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起運動

是不想花心思去記得的。隻是那個女人卻牽動了宴南城的心。穿著職業套裝,微卷的長發撩在了一側,一張精緻的小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手裏還拿著食物。大概是麵前的男人溫柔的眼神太過於刺眼,所以不小心引起了宴南城的注意。宴南城的眼神漸漸冷掉了。身旁的工作人員看到宴南城突然不說話了,臉色越來越難看有些驚訝。時聿順著宴南城的眼神看去,心裏大驚。總裁大人要生氣了。大步走向店鋪,宴南城徑直走向窗邊的桌子,拉開椅子坐下了...宴南城挑眉看過來,蘇顏忙轉過頭:“那個,那個我……”

怎麽每次都被發現!

真是的。

宴南城輕哼一聲:“別把自己摔了。”手機摔了倒是不打緊。

蘇顏本來站的好好的,可一聽這話卻忽然感覺腳下一個趔趄,還真朝著前麵撲去……

好在宴南城反應很快,一把抱住撲過來的人。

蘇顏驚魂未定,胸口起伏著,這一下更是無地自容了。

宴南城這嘴,開過光吧……

可緊接著宴南城說的話更讓她生氣了:“投懷送抱?”

蘇顏推開他:“纔不是呢。”可臉卻是紅的不行,就算不是她主動的,可畢竟……摔到宴南城懷裏了。

宴南城反手一拉,再一次將人拉到了懷裏:“到了我懷裏就是我的人,還想走?”

這人……精神分裂吧。

“麵條,麵條煮好了。”蘇顏急忙開口,一下子從宴南城的懷裏溜了出來。

宴南城也沒再追了,而是真的去看鍋裏的麵條了。可別再煮的太軟了……不好吃。

蘇顏鬆了一口氣,急忙開啟窗戶,呼吸了一下外麵的冷氣。這才覺得剛剛躁動的心平複了不少,可是……鼻尖似乎都縈繞著宴南城身上好聞的味道。說不出來是什麽味道,隻是很清新好聞。

“好了。”宴南城的聲音傳來,蘇顏忙關上窗戶。

很有些小心翼翼卻又故作自然的走過來:“好了啊。”

“吃。”宴南城挑眉,心裏覺得好笑的很。這女人,怎麽就能這麽有趣?

這一次比剛纔可是好多了,蘇顏本來就餓了,所以很快一碗麵條就下肚了。原本她還想去收拾碗筷的,可宴南城的速度更快:“明天讓阿姨來收拾就行了。”不過,卻還是將碗筷放到了洗碗池裏。

蘇顏想去,卻被攔住了。

她在宴南城的強烈要求下,隻能倚靠在沙發上,一臉的餮足。

“這樣下去,我很快就要胖成球了。”蘇顏感歎,這可不行……胖了,就不好看了。說著,她還睨了宴南城一眼。

卻聽宴南城慢悠悠的開口:“胖點好。”

蘇顏一噎。

得,看來宴先生是已經打定主意,要給她養胖了……

蘇顏覺得不能坐以待斃,躺了一會兒就站了起來,在屋子裏走動。宴南城看的好笑極了,趁著人從他麵前路過,一下子將人拽到懷裏:“走來走去的,做什麽?”

“消食兒啊。”蘇顏回答的一本正經:“不是說了嘛,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宴南城輕笑起來:“不如……我們一起做運動?”

蘇顏一下沒反應過來,詫異的看向宴南城:“現在?”

宴南城的眸子裏閃過一抹晦暗的光,已經抱著蘇顏站了起來,聲音低低的幾不可聞:“是啊……現在。”蘇顏這才覺得不對勁,她忙道:“我看還是算,算了吧……”

加班加了一天,還不夠宴南城累的嗎?

這該死的男人,體力怎麽就那麽好!

“算了?”宴南城挑眉,語氣裏多了幾分危險,不等蘇顏回答已經直接開口:“不行……”

翌日一早。

或許是因為昨晚宴南城已經很克製了,所以蘇顏倒也沒覺得有什麽不適了。

她迷迷糊糊的站起來,洗簌完畢這才發現,宴南城似乎又是一早就出門了……不過,餐桌上倒是擺好了早餐。

蘇顏看著,忍不住勾起了唇。

她從沒想過,宴南城竟然也是這樣會照顧人的人……

而且,幾乎可以說是無微不至了。

雖然動作很生疏,但那心意就已經足夠讓她感動了。

時間過的很快。

馬上就過年了,而宴氏也放了年假。就算是宴南城,這幾天也不用去上班了。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

蘇顏看著小區裏裝扮的熱鬧的模樣,心裏卻生出幾分淒涼。去年的這個時候她還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呢,可今年,爸爸在墓地,媽媽在醫院……

不過,蘇顏還是買了餃子皮和鮮肉回來,準備包餃子。

宴南城和蘇顏兩人依偎在家裏,享受難得的靜謐的時刻。

平時兩人都算忙,所以能交流的時間也不多。可現在兩人能處在一起倒也沒有那麽多話說,隻是連時間似乎都流逝的慢了一些……

傍晚。

宴南城的電話響起。

剛接通就聽到宴政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臭小子,明天記得回來過年!”但凡年節,在宴政的要求下,一家人總是一起過的。

宴南城看了一眼蘇顏:“好。”

蘇顏是他的合法妻子,他自然會帶著一起回去。

可蘇顏卻並不太想去宴宅,不過最後卻是被宴南城直接打橫抱起上了車。蘇顏無奈的很,隻能坐在車上,但手心卻出了汗,顯然是很緊張。

宴南城抓住她的手,低聲道:“別怕,我在。”

