:“我一向是不怕冷。”

更何況,是蘇顏?

蘇顏抿了抿唇,沒說話,但眼裏的感動卻是真心的。

宴南城雖然沒說,但一切都做了。她心裏清楚的很,轉眸對著宴南城揚起一抹笑:“你不是還有事要處理嘛,你先去忙吧。”

家裏有地暖,一進來都是暖和的,並不會冷。

她脫掉大衣,手和腳也逐漸回溫。

宴南城這才放心:“那走吧,蘇助理。”

蘇顏詫異的抬眸,宴南城接著道:“老闆都加班,你這個做秘書的……”

蘇顏頓時笑了起來,聲音十分爽快:“隨時待命。”她跟在宴南城的身邊,但凡是有她不懂或者不明白的,宴南城都會細細的講解。

好在蘇顏也聰明,倒是一個做生意的好料子。

不僅學的很快,而且還會舉一反三,所以宴南城教的也並不難,兩人都是樂在其中。

兩人工作完已經是深夜了。

蘇顏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從窗戶裏去看外麵的江景,眸子微微眯起,表情很是享受。

這裏的地段,能看到整個濱海市最美的夜景。

片刻,腰間多了一雙手,宴南城勾住她的腰,貼著站在她身後:“累了?”

“還好。”蘇顏回答。

不過,她也是和宴南城在一起之後才知道,原來一個總裁……這麽辛苦。宴南城表麵上看著風光無限,許多事都直接交給底下人去處理,可即便如此,每天還是有很多事等著他。

要說辛苦,宴南城才更辛苦吧。

蘇顏轉眸看向站在身後的人,眼裏多了心疼。這些年,宴南城應該也很不容易,隻不過在外麵的人看來,隻怕都以為他風光無限。

她轉身抱住宴南城的腰,低聲道:“辛苦了。”這些年……

宴南城一頓,似乎是沒反應過來。片刻才將人攬在懷裏,唇角微微勾著,顯然對蘇顏這樣的話,受用至極。不過礙於麵子問題,宴南城是絕對不會出言承認的。

蘇顏也不要他的回答,好半晌,宴南城聽到她低低的聲音響起:“那個,有點餓。”

可能是因為懷孕的緣故,所以蘇顏最近餓的總是很快。

宴南城失笑,“想吃點什麽?”

“恩……我也不知道,就是餓。”這話蘇顏說的很沒底氣,宴南城做事一向直奔著結果去,隻怕從不會聽這樣的話的話吧。可她也沒來得及思考,這樣的話張口就說出來了。

能怎麽辦?

也很絕望的好吧。

宴南城果真皺了下眉,但也沒生氣,隻是道:“西餐還是中餐?”

“那……我吃點水果好了。”蘇顏轉身就朝著冰箱走去,宴南城先一步攔住她:“涼,擱一會兒再吃。”

說著,已經將冰箱裏準備的各種水果每樣都取出來一些。

蘇顏的眸子轉了轉,“要不……你煮麵條給我吃吧。”麵條嘛,家裏就有現成的,雞蛋也有。

宴南城整個人僵了僵,可在蘇顏期盼的眼神下,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好……”他總不能在蘇顏的麵前說,他不會煮麵條吧……

最多,會煮泡麵。

畢竟一個人有時候加班回來,就用泡麵對付了。

可蘇顏不一樣,蘇顏現在是孕婦,不能吃泡麵。而且,就算蘇顏不是,他也捨不得讓蘇顏吃泡麵,畢竟裏麵的防腐劑很多……

宴南城答應下來,轉身就朝著廚房走去。

蘇顏也想跟上去,可宴南城的反應更快,急忙拉住她:“你就在客廳裏等著我,我很快就好。”他總不能讓蘇顏看到他用手機百度的樣子吧……

他宴南城,還丟不起那人!

