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我要等我太太

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暫時可以不用管我們啦~”支走了服務生,餘俏俏有些緊張地望著蘇顏,說道:“顏顏,剛剛那個男人,我覺得有點眼熟。”“我記得我們雜誌有一次采訪宴南城的時候,他也在,如果沒記錯,他應該是宴南城的助理吧?”蘇顏扶額。“餘大小姐,你的記憶力非常棒!”餘俏俏微楞,隨即說道:“宴南城的助理.......為什麽出現在你的身邊了?”“我們領證了。”蘇顏低下頭,用吸管攪著麵前玻璃杯中的水,看著淡黃色的...“宴太太,你的羊水已經破了,現在還是躺著盡量不要下床活動。”醫生對著蘇顏叮囑。

蘇顏隻覺得肚子傳來隱隱的疼痛,皺著眉頭:“我的孩子……沒事兒吧。”

“你的宮口已經開了兩指,孩子很健康,沒什麽問題,耐心等著吧。”既然已經在開宮口了,那就是要生了。

蘇顏也做過這些功課,但聽到孩子沒事,懸著的心還是鬆懈了下來。

開宮口的過程漫長,宴南城一直就坐在床邊守著蘇顏。眼裏帶著擔憂和關心,蘇顏皺一下眉頭,他也跟著皺一下。

蘇顏呼痛,他的心就像是被揪住似的,也疼極了。

一晃,已經深夜了。

蘇顏還不覺得多難受,沉沉睡去……

可宴南城坐在床邊,卻是怎麽都睡不著。借著病房裏的燈光,他仔細看著躺著的人,或許是因為難受,蘇顏即便睡著了也是微皺著眉的。

以前,他從不知道懷孕原來是一件這麽辛苦的事。

可往後,他捨不得她再受這樣的苦。

他就靜靜的坐在床邊,眸光深邃而深情,眼裏隻倒映著蘇顏的睡顏,時不時的皺眉,顯然就算睡著也並不舒適。

宴南城忍不住低聲威脅:“小家夥,你最好趕緊出來,別再折騰你媽媽!”不管是男孩女孩,這樣折騰他老婆……

都太過分了!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宴南城的威脅,接下來似乎順利了許多。第二天上午,蘇顏順利的生下了兒子。

宴政沒來,但卻讓林滿來了。

孩子先出來,剛出來一群人就圍了上去……月嫂,保姆,林滿。

可宴南城卻站在門外絲毫沒有往那邊看一眼的意思,甚至連男孩女孩都沒問。林滿本想說什麽,可看著宴南城的背影,卻是轉身回了病房。

想想,當初大少爺也是這樣……

好在沒多久,蘇顏就出來了。臉色蒼白,但眸子卻是亮晶晶的。宴南城急忙迎了上去,伸出手抓住她的手。

顏顏,辛苦了。

生這個孩子,辛苦了。

一行人一邊走,蘇顏忍不住出聲:“南城,你看寶寶了嗎?”

……

“沒看。”宴南城老老實實的回答,他現在還不知道男孩女孩兒呢,就連護士說的時候也根本沒聽。

滿心滿眼的隻有蘇顏。

蘇顏有些驚訝,不過已經到了病房。見著一群人都圍在小家夥的身邊,她鬆了一口氣。剛才她還差點以為,寶寶是不是……被偷了之類的呢。

“小家夥真可愛。”

“那可不是,和我們家南城少爺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林滿的聲音傳來……宴南城忽然多了幾分興趣。

蘇顏也開口:“南城,你去看看寶寶嘛。”

剛纔在產房裏生下來之後,她先看了,護士才抱出來的。

宴南城不動聲色的站了起來,朝著那邊走去。可在看清楚小家夥的模樣時,臉色卻是黑了黑。

就這皺巴巴的壓根兒就沒長開的小東西,和他像?

他……

這麽英明神武,怎麽可能會像!

可宴南城心裏這麽想著,唇角卻是不自覺的揚了揚。

尤其是,小家夥此時倏的睜開了眸子,一雙黑黝黝的眼睛望著他。宴南城一下就愣住了,下意識的眨巴了下眼睛,確定小家夥真的是在看著他。

不知怎的,宴南城的心忽然就軟了三分。

對著小家夥揚起一抹笑。

可下一秒,卻聽到了小家夥清脆而嘹亮的哭聲……

宴南城的臉頓時就黑了。

他的拳頭緊了緊,真的……很想打人啊。

蘇顏焦急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怎麽了?怎麽哭了?”

宴南城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小家夥頓時就不哭了。

宴南城的臉色更黑,這個小東西,這麽快就宣戰是吧!

他忍不住黑著臉道:“這是,男孩女孩……”

頓時,一屋子的人都看向他。

尤其是蘇顏,眼裏的不滿已經溢於言表:你一個做爹的,連寶寶是男孩女孩兒都不知道?這……怕是個假爹吧。

被這樣的眼神看著,宴南城頓時覺得很沒麵子。

假意咳嗽一聲:“是……兒子!”他篤定的語氣裏帶著幾分遲疑,顯然是對這個答案並不是很有信心。

蘇顏斜睨了他一眼:“你喜歡兒子?”

“我……”

這眼神,怎麽就那麽詭異呢。

難道,他猜錯了?

就在他遲疑著要不要換說法的時候,林滿終於是開口了:“南城少爺說的是,是個小少爺!”

