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除了我還能是誰?

那股拔腿就跑的衝動。“你……”蘇顏嗓音艱澀,剛出口的話卻被宴南城突然的動作打斷,身子瞬間被他擁進懷裏。“對不起。”他隻是心裏有點不舒服,莫名介意別人頂著她未婚夫的名頭。宴南城的怒意去的很快。他抬手,撫上了蘇顏那頭柔軟的長發,輕輕摩挲著,繼而低頭,與蘇顏額頭相抵,雙眼對視,很認真的道歉。那雙眼睛瞳仁很黑,深不見底,眼底似乎揉碎了滿天星光,直直的盯著你時,會讓人有種想要沉溺其中的感覺。蘇顏臉頰莫名有些...這話說的……

安錦瑜羨慕的不行。

蘇顏的麵色稍霽,眼裏也多了幾分愉悅。

宴南城掃了她一眼,微眯著的眸子裏多了幾分滿意。這小丫頭,未免太容易滿足了些。

時間過的很快。

一晃眼,蘇顏已經開始休產假了。

再有半個月就是預產期了。

最近宴南城的心都一直提著,把公務都已經搬到了家裏。生怕蘇顏要是有個什麽突發狀況他不在,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守在身邊做個連體嬰最好。

對此,宴政雖然有些微詞,但也沒說出來。

反正……說了也沒用。

這一次他算是明白了,宴南城那小子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也不知道那個蘇顏到底給他灌了什麽**湯,居然能讓那個不可一世的小子對她百依百順。

但不管怎樣……就像林滿說的。

那孩子,畢竟是他們宴家的孩子。

而且,是宴南城的孩子,是宴南城期待的孩子……

他的內心,其實隱隱也帶著幾分期待。

最近這段時間許釗陽上火的不行,已經半年多了,莊家一直拖著。不管他怎麽催促,都絲毫沒有完婚或者進一步合作的意思。

他辛辛苦苦的支撐宏達已經支撐了半年多。

可宏達仍舊是搖搖欲墜的模樣,似乎隨時都能倒下!

顯然,莊家隻想從他身上獲取好處,卻不想有絲毫付出。許釗陽心裏暗恨不已,卻沒有任何辦法。

好在最近宴南城因為關心蘇顏,所以倒沒有那麽多精力來管他,公司的境況比之前到底是好了一些。

蘇顏正在家裏做胎教,宴南城則在處理公務。

雖然說是在忙,但重心卻是在蘇顏的身上,謹慎的預防著蘇顏有任何的不舒服或者不適。

即便是她皺一下眉,都必須確保能及時發現。

叩叩叩!

敲門的聲音響起,蘇顏就要站起來,宴南城的速度更快:“我去!”言簡意賅,話音落下人已經到了玄關處。

“哈嘍!”門剛開啟,餘俏俏就探頭進來做了個鬼臉,可看清楚門內站著的人是誰時,隻覺得……尷尬。

幾乎是瞬間收回了鬼臉,語氣變得有些謹慎:“那個……我們家小顏顏呢。”不在家嗎?

她還以為,開門的人會是小顏顏呢。

“我在這裏。”蘇顏的聲音從客廳傳來,此時她正靠在沙發上,身上穿著寬鬆的裙子,可小臉兒仍舊尖尖的。

還好,在家。

不至於太尷尬。

餘俏俏頓時鬆了一口氣,宴南城已經點了點頭:“進來吧。”

一聽這聲音,餘俏俏頓時規矩了許多。換了鞋子老老實實的跟在宴南城的身後走進客廳,可剛纔在蘇顏的身邊坐下,就見麵前多了一杯水。

媽呀!

宴南城倒的水!

餘俏俏驚疑不定。

宴南城已經抱著筆記本對著蘇顏柔聲道:“你們聊,我去書房。”

餘俏俏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有些驚魂不定的喝了一口水。可喝完之後又想起這水可是宴南城倒的,差點兒沒給她嗆到。

“那個……小顏顏,你們家宴總真是……”嚇死人好嗎?

活脫脫的一個移動大冰塊。

不過說來也怪,這大冰塊在蘇顏的身邊,那完全也有可能是小太陽。

恩……至於怎麽變?就看是什麽天氣了。

蘇顏咯咯的笑了起來:“其實他沒你想的那麽可怕。”

“是是是。”餘俏俏敷衍的開口:“你說的都對。”

說完這個,她忙拿過拎進來的袋子:“喏喏喏,你看,小寶寶的幹娘給他買的衣服……”

“還有小車車,小床等等,已經在路上了,應該這兩天會送到。”

“幹娘?”

蘇顏眨眨眼。

餘俏俏十分理所當然的開口:“當然就是我啦!你的女兒,幹娘除了我,還能是誰?”

這倒也是。

蘇顏輕笑起來:“可是,嬰兒床和推車,南城早就已經定好了。”家裏的兒童房在搬進來之前就已經裝修好了,所有的一切都有。

月嫂和保姆都已經請好了,隨時來上班。

現在沒來不過是因為蘇顏還沒生,而兩人都不喜歡被打擾,所以還沒叫過來。可隻要蘇顏生了孩子,月嫂和保姆馬上就會來這裏。

“這樣啊……”餘俏俏麵露難色,可不過片刻就笑了起來:“那就等你生二胎的時候再用好啦!”