蘇顏點頭,倒也沒再要求著跟進去。宴南城心裏鬆了一口氣,大步的朝著廚房走去。

很久。

宴南城才端著一個碗走了出來,一張臉嚴肅著更顯得有幾分沉重。

端著一碗小小的麵條就像是拿著什麽十分重要的東西一般,連走路都小心翼翼的。蘇顏看著忽然很想笑,看擔著宴南城那凝重的表情,最後還是沒笑。

反而站起來走到餐桌邊坐下,宴南城將碗放到她麵前,低聲道:“那個……”

“真好看。”蘇顏打斷他,看著麵前的碗。

裏麵……的確是麵條沒錯,上麵還擱著一個雞蛋。旁邊放著兩根小白菜,葷素搭配,看著就讓人很有食慾。蘇顏幾乎不敢相信這是宴南城做的。

畢竟剛才宴南城的表現,可不像是會做飯的人。

否則也不會是那一臉為難的表情了。

不過現在的手藝,還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那你嚐嚐。”宴南城鬆了一口氣,看著蘇顏的眼裏帶著期待。這麵條,他可是按照百度上的步驟一步一步來的,應該……不會那麽難吃吧。

蘇顏笑著點頭,可下一秒,卻是僵了僵。

然後才很平靜的吃了一大口:“哇,真好吃!”看著宴南城的眸子亮晶晶的,裏麵似乎含著星光。

被這樣的眼神看著,宴南城心裏竟生出幾分滿足。

眸子眯了眯,上前一步:“那我也嚐嚐。”

可他剛要伸手,蘇顏卻是把麵碗往她麵前挪了挪:“我很餓了,我感覺能一個人全吃光!”

宴南城原本帶著笑意的臉沉了沉,卻還是柔聲道:“先給我嚐嚐,一會兒不夠我再煮。”反正現在,他可是會煮麵條的人了。

看來,煮麵條也沒什麽難的嘛。

他完全沒意識到,就被蘇顏說了那麽一句,他心裏卻比簽了一個幾千萬的單子更開心。這樣的感受,在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想著,他再一次伸手去拿筷子。

蘇顏已經阻止過一次,這會兒也不好再說第二次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宴南城拿過碗筷,吃了一小口。下一秒,宴南城麵不改色的放下碗筷。

雖然沒說話,但卻深深的看了蘇顏一眼。

端起麵碗,直接轉身就朝著廚房裏走去。

傻女人,忘記放鹽了也不說!

而且,這麵條煮的有點太軟了……

蘇顏急忙站起來跟上去:“已經很好吃了。”隻是,忘記放鹽了而已啊。

再加點鹽,一樣也很好吃嘛。

宴南城隻是看了她一眼,卻是再一次開火……看樣子,是準備再煮一次。蘇顏忙走過去:“一會兒吃不完就會很浪費。”

“我會吃。”宴南城接話。

蘇顏一愣,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了。

那是,她吃過的麵條……

宴南城揉了揉她的頭:“去外麵等我,廚房裏油煙味兒重。”可別被熏著了。

蘇顏抿唇,被人推著離開了廚房,隻能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宴南城煮麵條。

長的帥就是好。是

宴南城穿著一身白襯衣,身形修長。一雙手洗著小白菜,竟比那白菜更白。骨節分明,修長纖細,好看的讓人移不開眼。

蘇顏有一種恍若在夢中的感覺。

最夢幻的是……在廚房裏煮麵條的人,不是別人,是宴南城啊!

整個濱海市最為多金帥氣的鑽石王老五,幾乎是整個濱海市所有女孩子的夢中情人!可現在,竟然在為她洗手做羹湯……

可不是恍若在夢中嘛。

蘇顏想著,忍不住就取出了手機,想把這一幕記錄下來。

然後……天天看。

這麽想也就這麽做了,蘇顏正拍的興起,卻見那人忽然轉過頭來。還對著她挑眉一笑,笑容帶著幾分邪魅,蘇顏心頭一跳,手裏的手機一下子沒捏住,落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十九。咱們出去散散步吧…”散步?宴南城有些無奈,環視了一圈。外麵車來車往,川流不息:“在這?”蘇顏忙回答:“當然不是在這裏了,我們就去家附近那個公園吧。”時間不錯,場景也不錯。“好。”宴南城答應下來,蘇顏這才鬆了一口氣。已臨近日暮,昏黃的夕陽在天邊懸掛著,搖搖欲墜。金色的餘暉灑在每個人身上,都像是為人渡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宴南城就在身邊走著,更是讓她覺得,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畢竟……那可是宴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