臉上笑的跟朵花兒似的,就跟自己抱了孫子似的。

宴南城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就說,剛出生就跟他宣戰,不像是閨女能幹的出來的事兒。

蘇顏看著他那樣子,有些無奈,這人,都在想什麽呢。

“南城少爺不抱抱嗎?”林滿懷裏抱著小家夥,臉上的褶子都開了花兒。

抱抱?

可算了吧!

宴南城心裏打了退堂鼓,索性道:“醜的跟猴兒似的,不抱。”看到沒,宴總裁是嫌棄小家夥醜,所以纔不抱的!

可不是怕了那個小家夥。

絕不是!

可蘇顏卻是瞪向他:“他可是我們的寶寶,你怎麽能說他醜。”會不會說話了這個人。

宴南城閉嘴。

林滿看著,臉上的笑意更甚了些。

沒想到不可一世的南城少爺,也會有被吃定的模樣……這感情一事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下午。

蘇顏休息了六個小時才能進食,好在早上的時候在宴南城的強迫下吃了些東西,但就算是這樣,現在也是餓的不行了。

剛吃完一碗飯,病房的門就被開啟了。

是餘俏俏。

剛才宴南城已經接到了電話,裴易蘇醒了。

所以此時餘俏俏臉上的表情放鬆了許多,大步走了進來:“小顏顏,你可受苦了。”仍舊是和以前一樣的論調,但蘇顏總覺得,似乎有什麽地方變了。

她對著餘俏俏笑了笑:“恩,還好……”現在還隱隱作痛呢,也不能做大表情。但隻要一看著小家夥那軟軟嫩嫩的模樣,她就覺得心都酥了,一切的痛苦都值得。

這,就是母愛吧。

隻有真正的做了母親,蘇顏才知道,母親有多偉大。

餘俏俏心疼的不行。

她這個好友,從小就沒受過什麽委屈和挫折。

但這一年來,卻是真的嚐盡了辛苦。幸好,遇見了宴南城,就算是這樣,那些加班的深夜,那些埋頭的苦讀和研究,那些想點子想到頭發一把一把掉的時光,都是慢慢熬過來的。

“我都知道。”餘俏俏抿唇看著她,伸出手按住她的手。

一句話,四個字。

說的蘇顏的眼眶有些熱熱的。

她還什麽都沒說呢。

“你還不去看看你幹兒子!”蘇顏別開眼,她現在可不能哭,所以很迅速的轉移了話題。

餘俏俏挑了挑眉:“好好好,我來看看我的寶貝兒子。”

蘇顏哭笑不得。

餘俏俏剛走,宴南城就在她的床邊坐下,也伸出手拉住蘇顏的手:“顏顏。”

蘇顏抬眸。

一下子撞入宴南城深邃的眼眸,黝黑的眸子裏寫滿深情:“辛苦了。”他的聲音低低的,帶著幾分內疚和自責。

蘇顏揚唇笑了起來,眸子微咪,亮晶晶的。輕輕的搖了搖頭:“不,不辛苦。”

這個寶寶是她心甘情願生下來的,怎麽會辛苦?

宴南城眸子裏更閃爍了幾分感動,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低聲喃喃:“傻瓜。”不管怎樣,他都捨不得再讓蘇顏遭受一次這樣的苦楚了。

他一直陪在蘇顏的身邊,聽著她呼痛的聲音……每一聲都像是一把刀在他心上劃拉著,一直到血肉模糊。

餘俏俏逗了小家夥一會兒,纔回到病床邊:“名字取了嗎?”

“安安。”

蘇顏輕聲回答,平安的安。

她不求安安大富大貴,隻求他,平平安安,一生順遂。

“好。”餘俏俏揚唇笑著,她這才將關注點再一次挪到蘇顏的身上:“那,現在你可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知道。”

蘇顏笑著點頭:“你放心啦,我肯定會照顧好自己。”

說完,有些小心的看著餘俏俏:“那……裴易現在,怎麽樣了?”

餘俏俏倒沒那麽小心翼翼,反而微微笑著:“已經蘇醒了,隻要好好養著就行了。”

“恩。”蘇顏點頭。

頓了頓,道:“俏俏,你千萬要注意安全!”尤其是在看到那個視訊以後,她真的是一陣後怕。

若不是這樣,也不會因為情緒激動,導致羊水破了。

當然,隻是提前一週多,安安也算是足月的寶寶。而且檢查了一切都發育的很好,沒有任何問題。

蘇顏的語氣慎重的讓餘俏俏有些詫異,不過她也沒往深處想,隻當蘇顏是被這一次裴易的事嚇到了,所以才會這麽擔心她。

於是笑著開口:“知道啦,我一定會注意安全的。”

蘇顏這才點了點頭:“你最近,千萬不要一個人。”宴歡歡已經醒了,誰知道她還會不會有什麽更瘋狂的舉動?

想著,她還是接著道:“尤其是要防著宴歡歡!”

這話,已經很明白了。

餘俏俏愣了愣,點頭:“我知道了。”

餘俏俏沒坐一會兒就離開了,畢竟她還要去照顧裴易……看好宴南城……蘇顏知道餘俏俏話裏的意思,畢竟在她麵前,莊若藍是沒怎麽避諱她對宴南城的心思的。蘇顏老早就看出來了。所以一下就明白了,輕聲道:“好,我會的。”至於別的,蘇顏也不會做。不過現在答應下來讓餘俏俏不至於那個擔心還是可以的。餘俏俏哪裏會不知道蘇顏的性格?跟著叮囑:“你可別不當回事兒,宴總這麽好的男人,你可不能放過!”頓了頓,又道:“雖然你們已經結婚了,但你也不能放鬆。”蘇顏失笑:“好。”結束通話電...