蘇顏勉強扯開一抹笑,卻沒回答他的話。倒不是怕人,隻是怕麻煩……

就算今天是過年,但隻怕這一去也少不得會有麻煩。畢竟宴歡歡也在呢,要是許釗陽也在,那可就真的……亂的不行了。

好在,許釗陽並不在。

不過宴政看到蘇顏的時候臉色還是沉了下來,但礙於是過年,畢竟沒說什麽。

反而是宴歡歡道:“大哥,今天是過年,是家宴。那些不想幹的人,就不要帶回來了吧。”她笑著:“再說了,都大過年的,你還惹爺爺生氣呢。”

宴政,就是她最好的擋箭牌。

最重要的是,她說的這一切都是順著宴政的心……

就算宴南城生氣,也不會過年過節的對她怎樣。

宴南城涼涼的掃了宴歡歡一眼,宴歡歡往後縮了縮。還是有些被嚇到了,大哥的眼神……真是越來越嚇人了。

宴歡歡不敢說話,大廳裏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蘇顏隻當做沒聽見宴歡歡剛才的話,可宴南城卻沒那麽容易妥協。他的目光如同利劍似的落在宴歡歡的臉上:“你剛才說,誰是外人?”

說著,他還皺了眉。

宴歡歡當然不敢說是蘇顏,但這會兒要改口她又會覺得很尷尬。頓時求助的眼神落在宴南城的身上,低聲道:“大哥……”

宴南城的眼神仍舊盯著她:“恩?”

宴歡歡低下頭,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我,我沒說是誰。”她現在還真有些後悔剛才快言快語的,忘了宴南城對蘇顏在乎的程度了。

“行了。”宴政出聲打斷:“今年過年,就別吵了。”

說完,又看向蘇顏,語氣仍舊不好:“既然都來了,那就坐下吧。”

蘇顏皺了皺眉,她就說了不想來。

宴南城拍了拍她的手背,站了起來:“爺爺,顏顏和我已經領證結婚了。”他帶著顏顏來,不是要他們承認的。

相反,蘇顏願意跟著他來,已經讓他十分感動。

宴政皺眉看著宴南城:“我知道。”

所以呢?

又代表了什麽?

宴南城遲早會明白,蘇顏這個女人隻是看中了他的錢。

宴南城對這樣的態度有些不滿,皺了下眉。蘇顏扯了扯他的手,示意他坐下。

他能為她站出來,蘇顏就已經很開心。

覺得沒來錯,就算是受點委屈,但為了宴南城也不是不能忍受。她也不想宴南城在中間太為難,畢竟林滿曾說了,宴南城是宴政一手帶大的,兩人之間的感情必定不一般。

宴南城看向蘇顏,卻見她微微的搖了搖頭,臉上甚至扯開一抹笑容。

他這才坐了下來。

宴政見此,心裏對蘇顏更不滿意。

愈發的相信當初宴歡歡說的,蘇顏幹涉宴南城的決定的事。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蘇顏這個女人近日剛真的有這樣的本事。

這可是不得了。

一頓飯吃的比較沉默,除了宴海川時不時的說幾句話,就沒人說話了。

飯後,宴政上了樓。

宴南城則是要帶著蘇顏離開,可剛站起來,林滿就下了樓:“南城少爺,老爺請你上去。”往常每年吃了飯,爺倆都是要下幾盤棋的。

蘇顏隻得在樓下等著。

不過在見到廚娘正準備包餃子的時候,蘇顏也自發的加入了進去:“不如我也來幫忙吧。”

廚娘嚇了一跳:“蘇小姐?”

蘇顏莞爾一笑:“我也會的。”從小就跟著媽媽學,每年過年都是一家三口一起包餃子,那場麵……別提多溫馨了。

想著,蘇顏的眼眶有些發熱。

不過很快就收斂了起來,就算是在這裏包餃子,也比出去麵對宴歡歡那張冷嘲熱諷的臉要好的多吧。

而且,她已經想好了,一會兒離開了宴宅就去看爸爸。

晚上再去醫院陪著媽媽。

畢竟大過年的,不能讓爸爸媽媽那麽孤單。

廚娘有些驚訝:“蘇小姐還會包餃子呢?”

蘇顏笑了笑:“是啊,小時候就會了。”說著,手裏的麵皮和肉餡兒已經捏成了餃子的形狀。廚娘一見,忍不住驚喜的出聲:“沒想到蘇小姐還有這麽好的手藝。”

話音才落,門口就傳來另一道聲音:“小門小戶出來的,不學習這些怎麽勾搭男人?”宴歡歡的聲音裏全是諷刺,此時她正倚在門邊,看著蘇顏的眼裏寫滿鄙夷。

蘇顏的眸子眯了眯,忽而輕笑起來:“宴小姐說的是,不過,我倒是覺得比宴小姐這樣連勾搭都勾搭不上的,要好些。”的行為在宴南城聽來自然是欲拒還迎,他吻住她的唇,片刻鬆開:“別說話。”第二天一早。蘇顏睜開眼睛,心裏卻是忍不住暗暗埋怨,那家夥的體力……可是真的好。甚至明明力氣出大頭的都是他,可偏偏累斷了腰的人是她!正想著,浴室的門被開啟。宴南城裹著浴巾走了出來,精壯的身體上還有水珠。蘇顏急忙別開眼,在心裏暗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男人已經走了過來,在床邊坐下。溫和關切的看著她:“還很累嗎?”蘇顏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