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宴總是真的皮!

豬腦子好好想一想?”宴南城身子陡然僵住。半晌,他低頭看向蘇顏,唇角突然勾起一絲笑弧來。緩緩的,越來越大,最後暢快的大笑出聲。蘇顏被驚呆了。這反應,不會真被她給罵成傻子了吧?宴南城卻完全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深深盯著蘇顏,幽深眸子裏似乎有星光流轉閃耀,連冷厲的眉眼都染上了一層柔光。“顏顏,我很開心。”他聲音低沉,磁性醇厚的嗓音像是在唇齒間流轉了無數次,緩緩吐出,帶起讓人心動的韻味來。“謝謝你選擇相信我。...徐宗梓這才放下了手。

算了。

“你喜歡,你就喝吧。”說完,轉身就朝著辦公室走去,那背影怎麽看都有些落寞。

就算早知道顏顏已經結婚了,可是……他心裏還是會失落。

那意味著往後,他和顏顏之間,隔了一道天塹!

尤其是,蘇顏似乎還喜歡宴南城……

可是,就算徐宗梓的心裏跟吃了黃連似的,一陣一陣的發苦。這會兒還是努力揚起溫和的笑,隻要,顏顏覺得幸福就好。

他怎麽樣,又有什麽所謂呢?

粟靈站在走廊裏,手裏抱著保溫桶。看著徐宗梓的背影臉上全沒有了剛才的活潑,反而是擔憂和失落。

他的眼裏隻有蘇顏,而她的眼裏,也隻有他。

病房。

蘇顏有點不敢去看宴南城,雖然她拒絕了,可是誰能保證這個小氣的男人會不會生氣?

宴南城倚在窗戶邊,窗外不知什麽時候飄飄揚揚的落下了雪花,他對著蘇顏招了招手:“過來。”

蘇顏心裏有些忐忑,但還是走了過來。可在看見窗外的雪花時也驚喜的笑了起來:“哇,下雪了!”

而且看這個樣子還不小。

宴南城側眸看著她,眉眼彎彎,嘴角上揚,分明就像是一個孩子的模樣。

第二天,外麵果然墊起了厚厚的雪花,蘇顏歡喜的不得了,就想出門堆雪人。可宴南城一把抓住可她的衣服,蘇顏往外跑的身影被拉住。

她不甘心的再往前跑了跑,卻隻能在原地踏步。

宴南城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女人,怎麽就能這麽可愛……

“南城。”蘇顏已經轉過身來:“你就讓我出去嘛。”外麵多好玩兒啊……

“不行。”宴南城直接拒絕:“要是感冒了怎麽辦?”他反問,蘇顏無話可說。思索了片刻,眼睛一亮:“南城,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恩,你說。”

“我和寶寶有心靈感應!他告訴我他想出去玩,所以不是我想出去,是寶寶想出去。”

這一本正經的……

宴南城差點就信了。

他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眼前的人:“真想出去?”

“恩恩恩!”蘇顏的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差點兒沒把她自己晃暈了。

“那……”宴南城沉吟著,視線落在蘇顏的身上:“好吧。”

“耶!”蘇顏歡喜的很,轉身再一次朝著外麵跑去。

可又一次的被宴南城拉住了。

她轉過頭,有些不甘心的看著男人:“你說了讓我出去的!”怎麽可能說話不算話!

宴南城涼涼的看了她一眼,“那也沒說讓你穿這麽點出去。”說著,就把人往屋裏拉。

許久。

“好了。”宴南城點頭,看著麵前裹得跟一隻小企鵝似的蘇顏,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現在可以出門了。”

蘇顏……

忽然不是很想出門了怎麽辦。

又厚又長的大棉襖一直長到了腳踝,脖子上圍了一個毛絨絨的圍巾,頭上帶著厚厚的針織帽。腳上的雪地靴,手上的手套,臉上的口罩……

什麽叫全副武裝,蘇顏算是瞭解了。

她全身上下隻有一雙眼睛還露在外麵,這會兒看向男人:“真的要穿這麽多嗎?”她的眉頭皺著,看起來很為難。

現在的樣子……感覺就像一隻厚厚的熊。

笨重的很。

“不想出門了?”宴南城挑眉,蘇顏頓時就沉默了。轉身就朝著門外走,也不知道怎的,她懷孕了之後就想出去走走。

宴南城輕笑一聲,跟上。

外麵的人不多,院子裏連路上都全是雪白,蘇顏一步就是一個腳印。她走的歡喜,宴南城就在身後跟著,一步一步的,踩在她走過的位置上。

忽然,蘇顏轉過眸,視線落在宴南城身上,似乎是確定了他在,揚起一抹燦爛的笑。轉身繼續往前走……

一晃,七天的時間過去。

也該上班了。

一大早的,蘇顏和宴南城就差點吵起來!

“我不要穿這個!”蘇顏很拒絕,去上班怎麽能穿那件大大的羽絨服?胖乎乎的都成熊了,纔不要!

她很拒絕。

宴南城皺了眉,臉上的表情顯然是有些不滿。

蘇顏搖頭:“公司又不冷。”

最後宴南城也隻得隨了她,但還是將羽絨服帶上了,以防蘇顏要是冷了沒衣服穿。

蘇顏看見了,但沒敢說什麽。

隻要不讓他穿就好。

似乎這個年過完,她的肚子更大了一點,連臉上的肉肉都多了些。

她坐在副駕駛上,一邊照鏡子一邊道:“我都長胖了。”

宴南城認真的看了看,信誓旦旦的開口:“沒有。”

笑話,他雖然沒太和女人接觸,但也深諳一個真理:女人能說自己胖,但你絕不能說她胖!