噗……

蘇顏差點沒被口水嗆死。

確定了,這是親閨蜜。

她連忙擺手:“可別說了。”懷孕這九個月就已經足夠讓她難受的了,雖然也沉浸在有寶寶的喜悅裏,可每天無數次的衛生間之旅,行走時候笨重的身體和腳步……

還是讓她對二胎什麽的,望而卻步。

二胎什麽的,還是不要的好。

餘俏俏卻很疑惑:“怎麽?你不喜歡嗎?”

蘇顏語噎,倒是說不上不喜歡,但也不太想要就是了。她覺得,一個孩子就足夠了……

“好吧好吧。”餘俏俏擺手:“你不喜歡就算了,反正你們家大,用不了就擱著吧。”

蘇顏看著她那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瞧你這話說的,對了,這段時間你去哪兒了?”

這段時間餘俏俏都不在濱海市,也不知道是去哪兒了,回來就帶了這麽多東西回來……

餘俏俏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逝,旋即正色道:“沒去哪兒啊,就出差。”

出差?

蘇顏表示不相信。

要真是出差,臉上的表情會這麽詭異?

可看著餘俏俏那篤定的模樣,她反而有些不確定了,片刻,腦子裏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這幾天……裴易也不在濱海市!”

餘俏俏臉上的表情頓時就多了幾分尷尬,“這個……跟我有什麽關係。”

這半年來,兩人也算一直都有些糾纏。蘇顏知道一些,但並不全部瞭解,可現在看著餘俏俏的表情,卻覺得兩人像是有戲似的。

急忙詢問:“老實交代,到底是怎麽回事!”

要是沒什麽,她纔不信呢!

餘俏俏翻了個白眼:“說了沒事就是沒事嘛。”這丫頭,什麽時候這麽精明瞭?

蘇顏平素雖然不算精明,但最重要的……她瞭解這個閨蜜就跟瞭解自己似的:“我纔不信呢,你最好從實招來。”

“是偶遇的。”餘俏俏隻有在蘇顏的麵前才會一收那魔女的性子,變得跟個妖精似的:“事先我可是真的不知情。”

是嗎?

蘇顏瞟過去。

餘俏俏不看她:“好你個小顏顏,現在竟然不相信我了是吧!”那語氣,那表情,似乎還是蘇顏的錯一樣。

蘇顏忙低頭:“是是是,是我錯了。”

承認錯誤的態度還是很好的。說完之後,蘇顏再一次抬眸,眨巴了下眼睛:“那你快說說,究竟是怎麽回事兒。”

餘俏俏無奈,隻能道:“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在躲著裴易,但是……”

“大哥,你找我?”電話那端傳來裴易的聲音,宴南城坐在書房,纖細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跳動著,一邊用低沉的聲音開口:“你嫂子叫你今晚過來吃飯。”

裴易也在處理檔案呢,漫不經心的開口:“算了吧,我就不打擾大哥你和嫂子的二人世界了。”

宴南城頓了頓,輕聲開口:“那就算了,本來我還想告訴你,餘俏俏在我家呢。”

“什麽?!”

裴易急忙開口,語氣頓時變得討好起來:“大哥,大哥!我現在就來,我現在就來!”

“不必了吧。”宴南城薄唇輕啟:“你來……會打擾我們。”

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大哥!”裴易一本正經的開口:“我保證,多吃菜不說話。”

宴南城輕笑一聲,結束通話了電話。但裴易卻知道,這是讓他趕緊過去呢……他當即放下了手裏的工作,直奔外麵。

可剛走到辦公室外麵,卻見外麵坐著一個人。

似乎是等了好一會兒了,見到他出來就急忙站了起來:“裴易,你下班了嗎?”是宴歡歡。

她的語氣裏帶著歡喜和幾分討好。

可裴易現在沉浸在喜悅裏,根本就沒注意到這一點,所以隻是對著她點了下頭:“恩,是啊。”

“那……”宴歡歡剛要開口,就被裴易打斷了:“我現在還有事,就不和你說了啊。回頭說。”說完,大步朝著電梯走去。

宴歡歡站在原地,看著裴易的背影,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

到底是什麽事這麽重要,連聽她說一句話都不願意嗎?可人已經走了,她隻能大步的跟上去,剛好一起進入了電梯,她總算尋到了說話的間隙:“裴易,你,去哪裏啊?”

裴易頓了頓:“有些急事要處理。”話雖如此,但卻掩不住眼角眉梢的喜意。

顯然要去做的事是他很期待很歡喜的。

宴歡歡抿了抿唇:“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前端時間每次她來找裴易,都被告知裴易出差了,好不容易終於今天等到了,可才剛說一句話裴易就要走……

她當然不願意了,所以急忙就抓住了裴易,希望裴易能帶著她一起。

裴易麵上閃過一抹為難。

他當然不想宴歡歡去了,思索了片刻,還是低聲道:“那個,這一次不方便,要不等下次吧。”

說完,又忙補充:“下次有機會一定帶你去!”手,閱人無數,要是別人說這樣的話難免輕浮,可偏偏從他嘴裏說出來,就連餘俏俏都聽出了真誠。至於可不可信,她心裏當然跟明鏡兒似的。可這個男人,倒是很有點意思。殊不知,此時裴易心裏也是這樣想的。眼前的女人,就連一舉一動的風情都是賞心悅目的,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反感。這樣想著,他更下定決心,要拿下她!宴南城當然看不得蘇顏受委屈,所以早就吩咐下去,關於宏達那邊的事。得罪了宴氏,宏達在海濱市當然不會好過。前幾天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