蘇顏轉過頭,眉頭皺了下。

真沒胖嗎?

宴南城十分認真的點頭:“真的!一點兒都沒胖,我保證。”

蘇顏這才將信不信的合上了鏡子。

宴氏。

新年新氣象,或是因為才上班的原因,所以大家的熱情都很高。在在宴氏上班的人素質都很高了,所以工作仍舊是有條不紊的進行。

就連蘇顏,也很快就進入了工作狀態。

剛才上班呢,莊若藍就拎著東西上樓了:“南城哥哥。”她的聲音依舊溫和,但或許是因為冬天的原因,所以臉色比之前更白了些。

她把手裏的東西放到辦公室的茶幾上:“這是媽讓我送來的,也不知道南城哥哥你會不會喜歡。”

她溫和笑著。

宴南城卻是皺了下眉:“不用,你帶回去吧。”不管是什麽東西,他都並不是很感興趣。

莊若藍臉上的笑僵了僵:“南城哥哥。”她可是說了,這是媽媽送過來,背後可不僅僅是她,還有莊家。

宴南城都不願意要嗎?

“阿姨的好意我心領了,改天必親自登門道謝。”宴南城想著那天蘇顏拒絕了徐宗梓的湯:“但是這就不必了。”

莊若藍臉上的失落淺而易見,這會兒也忍不住開口:“南城哥哥,是怕蘇顏會生氣嗎?”

“我相信,蘇顏不是這麽小氣的人吧。”

莊若藍一邊小心翼翼的開口,一邊看著宴南城的表情,期待著宴南城會生氣或者失落。

可偏偏,宴南城直接抬眼看向了她。

眸子有些冷,冷的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南城哥哥……怎麽這樣看著我。”這樣的眼神,讓她有些害怕。

她勉強揚起一抹笑:“南城哥哥……”

宴南城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十分鄭重的開口:“若藍,我們也算從小一起長大。”

莊若藍心神一顫,似乎預感到宴南城將要說的話。

“在我這裏,你就跟妹妹一樣的。”宴南城接著開口,話雖是這樣說,但語氣卻沒有溫度:“所以……你應該知道,我不能接受什麽事。”

“顏顏不在意,不代表我不會在意。”

“如果你還讓人跟蹤她的話……後果你該知道。”

聽到宴南城說出最後一句話,莊若藍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她本就白的臉色頓時更白的難看至極。

原本瘦弱的身體此刻更像是風一吹就會倒似的,輕輕顫抖著,連站都站不穩了。

可宴南城的表情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反而還如同利劍似的望著她。

莊若藍隻能點頭,勉強的扯開一抹笑:“我,我知道了。”

“我保證……這樣的事,不會有下次。”她的語氣輕輕的,可隻有她知道,落在她的心上,有多沉重。

她的拳頭緊緊的攥起,指甲鉻在掌心,可卻感覺不到絲毫疼痛。

又有什麽疼痛能比得上此時心裏但疼痛?

可宴南城還是絲毫不知,甚至這會兒還點了點頭:“沒事的話,你就先下去吧。”

莊若藍勉強扯開一抹笑,這才轉身下去了。

走出宴南城的辦公室,她朝著蘇顏的辦公室看去。辦公室的窗簾沒拉,她正好能看到俯身認真工作的蘇顏。

拳頭緊了緊,蘇顏……她隻怕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名字……

不過還好的是,南城哥哥,隻是知道了這次的事。

中午的時候。

蘇顏約好了和安錦瑜一起吃飯,所以中午的時候就是四個人一起了。

安錦瑜看著蘇顏,眨巴了下眼睛:“小顏,看來宴總把你養的很好嘛!”

蘇顏頓時看向宴南城。

宴南城睨了一眼安錦瑜……

這種變相的說蘇顏長胖了的話,就不要說了!

安錦瑜頓時閉上了嘴,生硬的轉移了話題,“恩……我們吃什麽?”

蘇顏輕哼一聲:“我又不挑食。”

“是啊。”宴南城點頭,睨了她一眼:“除了你不吃的,都是你愛吃的。”那語氣頗為無奈,顯然是深有體會的模樣……

蘇顏的臉色變了變,安錦瑜和時聿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也是宴總寵著嘛。”安錦瑜的語氣裏有些淡淡的羨慕,宴南城對蘇顏……完全是小公主似的寵溺。

不像是她和時聿,雖然感情很好,可彼此都能互相理解。但生活中卻似乎少了一些小情調……

宴南城難得皮了一次:“沒辦法,當初老丈人就是當掌上明珠寵著寵壞了。結婚了也不能退了,我能怎麽辦?接著寵。”宴歡歡這纔不情不願的開口:“對不起!”聲音很高,是閉著眼睛喊出來的。時聿淡定的點頭:“沒關係。”宴歡歡轉身就走,這裏她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安錦瑜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更重新整理了對宴南城的認知:“宴總剛剛的樣子,可真帥。”宴南城睨了她一眼,轉身朝著莊若藍的病房走去。安錦瑜這才徹底的放下了心。身邊傳來時聿的聲音:“安經理,謝謝。”“嗨。”安錦瑜擺了擺手:“謝什麽?不過是舉手之勞。”時聿笑了笑,沒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